×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一章 探寻黑喇嘛城堡

发表日期:2012-12-0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车型:其它 点击数: 投票数:

    甘肃北山山地位于河西走廊以北,主要包括马鬃山、包尔乌拉山、合黎山和龙首山。我此次探险主要是嘉峪关和瓜州北面的马鬃山、包尔乌拉山地带。从额济纳河到甘肃与新疆交界的明水约500多公里路程,从河西走廊到蒙古边境约300公里,区域面积约15万平方公里。这片区域算上这次我纵向穿越过四次:前三次分别是2001年“五一”从嘉峪关子午线北到黑鹰山矿,再往北抵达中蒙边境界碑;同年“十一”从嘉峪关到额济纳;2007年从嘉峪关到中蒙边境策克口岸的中蒙界碑。横向穿越这是首次(从桥湾到马鬃山镇是纵向,从马鬃山镇向东算横向),也仅穿越了一半。北山山地山势低缓,分布在广袤的黑戈壁。山体大都呈灰黑色,山地最高海拔2600,戈壁荒漠一般海拔1100-1500米左右,是亚洲著名黑戈壁的组成部分 。


                                                                           图1  马鬃山荒漠景观

    9月13日下午3时,朋友吴树江骑天剑王250陪我从嘉峪关上高速,顺利进入。路平无风,平均以100-110时速直奔桥湾,行前获悉内蒙乌海大侠荆延合,一人骑YAMAHA天戟125摩托去黄河源探险,得手后正从格尔木经敦煌赶过来。不到200公里路我不到2小时抵达桥湾,见到老荆,他今年已62岁了,没多大变化,国字脸,中等个,戴近视镜,说话慢条斯理。还是三年前的那身装束,灰裤子很厚显得有些臃肿(有关老荆的事参看拙作《巴丹吉林沙漠初探》一文记述)。住在简陋的平房旅店里我俩畅谈交流,他说起他年事很高的母亲卧病、同居妻子(小他约20岁)的唠叨、探黄河源的艰辛等,显得心事重重。
    我翻开笔记本仔细研读抄录的斯文·赫定在其《丝绸之路》一书中“通向丹宾喇嘛的强盗窝”这章,当时他第二次从额济纳河到哈密途中:
“1934年1月18日,车队整装出发,1月24日抵野马井(海拔4680英尺以上)。第二天周围是一大片洼地。南面的山叫马鬃山。11点,我们在公婆泉处停下,泉水涌出的洼地里长着水草。我们在此吃了午饭,启程去丹宾喇嘛的古老城堡。
    它座落在南边高山山麓的丘陵中,四周围着石头和泥块砌成的灰墙,中间是一个小小的庭院。用柽柳等木料搭的屋顶已不复存在。看上去像一座废墟。房屋之间由细长的甬道、走廊、狭小的楼梯连接在一起。院子一边竖立着一个方形瞭望塔。围着审讯室的墙有一排固定在地上的石凳。另一间是会客室。通过又陡又窄的楼梯就到了丹宾喇嘛的私室,房间很小。从室内窥视孔可瞭望辽阔的沙漠。还有一个厨房,里面有石头搭建的炉灶、锅和排烟口。
    丹宾喇嘛又称“假喇嘛”,他就住在这座坚固的城堡中,向过往的商队勒索钱财。十年前,喀尔喀蒙古人袭击了这里,杀死了丹宾喇嘛。”
    9月14日,早晨8点出发。北上奔公婆泉,寻黑喇嘛城堡。这一带都是荒漠,简易油路波浪状起伏着向北延伸,远处是低矮的马鬃山。10:30分到达音凹峡,遇边防派出所查证件。荒漠的一处土岗上,一只黑色乌鸦在呆立着。继续行驶,11时,我们很幸运,先找到了其前哨城堡(北距大本营约30公里)。在山脊上东西向就地取材修建了许多哨所,视线里约有4-5个哨所,哨所间有壕沟相连。哨所已没有房顶,四面墙壁用就地风化或挖壕沟的灰黑色砂岩、页岩等石块垒成,石块间用泥粘连。屋内墙壁上设有射击孔。
    我正走入一个哨所,突然从里面跑出一只灰色野兔,很快就没了踪影。下山时看见山谷里有一个扁圆形罐头盒,风化的很厉害,估计当时吃完的罐头盒。还有用过青花瓷碗底碎片。下山后向南行约百米,来到一丛茂盛的白刺旁,这是铜长井。当年他们控制了此井,若有人取水,从山顶哨所定能一枪命中。


                                          图2  荆延合

   


                                         图3 黑喇嘛前哨

   离开此井,继续北行约1.5公里就穿过了近东西向起伏的大马鬃山,刚出山就看见栅栏围起的四方羊圈,栅栏间的铁丝网上挂了许多酒瓶,旁边是一间平房。这是我们从桥湾到马鬃山100多公里两边,视线之内仅见的一户牧民。一边鸣喇叭一边慢慢靠近,怕有牧羊犬冲出。看到门上了锁,准备走时,看见一个人骑着摩托车从北边过来,近前才知是位妇女,骑豪爵125摩托车。她就是这家房主。她热情招呼我们进屋,砖混平房,约25平米。她名叫格尔力,57岁,蒙古族。烫短发,戴眼镜,方脸,穿碎花棉夹克,灰裤子。她丈夫叫何永山,58岁,出门未见。



                             图4 马鬃山女牧民

  
    我问:“羊圈栅栏为何挂很多酒瓶?”
   “吓唬狼的。”她说。给我俩上奶茶、饼。与她聊后得知,她养80余只种公羊,属马鬃山村委会的羊,每只羊每年付她100元工资,每年1-10月放牧。从镇上迁此已四年,水从旁边井打来,注入屋内净水机净化后饮用,我看见靠门处有个设备,上面标着“财政部边境转移支付资金项目人饮工程  肃北县人民政府  2010年10月”的字样。靠光伏电照明。桌上有笔记本电脑。
    她说:“今年夏天这里热的不得了。”
   “黑喇嘛城堡在哪里?”我问。
    “往北走,路旁有铁丝网围住的就是。她还说“我认识的一家,他收集了一些黑喇嘛的东西。”说完她用手机打电话,但没人接。
    辞别她,我俩向北行驶约30公里,看见路左有铁丝网,时间在下午2点多。西面几百米处的黑色丘陵下有土黄色建筑废墟。我俩翻过铁丝网进入,戈壁上有人用黑色石块拼成图案,四周用小彩色三角旗围住。仔细查看拼字为“敦煌天杰”还有一处拼字“杜勇,黑戈壁”。落款时间1997年。不知何人所为,也许当年黑喇嘛部下的儿女也未可知。
    这里就是黑喇嘛的大本营,小山长约数百米,高约几十米,约呈南北向。站在山顶观察,四周辽阔的戈壁一望无垠。在山脊上建有几个瞭望哨,材料和南面的哨所一样。瞭望哨之间也是用双壕沟相连。壕沟间也有短的通道,设有狙击阵地和圆形掩体。战壕连起来约数公里长,可见当年修建时的艰辛。房屋就建在小山的东坡下,正好抵挡西风。所用材料高级一些,用土坯建成,同样没有屋顶。有一处约有4-5间的废墟,每间约10平方米大小,之间可能有门相同,估计是供黑喇嘛会客、休息和吃饭的地方。对面(东边)相距30米处也有小山,山顶处建有瞭望哨。
 
 
                                                                                 图5 作者在马鬃山


                                                                                 图6 黑喇嘛大本营
       
    山的西坡下也建有几间房屋,其中一间的窗户上半部分还是拱形的,进入内部还能看到残存的屋顶是用草席覆盖的。黑喇嘛的房屋与对面的房屋之间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院子。院子的北边是个小下坡,我俩在这个坡下看到好几只鞋,鞋底是手工纳的,鞋布好像是条绒。
    此地距现在的马鬃山镇约几公里,镇的西边就是著名的公婆泉。以前过往商队都喜欢抄近路,但必须要有泉水,以便人、骆驼、马等有水喝。这里是北丝绸之路的要道。据资料:黑喇嘛早年在伏尔加河流域过着游牧生活,因为参加了十二月党人的活动。曾被沙皇关进监狱,但他成功的脱逃。远远躲到西藏,研习密宗教义,自称获得了高超法力。1920年的冬天,黑喇嘛带着自己的部落,掉头南下,走出中蒙界山,来到了中国西北新疆、甘肃、内蒙古交界处的最大的无人定居区黑戈壁,各式各样在外蒙古不能立足的人,纷纷追随他来到黑戈壁。一时间,在黑戈壁驻扎了500顶帐篷,无人区出现了一个新的帐篷城。随后在黑戈壁上的马鬃山南的碉堡山修建著名的要塞——丹宾喇嘛的城堡,黑喇嘛啸聚马鬃山,切断丝绸古道,打劫过往商队,三省官民莫不谈虎色变。一个时期内,黑喇嘛曾让安西、额济纳、哈密一代的老百姓视为洪水猛兽,哈密东北部山乡的居民吓唬孩子都不说狼来了,而说黑喇嘛来了。富有对敌经验的黑喇嘛深知,在黑戈壁上立足的根本就是控制水源,他带领随从把黑戈壁上的水源逐一查录并派人把守。


                                          图7 西山头战壕

        
        1924年,外蒙古军警与前苏联克格勃组成一支远征军,前苏联的战争英雄卡尔迪·卡努科夫是消灭假喇嘛特别行动小组的教官,外蒙古内务部长巴勒丹道尔吉亲自率领100精兵执行越界刺杀任务。南兹德巴特尔与两名特工化装成喇嘛先行抵达碉堡山。他们对岗哨说,他们从库伦的德里布喇嘛那儿来,要拜见丹毕喇嘛,说库伦政府需要他的合作,请他出任驻西蒙古的全权大臣。他们顺利地进入了要塞,黑喇嘛出来接见了他们,但保镖不离左右,显然黑喇嘛不相信这几个人,在与黑喇嘛周旋的同时,另一套方案开始实施了,南兹德巴特尔一连两天没有起床,已经奄奄一息,他请求在弥留之际得到呼图克图的祝福,接到库伦客人的请示,身经百战的黑喇嘛竟然放松了戒备,只身来到客房,俯身向垂危的“病人”摸顶,突然南兹德巴特尔杀死了黑喇嘛。随后提着黑喇嘛的头向黑喇嘛的部下大喊:“他死了”并吃掉了黑喇嘛的心,随后黑喇嘛部下投降。
        一代枭雄就这样被暗杀了,现在只剩残垣断壁,在秋风中继续遭受风化和瓦解,我感到一种悲凉。
     在此粗略考察了一个小时,我俩骑车继续北行,下午3点半,先经过一个铁选厂,抵达了马鬃山镇。在镇里转了一下,来到肃北德泰选矿有限公司院里,遇见一位年轻人,热情招呼我进入办公室。他叫殷有亮,30岁,时任公司总经理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年薪约10多万。聊后得知,老板姓陈,现年不到40岁,温州人,抓住西部大开发契机,2000年来到西北,开始投资矿业,总部在嘉峪关市,还有一个房地产公司,生意做得很红火。磁铁矿石来自狼娃山,年产精矿约20万吨。他负责行政和后勤,自酒泉来此已7年。他让我俩在公司食堂免费吃饭还提供免费住宿。在此深表感谢。
       根据1985年出版的《甘肃新疆内蒙矿产资料汇编》:狼娃山属马鬃山支脉,位于公婆泉北6度东,直距42公里。矿体产于下石炭统中酸性火山岩系与海西期二长花岗岩、花岗闪长岩侵入体接触带中,矽卡岩型。矿体近100个,呈透镜状、脉状及不规则团块状。最大者100-150米,延深极不一致,最大150米。矿石以磁铁矿为主,次为赤铁矿及微量黄铁矿、黄铜矿。矿石品位:全铁一般45.07-57.29;工业储量17.7万吨,远景储量69万吨。
   狼娃山采矿几易矿主,小打小闹,工业储量增加到1000多万吨。位姓陈的老板获得此矿采矿权,在镇旁建起了小选厂,开始采选该矿。后高薪聘请参与发现金昌镍矿的房总(现76岁),于2010年6月开始深部勘探,勘探面积由原来的不到一平方公里扩大到数平方公里,现在已钻探到680深度,总进尺3万多米。发现从400多米深度至680米都有矿,确定地质储量约6000余万吨。比原来的储量扩大约100倍。陈老板准备在矿山附近新建选厂打大四眼深井获取选厂水源,加上勘探等费用又要花费2亿多元,准备扩大采选规模。说明以前的勘探程度很粗略,只是浅表。
       因出发很急,忘了带洗漱用品和口杯,在镇里小商店购买了这些路上用品。出发前在家擦拭防潮垫、帐篷后没将它们捆绑在户外大背包两边,结果也忘了携带,出发时仅带了大背包,里面只装有睡袋。至于补胎工具,老荆肯定携带了,我根本没考虑。去加油站,无人值守,据当地人说关闭有一个多月了。无奈在当地人指点下到私人加油站加油10升,很贵,93号汽油8.5元/每升。
       在镇的一个十字路中间,立有代表镇的三羊雕塑,中间是一只生着一对大羊角的山羊,旁边两只小羊。虽雕刻粗糙古拙,但神态自然逼真。
 

                                                                          图8 马鬃山镇雕塑
        吃完晚饭,已经黄昏。我去寻找公婆泉,77年(1934年)前斯文·赫定在泉旁吃过午饭。公婆泉在镇西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初次来到这里,很不熟悉。正犹豫时,过来一位蒙古族牧民,他名叫才娃,今年53岁,以前最多时牧羊1000多只,但那时不值钱,2000年不牧羊了,羊也值钱了。他带我找到了公婆泉。它处于坡下的洼地,一节生锈的铁管从坡下直通到四围的干涸水泥池里,西边还有几个已经干涸的泉眼,他说公婆泉已于2000年彻底干涸。我问到野马泉,他说在西南距此29公里处,现在仍有水
   此时正值中秋节第二天夜晚,十六的圆月已升至树梢头。我的车停在坡上已隐没于夜幕里,只有打开的报警器的灯闪着,它在等我。告别才娃回到旅馆,告诉了老荆,他默然不语。我又出来拍摄圆月,将相机测光模式置为点测光。
   我想起距马鬃山镇北面几十公里的谢别斯廷泉, 1927年12月17日,斯文·赫定从额济纳河到达谢别斯廷泉,因其胆结石病困在谢别斯廷泉20多天,1928年1月8日才启程,后于1928年2月27日抵达乌鲁木齐。谢别斯廷泉现位于中蒙边境496号界碑附近,北纬42°45’,东经96°58’。等有机会再去那里考察。复回旅馆休息,夜里碾转反侧地好容易睡着,深夜2点多钟被老荆如雷的鼾声吵醒。
(待续)

 

 



作者:南千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一章 探寻黑喇嘛城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