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肯尼亚激情狂想曲(四) 安博塞利 下精华

发表日期:2012-12-0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50D 景区:肯尼亚 点击数: 投票数:

                                          舒缓的慢板--安博塞利

  在安博塞利的第一个清晨,乞力马扎罗山的出现完全超乎我的意料. 前一天浓密厚重的云层, 无半点星光的夜晚都在暗示着日出的无望,更不要奢望山的出现.然而当我打开帐篷, 这座非洲屋脊真切地跃然在我眼前的时候, 我惊呆了,几乎是抓起相机直接冲出去的, 毫不犹豫的爬上了摇摇欲坠的小钢架,知足的欣赏着意外之景.在这个小旱季多云层的季节里看到乞力马扎罗山并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乞力马扎罗山 海拔5895米,面积756平方公里,它位于坦桑尼亚乞力马扎罗东北部,邻近肯尼亚. 在斯瓦希里语中,乞力马扎罗山意为“闪闪发光的山”。它的轮廓非常鲜明:缓缓上升的斜坡引向一长长的、扁平的山顶,那是一个真正的巨型火山口——一个盆状的火山峰顶。酷热的日子里,从很远处望去,蓝色的山基赏心悦目,而白雪皑皑的山顶似乎在空中盘旋。常伸展到雪线以下飘渺的云雾,增加了这种幻觉。山麓的气温有时高达59℃,而峰顶的气温又常在零下34℃,故有“赤道雪峰”之称。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乞力马扎罗山一直是一座神秘而迷人的山——没有人真的相信在赤道附近居然有这样一座覆盖着白雪的山。 如今随着气候的变暖, 山顶的积雪越来越少, 可能在未来的15年融化消失.
  

乞力马扎罗山虽然有两个主峰,两峰之间因为有一个10多公里长的马鞍形的山脊相连,比较平直,远远望去, 乞力马扎罗山仅像是一座孤单耸立的高山,犹如在辽阔的东非大草原上拔地而起,高耸入云,气势磅礴。 凝神远眺这座壮丽深邃的大雪山时,常常能感受到它有股内在的伟力,一种燃烧的、躁动着的原始生命力。

 


    因为海拔不是很高,全世界每年有很多登山爱好者都愿意千里迢迢赶到这里征服这座非洲屋脊. 攀登乞力马扎罗山有三条比较容易的道路,一般不需要专业的登山设备,登顶大概需要花费6-7天时间. 每年均有约一万五千人试图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其中有40%的人能成功地登上顶峰。在内罗毕机场准备回国时我们就荣幸地遇上了一队已经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山的中国驴友,他们都均在中年,其中还有一个44岁的女性,单从那深度晒伤的皮肤印记上便能体会攀登的艰辛.在她们面前我是弱者,我连想的勇气都没有.

   我们静静地看着山, 体会着它的神圣与威严. 此时的太阳冷不丁从厚厚的云层中不安分的跳了出来, 向大地洒上浓重的金色, 周围的一切顿时生气了许多. 不由想起《狮子王》开场那一段:太阳升起,各种动物都苏醒过来,狮王俯瞰草原,君临万物......” 




  

    是新的一天, 草原上有着怎样的故事在发生, 我们期待着…….出发了!!!



看看我武装到鼻子的形象吧. 出门前不知糊了多少层墙,还左包右蒙, 最终还是彻底黑了. 其实不怪非洲的阳光, 最最可怕的是风, 它无孔不入地吸取你身上的水分, 又注入无数的尘土与沙粒, 不知不觉便离小黑不远了.


安博塞利公园因为在乞力马扎罗雪山的阴影之下,被当住了大部分雨水,常年缺水,葱绿的草原如今已经完全换成另外一幅景象:荒芜,干燥,如地老天荒般的苍凉。车辆恍若行驶在戈壁滩上,一眼望不到绿。松弛的火山灰,使得车辆压过地面必翻起漫天尘埃。我曾开玩笑说,如果这次回国又重了,其中有一半肯定是吃进去的土的重量。当我们满怀激动的心情,热切的盼望着动物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时,可看到的却是。。。。

我们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蔫了. 当时好奇问导游,为啥动物都趴着?这位仁兄的回答是:没水,没草,在等死. 这千杀的, 一句烂话蒙了俺们一车人.于是乎, 只要看到趴着的,都以为在等死. 远远望去, 这茫茫荒滩,全是在等死的动物,你说是何等凄惨! 安博塞利有很严格的规定,要求车辆必须行使在规定的道路上, 不能随便辗踏草原,游客不能离车, 否则随时有公园警察罚款. 因此司机们都很规矩. 这可憋屈我们了. 毕竟第一次是观看没有关在栅栏里的野生动物, 即便是角马,斑马这种普通动物,起初都能引起偶们不小的骚动, 叽叽喳喳想让司机靠近些, 可司机george 却抛给我们一个”走自己的路,让你们说去吧”的眼神, 看看吧,镜头下的动物们大都如蝌蚪般,黑黑的,小小的.虾米构图,虾米色彩都冒有.



这是图图拍的,在18-200mm镜头广角端的畸变下,这只孤独的小斑马显的如此孤独, 它在等什么? 它的父母呢? 它的故事会是什么? … 我不敢深想下去,随处可见的尸骨似乎已经告诉了答案.


公园随时能见到的垃圾鸟, 也叫秃鹳. 看到就恶心. 先给张背面的, 以后上正脸,让你吐



在安博塞利看到小型龙卷风那是比看到豹子狮子容易的多, 稍微来一阵风, 卷起一层灰, 一个旋转, 一股龙卷风就行成了. 远看有如大漠孤烟,直上云宵.



当车来到这片湿地时, 所见的动物们明显有了活气. 一派和谐景象


一只长颈鹿优雅的吃着树叶,偶尔淡淡的扫我们一眼, 帅呆了.

这只角马转过头, 似乎在看着我们,可黑乎乎的面部,被隐藏的眼睛,捕捉不到任何的眼神光. 极不上相. 角马,也叫牛羚,是非洲草原最大数量群的羚羊,因为脸黑,头大,肩宽,而腿细, 像牛而非牛,像马却不似马, 被骂为四不像. 不讨好的外形, 数量的繁多, 使它永远得不到观赏者的喜爱和同情.然而这些小可怜却正是非洲草原每年长达3000公里的动物大迁徙中的真正主角, 年年都乐此不疲地上演着悲壮的马拉河之渡.

斑马黑白皮纹还是相当惹眼,只要光线好一点, 就能吸引我们的目光.


打滚的斑马, 现场看时感觉挺好玩的, 可后来当我亲眼目睹狮子吃斑马的整个过程之后,再瞧这白花花的肚子就恶心了.


远方隐约看到的冠鹤. 此次没能近拍,遗憾.此鸟为乌干达国鸟, 头顶黄色冠,身体黑色,配上黄色尾羽, 加上步态优雅, 很是好看.不过据书上介绍其鸣叫声好似喇叭, 不敢恭维.



此时走来象群, 步态从容,从车边走过. 其中一大一小两象来到我们车边不远处, 停下脚步, 然后低头转圈, 我们很是纳闷, 突然看到象脚下一块还残留着血的肉团,仔细一瞧,原来是一个幼象尸体. 只见两象不断地用鼻子抚摸着尸体, 看似非常伤心. 如此庞大的动物,却有着如此细腻的感情, 不由令人动容. 都说大象有着惊人的记忆力, 难道它们会每天都到这里祭奠吗?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 大象才带着小象离开, 这是一张多伤感的脸.


在肯尼亚国家公园里game drive, 都有时间规定,一般是要求在早上6:00到晚上的7:00才可在公园里,夜晚的草原充满杀机, 不允许游客入内. 如果要做全天的game drive, 那午餐则不返回酒店, 司机会安排在安全的地点用简易午餐盒. 安博塞利的午餐地点都是安排在这个叫观察之丘上. 此丘为死火山堆,沿着阶梯缓缓到顶,  站在山顶可饱览安博塞利公园360度全景.天气通透, 可清晰的看到乞力马扎罗山倒映在湖边的美丽景象以及草原的壮丽日出日落 .我们是没有好运气看到此景了. 在安博塞利2天的天气实在糟糕, 几乎白天里都是浓云蔽日, 伴着大风. 眼睛都睁不开.


 我们躲在山顶小观景台上吃午餐, 这是酒店在出发前配好的. 里面无非是面包,牛奶和几片水果. 几乎是和着风沙狼吞虎咽下去的. 这里的野鸟野鸡很是勤快,我们一到便开始和我们抢夺食物. 我倒也乐得能有机会打打鸟.


  此鸟名拗口,叫栗头丽椋鸟.算是非洲的麻雀,它可比咱们国内的麻雀漂亮多了. 他们异常活跃, 还没有来的及对焦就飞走了, 扛着小炮远距离打飞鸟没把我累死, 也就这一张能拿的出手


 
珍珠鸡全身羽毛灰色,有规则的圆形白点,形如珍珠,故得名. 不过它可是鸟,能飞哟.



 

在绿色水草映衬下的斑马. 这些食草动物永远都是一个姿势: 低着头不停歇地吃.我们不禁讨论起它们活着的意义, 可问题本身就没有意义. 
  

吃饱了就得解决拉的问题. 草原不设wc, 不过司机george 自有办法,把我们拉到安博塞利应该是最好酒店-奥图凯度假村(OL Tukai lodge),正好可以欣赏一下什么是安博塞利高级lodge. 一入内, 就被锦簇的花草和浓密的树林吸引, 酒店就藏在其中, 每个房间都能面对草原, 如果不说在非洲,还以为是东南亚某个岛国海边度假村呢.不过这里不是无敌海景,而是无敌动物景, 立马有团友发出赞叹, 大呼应该住这家酒店才对.


 
位置决定好坏, 最贵的lodge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能在空旷的草坪或房间里一览无遗的看到动物.


 

 

这身打扮很酷,姿势也没问题,就是不合时宜的站在了泳池边.


 
 

 又是灰溜溜返回自家营地的. 吃了一鼻子灰, 可连狮子豹子的一根毛都没有看到. 在公园里狩猎, 通常以是否看到猛兽, 猛兽是否在捕猎来决定狩猎战绩. 如果战果辉煌, 游者和司机脸上的表情就能表现一切. 在安博塞利,我们这组人员是彻底败下阵来.

  感谢安博塞利最终没有让我失望. 在临近傍晚时, 我一人没事在营地瞎逛. 起初天空依旧阴沉, 突然从云层中射出几道光芒, 散向天空. 我被这道光吸引, 深深地注视着.  就在未来的二十分钟里, 它悄悄的为我上演了一场动心的日落演出, 虽没有想象之壮美与华丽, 却在金合欢树绝美搭配下, 展现出非洲独有的韵味.


 

 


入夜,大家或相聚在餐厅, 在柔和的灯光下, 激扬着刀叉, 喝着小酒, 相互私语聊着白天的经历


 

  或在露天草地上观看马赛人的舞蹈


 

也可以寒风中长时间按着快门,奢想着留下美丽的星空图. 大家各得其乐,在原始的旷野之中感受远离城市喧嚣的平静, 旅行,有时就着这么简单!


 

 

作者:串串

《肯尼亚激情狂想曲(四) 安博塞利 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串串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