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肯尼亚 激情狂想曲(五) 原始马赛人精华

发表日期:2012-12-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50D 景区:肯尼亚 点击数: 投票数:


                                                跳动的音符-马赛人

    在东非有着大大小小200个部落中, 马塞部落算是大名鼎鼎.这个曾来自尼罗河的游牧民族,几百年前赶着牛羊群南下来到肯坦边境,形成现在的马赛人.在欧洲殖民前,他们一直过着游牧生活,随着雨季迁徙. 当西方殖民者的铁蹄踏入肯尼亚时,其它部落放弃游牧生活纷纷走向城市,而倔强的马塞部落却不屈于白人教化,反而隐退山林和荒野之中. 随着现代文明的冲击,土地的减少, 如今神秘部落也都走出荒野,开始过着半牧半农的定居生活,但依旧还保持着部落的生活传统和服饰风格. 

   马塞人身材高大细长, 额角宽阔,嘴唇厚实,五官端正, 皮肤呈棕黑色,臂力过人。他们有很多鲜明的特点,非常与众不同:    首先外观装束就非常扎眼: 男人们披“束卡”,实际就是红底黑条(或大红色)的两块布,一块遮羞,一块斜披在一边肩膀上。







而妇女则身穿“坎噶”,不仅仅拘泥为红色,而多喜欢艳丽色彩搭配, 而且会刻意将五光十色的串珠制成二三寸宽的拼有各色花纹的扁平项圈,由大到小一层层套在脖子上,年龄越大,层数越多,颈部几乎全被箍住,除颈部外,手上脚上还要戴上红、白、黑、蓝相间的各色串珠. 尽管各种颜色堆在一起过于杂乱, 因为有黑色皮肤打底却显得超级靓丽.

 













其次就是他们硕大的耳洞,一般男子12岁,女子9岁时一律要穿耳洞,开初先拿小棍扎眼,之后慢慢挂上重达半斤以上的皮饰耳环,任其下坠并将耳洞撕裂成一个大长口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 饰物也不断加重,直至耳朵越拉越长,有的直至垂肩. 洞越大,越为美. 随着马赛人也同样享受教育, 已经有许多马赛青年都不再扎耳洞. 我们有时判断这个马赛人是否接受过教育,就看他是否扎了耳洞.




 






注意这些马赛男人的牙, 大都少两个门齿下牙,是从小便被拔掉的,听说仅是为了生病时灌药方便,感觉有些荒谬,可我当时忘了问马赛人,所以真正的答案无法得知.





看看马赛男人的腿, 修长瘦削,没有一点腿肚子. 估计也只有我胳膊那么粗, 如此细小的腿,能追杀到狮子? 难以想像. 这脚上穿的可是牛皮做的鞋. 几乎成年男女都穿同样款式


此外马赛男人人人都随身携带一根圆木棍,这是马赛成熟男子的标志,表明他经过了
成人的考验。即便是现在,马赛男孩子长到14-5岁都要跟随马赛长者出门进行野外训练,学习野外生存的本领,证明自己能够承担家室重任,另外此棍也可用于防身及赶牛。长期形成了习惯,走哪都不离身,即使进城逛街都如此。政府因此也给马赛部落这个特许,其他部族可没有如此特权.这些男人使用木棍相当有意思, 有直立撑着, 有斜插的, 还有两手搭在木棍上做投降状. 相当有型. 虽是木棍, 价格也不菲,最起码都要100元人民币.







 






 传统的马赛人很排斥拍照, 认为留下的影像会吸走他们的灵魂,寿命将相应缩短 我们一路过来, 即便在车上,一旦马赛人看到我们在偷拍,都会用手挡住, 有的会作出愤怒的样子,直至抛石头. 不过如今在旅游沿线生活的马赛部落已被商业化的浪潮所波及, 持有货币的精美之处已深深熟知, 他们已经知道如何善用自己身体特征和部落的传统习俗去吸引游人的注意,从而获得他们想要的财富. 如今只要每人能出10-20美元的参观费用,便可以光明正大进他们的村落,给他们拍照, 满足游人各项猎奇要求,当然他们也给如此行为找了光冕堂皇的理由, 即用收来的钱祭奠,是可以锁住他们灵魂.我对此无语. 有些马赛人经常被拍照,已经相当专业,在镜头前很有星相. 不过这些模式化的流程,堆积的假笑, 反而激发不了我拍摄的热情

当我们抵达这个在安博塞利居住的马赛村落时, 已经有许多车辆停靠在周围,看来是个热门部落

 

出来首先迎接并做全程讲解的多是这个马赛村村长,酋长或其儿子. 惊讶的事,他们不但能说流利的英文,甚至法语,西班牙语都不在话下.



在进入村落参观前, 马赛人都要有一个简短的欢迎仪式:男人女人集体边跳边唱从村口出发




然后一字排开,女人们唱着高亢有节奏的歌曲, 男人们则发出浑厚和低沉的哼声附和.








紧接着从队伍中先走出一名男子, 开始原地蹦高, 这是马赛舞蹈的高潮.因为马赛人相信跳的越高,离神越近,因而也越能得到其他人尊重.往往部落的酋长村长都是能跳高的人才有资格当选. 这些男人轮流出來蹦着,几乎每个人都很轻盈的跳出20-30公分,有的甚至更高.跳的很高的男子多半会流露出得意的表情,这估计是他们自我炫耀最好的表达方式.



之后的场面便开始混乱, 队伍里的男子女子开始分别拉游客加入到他们跳跃的行列, 天阴风大,夹杂着跳跃卷起的灰尘根本没法拍照. 我也被强拉进去, 脖子上挂着2个镜头2个机身, 使我根本抬不起腿, 狼狈之极,



结束了欢迎仪式, 旅客们可以开始进村自由参观.我四周打量这个村落. 外围是用带刺的灌木围城一个很大圆形篱笆,有1-2个出口.篱笆内簇拥在一起大约十多个不足1.6米高的外形像半个倒放的大锅盖的茅舍, 马赛人就分别住在这些茅舍里, 一般有十来个茅舍的村落要住200个人,不过只是2-3个家庭而已.算起来一家人的人口有多庞大.




马赛人住的房子是规定由女人负责修盖. 她们先是在平地上用干树枝编成圆形或方形框架, 然后用树皮和干藤将树枝固定, 把树枝的顶端弯成拱形固定在房梁上,顶部铺上牛皮羊皮和干草, 最后用湿的牛粪掺和泥巴抹在外层,等太阳将其晒干.牛粪即轻又不太硬,是他们理想的天然建筑材料. 如果赶上雨季,就要不断往房顶上涂牛粪,因为长时间雨水的冲刷,牛粪将会脱落。篱笆内除了这些牛粪屋,留下的空地就是给牛羊住了. 每到晚上村里人都将牛赶到院子中间,然后将院门也用干树枝挡严。这样,既可以积攒充足的牛粪,又能防备猛兽袭击牛群。




为了保暖,也为了防动物侵扰, 牛粪屋盖得很低,多在1.6米左右高,门也很窄.

所谓的窗户就是一个小口。




我背着大包,拿着相机低头钻进一间牛粪房,还真让我费了一点周折。屋内没有灯,从外面猛然走进屋内好像一下子钻进暗房,伸手不见五指。视力本不好的我一进去就找不着北. 摸着黑小心的走着,突然脚下一个小东西舔了我一下,一声”咩”的叫身告诉我是只小羊.MD, 当时魂的都没了. 马赛人通常会留一间小房间给小牛小羊居住. 人羊牛混住在一起啥滋味呀.




拐了2道弯就是进入卧室, 我看不见,只能靠打开相机的闪光灯取光, 一间不足10个平方米的小屋内只能看到一张盖着牛皮所谓的床. 旁边还有一个火盆.用来烧饭和取暖.其他再找不到任何东西. 别看这种房子没有砖瓦, 可呆了不到10分钟,我们都已经大汗淋漓.赶紧撤退. 这些高大强壮的马赛人怎么能在如此狭小的空间生活, 无法想像.



  马塞人对自己的饮食习惯有一种近乎迷信的执著。马塞人的主要营养几乎都来自牛。牛肉牛血和牛奶是他们的主食 煮肉和用铁钎子烤肉(均不加盐)是他们的美味佳肴,生牛血加些鲜乳是他们可口的饮料。煮过的乳作为药物只给病人饮用。马塞人常把牛血当作传统的早点。当太阳刚升起来,他们把牛牵至篝火旁,将牛脖子用皮条绞紧,对准显露出的静脉刺上一箭,接以芦苇管,鲜红的牛血随即喷射而出。不到10分钟工夫便流满了一牛皮罐,足足有1公斤。将罐里的血用箭杆加以搅动,再加入一倍的鲜奶便成了乳状的粉红色液体。围坐的主人们便端起牛角杯依次痛饮。这便是一顿丰盛的早餐,一般情况下,一头牛每隔五六周可以抽一次血,每抽一次血可供五六人饱餐一顿。因而一个仅有二三十口人的小部落就得饲养60到80头专门供血的牛。此外他们几乎不再吃其他任何动物.牛被马赛人奉作神明, 是马赛人生计之本,不仅是维持生命的运转,同时也是财富威望的象征.它即是食物,是交换的货币,同时也是祭品.牛身上一切都被马赛人视为最洁净之物.他们几乎终身不用水洗澡, 饭前抓起一把冒着热气的鲜牛粪反复搓手便是洗了手.虽没有现场看到,可光听就已经瞠目结舌了.
   几个马赛小伙子开始钻木取火的表演. 这种节目我在很多其他民族都看到过, 没感到有啥神奇的. 他们先拿驴粪铺在地上, 然后放上一根硬木, 硬木上钻个洞眼,另外将一根软木放入洞眼中,靠快速摩擦生热, 之后放些干草, 吹两下,火便有了.




当我们好奇参观时, 周围站着一群衣衫褴褛的瘦弱孩子也在好奇的打量我们, 尽管脸上身上大都被泥土覆盖, 非常脏,有的脸上甚至爬满了禁止不动的苍蝇, 可当那些非洲孩子特有的大眼睛直勾勾可怜巴巴看着你时,内心酸酸的. 我们连忙拿出出发前就准备好的衣服, 笔,本子等物品, 结果孩子们一轰而上, 无数双手伸了过来,弄的我们不知所措, 这时领头的小伙子出来制止了场面的混乱, 很严肃地要求孩子们统一做在地上由他来发放物品, 我们才得以脱身. 这些孩子应该是太饿了, 看着有些孩子因为没有分到东西在哭泣的时候, 真心碎,一个劲后悔应该再多带些东西. 在肯尼亚期间, 来往于几个公园之间都要经过几个小时的路程, 每次途中,我们都能在路边看到许多孩子主动对我们微笑, 对我们招手. 虽都是稍逝即过, 仅仅是短短一瞬间, 但孩子门无邪的笑容至今依旧留在脑海里.

 









 






参观到最后, 就是到他们摆的地摊购物. 村里的每个家庭都有一份地盘,摆放着多是他们身上佩戴的脖饰,手饰或耳环, 纯手工, 做工比较粗糙, 而且报价其贵, 够狠 我们只能礼貌的走走过过,
这个马赛女人,太沧桑了.不忍多瞧.




     这个女孩看着还过眼,算是花季少女. 从她的耳饰看应该是已婚, 马赛部落的女人地位及其低下, 大约在12岁左右就可以被父母指定婚姻, 她们的价值就仅仅等同于几头牛. 牛的数量多少决定了她的身份,决定了丈夫对她的喜爱程度. 评定女人美的标准,不是容貌,不是头脑,只要拥有一个大屁股就足亦, 男人们认为pp是能够保证家族人丁兴旺的条件. 马赛部落是一夫多妻制, 只要马赛男人都足够的牛,便可以无限制的拥有妻子. 每个妻子分别住在不同的牛粪房里, 而丈夫随意选择他的居住房, 白天丈夫多半在外放牧或闲坐在家里, 而各位妻子们则友好相处,分工负责盖房, 做饭,带孩子,找水等工作.说到这, 估计有很多men 会在某个程度上愿意当马赛男人吧.




我更迷恋马赛人在空旷草原中行走的状态, 那红色的束卡犹如一团火焰在风中孤立地飘曳着.如此的潇洒和清逸. 这2张都是在急速颠簸的车上抢拍的, 虽不清楚, 却是我要的感觉.以致于后来又有了我和tracy 二入马赛村的经历.










2012-12-2上传图片



2012-12-2上传图片



2012-12-2上传图片



2012-12-2上传图片



(后面几张黑白是在整理这部游记时重新拿来做的后期,边调边感叹当时的拍摄技术那个臭呀.)


作者:串串

《肯尼亚 激情狂想曲(五) 原始马赛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串串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