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二章 马鬃山区荒漠行(一)

发表日期:2012-12-0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点击数: 投票数:

 
                                                                           图9 天池之水

     
    10年前即2001年的五一”黄金周期间,我率队举行了中蒙边境穿行”摩旅活动,从嘉峪关至黑鹰山矿那条路北行,沿简易油路和便道,大致方位在石板井北面,从夏日陶来(一棵树)西边下道进入沙漠戈壁约25公里处。在那个美妙的夜晚,来到沙漠深处的一户高姓牧民家,老大高银海,他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二弟刚娶了媳妇。都弹的一手好吉他,唱很令人感动的牧歌。有关此事见拙作《中蒙边境纪行》里“荒漠之夜一章。10年来一直很惦记,不知他们过的怎样。特想再听到他们的蒙古牧歌,为此买了两瓶酒带上,此次特意去看望他们,了却这些年的挂念。
    2011年9月15日8点出发,昨晚没看清楚公婆泉,趁着明媚朝阳再去看一下。进入洼地,方形水池由石块水泥砌成,深约1.5米,池底布满碎石块。南边还有一个石块水泥砌成的圆形井泉,方形水池和圆形井泉之间由一根粗约13厘米的铁管相连。在方形水池西边几十米处,陡坡下有几个干涸的泉眼,四周布满水草墩,干涸前泉水向东北流去,形成一条小溪流,为周边牧民提供饮水,也为从额济纳河西行的商队提供饮水,马鬃山镇就因此泉而建。现在泉已干涸,朝东北眺望,那里有几排平房和二栋三至四层的楼房。昨晚才娃说,文革时期,这里的人们曾经将泉眼处的水草移到别处让其生长,可惜没成活。这是愚昧之举。我想若斯文·赫定在天之灵得知,77年后有一位摩旅者在他当年吃午饭的地方怀念他,他肯定很欣慰。
 


                                   图10 公婆泉

  

        从马鬃山镇向东沿车辙印行进,估计约150余公里。回望马鬃山镇,北面是近东西向的跃进山,西边是低缓的马鬃山。它位于黑戈壁上的小盆地中。沿黑戈壁上的车辙印行进,黑戈壁上分布有低矮的丘陵,稀疏的耐旱植物如猪毛菜、梭梭等顽强地生长着。四野沉寂,没有人烟和野生动物。开始沙石还颇硬,很快变得虚软,买车时带的樱花轮胎边缘浑圆,不适合松软沙石路面。老荆的车胎宽且颗粒较粗,边包和横包全部用一块黄色雨布裹住,很适合。他常常跑在前面,我包里装有5D2相机,怕万一车倒毁坏,放掉了一些车胎气。常言道:慢过水来快过沙。根据经验,这样的路面摩托车要跑到时速40公里以上才不至于陷住,低于30公里的时速,除易陷车外还不易控制转向,得使劲推车把才能保持直行。行了约70公里,进入一个土黄色的方圆近10公里的粘土沉积区,表层布满鱼鳞状的龟裂纹。从景观看这里的东、南、西、北四面都是低山,推测近百年前这里是一片湖水。穿过古湖区,植物多了起来。一丛丛的白刺生着深灰色肉质小叶,盐穗木枝条细长,刺沙蓬生着嫩绿色的球状叶,叶被白粉的灰藜,还有圆形的沙蒿等。尤其是半灌木珍珠猪毛菜,刚生出清新嫩绿的肉质短穗状花序,在灰色荒漠的里格外显眼而招人喜爱。
 
   
                                                                                 图11 马鬃山镇回望

        行进了约90公里,进入甘肃-内蒙的南北向逶迤的界山——马鬃山,愈发难行。山谷里原来的车辙印可能被暴雨冲刷或者强风吹蚀,虚沙土有2尺多厚。家住乌海市的老荆,他骑摩托去过乌海西边的腾格里沙漠、东北的乌兰布和沙漠和东边毛乌素沙漠,练就沙漠之狐”的骑车本领。2007年的“十一期间,我们穿越巴丹吉林沙漠到古日乃时,我就领教了其本领。此时他也过不去啦!只能沿山脚边坡艰难迂回,还得躲避多刺的灌木,有时还得走羊道,心疼我的摩托车啊!



                                  图12 荆延合骑行荒漠

    眼前山谷里出现花岗岩的风蚀地貌,坚硬的岩石上有许多大洞和小坑,露出狰狞之相。老荆突然停车,倒了下去……
   我的左腿有些不听使唤,可能得了脑血栓。老荆沮丧地说。
    这段烂路太消耗体力和精力,你是太紧张,休息一下。我安慰他。
    他坐在摩托车旁,拿出水喝,不停地搓揉左腿。现在是下午2点,过了十几分钟后,他好了一些。我向山谷北边的花岗岩风蚀地貌靠近,山坡下的坚硬花岗岩已被风化的酥软,山顶的大块花岗岩还挺立着,猛然发现一块突兀的巨型岩石上面像趴着一只凶猛的雪豹,它居高临下,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欲朝我下冲过来,吓我一跳,仔细观察是风化的花岗岩小块岩落在大岩石上。



                               图13 马鬃山谷

    这样艰难的路段已行进了约10公里,往东眺望,看见山谷豁口处,远远有一横向逶迤的山,啊!总算要出山了。走了大半天,不见一个人和一辆车。很纳闷十年前“五一”期间,在嘉峪关至黑鹰山矿那条路上,有黄羊出没。臀部两团白毛很显眼,三五成群跑过,很快没了踪影。它们本来生存已很艰难,远离人类。这次怎么一只不见,是否被人猎杀尽了?没有沙漠戈壁精灵作伴的确很寂寞,应该保护这些可爱精灵。

   

                                        图14 荆延合



                                          图15 马鬃山口


 

    这一带年降水不足90毫米,年蒸发量近3000毫米,只有耐寒耐旱的少数植物在此稀疏并艰难地存活。黄羊和野兔食物犹可少量获取,但戈壁滩水流极端缺乏,它们饮水极其艰难!我曾考察过,在冬春季节,植物枝叶干枯,它们就刨挖埋于土中约尺余的肉苁蓉(春季尚未长出地表)来吸取那点可伶的水分。
    出山就看见洼地里的一排平房,旁边是高高的移动信号塔。这就是有名的内蒙古边防总队阿拉善盟边防支队算井子边防派出所。算井子边防派出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丹吉林沙漠西端的荒漠戈壁中,自然环境异常艰苦,条件恶劣,1992年被联合国生物考察组定为人类不能生存”的地方,这里长年不通电、不通邮、不通车、不见绿,平均降雨量不足50毫米,蒸发量却高达3000毫米以上。地形多为山岭、戈壁,该所辖区面积2.1万平方公里,边境线102.79公里
    派出所大门外的空地上有民工做打深井工程,以改善算井子派出所的生活用水。靠近大门口,院里一头凶猛的藏獒在笼子里咆哮,跳来跳去,让人生畏。过来两位武警,盘问我俩并查看身份证。请示完副所长,放我们进入。大院里建有L形的砖混平房,有走廊贯通。得知所长乘车去黑鹰山矿公干,矿山上午出了车祸,一名司机死了。家在东北的韩副所长接待我们,打听高家庄情况,韩副所长直接用手机接通,高银海大弟接,我接过手机后先自我介绍,10年前的事他还依稀记得。沟通后得知,目前还在沙漠里坚守的目前只有他老娘、媳妇和妹妹,四个男人都已回额济纳旗。商品经济大潮势不可当啊!我问到高家庄怎么走,他说从算井子到高家庄还得行60公里到石板井,再北行50公里,然后向西下路进入沙漠再行20公里。还要走130公里烂路啊!只剩寡母、女子,决定不去了!此时下午3点,早晨出发时仅吃了泡面。我俩感到饥肠辘辘,幸好前天出门时我带了玉米面饼,从包里拿出我俩吃。
    等了约2小时,贾宏所长乘帕杰罗越野车回来了,原来他与老荆是乌海老乡,由老荆联系今晚吃饭和住宿。同意后进入派出所会议室。装饰一新,地板砖铺地,门窗也装潢很不错。会议室墙上安一液晶大电视。贾宏对着我们及他的部下说起矿上那名出车祸的司机的情况:“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都出来了,惨啊!”
   床位紧张,给我们取出两张行军床搭在一间屋里,又拿来被褥。吃完晚饭,为感谢之意,我们欲将二瓶酒送所长,来到所长房内,说明来意,他很高兴。贾所长39岁,营级,月入7000元。他说自己再干几年若升不到团级,就可以自主择业或转业。“怎样升到团级?”“花钱呗!”
    我问:“自主择业怎么说?”
    有一定的退职工资,你想再干点啥也可以。所长说。
    (待续第二章下半部分)



 

 



 



 




 

作者:南千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二章 马鬃山区荒漠行(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