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 淮安韩信故里

发表日期:2012-12-06 摄影器材: 柯达 点击数: 投票数:

 

(原创)  淮安韩信故里

小的时候,很喜欢京剧;记得有齣戏叫《萧何月下追韩信》,虽然当时还并不了解故事的全部内容,但是那老生略带苍老的唱腔,却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记住了古代曾经有个韩信,是个能征善战的大英雄,否则萧何也不会连夜去追赶他。长大以后,才知道韩信是汉代著名的大军事家,在中国古代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一直向往着有机会能够到韩信的家乡看看,但总是未能遂愿,直到2012年金秋十月,才有机会与许水树主席等众位台湾好友一同走进江苏淮安韩信故里。

韩信(约前231-前196),字重言,汉族,淮阴(今江苏淮安)人,西汉开国功臣,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军事家,“汉初三杰”之一,留下许多著名战例和策略。韩信为汉朝天下立下赫赫功劳,历任大将军、左丞相、相国,封齐王、楚王等,却因其功高震主引起猜忌,后贬为淮阴侯。其间,项羽的谋士武涉及韩信的谋士蒯通劝韩信自立为王,与刘邦项羽三足鼎立,韩信感于刘邦的恩情,没有答应。汉高祖刘邦战胜主要对手项羽后,韩信的势力被一再削弱。最后,由于被控谋反,被吕雉(即吕后)及萧何诱骗入长乐宫钟室处死。

韩信是中华五千年历史上最杰出的将军,是中国军事思想“谋战”派代表人物,王侯将相一人全任;“国士无双”、“功高无二”,用兵天下无敌;连中华历史上最勇猛的将领——霸王项羽也败在他手上,被后人奉为“兵仙”、“战神”。

韩候故里,即韩信出生和成长的地方,位于今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内。淮安市淮阴区自置县(公元前221年,当时叫淮阴县),淮阴因居淮水之南而得名,至今有2200多年历史,是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上的重要都市之一。淮安市自古名人辈出,素有“九省通衢”“入京孔道”之称。李白杜甫白居易刘长卿苏轼等历代文人墨客在淮安留下许多华美的词章。

改革开放以来,淮安市根据关于韩信的历史传说和文化胜迹,修建了“韩信故里公园”,仿建了淮阴侯庙、韩信钓鱼台、胯下桥、漂母岸、千金亭等景点。2003年竣工对外开放,公园占地10万平方米,其中,水面近4万平方米。园内景点均按秦汉建筑风格在古迹原址上修复,是古代建筑艺术与历史文化的有机结合,既再现秦风汉韵,又展示韩信文化遗迹,使人感受历史文化的沧桑,领略一代英雄韩信的盖世武功。各景点围绕韩信湖和胭脂塘小河分布,在竹树掩映、曲径通幽中,显得错落有致,引人入胜。

公园入口前为韩信故里广场,占地面积6400平方米,取八卦之意。广场大门前立两座石阙,是从烽火台、眺望哨演变而来,是汉代将军威严的象征;大门两侧的石柱,如同两列勇猛威严的士兵,寓意将军统帅千军万马。故里大门形状上部呈八字型,寓意大将军威风八面,韩信故里喜迎八方来客;大门内侧形状象庙宇,寓意韩信用兵变化莫测、神机妙算。大门上“韩侯故里”鎏金大字是百岁老人、国民党元老陈立夫99岁高龄时题写的。

《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屠中少年有侮信者,曰:‘若虽长大,好带刀剑,中情怯耳。’众辱之曰:‘信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于是信孰视之,俯出胯下,蒲伏。”韩信衣锦还乡后,以德报怨,仍给屠中少年授职。后乡人立胯下桥纪念此事。旧志对胯下桥多有记载,明万历年间,淮安府的主政者在今楚州区修建了胯下桥木牌,并于清同治丁卯年重建。 1978年,当时的淮安县人民政府拨款重建,在竹制木牌坊上,横写着三个遒劲的隶书大字:“胯下桥”;1993年,码头镇政府仿修胯下桥券门。

相传,公元前191年汉惠帝大赦天下,即令射阳侯刘缠(即项伯)为韩信建祠,后圮废于宋末元初。今淮阴侯庙重建于2002年5月,位于韩信湖南岸,背对湖水,寓意韩信背水列阵,用兵出神入化。其建筑为典型的汉代风格,由山门、庭院、回廓和大殿组成。山门面阔8.8米,进深5.6米。两侧抱柱楹联:“仗剑辞淮市,桑梓留鸿,巨仁大义钦神鬼;登坛将汉兵,中原逐鹿,伟略奇谋烁古今。”庭院两侧是与主体建筑连为一体的回廊,廊内墙壁上镶嵌28块石刻画,画面选取韩信一生28个生活片段,每一块石刻画都是一个成语故事,生动而逼真。

韩信仗剑从军,在楚汉相争中,纵横沙场,战必胜,攻必克,为刘邦成就帝业立下赫赫战功。人们称他为“兵仙”,国外学者称他是 “冷兵器时代最伟大的军事家”。他的文韬武略从何而来的,传说甚多,但无史籍可考。在此地往东北一里许为古甘罗城,传说他曾拜甘罗为师,甘罗十二为上卿,年老受封在此筑城而居,淮阴故城又称为甘罗城。年轻时的韩信向他讨教学习,终成一代兵仙。“访甘桥”,就是当年韩信拜甘罗为师向甘罗求学经常路过的桥。

在古运河淮阴区段的堤岸上有一座高耸的牌坊,上面镌刻着“韩侯钓台”几个鎏金大字,颇为醒目。牌坊下有一亭,亭左侧是漂母祠,下首就是韩侯钓台。韩侯钓台为一砖砌亭,前竖书“韩侯钓台”,背面则有淮安县人民政府所撰的“重建韩侯钓台记”一文。韩信钓鱼台、姜太公钓鱼台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两个钓鱼台。

位于韩信湖南岸的韩信钓台,是韩信少年时钓鱼的地方。后因水患,原钓台被毁,碑亦无存,2002年仿建。钓鱼台为亭台式建筑,面宽12.10米,侧宽8.8米,背倚淮阴侯庙,亭额为陈立夫老先生手书“韩信钓台”,两侧亭柱有对联为:“清淮有幸,流传千古占鳌钩;岁月无情,消逝几多渔利客”。钓台临水的旁柱上对联是:“千秋共钓,怀瑾握瑜双国士;异代同逢,扶周兴汉两鱼杆”。楹联把兴周名将姜子牙与韩信一起颂扬,强调韩信在建立汉王朝中无出其右的功勋。

韩信钓台的对岸就是漂母岸,是漂母为人漂洗丝麻并施饭给韩信的地方。《史记》记载:韩信在城下钓鱼,因家贫,常饿着肚子,漂母就连续数十天将自己带来的饭分给韩信吃,韩信十分感激,对漂母说:“将来一定报答您老人家。”谁知漂母十分生气地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自己养活自己,我是为公子你感到悲哀才这样做的,哪里希望你报答呢!”后来韩信衣锦还乡,漂母却已经去世。于是韩信散千金给手下的士兵,命令他们每人都用衣服从外地兜一堆泥土来,堆砌在漂母的坟上,于是便出现了十分壮观的漂母墓。又由于外地的泥土与淮阴当地泥土颜色不同,因此漂母墓的颜色在当时也特别显眼。韩信为感谢漂母的施饭之恩,用千金命将士搬土造坟以纪念漂母,便是“一饭千金”这一成语典故的来源。唐代诗人崔国辅来淮观赏古迹,曾留下《漂母岸》诗曰:“泗水入淮处,南边古岸存。昔时有漂母,于此饭王孙。”

对韩信有一饭之恩的漂母,其坟墓仍存于今淮阴区码头镇境内,俗称泰山墩,历史文献中常称之为漂母墓。后经考证,此墓为清代墓葬。北魏郦道元在其所著的《水经注.淮水》中写道:“淮阴故城东西两冢(冢:坟墓),西者漂母冢也,周回数百步,高十余丈。昔漂母食信于淮阴,信王下邳,投金增陵以报母。东一陵,即韩母冢也。”现墓直径50米,高20米,仍显得格外壮观。墓北有石碑三方,其一碑高1.25米,宽0.6米,建于民国十九年,正碑上刻“漂母墓”三字,并有附文,记载漂母食信于淮阴的事迹。其二侧碑是清光绪三十二年为护墓而立,上刻“遵奉清河县宪李‘漂母古墓禁止取土’,批示严禁,并责承该乡保,实力保护,光绪叁拾贰年肆月拾叁日”。其三碑为解放后当地政府所立。

今天的漂母岸为一组依水而建的品字形的亭台式建筑,主亭与侧亭之间有曲折回廊相通,立柱上有对联:“爱心未料施豪杰,慈母何须赋姓名”,“漂也劳艰,饭饥只为悯王孙;贫而慷慨,母爱信能弥宇宙。”称颂了漂母慷慨施食的美德。据说原建筑计划没有这么大,专家通过考察,坚持将纪念亭台加大;其设计理念是,自古传颂中华民族古代有三位伟大的母亲,即孟母、漂母与岳母,人称“三母”。孟母三迁为了儿子学业有成;岳母刺字嘱告儿子精忠报国;而漂母施饭是将母爱授于一个无亲无故的受饿青年,而且还施恩不图报,更显伟大。码头镇旧有千金亭毁于水患,今千金亭为2003年复建,亭呈正方形,亭额上有“千金亭”三字,亭柱悬有两副楹联:“爱心本无价,然诺足千金。”“宏慈博爱千金难买,至信精诚一诺弗移。”

漂母祠、韩候钓台、韩候祠,胯下桥,均迁建在河下镇的古运河堤上。它们始建于明代,清代多次重建。明清时为南来北往的游客必经之处,清人刘培元的《韩侯钓台记》中说道:“淮阴故城偏在一隅,游迹罕到。而此台孤悬,往来凭吊无虚日。”记载了这些后人所作的韩信遗迹当年的盛况。

对于韩信的功过,许多历史名人都曾经给予客观的评价,史学家司马迁说:我曾经到过淮阴县,那里的人告诉我,韩信即使在一介平民时,志气也是和平常人不一样的。那时,他的母亲过世,家里贫穷,韩信无办法按照当时的礼节安葬母亲。但是,他却寻找到一个风水宝地——地势高并且宽敞平坦,可以容纳上万户人家居住的地方作为母亲的墓地。我,也到过他母亲的墓地,果然和淮阴父老说的那样。假使能够让韩信修学道德,养成谦让有礼的品格,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自恃自己的功劳,那就可以功名与福禄齐全了。那么,他对于西汉王朝的贡献,简直就可以和周代的周公旦、召公奭和姜太公齐名,而他的后代子孙也可以长久地祭祀他了。可是,韩信没有花时间去改变自己,反而在天下都已经统一,人民得到安定的时候,阴谋造反,结果全族受到牵连而被诛杀,这,难道不是天意吗?

这个评价可以说是非常客观与准确的;从古至今,又有多少曾经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人物,到头来却落得孤家寡人、众叛亲离的下场,一句话,错估了形势,摆错了自己的位置;这就是历史的教训!

以史为戒,善末大焉!

(2012年11月20日,补记于北京)

 

 

 

 

 

 

 

关键词:随笔历史旅游文化

作者:麦克

《(原创) 淮安韩信故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