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铅华褪尽的大城府精华

发表日期:2012-10-3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M 景区:大城府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次来泰国,就为了一睹这座洗尽铅华的古城——Ayuttayah——大城府。

        这座城市早在东汉时期就已经为汉朝所知,不过古时我们称其为“金邻”。在东汉杨孚的《异物志》中对大城府的记载是:“金邻一名金陈,去扶南可二千余里。地出银,人民多好猎大象,生得骑,死则取其牙齿。”这一段讲述大城人民以象为交通工具,象死后取其牙。三国时期又有《吴时外国传》中记载:“从扶南西去金陈,二千余里到金陈。金陈国入四月便雨,六月乃止,少有晴日。六月不雨常晴,岁岁如此”。这段主要描述大城典型的南亚气候,从四月到六月是雨季,多雨少晴,六月以后就进入旱季。后来在《新唐书》中也间接提到了:”安南銮渠梅叔銮叛,号黑帝。举三十万州之众,外结林邑,真腊,金邻等国,据南海,众号四十万。“

        其实,大城府(Ayuttayah)之名来自于印度史诗《罗摩衍那》,意思是“不可征服之城”,由乌通王(King U-Thong)始建于公元1350年,曾经是大城王朝的首都,接受来自暹罗各诸侯国的朝觐。公元1767年,号称“不可征服之城”的大城被缅甸攻占后焚毁,宣告大城王朝覆灭。后来华人移民郑信复国后将都城南迁吞武里,建立了吞武里王朝,并且在大城旧址以东重建新城。如今,王城遗址虽然已是一片废墟,但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大城府旧址可以用一天的时间看完,个人认为,最自在的方式是买好一张地图,然后租辆自行车,一个一个的遗址自己寻过去。我们下榻的旅馆提供免费自行车,自行取用。当然防晒很重要,我这次就因为防晒工作没做足,一天下来整个人变水煮大虾。


(Wat Chaiwatthanaram)

       位于昭披耶河(Chao Phraya River)河畔的查瓦塔那拉寺(Wat Chaiwatthanaram)是第一站。这座寺庙座落在大城古城的西南角,护城河的大拐弯处,是国王帕拉萨通(King Prasat Thong)建造的,和高棉的佛塔建筑风格相近,有至今保存完好的佛塔和舍利塔群。虽然已经严重风化毁损,但单从其占地面积和残存的主佛塔也可以想象出它原本的壮阔和庄严雄伟。


(Wat Phutthai Sawan

        普泰塔万寺(Wat Phutthai Sawan)同样位于河畔,就坐落在我们落脚的酒店正对面,与我们隔河相望。这座寺庙建造于乌通王子时期,所以也是浓郁的吴哥风格。遗址中那些中规中矩的白塔和廊院都带有高棉佛塔建筑特色。寺中有一尊宏伟的卧佛像,除了身披黄色袈裟,没有过多的装饰,灰色的石像略带苍凉,但又不失凝重。













        洛卡雅苏塔兰寺(Wat Lokayasutharam)位于大城古城西北角,被缅甸攻占后一把火烧掉了寺院。如今我们看到的是,寺院尽毁,只有残基和一尊巨大的卧佛。神奇的是,这些被烧毁的寺院几乎都是这样,庙宇不在,佛像依旧安然卧于天地之间,静谧安详。这里整尊佛像仅仅只是有些火燎的痕迹,算得上是经历了战火依旧完好无缺,难道真有神迹?



(Wat Lokayasutharam)

       沃拉坡寺(Wat Wora Pho)也被称为Rakhang,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大约公元1610年。现在寺庙也毁得只剩下一座残破的方形基座了。但是仅存完好的,仍然是佛像,是一尊坐佛。


(Wat Wora Pho)

        普拉斯三碧寺(Wat Phra Si Sanphet)是大城府的皇家寺庙,它的地位相当于我们的天坛或者太庙,是专门供大城王室祭祀和祈愿之用。这里保存有三座秀丽洁白的舍利塔,形状完好,是为纪念三位王子而建,现在是大城的标志之一,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誉为“吴哥窟第二”。


(Wat Phra Si Sanphet)

        午后的阳光穿过菩提树叶洒在草地和红砖残垣上,熠熠生辉。




        寺院北侧为大城旧王宫的遗址,现在也只是荒草戚戚的一片废墟了。不过在断瓦残垣上,却时常可以看到一些可爱有趣的装饰物,比如一尊小小的象神塑像;庙宇门口也有随处可见的莲花。












        大城的寺庙多是依水而建,有的临河,有的临湖,但是普拉兰寺(Wat Phra Ram)是大城唯一一座有水环绕的寺院。公元1369年,拉玛苏国王(King Ramesuan)为了纪念已故乌通国王(King U-Thong),在他举行火化仪式的地方建造了这座寺庙。
        普拉兰寺也是以佛塔和塔上的雕塑装饰闻名,塔壁至今保存着行走和站立佛陀的泥灰装饰,相连的回廊里还有神话中毒蛇和金翅鸟的雕像。这些是后来在图册中看到的,当时我们从塔前经过,竟还不知道如果多驻足寻找一下,可能有更多发现(自助游就是这样,一方面充满了自由的乐趣,一方面少了导游介绍,自己挖掘的过程中常常会遗漏一些,也同时为下次再来留下一个很好的借口(^_^))。
        









        在前往下一座寺庙的途中,我被人们在河边小憩的情景吸引住。一位父亲带着两个孩子在河边垂钓,一对情侣在树荫下喃喃私语。无论这座城市曾经怎样的叱咤辉煌,当铅华褪尽后,穿过历史的长河沉淀下来的小城生活,不就是应该这样轻松惬意吗?




        算来,玛哈泰寺(Wat Mahathat)是我们流连最久的一座寺庙。这座寺庙也极具传奇色彩,公元1374年,由国王博拉查泰拉一世(King Borom Rachathirat I)建造。由于战乱,于公元1610年至1628年期间主塔倒塌,1633年又重建,后来在屡次战火中,这座寺庙不断地倒塌,再重建,再倒塌……直到1904年彻底崩塌。现在看到的仅仅是一些塔基结构和红土砖墙,即使能看到的残存的舍利塔,也都是红砖剥落,歪歪扭扭摇摇欲坠的样子。




        玛哈泰寺最为著名的景观莫过于一尊包裹在榕树根里的佛头。




        相传,缅甸军队攻城毁寺,欲将佛头抢走(寺庙里面很多佛像都是只有身子没有头部)。他们抢夺的佛头太多太重,终于拿不动了,于是随意丢弃,其中的一尊佛头被弃置在一棵榕树下,结果被树根生长包裹起来,牢牢地嵌在树干里,最后就成了现在的样子。而这尊佛的身体,在战乱中已经不知所踪。当然传说的版本很多,还有说是当地人民在外敌入侵的时候特意将佛头埋在榕树下,不想长到树里去了。不过我觉得前一种说法更可信。毕竟,这座寺院里残缺的佛像太多了,多数无头。




        起初从朋友的照片中第一次看到这颗嵌在榕树中的佛头,觉得瘆得慌。但是了解了那段被侵略的历史,并且当我亲身站在这棵榕树下凝望这尊佛头时,那一刹那,我理解了当时的人们在遭受无法抵御的劫难时,那种无尽的哀伤和无助。这尊佛头也是大城的标志之一。
        在这片巨大的遗址中徜徉许久,可以感受到时光是如何慢慢地风化这昔日的金壁辉煌。































        大城府一度是世人眼中的东方富庶之地。然而这些庭院寺庙,终究没有经住时间的洗礼。她的辉煌和富丽,早已随着历史的浩浩云山远去,消失得了无痕迹。如今所剩无非红砖烂瓦。
        赶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最后一站,建于公元1424年的拉贾布拉纳寺(Wat Ratchaburana)。这座寺庙坐落在玛哈泰寺的对面,原本国王博拉查泰拉二世(King Borom Rachathirat II)曾下令在此建造佛塔,为了纪念在“象背战争”中牺牲的两位民族英雄昭爱(Chao Ai)和昭仪(Chao Yi),后来他又下令增加一座佛像,并建造了这座寺庙。所谓来得早不如来的巧,正好遇见了五位来自他乡的僧人,在日落时分在此理佛。(这么算来,在普拉兰寺的损失也弥补了。)




















        拉贾布拉纳寺被认为是大城最美丽的五座寺庙之一,它拥有精美的佛塔和舍利塔,塔上的雕塑至今依然算是保存完好。佛塔中心有十分幽深阴暗的狭窄木梯直通地穴,据说地穴内的四壁和穴顶保存有精美的壁画,色彩仍然鲜艳。而且寺院内曾出土大量的金银珠宝,价值连城。
        五个大和尚依次顺着狭窄木梯钻进地穴。我看了看里面阴森幽暗,吐吐舌头作罢了,相机电池不够了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不过这么出游一天,佳能微单真的很给力了。










        在如血残阳中我定格了最后一张照片。这里是历史上曾经金壁辉煌的大城,这里如今留存了一个斑驳陆离的大城。然而当铅华尽去,这里显露的是安静的时光,恬淡的生活和不朽的艺术。
关键词:泰国waterspiritayuttayah大城府北纬一度的雨

作者:北纬一度的雨

《铅华褪尽的大城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北纬一度的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