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秋游欧罗巴】奥斯威辛(三)

发表日期:2012-12-1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7D 景区:波兰奥斯威辛 点击数: 投票数:

    奥斯威辛1号集中营的一些牢房辟为展厅,人们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图片和实物。 



        些图片记录了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的迫害。









         德国法西斯在集中营内设立了用活人进行“医学试验”的专门“病房”和实验室的,纳粹挑选了许多被关押者进行医学试验,如试验便捷的绝育方法,对孪生子女进行活体或尸体解剖等。







        长廊两边的墙上,成排的人在注视着参观者。这是数以千计囚徒们的照片,这些面对着照相机镜头的男人和妇女,都知道死亡在等待着他们。


        被关押、被杀害的孩子们的照片和他们的衣物。



        据介绍,犹太人下车时所有的随身行李和物品都被留下,站台的东西全部装车拉进一个巨大的“车间”。几溜长桌旁边坐着上百名“熟练的”犯人。第一个犯人用撬杠开箱子,第二个犯人负责拣衣服,将衣服按种类、尺寸和新旧整齐地码放在身后的货架上。第三人专门拣鞋子,然后是专拣眼镜、专拣领带、用放大镜和天平专门鉴定珠宝首饰成色等等。从死难者那里得到的各种物品被列为国家战略物资。1943年,集中营营内建立起了炼金车间,将金首饰、金牙熔化成金锭,一天的最高产量达到22磅。成箱的金表、项链、戒指和胸针等,被送到当铺当掉,转换成党卫队的经费。余下的衣物被储存在集中营的一个专门的巨型仓库。其中的手表和钢笔等,用来奖励党卫队的骨干分子和伤员。甚至尸体本身也不会被放过,女人被剪下的长发编织成地毯和帐篷布,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脂肪被做成肥皂,骨灰则被卖给农民作为肥料。当我注视着展厅的玻璃窗里堆积如山的遇难者的头发、鞋子、眼镜、箱包、牙刷等等,我感到窒息,这样的场景令人终生难忘。 














        这些使用过的“齐克隆B”毒气罐,不知杀害了多少无辜的人们。



        这个不起眼的建筑就是集中营内大规模杀人的毒气“浴室”及储尸窖和焚尸炉。有人这样描写当时恐怖的情形:
        广播里温和地劝告受害者应先洗个澡,除去身上的虱子。“浴室”门前的地面上铺着青草皮,栽着时令鲜花。走进“浴室”时还可以听到动听的音乐,一支小乐队在“浴室”前厅为“欢迎”新来者而演奏一些轻松的乐曲,乐队队员一律穿着白衫和海军蓝的裙子,俨然是一群文雅、漂亮的年轻姑娘。人们脱掉衣服涌进“浴室”,当还没明白过来时,沉重的大铁门已经关闭,看守们在门外加上了锁和密封条。 地面上的看守开始走向草坪中的小“白蘑菇”,这些隐蔽在草丛中的白蘑菇雕塑是毒气室的通气孔,看守们向气孔中投放“齐克隆B”。 人们正仰头望着喷头。突然,所有的灯全熄了,人们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叫。跟着,离喷头最近的人摇晃着倒下了,人们知道不妙,争相涌向大门口。受尽惊吓的人们意识到厄运降临,人群中发出阵阵惨叫。紧接着,所有的喉咙好像都被一只手卡住了……15分钟后灯亮了,屠杀者通过窥视孔观察里面的动静,若有人还在挣扎,就熄灯再等十余分钟。打开灯,只见纹丝不动的一堆白肉。看守们打开抽气机抽走毒气,然后就是可以多活几个星期的“特别队员”打开大门处理尸体。 门打开了,人间最惨不忍睹的景象出现在面前:刚才进去的人像突然被什么抽去了全部生气,尸体木头般一个紧贴着一个站立着,所有的尸体面目极其狰狞可怕,浑身青紫、伤痕累累。窒息的痛苦和本能的相互撕扯使他们缠成一个拉扯不开的大肉坨。 杂役们戴着防毒面具,先用水龙头冲去尸体上的血迹和地上的粪便,然后用绳子套住尸体将其分开。实在分不开的就用斧头砍断尸体的手指。然后用钳子拔下尸体上的金牙,搜出珠宝,剪下头发,把处理完的尸体十具一排摆在地上等看守过目。最后杂役们再用提升机将尸体弄到焚尸炉里火化,火化后没有烧化的骨殖质则用磨碎机弄细后抛撒掉。





        观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的以色列学生。据说,以色列为学生提供一次免费出国的机会,而必去的地方就是奥斯威辛集中营遗址,为的是让后代牢记这段历史。





 

关键词:犹太人奥斯威辛二战集中营

作者:阿达

《【秋游欧罗巴】奥斯威辛(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达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