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TWINS之间的话

发表日期:2007-06-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TWINS的6周年
我们相爱6年 的广告



       我们的友谊 与阿娇的默契



阿Sa∶6年来,传出我们要解散独立发展已很多次,但我从未想过要分开发展,尤其唱歌时,我已很习惯阿娇在身边,唱到那一段歌,我们都会不期然互望,这就是默契。除了初出道时由公司安排我们的衣著之外,后来都是自己选衣出席活动,虽然从来没有约定明天穿甚麽,但很奇怪,我们从未试过撞衣,又出奇地合拍,这亦是我们的默契。



其实,相处6年,阿娇的喜怒哀乐都不会在我面前掩饰,彼此信任对方的程度,已如家人。我们之间没有存在女孩子之间的妒忌、猜疑,可能因为彼此一起捱过从无到有的日子,所以特别珍惜;加上一直都忙,根本没有时间再猜测对方的想法。曾经因为不相熟,言语间有摩擦,合作初期不是太了解对方,只是一整天在练舞。但合作多了,经历多了,尤其遇到问题时要一起面对和解决,我们才发觉做组合不该只在台上有默契,私底下都应该有沟通,渐渐大家都觉得有话直说最舒服。无论我们哪一个去完旅行都会买手信给对方,这种记挂不仅是拍档,如果没有阿娇在身边,总觉得缺了些甚麽。由於拍戏时我们多数分开工作,这时候亦会很挂念阿娇,因为她已变成我的家人,见不到会若有所失。



很多记者都问∶“Twins会不会解散?”其实我想反问∶“为甚麽要解散?”我们做得不好吗?人生会有起落,何为事业?高低起跌本平常,如果有一天观众不再喜欢Twins,我们惟有分手了;但只要还有观众欣赏,Twins还是最合拍的组合,我们可以唱到90岁,只是怕在台上,不能打筋斗了。



    我们的相遇 唯有阿Sa知我苦



阿娇∶从2000年开始,我身边就多了阿Sa,虽然我们的样子、性格并不相似,她比我开朗,我则较被动。不过初出道时,公司希望突出我们两位一体的组合精神,所以像双生儿般穿衣都是同款不同色,也因为这样,观众花了一段时间才把我们弄清楚谁是阿Sa谁是阿娇。6年了,到现在仍有人误叫我阿Sa。我会否不高兴?坦白说,真的没有,因为只要我们一齐出现就是Twins,两位一体不必计较太多,真的感激上天给我这个好拍档、好朋友、好家人。



跟阿Sa相识时,从没有想过大家会成为组合,直到有一天Mani说要我们组成Twins,结果我身边就天天都多了一个“伴”,最初不习惯,为何我的一切都要与另一个人分享?为何我不是一个独立歌手?后来才发觉生活里不能没有阿Sa,因为我的性格比较依赖,又喜欢半途而废,但有了她,就像一种激励。当我想懒的时候,就记起阿Sa也一样和我日捱夜捱欠缺睡眠,如果我懒就会连累她,所以不能太过自私。



合作初期最难忘是一起学跳舞,要在台上打筋斗唱《爱情当入樽》的日子,那时一天练10小时,比上学辛苦百倍;又怕排舞老师责怪跳得不好给Mani骂,可能会失去演出机会,每天回家却全身骨痛瘫痪在床上。别人不会感受到我有多辛苦,只有跟我共同进退的阿Sa最清楚,有时重看那些旧片段,就想拥著阿Sa喊,毕竟,大家最心照。



       我们的未来 不再是一块云!



阿Sa∶与阿娇努力地冲了6年,也换过很多不同形象,如果到30岁,Twins还只是代表了“可爱”就真的有点尴尬了。所以,我们会逐渐朝成熟女人味的方向走,虽然大家都认为小女孩哪有魅力?或者我们先从电影角色改变大家对Twins长不大的想法吧。所以之前我拍《妄想》,到现在的《双子神偷》做打女,还有《粉丝王》,都是完全不同的角色,希望大家接受我们需要长大。唱歌方面,也尝试创作,多参与幕后工作,让大家了解Twins的智慧,随著年龄与年资也不断在增长,“不再是一块云!”



阿娇:这6年来失去最多的是睡眠时间,令身体的毛病逐渐增多,我们都想拥有一个长假,亦想出外进修充实自己,不过这些都只是白日梦,所以我们惟有继续努力,或者当我们10周年之后啦,应该都可以有个长假庆祝纪念吧!



          她们承诺 同甘共苦



虽然Twins没有如夫妇般宣誓今后与另一半永远相爱,共同度过每一个忧患与共的日子,不过她们依然承诺将来“共患难与共富贵”,不管“合久必婚”还是“合久必分”都好,她们都珍惜这段患难与共最好的时光。



阿Sa与阿娇原来童年开始都已很有默契,看她们的发型已注定是Twins

2002年Twins拍贺年照片真像双生儿。

关键词:favourite

作者:"SomeWhere】

《TWINS之间的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omeWher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