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豪哥,阿镗和我--初时印象

发表日期:2006-06-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本科里有两个人不应该被忘记,一个是豪哥,一个是阿镗。

   
624宿舍的四个人里,阿镗来得最早却出现得最迟。一开始堆放在他床上的东西让我觉得他是那么的难以接近,但后来发现我的想法又是错得那么的离谱。他是整个宿舍除了我之外唯一说粤语的人,一个典型的潮汕+深圳男生,和我头对着头睡了四年。略长的头发、红色的上衣及灰色的半长裤是他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和我一样,他刚来珠海校区的时候也是自己,一个人都不认识。于是两个没有朋友的人很容易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好朋友。一起去体检,一起去吃饭、上课、图书馆,当然还有篮球,前面说过了。十月份的珠海依旧炎热,那些没有电脑的夜晚,不想自习,两人就坐在宿舍门外的栏杆上聊天。每天晚上,望着遥远的星空,他总会说起他高中那些的往事,说起那两个至今我都分不清谁是谁的女生,有时候也谈谈现在,谈谈将来。两个小男生常常不知不觉聊到夜深,然后回房,睡觉。第一次吃雀巢雪糕,就是他请我到学一饭堂吃的,当时4块一个的价钱曾是那么的让我咋舌不已。后来出现了一个龙维,生活开始发生小改变。我想龙维到哪里哪里生活的宁静都会被打破这一个定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大一的第一学期很短,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期末。那个时候开始流行OICQ。那一天在三楼狭小的电脑房里面,我和阿镗几乎同时申请了OICQ号码,两个人的号码是如此的接近,我想再也没有别人能像我们俩这么接近。他的号码也是唯一一个除了我自己的之外我还能记住的号码。然而也是这个OICQ,我后来认识了木木灵动,由于木木灵动的原因又认识了vicki,从此我的本科生活变得天翻地覆。

   
一起被改变的关系还包括豪哥。豪哥是一个永远戴着黑框眼镜的文学青年,外表斯文,眉宇间总带着一丝淡淡的忧伤,嗯,挺酷的,我觉得。豪哥跟阿镗不同,他不打篮球,虽然他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胸肌曾经欺骗过我的判断。他有一辆性能不错的银色自行车。每天下午要是有课,我就会在荔园六栋出来的转弯处跳上他的车后架去教学楼。不过他骑车的技术一般,要是去图书馆的话,那坐在车后架上的人一般是他。记得后来去图书馆还试过跟迎过来的另外一辆自行车撞了个正着。很久以前的那次去烧烤的班级活动,我们就一路换着载着对方到海滨公园,然后又从海滨公园回到荔园。

   
豪哥很喜欢喝两杯,哦,错了,不只是两杯,一般我和他都会在教育超市里每种牌子的啤酒各挑一瓶,然后到教工饭堂对着月湖痛饮。等到饭堂关门的时候两人才摇摇晃晃搀扶着回宿舍,现在的大酒量也许就是那个时候锻炼的结果。其实觉得挺奇怪的,他后来喜欢边缘文化,喜欢摇滚,而这些跟我的兴趣都毫不沾边。可我们那个时候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上数学课的时候我和他都坐在第一排,我很认真的在听,记笔记,虽然根本听不懂;然后他就在旁边画不同的人物,画完了给我看,告诉我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后来他在一次漫画大赛中拿了冠军,然而他也重修了数学。读环境是他的一个错误选择,因为物理和数学的原因,他重修了很多次,可他每一次得知重修之后都面不改色当作什么都不曾发生。毕业之后他选择了考研,中文系,不知道考上了没有。每一年的新年,他总还会发短信过来拜年,不过每次都是他的主动。嗯,忘了说,阿镗还有豪哥,只有他们才会叫我啊隽。我喜欢这样的称呼

   

作者:John

《豪哥,阿镗和我--初时印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oh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