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回到了广州

发表日期:2006-08-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终于从家里回到广州了,做这个决定时候真有点困难.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每次从家回到广州,这种感觉都会一次深于一次.以前我也说过,在中大的时候,我并非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恋家的人.这几年来,我突然感觉到父母的衰老,有一次和妈妈打乒乓球的时候赢了她,我得意的对着她炫耀的时候,她就会大嚷:你以为妈还年轻啊,欺负我,过几年我都要退休了!退休?不知不觉这个词竟然就来到了我们家生活里面,听着听着,想想就会有点怅然.渐渐的这一两年回家的时间就多了,呆在家里的时间也长了.其实现在回到学校,想起在家的那段日子,也没做什么.吃了睡,睡了吃,玩玩电脑,聊聊天,偶尔做做饭,仅此而已.但回家仿佛就会在这样的平淡和平凡中有着特别的意义.

   
时代在变,人也在变.爸爸妈妈在变老,社会也变得复杂到让人无法估量.从前坚持无神论的爸爸最近对江湖术士的态度在改变着,虽然他仍称之为'迷信',然而在他口中说出的这个词却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了.这次在家,他开始跟我说起对'看米'(农村的一种占卦算命方法)的态度,他开始描述它的神奇,这很让我有点忧虑的成分.迷信跟信仰的本质区别在于,迷信的最终目的是骗钱,而信仰则是让人有所寄托,本意则是'善',然而在我们这个国度,迷信倒是取代了宗教应有的地位,而宗教有时候却被人斥之'迷信'.我情愿爸爸信教.我不在家的日子里,他已经上过一次江湖术士的当了,我很害怕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还会继续上当.

   
所以我经常回家.看看他们,某些时候帮他们做做判断.在人生的道路上我走得还很少,需要经验的地方,我还显得过于天真和幼稚,但某些事情我懂得是比他们多的.现在他们也渐渐的乐意让我去决定了.这次回家买了一台冰箱,整个过程就是我来作主的.其实很希望这样的情况能够更多一些,再多一些.这个年代已经不是他们所熟悉的年代,人也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些人'了.然而为了某种理想,我们不得不在两地分开,以后也许只能在一年的几天时间里能够回去看看他们.他们也希望来广州跟我一起住,可今天同学的电话给了我当头一棒:50万只能买到两房一厅,50平方的小复式,这就是广州目前的楼市行情.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敢去想这50万,然而有了这50万又怎么样?让他们来挤我的两房一厅?

   
然而我今天还是离开了,为得就是这么一个希望.这不像是一个希望,因为我还不能看到前程和未来,只是,探索,也许会是这样,也或许我什么都没有,帮某人打工,拿着一份微薄的工资,租着一套什么都有然而什么都不属于自己的房子,过着上班下班挤公车追地铁的日子.如果真是这样,也许我连回家看他们的时间都没有,只有七天寒假,从年三十到年初六.跟着民工大潮,来来往往.不,不会是这样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回来的原因.筵席是要继续做起来的,每天都有.

作者:John

《我回到了广州》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Joh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