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想了

发表日期:2012-12-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 想了

我走了,车窗外的风景开始移动。
即使在路上,我还是不舍,舍不得走。
不舍,只是不舍,我这是在路上了。

即使一定要走,就带足食物吧,让嘴的咀嚼来,味觉思念。
一点点咽下,直到完全消化。

我是在车上,司机把音乐搞得很响。
不是我想听的音乐,不想听 却听着。
想起你喜欢的一些音乐,想起一些文字,音乐着的文字。
听着音乐,想着另一种音乐。

车在移动,人在移动 只是被迫。
从一个方向到另一个方向
看见,相反的方向,心已在起点落下。

前方起了一些些雾,车子有点颠簸。
颠簸着 思念着,雾起的路上,雾化的你。

还是睡会吧,放下笔,是不是能放下自已,放下抗拒。
把纸笔和落下的文字收起,想用睡眠来滤去,固执地自己。

睡着 醒着,还是醒着的,是根本不睡。
还是不能睡,醒着 睡着。

下起了雨,细细的,却密密地来。
雨刮器左右晃动着,从这边到那边,象是在摆手,不去 不去。
表达着我的语言

路还在继续,可我不能不去,雨刮器固执地摇摆着。
现在也只有它和我是相同的,因为它坚持地理由。

就象一个从不注意的自己,把思想放在车头。
去着 不妥协着

路还很长,只开了一小段。
开始,拒绝每一分钟的长,就象和你相对时,拒绝每一天的短,
拒绝着 前进着,背离着。

雾越来越浓,路越来越远了,天近似黑了,与清晰隔着一段距离。
看不到起点的方向,却知道心的距离,和你 只隔了一层玻璃。

窗外是你,窗内是我。

路似乎没有尽头,思念一直延续。还是喝水,用水来稀释一下你吧。
一直不喜欢太浓的味道,就一直喝水好了,膀胱是不能拒绝水的,直到水声咣咣,
盈盈晃动,在身体之内 身体之外。

是不是思念会融于水,然后能一点一点排出体外。

路上偶有灯光,想撑开黑。
隐隐地亮着,却隐隐地痛着。

无法拒绝的黑,无法拒绝的你。

想找一个不想你的理由,只是找不到藉口。
走着 找着,找着 走着。

可我还是想你
还是想你

想你



(二) 路上

车过了巢湖,开始下雪,先是雪子挟着雨,在车窗前乱窜。
弹弹地样子,有点放纵。

一会会,雪花就横横地,撞面而来。
很大,隔着窗,还是摄于它的威力,不敢动,
车子越来越慢,终于是停了。

车外是一片白,白雪覆盖下的无奈,满了眼。
在路旁小憩,心里还是喜欢雪的,偷偷闲 溜下车,染一身白。

脚踏入雪的瞬间,吱吱直响,整个鞋面都在雪下了,
很大的雪,就一些些时间,人是白了,
头发很漂亮,染上了我最想要的颜色,自然剔透象是银练子,悠悠地在风中摇摆。

在想,如果此时手中有一柄长剑,慢慢地随雪花舞动,雪花随剑而动,
一定比老谋子的英雄来的真实,长长的白发,象绝了 隐隐的剑客,
用手中的长剑,在阡陌中笑尝,每一朵雪花的惊喜。

剑落下的瞬间,看到了雪花的快乐。

路上停了一个多小时,算好十点之前到的。
快凌晨二点了,还在路上,即使最好的理科生,也算不准路上的时间,包括你了。

洋洋洒洒的文字,就象雪 一刻不停,十多张写下来,还在继续。

停住了就会睡着了,睡着了就不会想你了。
不能睡 不会停,不会睡 不能停。

除非,我的墨水干涸的再也挤不出一点颜色。

早上七点了,还是在路上,堵了五个小时,在车上冷冷地冻了一夜,手脚全缩在一起了
象是冰箱里的冻鱼,都成一团了。

好不容易车子动了,每动一下都是喜悦的,因为前进,就会离回来不远了。
一直一直,没有放弃期待。

外边的雪停了,很厚的一层,已经没有初见雪时的喜悦。

开动车子,轮胎开始打滑,歪来歪去,就是不会前进。
车轮在原地划圈圈,就是不肯动一下,不动就是不动,它坚持着自己。
飞旋的轮子,揽动固守的泥巴。

那时,他也许正抱着雪吧,现在他是愤怒了,想找一渲泄的出口。
瞄了一下,就认定我是好欺的主了,携亲带戚,一古脑儿,向我飞溅,飞溅了。
混身上下都开了花,只是在黑暗中,泥花也开成了黑色。

买了一大堆食物,告诉同事,那是路上两天的食粮。
多吃点,才有力气推车,出发时的说笑,真成了事实。

这是路上唯一开心的事了,虽然推车,但高兴。
因为,它曾忤逆了我的意愿。

此时,有点明白,思念不融与水 却融了雪。
全白的世界里,我已无色。

熬了两天,路还在继续,
只是焦急了,急了。


(三) 消融

雪停了,天上地上一色白。
轻轻地推开车门,探出身子。

我是在地上了,在雪中了。在路上颠簸了一夜,未能眠。

走出车子 ,欣悦的看雪。
现在是自由的,就如我的思想。

前面有大片的雪,平整如水面,厚厚地一层。
手指此时开始弹动,有写的冲动了,就象给你的文字,会随时溢出。

就在雪上吧,俯下身,让手指深入雪中,划下一些只有我看得懂的字符。

透过手指,触碰到了冷,身体微微地颤动。
就象你注视的目光,隔了一层层玻璃,还是让我感到了,一点点悸动。

旁边有树,清一色的站着,枯黄枯黄的,指向天空。
上边有雪,也添了一点生的韵味。

淮河两边,白雪覆盖下的绿,偷偷的窥探着,风儿清凉的穿着,偶尔交首私语。
绵蜜之意,融与色。

在这里,我开始想起了你,就如我的文字,
深入雪中,永不消融。


P.S.去安徽的路上,一份心情葬于雪中,也许会永不消融 。。。
       图片来源于光盘,在些致谢。

 

原作发表于 2006-01-05 ahuig 行者造句,

作者:灰哥

《[原创]想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灰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