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台湾最后的花花公子一黄任中

发表日期:2007-07-08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黄任中
生日:1940年1月29日
祖籍:湖南省南县麻河口

黄任中在台湾政商两界,黄任中可谓赫赫有名。他是台湾政界大佬、国民党元老黄少谷的独子,在岛内有“黄大少”之称,不仅位居台湾有名的“新一代四大公子”之首,也名列李敖认定的“台湾三大丑男”榜首。黄任中曾入全球华人富豪榜,是台湾地区十大富豪之一。然而,更让他声名远播的不是庞大的家产,而是他“花花公子”和“台湾最后一个白马王子”的名号。他一生风流,放荡不羁,在港、台演艺圈内外曾拥有包括已故艳星陈宝莲在内的美貌红颜无数,最多时达到上百人。然而当他离开人世时,爱过的女人却杳如黄鹤,早已悄然撤离。 天生情种,四次婚姻毁于红颜知己   黄任中生于1940年1月29日,祖籍湖南省南县麻河口。黄任中年少时曾放荡不羁,曾经持械伤人、嫖妓和抽大麻。因为显赫的家世和自身的天赋,后来他成为台湾赫赫有名的股市大王。最辉煌的时候,黄任中的身家高达数百亿新台币,在台湾得意非凡,且身边红颜知己如云。

  他还曾直言不讳地告诉传媒,他这一生有四大爱好:“美女、美酒、跑车、豪宅”。谈到爱车,黄任中绝对是全台湾第一,最高峰时他拥有8辆名贵轿车。他爱美女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最为得意的时候他拥有近百位女徒弟及女朋友,家中长时间同时住着10位超级大美女,且每一个都是艺坛的知名人物。他专门备一栋豪宅供自己和女友们玩乐。在这栋豪宅里还有一张备受世人谈论的豪华大床,可以同时容纳九位女友,而他的私人温泉浴池更常常是春色四溢。   关于爱美女,黄任中有一句名言:“我色,可是我敢公开色,为何一定要偷偷摸摸地色?”尽管他一生共结过四次婚,但四个妻子都因为无法忍受他的花心而离去。

  黄任中的第四任妻子徐贵樱刚20岁的时候就是他红粉兵团的一员,两人交往了八九年才结婚。徐贵樱认为自己对丈夫的本性很了解,觉得他风流却不下流,既然给了她婚姻的名分,最爱的人还是她,所以尽管在她任黄太太的日子里丈夫身边仍是美女不断,她也泰然处之。直到一个特殊女人--陈宝莲出现后,徐贵樱才真正感到婚姻受到了威胁。   

  黄任中曾说过女人对他而言就像宠物,他宠女人也的确有一套。作为对女艺员情有独钟的花花公子,黄任中对港台两地新冒出的美女艺员有着特殊的敏感。陈宝莲参选亚姐时,有人给黄任中送来录像,但因为她在第二轮便遭淘汰,所以没有引起他的特别注意。后来,陈宝莲开始接拍三级片,有人又特地给黄任中送来她的照片,他立即就被她的美艳给迷住了。凭着猎手的嗅觉,他知道要得到这个女人并不难。

  1993年初,黄任中借到香港公干的机会,有意约了香港娱乐圈的一帮朋友在一起吃饭。那些朋友都非常清楚,和黄任中一起吃饭,最好是谈女人。放眼整个香港,当时最值得对他谈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陈宝莲。

  果然,黄任中对这个话题大感兴趣,当时便表示很欣赏陈宝莲,想约她一起出来吃饭。

  第一次见面,陈宝莲对黄任中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但黄任中则不同,见过身高1.75米、明眸皓齿、漂亮丰满的陈宝莲,回到台湾后顿觉身边那些美女失了颜色,满脑子都是陈宝莲的音容笑貌。苦熬了几天,黄任中再也无法等下去了,便专程飞到香港,然后立即给 陈宝莲打电话,约她吃饭,可当时陈宝莲在深圳,当晚有一场表演,如果赶到香港同黄任中吃饭后再赶回深圳的话,时间绝对来不及。

  黄任中不想失去见她的机会,便要她找个理由推掉演出,损失由他负责赔偿。但陈宝莲想到自己刚走红,不想毁了信誉,于是对黄任中表示抱歉,并且预约下次,但是黄任中拿着台湾身份证来深圳不那么容易,可他此次正是为陈宝莲而来,哪能就这么回去呢?在他追女人的历史上,还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记录。他当即对陈宝莲说,如果他能有办法接她回香港一起吃饭,然后又按时送她到深圳演出,她是否肯回来?陈宝莲根本不相信这种可能,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一定赴约。

  陈宝莲结束了同黄任中的通话,立即就将此事抛到了脑后。深圳和香港虽然近在咫尺,可一来一去,加上吃饭,没有四五个小时是根本不可能的。

  约40分钟后,陈宝莲所住酒店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她打开一看,是自己在香港的一个朋友。陈宝莲大为惊奇,问道:“你怎么来了?”此人说:“是黄先生让我来接你去吃饭的。”陈宝莲一听,更是惊奇了:“你开什么玩笑,两个小时后,我就要演出了。”来人却说:“你放心跟我走好了,保证在两个小时之内送你回来。”出门后,朋友并没有领她下楼,而是向楼上走。陈宝莲再一次奇怪了,去楼上干什么?

  他们上了酒店的楼顶平台,陈宝莲一看,有些傻眼了,上面停着一架直升机,螺旋桨还在转动着。朋友对她说,这是黄先生为了请她吃饭,特意从香港租用的直升机,从香港到深圳,只不过十几分钟而已,倒是联系降落费了点时间、陈宝莲乘着这架直升机回到香港,同黄任中一起吃了饭,然后又乘这架直升机返回深圳表演。

  不久,黄任中认陈宝莲为“契女”,并邀请她前往台湾发展,希望她摆脱三级片明星的影子。陈宝莲心中也非常清楚,她的艳星之路不可能长期走下去,现在正可以借助这一机会,向新的方向发展,以便寻找一条上岸之路。同时,她心里也对黄任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自从踏入娱乐圈,她见到的几乎都是利用、欺诈和玩弄,从没有哪个男人像他这样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于是时过不久,她离开香港前往台湾。

  徐贵樱很快得知名噪一时的香港艳星陈宝莲居然来投奔黄任中,并住进了丈夫为红颜知己们准备的豪宅,等于是被包养起来了。此外丈夫还对她诸多关照,正想方设法帮助她“从良”,完全不像他以前对其他女人的作风。徐贵樱心里很恐慌,她害怕丈夫对这个美艳无比的女人动了真情,于是向他提出强烈抗议。但是黄任中已经陷进去了,根本听不进去。徐贵樱能够对丈夫的花心和逢场作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对无法忍受他将心放在其中一个女人身上。她终于和黄任中友好地离婚了。  

流连花丛,花花公子难言爱情

  正如外界评价的,黄任中是“台北最后一个白马王子”。他对身边的女人不仅出手阔绰,而且非常体贴,从不勉强她们,也不求回报。陈宝莲15岁就进入娱乐圈,但一直很贫穷,入行后所拍的第一部电影是三级片,片酬也只不过 10万港元。但是和黄任中在一起后,她立刻“阔”了起来,在香港买了数百万的房子,还买了名车,出手之大方,即便是出道多年的大牌影星也难以匹敌。

  于是,外界说陈宝莲是为了钱才将自己出卖给了大她33岁的黄任中的,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实际上陈宝莲渐渐爱上了黄任中,并将他视为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由于4岁时父母离异后一直和母亲生活,陈宝莲对父爱非常渴求,她对外界称黄任中为“契爷”,私底下却叫他“爸爸”她告诉好友,无论她有多任性,外出醉酒打人或者在夜店捣乱,黄任中都会在她闯祸后将事情妥善收拾,就好像爸爸疼惜女儿一样。所有的女人中,黄任中与陈宝莲的暧昧关系最令人瞩目,他曾自揭与陈宝莲同床逾50次,两人更互指对方是一生的最爱。

  然而,尽管黄任中曾经说陈宝莲是他最喜欢的女人,也非常宠爱陈宝莲。却不可能从此只爱她一人,更不可能将其他女友赶出家门。陈宝莲不明白这一点,她多次为了争宠而在黄家大吵大闹,甚至打客人。这样,本来就因太得宠而成为他人眼中钉的她常常被人使绊。

  在一次交际场合的饭局后,陈宝莲跑到黄任中旁边,把头埋在黄任中的两腿之间摩擦,娇媚地说:“干爹,人家最近订了一部八十几万的车……”其他的干女儿们则立即答腔:“没有,国库空虚,干爹哪能给?不行!不行!”陈宝莲气坏了,她希望黄任中为自己出头,可他只是抽着雪茄面带微笑,不置可否,仿佛旧时周旋于爱妾间的富豪。此后,为了在台湾有更好的发展,年轻气盛的陈宝莲对娱乐界的大哥张菲大抛媚眼,黄任中对此很生气。

  因为求专宠而不可得,陈宝莲的脾气越来越差,开始与一些不务正业的损友为伍,竟然染上了毒瘾。

  无奈之下,黄任中给了陈宝莲一笔可观的生活费,送她出国读书,想让她远离那帮毒友。可陈宝莲根本念不下去,她拿着这笔钱先后到过日本,英国和加拿大,每次逗留一个多月至三个月不等,便又回来找黄任中要钱继续吸毒、最后气得黄任中忍受不了,狠心和她断绝关系,并将她赶出黄家。

  在药物影响下,陈宝莲时常神志不清,与黄任中分手后她经常自残身体,甚至在公共场合脱衣、打人和自杀。1999年3月,她前往台湾探望黄任中被拒后,竟在黄家门外脱衣服药,结果未遂。

  2001年,陈宝莲在台湾认识了一名姓涂的男友,但相恋不足半年便因性格不合分手,却发现自己已怀上身孕,生下儿子才一个多月,万念俱灰的陈宝莲从 24楼家中跃下,结束了短暂的一生。此前她曾对母亲说到死都爱黄任中,她在遗书中给黄任中留下的话是:“宝莲去了,你好好保重。”

  噩耗传来,黄任中泪流满面。陈宝莲是他一生中用情最深,却也让他最心痛的一个女人。两人近l0年的爱恨纠葛终于烟消云散。对陈宝莲的死,他有不舍、有怀念、也有深深懊悔,可又自认对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而这种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处世态度,也是所有女人最迷恋黄任中的地方。

繁华落尽,风流终被雨打风吹去

  陈宝莲死后,黄任中的风流本性并未改变。

  不久他又搭上香港另一艳星郑艳丽,而且她很快取代陈宝莲成为黄任中的“首席女友”。

  这一年春节,黄任中在家中开派对,数十位美女同时出席,载歌载舞,热闹非常,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使他犹如置身天堂。随后,他带领郑艳丽、安雅等6个大美女,以罕见的“一拖六”出席香港的古董拍卖会,并且一掷千金,一时间全港轰动。

  然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黄任中一生纵横商海数十年,在台股狂飙时期是股市重量级金主,然而因为近年来台湾经济大滑坡,到了晚年却身价大跌,最后竟因“欠税13亿多新台币”而成为台湾“国税局”的欠税大户之一,许多心爱的古董也因此被迫拍卖。2002年12月。黄任中因为一句“避税是人民的权利”,被台“法务部”列为头号追讨对象,并被关进监牢3个月。2003年11月底,黄任中的肾脏已失去功能,而且肝脏也衰竭了,生命告急。

  自从黄任中身价暴跌及官司缠身后,一时树倒猢狲散,众多女友纷纷离他而去,最后只剩下他的私人护理小潘潘 (谢千惠)她是黄任中身边女人中唯一不是因为貌美被收容的。原来,她中学毕业后没有工作,只好在街头摆地摊游走市井。小潘潘有朋友认识黄任中,又知道他喜欢邀很多人一起吃饭,所以将小潘潘也带去混点吃的。黄任中知道小潘潘在外面摆地摊后,立即生出恻隐之心,将她介绍到朋友所开的餐厅去搞公关。干了不到两个月,小潘潘就跑来找黄任中,表示自己不想再干下去了,因为客人老是逼她喝酒,常常大醉,使得身体大伤。黄任中对她极为怜悯,遂干脆收她在身边做自己的护理。

  黄任中在1997年就开始写遗嘱,每两年修改一次他把遗产分成三部分,分别给亲友、女弟子,女朋友及慈善机构。黄任中这一生中到底跟多少超级大美女有过非常关系,除了他自己,谁都说不清楚。不过1997年黄任中一时兴起,向传媒公开了自己遗嘱的部分内容,其中涉及的美女,多达几十位。黄任中说:“我的财产有很多,包括房地产、古董字画、股票、珠宝和现金等,什么都不少,女朋友不少,干女儿不少,酒也不少。”

  其后,黄任中谈到了遗产的具体分配。他说:“因为我的遗嘱不断在变,有的会增加,有的会减少。给我感觉好一点的,我就会多给一点”。所以随着身边女人数目的增加,他遗嘱的名单也越开越长。黄任中在遗嘱中留给陈宝莲的是珠宝。在所有的红颜知己中,株兰芷比较穷,所以他为她着想,留给她现金。

  曾经有媒体就“在女人身上花了多少钱”这个问题采访黄任中,黄任中坦率地说:“没算过,不过,我可以说,这20年来,如果平均每年花1亿新台币的话,那么20年来花了20亿。”这个数字对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很触目。

  黄任中生前极尽风流豪奢,为每一个爱过的女人考虑周到,却没料到有一天会落魄潦倒得连自己也顾不上。他死前交代后事一切从简,守候在身边的也只有姐姐、儿子和小潘潘。 2004年2月10日,饱受病痛折磨的黄任中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他的遗体放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的怀远堂,连最基本的遗照、牌位也没设立。那些千娇百媚的红颜知己们一个也没有露面。
关键词:卡通

作者:郁闷了很久

《台湾最后的花花公子一黄任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郁闷了很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