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在这里相遇,束河的一些人,一些事。

发表日期:2013-01-05 摄影器材: 景区:束河古镇 点击数: 投票数:

在旅行中,你会遇到有着很多精彩经历和故事的人,他们或许并不富裕,并不独到,甚至身上可以穷到连10块钱都没有的境地,但就是这样的一些人,心里却装着你所未能触及的各种风景,你所未能感知的你的世界之外的精彩,你所未能有的善良和温纯。同样也是这样的一些人,在旅途中,会给你留下惊喜,也会因各种相同的话题和认知摩擦出难以磨灭的花火,但这一切总是在来不及拥抱的时候便要道别,让它更显得弥足珍贵。

(一)关于西藏来的沙发客——央叔

十月二日的下午4-5点钟,顺利的抵达了丽江,并在束河古镇路口下了公交车,按着导航提示以及问了几次路,确定了前往束河古镇大门的方向没错之后,我的整个心情又开始飘飘然了,不时的停下脚步拍拍路边的风景,路上行人并不少,这让我觉得很安全。

十月的丽江,风很大,属于秋天的季节。靠近傍晚,天气开始转凉,街上遇到的路人,基本已经都是穿着外套,围着围巾的装扮了,这让迎面而来的,一大约三四十岁的男子显得特别出众,他踩着一辆褪色了的白色山地车,在已经寒凉的天气里,穿着短袖蓝白相间的海魂衫特,身材不高,却很结实,头上围着花布头巾,黝黑的皮肤透露着岁月的痕迹,有着久经风霜的皱纹和粗糙,脚上是一双藤条编的草鞋,身后还跟着一只毛色很脏,但隐约还能分辨出白色的小哈巴犬。不知为啥,他的整个形象给人一种海盗般的感觉,从我身边逆行经过,格外的与众不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原来这个地方真的很神奇,有着这么些我们平时几乎见不着的人们。

终于抵达了束河古镇的正门,按照客栈老板提供的客栈固话拨去,店家表明已经有一个人前来接应我了,但却不知道这个前来接应的人电话,只告诉我是一个穿着海魂衫,骑着单车的男子,这让我有种莫名奇怪的感觉,转念一想,或许来接应我的人,也是客栈的客人吧,到此为止,我并没有把店家描述的这人与先前擦身而过的那男子联系起来,只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想着无论如何,在天黑之前找到客栈入住,是让人十分愉快的事。



在束河古镇门口兜转了约莫十分钟,一直在寻找着店家所说的人,终于,当之前擦身而过的男子重新出现在视线里时,我才回过神来,原来,他就是去接应我的人,遂急忙走了过去,很自然的和他打了招呼,掩饰不住的兴奋和开心。一路话并不多,他也没有从车上停下来的意思,用脚浅划着脚踏板慢慢向前,一路引带着我往客栈的方向走去。像初遇的两个陌生人一般,我们相互做了自我介绍,我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当然也知道了他叫央杰,是西藏来的一名沙发客,他说,大家都喜欢叫他央叔,并十分自豪的告诉我,他在徒步的沙发客里是颇有名气的,还叫我上网去查一查,听着这些带有些许炫耀和自豪的话,我并没有当真,到觉得说这话的人,十分的可爱和带有很强的自尊。

也就是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会和这名看似话不多的藏族汉子一行相处颇为开心,并为这次行程留下了最珍贵的记忆,我想,旅行的意义,不仅只是风景有多绚丽,更多的是在于你遇见了怎样的人,从此之后,思维和想法有了怎样的改变。

束河古镇旁纳西人村庄的路口,有我入住的客栈招牌


(二)、归隐在古镇里的北方女孩

终于到了客栈门口,其实它的位置相对还是比较偏僻的,隐匿在古镇旁的纳西人村庄里,对于方向感不好的我而言,在最初的确不是很方便。迎接我的是一名约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北方女子,有很好听的普通话北方口音,让人觉得很亲切,而这个叫珊珊的女子是客栈老板的女友,在客栈老板带领其他客人前往香格里拉采风的这几天,她便肩负着打理客栈一切事务的职责。

客栈的院子


客栈的书房



她了解了我就是客栈老板说的那位朋友的朋友之后,带着我开始挑选房间,客栈属于那种庭院式的风格,全木质的房间,看得出是刚装修不久的,当我们来到二楼的所谓通铺间时,这里明亮的采光,还有如军训时的床铺和被子,并没有我想象中通铺里的一切邋遢场面出现,最终让我确定住通铺的原因还在于,珊珊提到的这里目前已经有两名沙发客女生和一名男生入住了,都是很不错的孩子,这让我颇为心动和犹豫,鼓了鼓勇气,希望自己能遇到更多的在路上的人这不就是更好的机会么,而另一个原因在于,我也必须为自己的钱囊做打算,最终我挑选了一个靠在窗边的床位,80元一晚。

我的床铺,靠窗第一个位置。


(三)、从合肥一路骑单车而来的80后女生

时间已是下午的5-6点钟,到了吃饭的点,而我也见到了我的第一个室友,一个来自湛江的80后女生。她叫小何,是客栈每日为沙发客提供的2个名额里的其中一位,我们打了招呼,没有陌生和尴尬,或许女生本来就容易自来熟,而出来行走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其实并不多内向。

闲聊之间,得知她和她的伙伴结伴骑单车从合肥一路来到了丽江,而今日是在束河的第二晚,也是最后一晚,在琐碎的闲谈中,我知道她原本有份不错的做广告的工作,但像很多人一样,在工作几年之后,她说并不知道到底是为啥在工作,所以犹豫之下,和在驴友网上认识的伙伴,结伴从合肥开始了单车行。这一骑,就是几个月,脸上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细纹和痕迹,为了减少路途携带的行李和方便骑行,她们的行囊里,少了许多女孩随身带的大包小包的化妆品,或许这个便是风霜留下痕迹的首要原因。

我们一起去了古镇晚餐,在古镇的门口见到了她的另一个同伴,同样皮肤黝黑,有着貌似新疆人的深刻的五官轮廓,或许因为刚认识,话并不多,但一说话,必定是幽默而有见地的,这是个聪明而有主见的姑娘。

在镇上溜达了几近一圈,三人实在犹豫着不知道吃啥,最后由我拍了板,选了一家不起眼的川菜小店坐了下来,点菜的时候倒有了点尴尬,因为自己是个对吃没有过多要求的人,点菜的活礼貌上就请了两位新朋友做主,结果她们翻看了好一会的菜单,最终点一份酸辣鱼,一份清炒土豆丝,这样的菜式很节省,若是我平时点菜,三人至少也是去到三个菜,点餐一活看出了她们的节省,当然,在路上行走的人,每天一个地儿,怎么会有经费收入呢,也让我觉出了自己平日里的生活是要有多奢侈和浪费。
在点餐的小何和秀云


晚餐吃的鱼


晚餐还是在大家的聊天和玩笑声中结束,这一餐除了为这两个第二天就要启程的人饯别外,更认识了小菜馆的一对中年夫妻,大叔告诉我们,今晚在束河镇上,一个叫四方听音的宽敞地儿有篝火舞会,让我们去凑凑热闹。

这个又冷又干燥的夜晚,我们随着一大群人,围着篝火而舞,牵着陌生人的手,在这个宽敞的空地跳舞唱歌,就像我们从来就认识一般,没有陌生,没有隔阂和,没有自我防备的保护。

(四)、相遇拉萨徒步而来的男孩

他叫阿木,全名真的给忘记了,因为大伙都喜欢叫他阿木。这个在我们围观完篝火舞会回到客栈时,遇见的年轻男孩,同样,也是我们当晚客房里唯一的一名男生。

一副很邋遢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黝黑的脸比包公还严重,头发被从前面刳到了耳后,藏青色的外套,很久没洗过的牛仔裤,以及一双很明显走过不少地方的草鞋,这一整个形象,都让我觉得他像从垃圾堆里拣出来的一样,唯一的不同在一,他身上没有异味,意识正常和清醒。



旁边的两名女生显然和他比较熟,在温暖的暗黄色灯光下,大家忙着各自的活,一边相互调侃着,阿木坐在床边看着我们。闲谈中我知道这男孩也是来自合肥,但徒步经历已颇有月份了,刚从拉萨走到了丽江,找到了这家客栈,靠帮客栈干活换取住宿和简单的食物,当然,也在镇上摆摊游走,贩卖他沿途而来所拍摄的明信片。

阿木拍的照片


他们的对话中,不时有我所陌生的词汇冒出,显得我的知识太过的匮乏,比如他们说到“扎德西勒”的含义,以及在路上的各种经历,阿木在徒步而来路上遇到的塌方,两个女孩在经历没有一丝光线,长达千米的山洞隧道时,被吓哭后,相互鼓励和支撑的经历。原来,他们的经历是这么的精彩和丰富,若是没有了这番磨砺,怎么会有美丽的彩虹出现。了解这一群人,从这里开始,在此之前,沙发客对我而言,是个遥不可及,只限于文字上的一个词汇而已。

十月二号,这个很平常的日子,却让我遇到了这么几位很重要却也很无关紧要的人,重要的是,遇见到了他们之后,我的想法,我的认知以及价值观,似乎在悄悄发生着变化,而无关紧要的地方在于,正如文章开头所说,我们还未来得及拥抱,就要互道再见,人生的旅途上,擦肩而过的例子实在太多太多,重要的是,这相处的一段时光,真的很干净和美好。

作者:羊羊

《我们在这里相遇,束河的一些人,一些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羊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