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在秋的原野上

发表日期:2007-07-08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在秋的原野上

 

 

秋,是很不幸的。“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文人笔下的秋是何等凄凉的景象啊。古往今来,多少文人雅士,悲秋、叹秋,在这万山红遍的时刻,把一怀愁绪,无缘无故地往秋的身上发泄,几乎都是不无感慨地说:肃杀!

秋天是会引人伤感的。欧阳公的《秋声赋》、曹雪芹的《秋窗风雨夕》,读来的确会使人毛骨悚然、冷泪盈面。然而,这能怪秋天吗?

对秋伤怀,对秋落泪,难道不是因为他们身遭不幸的缘故吗?

我没有看到过一位得意者在秋风里悲叹过。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是有的,不仅范仲淹是这样,唐代的杜牧也是这样,面对满山火似的枫叶,我们的诗人情不能自己,停车久望,如醉如痴,他那赞美之词实在令人回味无穷:“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晩,霜叶红于二月花。”

——多美啊,诗人眼里的秋色。

秋天确实是美丽的。且不说那金黄的田野,那醉红的枫林,橙黄的桔园,也不必说那皑皑的荞麦……秋,意味着成熟,意味着收获,这是人所共知的,为什么要埋怨秋天呢?

也许有人说,秋天固然有可爱的一面,但秋天一到,落叶凋零,给人人生迟暮、浮生若梦的伤感。这我承认,古之迁客骚人,这样的感受是很强烈的。这方面它是比不过其它几个季节的。春之柔美,夏之热烈,冬之高洁,是秋天很难有的。但是,春天不也是使人慵懒,夏天不也使人烦躁,冬天不也使人冷峻么?

秋有秋的特点,给人以明丽、清爽之感。

穹苍远大,四野清明,秋水溶溶,炊烟缕缕,这炊烟,它飘动在朗朗的空中,并不遮住你的视线,远水帆移,高天鸟翔,深涧泉流……这时,你若站在高山之巅,昔日那模糊的景色历历在目,清晰而又精神,你怎能不精神为之抖擞,心胸为之旷然,热血为之沸腾么!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彩舟云谈,星河鹭起,画图难足。”多迷人的秋色啊!

如果是月夜,那更是妙趣无穷的。星稀云淡,秋虫弹唱,山风送响。这时,你如果翘首窗前或是伫立溪桥,一定会心旷神怡的。如果你那有桂树,那一丝一丝的香气,一定会钻入肺腑,酥透你的全身。这时,你难道会悲秋么?

如果是湖滨,则更是一个绝妙的境界:皓月在天,琼田万顷,漫棹一叶轻舟,缓斟几杯淡酒,其中之雅趣,难道是可以诉说的么?

秋天实在是可爱的,明朗而精神,正是工作的季节。

花谢花飞,叶落叶飘,这是很寻常的现象。失意者触景生情,伤心落泪,本是很自然的。但我们如果也要东施效颦,为“赋新诗强说愁”不是有点太滑稽了么?

幸福乐观,热爱生活,富有创造力的人,是永远热爱大自然的,无论春夏秋冬,都会给人以美的享受、思想的启迪和旺盛的热情。

秋天,使人心胸坦然而宽广;秋天,使人精神愉快而振作。

秋天,使人思考;秋天,使人步伐坚实。

我愿躺在春的的怀抱里看云,但我更喜欢在秋的原野上散步。

 

 

关键词:胡帆散文

作者:胡帆文稿

《在秋的原野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胡帆文稿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