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刘若英性向飘渺 被称歌迷大多是同性恋

发表日期:2005-12-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5年12月3日
    对于刘若英(昵称奶茶)来说,这二年,是她曝光率很高的二年:北京演唱会、电影《天下无贼》、新专辑《听说》、正在演出的舞台剧《半生缘》,她一次次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每一次,她都成功了。和其他女星不同的是,刘若英的“粉丝”大多是同性,和她有着接近的年纪,可能感情生活也像她一样没着落或是曾经“为爱痴狂”。

  刘若英,已经成为她们的代言人。

  从艺十几年,三字头的年龄,带来了许多个不同面目的“奶茶”。

  她并没有说自己喜欢哪种类型的歌或者什么样的戏剧;只要是让自己感动的,她都喜欢。

  奶茶的性格里,说不清是活泼开朗多一点还是感性忧郁多一些,得看时间、看情况、看环境、看心情。于是,感受她的随性时也能领略到她别样的“奶茶式幽默”。

  《半生缘》,开始过瘾地演戏

  关键词=普通话+成就感

  奶茶的普通话很标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大家训练出来的”。老是有人纠正她:“这句话不是这样说的”,常常笑她乱加“儿”字,因为台湾人讲话是不带儿话音的。这次演《半生缘》,因为无论台湾、香港还是北京,演出都用普通话,所以奶茶更是在台词上大下功夫:“所有演员都是我的老师。”但两个导演是香港人,普通话更糟糕。奶茶俏皮地说:“没法指望他们。”

  “半生缘”和曾用名“十八春”相比,刘若英更喜欢前者,因为“半生缘”这个名字更贴切,对于一个人而言,爱情不止十八年,人生不止十八年。

  因为奶茶曾演过张爱玲,现在演其笔下的人物,很多人都想知道奶茶如何抽离。张爱玲的锐利和顾曼桢的隐忍,在奶茶的眼里是不同的两种感觉,张爱玲笔下的角色会有她自己的影子在其中,但这并不妨碍奶茶对角色的理解和处理。之前扮演张爱玲时,她读了很多张爱玲的小说,现在就很容易进入角色,她说:“我最早看的就是《半生缘》。”

  《半生缘》耽误了奶茶很多商业机会,但她不后悔,因为这部戏给自己带来的成就感是钱买不到的:“我很需要有这样的机会,可以让自己感觉到作一个演员和歌手可以如此单纯。”两年前奶茶曾对戏剧有很深的倦怠感,觉得自己被淘空了,可演完香港版的《半生缘》后发觉自己又聚集了很多东西,再参加《天下无贼》的拍摄,当时心情是“又可以这样过瘾地演戏了,又可以再出发了”。

  《天下无贼》,吃烤鸭吞下所有的苦

  关键词=分水岭+替代品

  拍戏与谈恋爱不一样,在奶茶的眼里演戏事业没有分水岭。而且,对于一个演员而言,艺术片和商业片也没有不同,其中的差别是导演把握的。

  奶茶扮演的角色深入人心时,人们不禁会说:“真实的她应该是这样的。”这倒不是误解,而是角色创造出来的想像,但也的确是“我”。“因为如果我本身不具备结婚狂的疯狂,而是靠演技,那就很不好。举个例子,‘结婚狂’走路外八字,我本身也有点,只是我平时只有大概20度,扮演结婚狂时我便夸张到了40度甚至更多。大家觉得我有些知性,但扮演时我会更扩大。”

  “我觉得很多东西我都喜欢尝试,演员就是要尝试不同的戏路让观众看到不同的自己,老演一个角色观众也会腻。《人间四月天》的反映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我才有勇气尝试《粉红女郎》。”

  知道冯导前些天说:“《天下无贼》不用看两遍”后,奶茶说:“那可惨了,我看了两遍。不是我在意票房,只是觉得我的影迷至少该看五遍。”

  看过《天下无贼》的人一定对奶茶吃烤鸭的那场戏念念不忘,奶茶是这样想的:“一个女人怀着孩子,心爱的人死了,一个人承受那么多的苦,她吞烤鸭的时候更像是吞下所有的苦。所以我是很专心在吃的。但的确吃得很撑,后来都吐了。

  早在入行作助理的时候,陈升就跟奶茶说:“做这行你要记住,一定要成为无可替代的。”但现在奶茶坦言自己还没有到达这个境界。而现在大家的需求已经没有不可替代的了,很多不适合自己的角色也会有人来请,有适合的角色别人不一定想得到,这种怪圈一直存在着,重要的事是清醒地把握自己。

  2004,在台湾已经没有朋友了

  关键词=曝光率+喝倒彩

  一月在做《张爱玲》的后期和2003年唱片的内地宣传;二月是《20·30·40》的宣传,以及参加柏林影展;二月底演唱会彩排;三月上海演唱会,演唱会结束后进入《天下无贼》剧组;六月份在台湾演了《半生缘》;七月份作唱片;八月出唱片及宣传;然后是《天下无贼》的拍摄和宣传,以及北京演唱会,现在是《半生缘》北京的演出。

  “其实我每年都是这么忙,只是去年的曝光率比较高。”相对于1998年发《很爱很爱你》之前的低谷时期,奶茶坦言:“演员是个很被动的职业,那一两年我没碰到合适自己的本子,现在则有很多选择的机会。”

  要问奶茶去年的众多表现中自己最满意哪一个,她认为各有各的不同,但演唱会和舞台剧的成就感最大,因为它是一个立即的反应:“上场十分钟你差不多就能感觉到这场你搞不搞得定。”电影是另一个层面的感受:大家常说“电影百年”,因为它可以被记录,能反复被回味,而舞台剧就很可惜,演完就没了。

  “去年最大的遗憾就是太少时间与家人朋友在一起”,回台湾时想与朋友吃饭,被同伴嗔怪“你现在还有朋友吗?”奶茶去年真的太忙碌了。

  但奶茶依然很开心:“我终于登上了北京的舞台。”

  有媒体称奶茶在北京演唱会上被喝倒彩,她笑着说:“我不知道他参加的到底是谁的演唱会。可能是一开场我上去时,问大家能不能听得到我的声音,因为那里是第一次做三面看台的演唱会,如果有音响问题我们立马就调。他可能以为那个就是喝倒彩。我也不去追究,而且他应该不是买票进来的,我也不希望他看完。”

  感情,对婚姻有很多渴望

  关键词=同性粉丝+另外一半

  有人说:“刘若英的异性‘粉丝’太少。”奶茶不在乎,“大部分同性都是相斥的,我演的是一个女生,唱的是一个女生,如果能得到同性的肯定,这种感觉很棒。女生多些没有关系,毕竟总是有人支持的。”

  “我就是一个很爱唱歌的人,人们现在越来越不容易被感动,我希望我能用我的歌声感动他们”,而悲伤比较容易感动,再加上声线的缘故,所以奶茶会更多地唱一些略带忧伤的情歌——“你要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样的。我喜欢流行歌,我大学学古典音乐的时候依然喜欢潘越云。”

  “我对婚姻有很多的渴望和想像,但做决定时要看我另外一半,不能因为我想结婚而他不想便跟他分手。”

  感情上被动的奶茶,“基本上是个为爱付出全部的人”,一旦那个人出现时,想都不用想,“就是他了”。如果结婚后对方希望奶茶退出娱乐圈,她不会说“不”。“以吃喝穿来讲,我是个很好养的女人,我更在乎感情够不够好。生活简单就好了,没有奢侈的东西无所谓,但如果有貂皮和钻石也不错。”

作者:用心叹世界

《[转]刘若英性向飘渺 被称歌迷大多是同性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用心叹世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