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在他的生命里,我画了一条相交线

发表日期:2005-11-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生命的祭奠


上周去上海的时候,一个多年的老朋友突然跟我说,如果他死了,一定要给他写祭文。我吓了一跳。也许我应该想到,死,其实离生很近。对不起,小周,第一篇的祭文,我写给了一个跟我不是很熟的人。


在我的生活中,或许说,在他短暂的生命中,一件偶然的事情,让我们认识。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能影响我的生活那么多。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9月初,他的6岁生日,还活蹦乱跳的,我送了他一根有小熊维尼头像的棒棒糖。这周一,他的主治医生给我电话,“他上周六走了”。我不敢相信,因为那天我本来是要去看他的,可是感冒太重,没有成行,致电医生,医生说“他今天挺好的”,原来,是回光返照。他的生命只停留在6岁,而他最后的梦想——去香港迪士尼乐园——至死也没有实现。


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对生命这么积极——这是医生对他的评价。一个刚满6岁的小孩子,在面临白血病这种重症的时候,他依然积极地挣扎着。他妈妈偷偷地跟我说,家里人很反对拿那多钱来救治,因为早已知道不可治愈,但是看到他这么积极,她不忍心由他而去;他的医生偷偷跟我说,他这种情况,基本上是没治的了,最后也就是让他完成心愿吧。


一个连生死都不懂的小孩子,最后还是走了。之前,他说过,“死”就是“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我不敢面对他的离去,也不敢给他妈妈电话,因为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一个痛失爱子的伟大母亲。最后,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过着温暖、快乐而没有病痛的生活。哀哉尚飨!










迪士尼,六岁孩子最后的梦




金羊网 2005-09-07 15:18:04


文/本报记者 李晓莉 图/实习生 林桂炎



因为身患重症,小熊也许是最后一次过生日了。昨天,这个刚满6岁的小小男子汉许下了他的生日愿望……


“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有点烦。”巴眨着长长的睫毛,虎头虎脑的小男孩皱着眉头摆弄着手上的超人玩具,表情成熟。

昨天,是小熊6岁的生日,如果不是在中山二院儿科血液病区里见到他,绝对猜不出他得的是急性T淋巴细胞白血病,一种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绝症。而他今天的“烦恼”,可能在于即使生日还要打针吃药。

六龄男童梦萦迪士尼

小熊喜欢玩超人,病房里经常见到他堆了满地的超人玩具。他也喜欢迪士尼的动画,什么巴斯光年、白雪公主、阿拉丁,说起来都是一套一套的。妈妈说,去年3月香港迪士尼还在建设,他就开始缠着问:“迪士尼什么时候开张啊?我要去看巴斯光年!”

实际上,小熊的病情并不乐观,在做完10个月的化疗后不久,今年6月又复发了。“这次可能很难缓解了,”妈妈的语气很沉重,“小熊的生命,只有一个星期、两个星期还是半年,我们也不知道。”

去迪士尼,也许是6岁的小熊今生最后的愿望了。已为小熊治病花了几十万元的爸爸、妈妈一商量,咬着牙买下了9月16日香港迪士尼乐园的门票。小熊很开心,见到小朋友就说:“我的生日愿望是去迪士尼,我很快就可以过去玩了。”

但医生和家人都很担心,跟正常孩子不一样,小熊只有在白细胞超过3000、血小板5万以上,才可以离开病房上街逛一下。虽然只有9天,但只要病情稍有变化,小熊的迪士尼梦就要破灭了。“其实我们也很矛盾,不知道乐园里那么多的游客会不会影响他的身体?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玩那里的游戏?”妈妈的声音低沉了下来,“我们只想鼓励他,让他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独立的小熊坚持成行

“去迪士尼”成了哄小熊的“万能药”。这两天他的脚有些疼,不想下床,妈妈就说:“如果你不下来走走,那怎么去迪士尼玩呢?”小熊一听,马上就蹦了下来。有时候打针吃药,他闹点小脾气,护士姐姐也会逗他:“你不打针吃药,怎么去迪士尼呢?”妈妈笑着说:“我的儿子是个小小男子汉,不能硬来的,只能哄着。”

小熊知道自己患的是白血病,一种“不乖就会死掉”的病。刚满6岁的他,还在很认真地考虑妈妈的建议———我们先去香港的迪士尼乐园玩,冬天再去韩国或者哈尔滨看雪。小熊还不知道“韩国”和“哈尔滨”在哪里,但是他煞有介事地说:“好,反正我也没看过雪。”

身边的医生、护士都知道那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可是谁都不忍心拆穿它。

拿着游戏机在病房里玩了半天,活泼好动的小熊累了,他抱着一只小熊维尼的公仔自己睡了。

在小熊床头显眼处,放着几罐幸运星,还有很多没有叠起来的纸条。只要一有空,他就催着妈妈给他叠幸运星,因为妈妈说“只要我们叠满了1000颗,你的病就会好了”。只是他并不知道,妈妈叠的幸运星,早就超过了1000颗……


维尼陪伴小熊


记者把8月下旬赴香港迪士尼乐园采访时带回来的小熊维尼棒棒糖,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小熊。这是小熊昨天收到的第二份礼物,他一时没舍得吃,而是放在床头,直到他慢慢地沉入梦乡。








小熊就快实现梦想了




金羊网 2005-09-08 14:47:49

离游玩日还差八天,医护人员全力以赴———



本报讯 记者李晓莉报道:“从一个多月前小熊的病复发进院开始,我们就为实现他最后的愿望设计延续生命的方案。”中山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方建培坦白地说,“当时,离迪士尼开幕还有40多天,觉得是一个难题。现在看起来,小熊应该可以实现他的梦想。”

如果按照病性的自然发展不进行治疗,小熊只剩下2-3个月的生命。伤心的妈妈向医生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希望能尽量延续儿子的生命,好让他能去一趟迪士尼乐园。当时,离乐园的开幕式还有40多天,为了实现小熊的愿望,医生、护士与妈妈达成了一个特殊的“姑息性治疗”:用缓和的药物,让白细胞、癌细胞生长的速度慢一些,让小熊不要太辛苦。

“我们必须要找一个平衡点。药用重了,小熊的身体受不了;轻了,癌细胞又生长得太快,”方医师表示,从8月开始,他们几乎一周就要给小熊专门设计一个方案,以与他体内的癌细胞斗智斗勇。现在离16日还剩下8天,医生护士们都不敢怠慢,因为对于小熊来说,“每天都是问题”。

“小熊必须戴着口罩出门、不可以太兴奋、不可以玩剧烈的游戏、一定要带上止血的药物。”方医师各方面都仔细叮嘱,小熊的迪士尼梦想已经牵动了医护人员的心,“最好,还有一两个有应付急症技能的义工同行……”







小熊还能圆梦吗?明天不去迪士尼,积极治疗延续生命




金羊网 2005-09-15 15:22:35

本报讯 记者李晓莉报道:明天,本来是小熊要去迪士尼乐园的日子,为此他已经守望了一年。然而在生日愿望唾手可得之际,他却选择了放弃。

小熊的决定很突然,也很意外。在这个6岁孩子的眼里,流露出了一丝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担忧。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如何,这个小小的男子汉为自己的生命作出了选择。

香港迪士尼乐园开幕那天晚上,病房里的电视不停地播放着这个喜庆的消息,小熊却偷偷地拉着主治医生说:“医生阿姨,我累了,我决定不去迪士尼乐园了。”他的要求是那么的直接而坦然,让一向为他做治疗方案的医生也吓了一跳。也许是受到妈妈对此次行程担忧的影响,也许是因为看到太多迪士尼乐园里人满为患的消息,小熊还主动地解释:“我想先做化疗。反正迪士尼乐园已经在那里了,又不会跑掉!”

小熊的成熟让爸妈欣慰。他们马上再跟医生商量,决定放弃原来的姑息性治疗方案,采取强化疗方案。“我不怕痛,也不怕辛苦,”小熊坚持,“我要先把我的病治好!”两天的化疗已经让他出现疲态,本来浓密的头发也掉得差不多了。记者再次在病房里见到他的时候,一周前那个活蹦乱跳的小男孩已经不见了,小熊坐在床上安静地打着点滴,情绪有点低靡。只有在看到记者带来了他最喜欢的迪士尼朋友巴斯光年的大海报和玩具之后,他的眼睛才亮起了光彩。

“我不想去迪士尼乐园了!”小熊说得很干脆,却不给任何解释。可是,对巴斯光年玩具爱不释手的他,却在不经意间,叹了口气:“现在还要天天打针呢,至少都要等化疗做完了才知道啊。”小熊的口气很沉稳。直到离开前,已经跟记者混熟了的小熊突然小声地说:“姐姐,我不想去迪士尼乐园,那是骗你的!”

后记:中山二院儿科主任方建培指出,小熊已经进入了为期五天的化疗中,有恶心、呕吐和全身乏力等状况出现;目前他的血小板偏少,白细胞只有200-300(正常人是4000-1万)。只有等化疗后过两周时间再复查,才能看出这次治疗的效果。方主任表示,情况乐观的话,三周后小熊的白血病能得到部分缓解,他还能去一趟迪士尼乐园;如果情况不乐观,他可能会出现严重的感染,甚至多个重要脏器的损害。方主任呼吁,近日广州市中心血站中的“AB型”血小板已经没有了,小熊等了两天都没有等到,如果有市民是AB型的,请直接到市中心血站捐血。




作者:森森

《在他的生命里,我画了一条相交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森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