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体绘画艺术史的回眸精华

发表日期:2013-01-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是物质发展的最高成就,人体本身诚如刘海粟先生所说“人体美是美中之至美”。纵观人体艺术的发展,从原始雕刻《威伦道夫的维纳斯》等母神的制作到当今,广义上讲,人体艺术发展已经有两三万年的历史了。人类创作了不计其数的人体艺术作品,它们与其他艺术品一道,构成了人类社会的宝贵精神财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揭开人类美术史第一章的是人体艺术,把直接表现人的艺术推向第一个高潮的也是人体艺术。人体艺术作品,不仅表现出艺术家对真、善、美的追求,也体现着艺术家对人生乃至生命宇宙的体验。它凝结着一个民族与时代的审美特征,积淀着一个民族的文化。

 

《威伦道夫的维纳斯》

 

自欧洲文艺复兴以来,以人本身为创作对象的人体绘画艺术就成为西方绘画的最基本的题材。以人体为主体的艺术作品不断被艺术家们以素描、油画、水彩画、雕塑等不同的艺术形式所创作表达。西方现代的艺术倡导者亨利.马蒂斯(Hanri Matiss,1869—1954)曾说过:“最让我感兴趣的不是静物画或风景画,而是人体。正是通过人体,可以使我最好地表达出我对生命如对宗教般虔诚的感觉。”

 

将人体作为独立的艺术主题和艺术形式最早起源于古希腊。早在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艺术家们就将健硕的人体作为艺术创作的对象,并以不同艺术形式加以表现。我们可以从这些爱琴海边岛国遗留下来的精美雕塑、瓶画中深切地感受到当时的艺术家们对人体艺术表现的热爱。当时的艺术家已经对人体具备了相当的知识,熟悉人体的解剖和透视关系,他们的艺术作品已经脱离了原始社会人体雕刻得粗拙,也告别了古埃及艺术繁琐的规则和程式化的束缚,在那些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古希腊艺术家对人体的赞美和讴歌。在他们手中,一件件令人赞叹信服的人体艺术形象充满生命的活力和艺术的美感,这些艺术形象显示了画家极其高超的艺术创作技巧,为古希腊的艺术在以后的各个世纪博得了巨大的声誉,也为文艺复兴中人体艺术重新绽放埋下了伏笔。

 

 




文艺复兴时期 列奥纳多·达芬奇《人体解剖》



 

在经历一千多年漫长而沉闷并被宗教神学所笼罩着的中世纪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出于对写实主义绘画的强力渴望,以及突破中世纪宗教绘画的程式束缚,开始对人体进行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当文艺复兴的艺术家们为复兴古典艺术和追求人性思想的解放重新审视、学习古希腊艺术作品时,对人体艺术的学习和创作便成了那个时期绘画艺术的显著特点之一,而人体模特儿的出现、使用和专业美术学院的建立,进一步促进了人体艺术的学习和研究。随着人们对人体艺术的深入了解以及对人性解放和艺术家个性张扬的需要,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体绘画作品尽管或多或少地还肩披宗教神话的外衣,但绘画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已经不再是中世纪那种刻板、遥不可及的圣像,而是走入世俗生活中,充满真实感和富有生气的人物艺术形象,特别是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1475—1564),在他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他以卓越的艺术才能和永不枯竭的创作激情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经典的艺术形象。在他为梵蒂冈西斯廷礼拜堂所作的天顶画种的一幅创作亚当的壁画,亚当躺在地上——那是一个有着健硕体魄的、洋溢着生命活力的男性形象,好像刚从沉睡中苏醒,凝视着他的创造者——上帝那慈父般的面孔。米开朗基罗在此画中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精力充沛、年轻美丽的经典艺术形象。

 

 

米开朗基罗·迪·洛多维科《西斯廷亚当》


 

17世纪和18世纪的欧洲,艺术不再只是宗教的附庸,而成为满足贵族和富裕阶层生活的服务工具,装点着他们富庶奢靡的生活。而随之形成的巴洛克、洛可可绘画风格则使得人体艺术彻底世俗化,这一时期的人体绘画中不再有宗教的虔诚,也破除了古典“理想美”为样板的程式。绘画以真实的生活为基础,注重真实与诚挚胜过注重和谐与古典美,同时随着绘画材料的发展和绘画表现技法的完善,使得这一时期人体绘画艺术的“绘画性”得以加强,作品比起以前的人体作品更具有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

 



洛可可风格 弗朗索瓦·布歇《躺着的少女》

 

 

在巴洛克绘画大师,弗兰德斯人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的人体绘画作品中,人体不再是按照古典法则描绘的理想化人体,而是依照当时社会生活中人为原形创作出来的生气洋溢而强健有力的人体形象,他的作品中人体有着欢快的生命力和缤纷华丽的色彩,仿佛沉浸和陶醉于现实生活的愉悦中。

 

 

巴洛克风格 彼得·保罗·鲁本斯《劫夺柳西帕斯的女儿们》


 

 

尽管文艺复兴和人性解放的思想推动着人体艺术的发展,但作为艺术教学研究的人体艺术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长久以来,虽然人体绘画艺术仅限于贵族和特权阶层,其学习和研究也仅仅只是为古老保守的美术学院所垄断,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止人体艺术在欧洲的发展和兴盛。到了19世纪中期,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建立和资产阶级追求平等,自由和人性解放的思想深入人心,人体艺术终于走出了特权阶层垄断,开始为当时的欧洲的普通群众所逐步了解和接受,人体艺术的美逐渐为人们所认识,人体艺术也随之变化。艺术所描绘的对象变为生活中的普通人,绘画的题材也变成现实生活中寻常可见的内容。近一二百年来的艺术家们不满足于以往所取得的成就,不约而同地去探索寻找更深的更多层次的表现方式。在这种情况下,现代人体艺术产生了。出现了立体主义、未来主义、抽象主义、超现实主义等众多派别的表现形式。更多更大胆地采用了夸张、变形、装饰性等手法,宣泄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意念。产生了毕加索(Pablo Picasso,1881—1973)、波丘尼(Umber Boccioni,1882—1916)、库普卡(Frank Kupka,1871—1951)等创作的一大批优秀人体美术作品。

 



立体主义 巴勃罗·鲁伊斯·毕加索《阿维尼翁的少女》

 




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 马塞尔·杜尚《下楼梯的裸女》





抽象主义 弗朗齐歇克·库普卡《彩色平面,大裸体》





超现实主义 萨尔瓦多·达利《妻子加拉》





未来主义 翁贝特·波丘尼《在空间连续性的独特形式》

 

就人体美术自身的历史而言,发展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历了无数画家几个世纪的追求,客体世界视觉领域的种种题材都被表现得淋漓尽致,再现自然对象的表现技巧发展到了无法超越的境地。

 

从狭义角度上讲,中国的人体艺术在历史上实为空白,中国与近代西方的接触尚早,接受西画的过程也是渐进的,但无论在任何时刻都不曾有全盘移植的问题,因为这个接受的过程同时也是有选择性的。纵观艺史,中国以农立国,创造过辉煌的封建文明,构建了整套人与社会、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循环系统。在审美取向上,从审美心理到视觉形态无一不体现着体系的丰富与和谐,这一体系的形成皆源于当时的社会基础及所形成的文化取向。然而,韵富诗意的中国、把玩“三寸金莲”的国人,在西方列强的炮火中惊醒,至此,中国便步入一个极具裂变的百年,这一体系其间伴随着屈辱不停歇地上演社会变革的大戏,传统中华文化同时经受其考验,作为文化状态表现的艺术也失去了原有的自信和从容,由于中国并没有再现人体的传统,所以西方人体绘画传入中国的途径便格外曲折。在这个企图赶上西方的社会气氛下,这些理由依附着进步的概念,将人体再现塑造成文明的指标。中国艺术家们的积极改良或兼收并畜,从而开始了艰苦的探寻之路。

 



三寸金莲

 

中国当代人体绘画及传统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是对西方人体写实传统的延续;其二,是整个20世纪以来,中国人体绘画在发展过程中除以对西方传统的学习、借鉴外,又糅合本民族的传统而进行的创新探索。诚然,当代水彩人体绘画基本上就围绕这两条主线进行的。

客观上讲,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中国人体绘画发展的第一个高潮。以徐悲鸿、颜文梁为代表的学院派风格沿袭传统,作品趋于古典和写实风格;以潘玉良、王道源、汪亚尘为代表的接受印象派风格影像;以刘海粟、王济远为代表的接受后期印象派风格;以倪贻德为代表的受法国野兽派风格影像以及林风眠、常玉为代表的中西结合的探索性语言。中国人体绘画发展的第二次高潮是在20世纪八十年代,人体绘画在此年代可谓空前高涨,人体绘画逐渐摆脱了习作,开始有了主题,或者说开始成为主题。其高潮在1988年油画人体艺术大展中作为诠释,这次在新中国美术届从未遇之的轩然大波,铸就了中国人体绘画史的里程碑——人体艺术完成了解放思想的历史人物,终于回归到艺术运行的轨道中,以勒尚谊、孙为民、杨飞云、忻东旺为代表的古典写实主义表达了对理想美的追求,并跃居主流位置。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也在80年代占有一席之地,表现主义代表人物有张晓刚、张元、毛旭辉、孟禄丁、马路。超现实主义代表人物是曹力、刘溢。这种分割某种程度上吻合了当时风行的哲学高潮。而此后的艺术家似乎更成熟,但不可能再有什么理想与信念会像80年代人体绘画激起的那种狂热,而当下这是一个关注自我的年代,也是人体艺术多元化的年代,表现性、抽象性、象征性、神秘性、幻想性、超写实性都在人体绘画领域发挥着并于中国艺术的整体进展保持一致。新学员派写实风格、表现性写实风格、超写实风格、象征与寓意风格、抽象风格、女性主义风格等在当下人体绘画中交汇穿插,丰富着这个时代的艺术,也以各自特点在人体艺史上留下重重的笔触。

 



徐悲鸿《人体蒋碧薇女士》





潘玉良《人体》





刘海粟《人体》





林风眠《人体》




常玉《人体》

 

勒尚谊《人体》





孙为民《双裸体》





杨飞云《静物前的姑娘》





张晓刚《人像》





孟禄丁《人体》

 




曹力《面具.化妆舞会》





刘溢《搓麻将的女人》

 

作为当今一代的国人幸之于穿越时光隧道窥见时代的变迁,作为当今一代国人艰辛于变迁而使之无所适从。这种不可逆转的潮流无情地颠覆着人们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和审美取向。我们由一个信息闭塞的时代,视觉饥渴的状态,一下子进入了信息过剩、视觉泛滥的时代,人体绘画也似乎在我们面前突然变成一个让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名词。

回眸人体艺史,我折服于西方的安格尔以展现完美而修饰的人体作品、马约尔以象征地中海而雕琢的人体作品、德库宁以传达欲望而碎裂的人体作品、弗洛伊德以力求视觉热情而毫无回避直视的人体作品同时,也对中国激进而浓缩的人体发展史背后进行着的得与失,取与舍的权衡……更对当下人体创作有着深刻的反思与启示。

 

 

安格尔《泉》

 



马约尔雕塑





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 tow women in the country》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男人体和狗》

 

 

关键词:艺术史人体绘画艺术流派艺术欣赏

作者:青

《人体绘画艺术史的回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