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蓝海战略》中的快美小屋案例的老板自己亲述创业经历(上)

发表日期:2006-06-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QBNET株式会社董事长  小西国义

 

  
开店的初衷源于对理发店的不满

 


     
1995年,我的QBNET公司成立了,宣传口号是“剪法10分钟,只需1000日元”。我创办这加公司的初衷源于对理法美容行业的不满。


     


      
不满什么呢?我到理发店去,本来只想剪短头发,店方却要我接受包括香波洗发、剃须在内的全套服务。我说不用洗头发的话,能不能便宜一点,他们的回答是不行。另外,剪发本身只需10-15分钟,因为那些没用的服务,总共占去了我一个小时左右的宝贵时间。这也是我不满的地方。

 


于是我想,如果开一家理发店,收费1000日元只花10分钟的话,没准能做成一个事业,这个时候我55岁。

 


开始这项工作后,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店面放在哪里。最初,我想找一块空地,摆一个集装箱作为店面。买一个旧的集装箱大约需要40万日元,将它改造一下,摆在空地上就可以营业,这样要比在哪个大楼租一个店面便宜。

 


但是,我想的太简单了。实际情况是,有人愿意租给我空地,但是集装箱被算作建筑物,要征收固定资产税。而且,还要经过建筑方面的审批,这样到最终开业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于是,我们弃用集装箱方案,决定采用另外一个同时进行的1号店方案,即从美国购入移动房屋后,改装成理发店。所谓移动房屋,有点象装了四个轮子的集装箱,可用汽车拖着走,所有不算建筑物,不收固定资产税。

 


移动房屋本身加上内装修费用,大约400万日元就能进口。出乎意料的是,在日本做外墙和台阶等外围工程要花费1000万日元左右。这时,我只能感叹:日本什么东西都贵。

 


现在,算上新加坡的两家,QGNET公司一共开设了132家店(2002年5月至今),其中采用这种移动房屋式的,实际上只有东京中野一号店和冈山2号店,此外还有几家正在计划之中。

 

我面对的第二个问题是如何招聘理发师。

 


由于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委托人才中介公司招募。这样下来,人工费用相当高,每天要付给每个人大约2.5万日元。

 


而一名理发师一天能给我赚回多少钱呢?当时客人还不算太多,他们每人每天也就给我赚回1万日元左右。

 


也就是说,我每天都要赔进去大把的钞票。当时真是度日如年,我不禁心中感叹:“外行干这个可真不行!”

 


然而,幸运之神没有抛弃我。不久,各种媒体闻风而至,要免费宣传我。这可能是因为,我们这种不洗头修面、只剪发、时间10分钟只收1000日元的经营方式太少见了吧。从那以后,顾客逐渐多起来,慢慢开始赢利。

 

同行的抵制也曾使我意气消沉

 


以媒体为代表,很多人都说:“10分钟1000日元的收费太便宜了。”当然,业界对我也颇有微词:“你弄得这么便宜,我们怎么办?你赔我们损失?!”

 


我认为,这一点不都不便宜,反而有些贵。因为,如果把他换算成1小时得价格,就是6000日元,是一般理发店(3500-4000日元)得1.5-1.7倍,而且我们只剪发,不洗头,不修面,这样1小时要6000日元,相当贵了。

 


但是,一位客人只需付费1000日元,因此给人一种便宜得错觉。因此,刚开业时,同行对我们意见很大。比如,开业后一个星期,就有人打电话来索赔,说:“我在你们店理发后头上张疖子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可能时在你们店感染的。”我就说:“我们店入了保险,肯定能赔偿,要不然请您留下姓名和电话。”他不肯说出名字,最后说了句“以后我再和你联系吧”,就吧电话挂断了。之后,这个人再也没有打来电话。

 


其他还有诸如破坏我们的招牌,砸坏我们的玻璃,门,往我们店里泼油漆的事情等,再就是往大门门锁里灌胶水,不让我们开门。另外,行业还向人才中介公司施压,要他们停止为我们招聘理发师。

 


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东京都理发美容专业学校把我们公司的很多员工挡在门外,不让他们入学。这所学校是由东京理发美容协会受东京市政府委托开办的。被拒之门外的大多是20岁出头的年轻员工。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的回答是,因为面试时他们都老老实实地说自己在QGNET工作。

 


而通过入学地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员工,他们就隐瞒了在我们公司工作的事实,姜到底还是老的辣呀。他们可能当时马上就领会了,如果说在我们公司工作,肯定要倒霉。

 


我打电话质问东京理发美容协会:“为什么不让我们这些年轻孩子入学?”对方竟坦然地答道:“因为笔试成绩太差。”

 


我想,20多岁地年轻人总比50岁的人脑子好使吧。然而,理发美容业就是这么一个行业。

 

我们不是给保健所打工的

 


不光是理发美容行业本身,负责监督、管理这个行业的保健所僵化的做事方式业让我们吃尽苦头。比如,我们的店面最少有5坪。5坪的店面,按规定,如果申请美容,可以放6把椅子,而申请理发只能放3把椅子。因为理发的椅子为用于修面,是设计成可躺式的。

 


但是,我们的店没有修面的服务项目,因而用的是不可躺式的椅子。于是我请求他们允许放置6把椅子,可他们一个劲地强调“这是规定”,只允许我们放3把椅子。

 


每当遭到保健所如此刁难时,我都会控制不住自己而大发雷霆:“我们可不是给你们保健所打工的”“有那个时间,你们还不如多学习学习o-157呢”最后,临离开保健所时,我都会扔下一句:“瞧着吧,我一定要写书揭露你们,把你们的真名实姓都写进去!”

 


我们在奇玉县某个地方开店时,也碰到过这种事情。当初,这个店是以理发美容的名义申请的,由于来的大部分都是女客,所以就到保健所申请变更为美容。不曾想,保健所不受理这个变更申请。这一定又是哪个方面施压了。

 


不过,经过仔细调查我们发现,按规定,主管部门接到申请后必须立即到实地调查空间是否合格、是否装配了照明和换气设备等,而不能拒绝受理。于是,我指示店长,将变更申请用往返挂号的方式寄过去。结果,保健所受理了。后来,我听说,用往返挂号寄申请材料的我是第一个。

 


总而言之,事业初期,我们遭遇了行业及保健所的抵制。老实说,我好几次都想中途罢手了。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家里人说的,比如好长一段时间里,我晚上都睡不着觉。我不止一次骂自己:“人家那么欺负你,你为什么还非干下去不可呢?”

 


这个时候,支撑着我的只有自己的信念--自己没做错什么事情,所以不管行业怎么抵制,顾客都肯定会理解我的。当然,要相信自己,必须事先从各个角度去检验,只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才能树立自信,沿着自己的路走下去。

 


对于保健所,我最近也开始换一个角度去思考了。也许,他们是在告诉我:“这个行业就存在这样的问题。”或者,当他们告诉我不行,把我拒之门外时,是想告诉我:“真正的门在这边呢”

 


干事业,并不像一路下坡那样轻松。事业中多的是上坡路,而且有些地方还没有路,必须自己去开拓。做事业,就是这么充满艰险。

 


但是,当你登上顶峰时,那里肯定有一条高速公路在等着你。所以,大家一旦下了决心,就一定要百折不挠,坚持到底,直到登上顶峰。

 

为顾客提供时间服务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店面的布置情况和系统特征。

 


在服务业和餐饮业,人们经常使用顾客“单价率”和顾客“周转率”这样几个指标,而我们使用的是“时间率”这个概念,就是用时间对所有成本进行管理。

 


比如寿司店,如果在黄金时段,即最忙的时间段,占用柜台一个小时只收2000日元,那店方就不合算了,因为那个席位一小时只转到了2000日元。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的收费虽然是10分钟1000日元,但一小时就是6000日元,对一般餐馆来讲,一小时能赚三四千日元就不错了,而我们一个小时就赚6000日元,这种收益在今天是非常高的。

 


为什么一小时能赚6000日元的计算能成立呢?因为我们店的客人络绎不绝,职员根本没有间歇的时间。

 


生意最好的店,一个月要接待1万名顾客人。当然,也有些店刚开业时只有500-1000名顾客。这样综合起来,平均每个店一个月接待客人3000-4000人。所有分店加起来,一个月大概接待客人38万人。

 


说实话,我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过,既然有那么多客人来,说明还是有市场需求的。我前面说过,10分钟1000日元并不便宜。但是,我们为顾客提供了时间服务。

 


也就是说,你在别的理发店等30分钟,理完发需要一个小时,而在我们店只需要等5-10分钟,剪发也只有10分钟,这样就把省出来的时间还给了客人。我的想法是,我们收费上虽然没有优惠,但把一天宝贵的24小时中的几十分钟返还给了客人,就是一种时间上的优惠。

 


对顾客来说,可以把理发店省出来的时间用到别的事情上。这可能此中经营方法被市场接受的一个主要原因吧。我认为,这种服务将来还会继续发展下去。

 

 

 

 

作者:天涯浪子

《《蓝海战略》中的快美小屋案例的老板自己亲述创业经历(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