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多重均衡不难理解,兆丰发难无理取闹

发表日期:2006-07-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多重均衡不难理解,兆丰发难无理取闹



 




李稻葵
教授提出重税打击房地产泡沫,薛兆丰先生则以重税岂能压房价进行反驳,而李稻葵则进一步提出多重均衡,兆丰先生则以高深经济学掩盖不了肤浅错误进一步反驳。本来前一段对网上对经济学群体的责难颇不以为然,尽管有李稻葵教授的不质疑对方智商的提醒在前,看了薛先生关于房地产分析的系列文章,却真的怀疑一些经济学者到底是太学究了?还是故意扭曲真相?



 




先生用供求关系来分析房地产市场,在我们学过一些经济学知识的人来说确实好理解,但是面对中国现在的房地产市场这样的局面,只是仅仅是一个供求关系就能说的清的吗?这是看了薛先生分析之后的一个疑问。李教授提出多重均衡,在经济学上尽管不初级,不过从理上理解并不难,仔细看了薛先生充满情绪的《高深经济学掩盖不了肤浅错误》,无非是想强调,既然政府之脑难以判断到底是什么样的均衡,则有形之手则很可能适得其反,倒不如让市场自己来调节。



 




只是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恰恰在供应和需求两个方面都不是市场能够完全决定的,房地产供应者是房地产商,实际上真正的供应者是政府。而土地不能敞开供应,又受到两个基本因素的制约:一是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这个国策是不是正确,可能有争议,但至少目前它是房地产的一个外部刚性约束因素。二是城市政府经营土地的行为,这一做法从杭州等部分城市试点,前几年几乎成为城市政府的一个共同选择,而且很高调,因为当时的理论界都已经从理论上论证支持这一做法,经营土地的做法就是有限制的供应土地,供应的速度的一个判断标准就是让土地价格不下跌。而在需求上,房地产也不是市场需求,就像李稻葵教授所说,有一定的公共品性质,既然供应和需求上都不是市场行为,市场化的供求规律又怎么就能解决房地产的问题?



 




房地产一级市场的供应和最终需求这两头不能完全市场化,但是这不妨碍中间市场上的市场化,不能市场化的和完全市场化的搅在一起,就有了炒作的空间。放任泡沫在市场行为的作用下自己膨胀然后破灭,这当然也是一种均衡。薛先生开出的第一个药方,用高房价刺激供应,上游有基本国策挡着行不通;薛先生开出的第二个药方,让市场在自我调节中实现均衡,有需求上的公共品特征约束着,而且泡沫自己破裂之后的损失带来的冲击更是难以承受之重,也行不通。



 




我们对经济学只是知道一点的初学者也知道即使美国这样市场机制那么完善的国家,也要借助政府有形的手弥补市场调节的缺陷,薛先生为什么就一定要给中国开出完全市场化调节的药方?



作者:天涯浪子

《多重均衡不难理解,兆丰发难无理取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