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眼中的联想(连载十六)

发表日期:2006-10-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渔阳鼙鼓动地来(写于2004年9月9日)



 



前一段做一个烟草企业的项目,对烟草行业有一点了解,抽烟的朋友可能都感觉到了,现在外烟的销售点多了,因为根据入世承诺,从今年1月1日开始,针对外烟销售的“特种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已经被取消,外烟可以合法的在全国400多万个零售终端进行销售。同时烟草关税由65%降为25%。外烟大规模进入中国市场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



今天在新浪网看到一条新闻:我国兑现加入世贸承诺,广告市场明年底全部放开。蓦然感觉:原来中国加入世贸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那些入世时设置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一道道次第打开,跨国公司携资金、技术、管理、规模、标准等先进武器装备的优势军团已经兵临城下。“初升的太阳,在尖利的刺刀上反射出耀眼的白光”,凄美而血腥,而我们准备好了吗?



入世的开篇在一点滑稽却不乏喜庆的气氛中展开,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篇美国橙子摆上了北京超市的报道,让人不禁产生一种世界大同的幻觉,而被高度戒备的汽车和粮食市场似乎在波澜不惊中渡过了入世元年,“狼来了”的惊呼有点象庸人自扰、杞人忧天,大家更乐意谈论的是入世带来的商品选择的丰富、汽车的降价。



但是进入2004年,入世效应开始逐渐显露出狰狞的一面,处于和跨国公司直接交锋的中国企业已经感受到了竞争的压力在逐渐加大。一些事件的发生应该是给中国所有的企业敲响的警钟:狼真的来了!!



中国企业的排头兵联想没有完成三年规划,并且由高歌猛进的扩张转为了收缩。联想管理层对三年规划未达目标的原因总结了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对IT行业在2000年后发生的急剧变化欠考虑;第二个方面,对中国正式加入WTO以后,中国企业在完全没有环境屏障以后,对国外企业的竞争能力考虑不足;第三个方面,联想对自己开展多元化业务后,企业所需要的全方位的资源,包括了物力、人力、领导人的精力等这些资源考虑不足,正是由于目标定的过高,致使在制定战略路线的时候将二三线的项目,也就是未来要发展的项目展现拉的过长,结果不仅影响了当前主营项目的发展,而且不能够对二三线项目的发展提供足够的全方位的资源,致使目标不能够按照计划完成。第一个方面,可以说是不了解环境;第二个方面,可以说是不了解对手;第三个方面,可以说是不了解自己;《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联想以自己的教训终于明白了面对强大的对手,我们原来一直打的是糊涂仗。做为一个中国的先进企业,联想有好的管理基础,有退守的空间,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其他企业在发生遭遇战之后会怎么样呢?当时在网上看《联想不是家》,心里感到特别压抑,眼泪禁不住涌了出来。和联想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说联想的管理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去和更大量的一般的中国企业比较一下,就会知道,联想是无愧于中国的先进企业的称谓的。我们的模范生在真刀真枪的竞争面前都不堪一击,我们怎么能不为中国企业整体的竞争能力担忧呢?



方正的战略调整其实也让人感觉到很悲凉,收购钢铁企业,进入传统行业,也许做为一种企业行为,出于生存的需要,本也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方正、联想之类的企业,拥有的是代表国家先进水平的科技资源、资金资源、管理资源,本来应该是代表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竞争的,现在却只能在国内市场通过和自己的兄弟竞争而获得一点收益,这就像一个代表国家队本来要去奥运赛场夺牌的选手,现在却只是挤身于国内比赛和同门兄弟竞争,怎么也让人感觉不是个味道。



TCL在03、04年接连收购施奈德、汤姆逊、阿而卡特等欧洲企业的部分业务,让中国人感觉很振奋,但是李东升的“走出去有风险,不走出去风险更大”的回答,不由让人感觉到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和方正、联想的退缩相反,TCL的出征却是感觉有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无奈,而不是一种攻城略地的豪迈。无论是攻还是守,其实我们都还缺少实力的从容和章法的淡定,都还是在被动应战中死磕滥打。



华为以一个行业老大的侵权官司开始进入了正式的国际公司的正选行列。同时也被思科列为了“正式的竞争对手”,就象有评论说这是华为的“成年礼”,华为是不是真的成熟了,但至少对手已经不把你当小孩看待,离开了家乡,失去了熟悉的土地和亲情,原来靠着一股猛劲什么也不怕,以后就更需要智慧和头脑,华为未来的路更艰辛,也很漫长。任正非反复强调“冬天”、“棉袄”,似乎是矫情的“我们要活不下去了”。我看过《华为真相》介绍的华为的发展和管理历史,也看过思科的一些资料。华为的危机并不是故意的耸人听闻,特别是在电信设备这样行业波动很大的行业,华为是孤注一掷,从企业形态来说,华为虽然和国内企业比已经算个头比较大的了,但还没有完成从抓机会到企业战略发展的升华,华为还在羽化成蝶的中途。



总之,2004年,无论是防守国内市场的,还是进攻国际市场的,中国的企业至少是先头部队都已经真切的感受到了加入WTO之后的全球经济一体化竞争的残酷和艰辛。在漫长的加入WTO谈判的过程中,我们也反复想象过“狼来了”到底是一种什么状况,比较早市场化竞争的电脑、家电行业也曾乐观的表示“早已和跨国公司交手,并不惧怕国际化的竞争”,在2004年“渔阳鼙鼓动地来”的哒哒铁蹄声中,中国的企业至少应该放弃“轻歌曼舞”的幻想,开始重新思索我们是什么,对手是什么?以一种更务实的态度去把握竞争的态势和空间。



长期以来,中国执行的是一种“以市场换技术”的策略,希望通过吸引外商直接投资来带动中国企业的技术提升。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评价这种策略:“这既考虑了双方的合作利益,也决定了彼此的竞争关系。外商看重的是中国的广阔市场,中方要的是外方的先进技术,谁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就要看谁学得快。如果我们的消化能力强,学得快,不仅能够迅速恢复国内市场、还能独立发展,打入国际市场。但如果一方在学习竞争中失败,失去对方所需要的资源,合资就会变得没有意义。”,但随着近两年外资在汽车行业形成垄断地位、电脑行业受制于WINTEL霸权无法翻身、DVD专利技术的困境、以及在无线协议上谋求中国标准的失利等一系列事件,“以市场换技术”策略受到空前的质疑。



中国企业在整体技术上落后于国外是个客观事实,要迎头赶上,不外乎自己研究和引进学习,或者两者结合。我觉得现在进入到的一个误区就是,我以市场换技术了,对方就应该把先进的技术给我们,要不我们就应该关闭市场自我研发,成了一种非此即彼。和世界市场割裂自我研发,中国以前做过,前苏联也做过,事实证明差距是越拉越大。希望开放市场后对方就把最先进的技术给我们也无疑于与虎谋皮。更实际的情况应该是:这是一个竞争博弈的过程。“以市场换技术”只不过提供了一个学习发展技术的平台,包括利用中国市场的“靓女”来形成多方博弈从而争取我们更大的利益都是可以利用的策略。但是,最主要的,还是需要我们自己的企业有一种发展自我知识产权的意识和精神。我自己也做过智能设备的开发,原型机也是利用国外比较先进的设备,如果要求国外厂家向你转让硬件图纸和软件原代码那对方一般肯定不会答应,但是我们在充分消化了它的结构和原理之后,利用通用平台就可以做出性能上超过对方的设备。我觉得中国企业在消化学习国外技术的过程中,有一些缺点限制了中国企业技术上的提升:一是等靠要的思想,只有对方都给我了我才能做出来,还不一定能做好;二是不思进取的思想,只要被市场接受了,就光忙着赚钱,而不在去跟踪开发更先进的技术;三是标准不高,以超过国内对手,低价格竞争能有利就可以,大量企业模仿开发的产品功能上凑合,工艺上粗糙,质量上不稳定。总体上说,中国企业的技术开发体制不健全,技术管理落后,不但不具备前瞻性的技术引导能力,连学习能力都不强。在这种情况下,说“以市场换技术”失败,不要光指责对方不给我们技术,还要反思我们自己的接受能力怎么样。



市场是中国手里的牌,技术国外公司手里的牌,等我们的牌都打完了,我们能要求把对方赶出去,重新洗牌吗?缺少了一种精神,无论是“市场换技术”,还是自己开发技术,一样要失败。就像鲁迅说的“倘以欺瞒的心,用欺瞒的嘴,则无论说A和O,或Y和Z,一样是虚假的”



姜汝祥博士用“温水里的青蛙”提醒中国企业所面临的竞争局势“中国加入WTO已经近两年了,似乎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变化。但如果你注意观察,会发现WTO
给中国企业带来的变化就像正在缓慢提高的水温:比如不少跨国公司的中国总部正在“升格”为“亚太总部”;……
”,联想在不幸之中万幸的是,它还有从温水中跳出的能力,还没有被煮熟。但随着水温的逐渐升高,竞争的进一步加剧,将会产生越来越多想跳而跳不出去的“青蛙”。



如果说,加入WTO之前还是我们在利用外资来发展本国经济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已经在显示出外资来利用我们壮大自己的趋势,以前是我们利用市场去博弈不同的外资争取自己的利益,现在则是跨国公司利用资金来博弈我们不同区域、不同利益群体之间来争取利益。虽然同样是博弈双方,但强弱易势,主宾颠倒。



风险还在于,中国正好处于建立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的攻坚阶段,各种利益主体之间并没有建立起一种基于市场经济的利益分配机制,内部的融合、斗争、妥协、认同都正在进行之中,恰如一个修炼高深内功的武林高手,正好处在要打通任督二脉的关键时刻,本来应该闭关修炼,却不但不应战了。



所谓的“拉美化”之忧,我感觉担心外资撤出去的风险倒是并不大,但是中国市场却可能变成跨国公司的竞技场,被分割于不同的跨国公司体系而变的支离破碎。



也许做为企业家、专家、白领、金领,即使在这样的体系下,我们都仍然能找到属于自己不错的事业空间和收入待遇,甚至早日过上我们早就心向往之的西方富裕生活,人民的生活也会逐渐获得改善,但是我们会缺少了什么呢?我记得看《华为基本法》,其中有一条说“质量是我们的自尊心”,是的,如果真是由跨国公司来瓜分和支配中国市场,我们就将失去中国人的自尊心。



 



作者:天涯浪子

《我眼中的联想(连载十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涯浪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