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岳麓山寻迹--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精华

发表日期:2013-02-17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景区:岳麓山 点击数: 投票数:




岳麓山

 

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位于岳麓山公园管理办公楼后方山坡上。占地约200平方米。系1911年(辛亥)长沙光复后,湖南湘军援鄂参加汉阳保卫战阵亡之部分将士(据统计湘军援鄂战役中死伤千余人。)1912年公葬于岳麓山。1912年修建,1944年重修,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坏,原残存22冢现残共存18冢,并列三排安葬,每冢前均立有花岗石墓碑刊基主人姓名、祖籍或公葬年月等铭文。立一较大型幕碑,原有刻汉阳阵亡将士公墓碑文,上款刊中华民国元年公葬,下款刊三十三年仲夏重修。现刻有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墓碑整个墓地尚待修整。公墓所葬者,所葬烈士有:1、贺汉云2、李国卿3、王炳初4、石玉亭5、刘冤生6、彭德安7、文光斗8、严少全9、罗清云10、曾宽之11、冯以义12、冯润臣13、王贵卿14、左永兴15、杨义胜16、邓皇桂,另有无名烈士2人湘军援鄂阵亡官兵共二百九十二人。其中官佐二十一人(队官7人、排长12人、书记长3人)

正目二十五人、副目一十四人、正兵二百三十二人

这两个墓中基本为下级官兵,其中王晃秋、贺汉云为排长,熊亮为书记长,其余均为正兵.烈士名录如下:

文光斗 □□□ 彭德安 □□□

刘晃生 石玉亭 王炳初 李国卿

贺汉云 冯润臣 □□□ 冯以义

□□□ 罗清云 严少全

□□□ □□□ 杨义胜 左永兴

毛贵卿 邓皇桂

    邵阳李士模撰有《挽辛亥援鄂将士》联云:

赢得湖湘子弟来,扶危济困;

造成时势英雄去,虽死犹生。  为悼念辛亥援鄂诸将士民国年间流传有下列挽联:

赢得湖湘子弟来,扶危济困,

造成时势英雄去,虽死犹生。

(李士模)  

拼命争长江上游,论功最多,其死亦烈;

招魂有异乡旧馆,准礼宜祀,取怀不忘。

(黎尚雯)  

死沙场是男儿善终,手提头颅,前军忽陨百夫特;

举汉帜为种族革命,以扼喉吭,后劲还推三户雄。

(吴恭亨)  

  到20世纪和21世纪诗人陈录社瞻仰两碑之后写有诗词两首:

《援鄂汉阳将士公墓》

——调寄破阵子  

乱絮汉阳翻卷,

烽烟黄鹤弥津。

前垒炮隆惊巷道,

后壁枪声划曙晨,

潇湘传虎贲。

热血横流沃野,

英灵归祭乡林。

已许中华兴复业,

何惧青春化野魂?

千秋垂烈勋。

悼辛亥援鄂漢陽陣亡將士

譚克平

馳援首義赴疆場 十八湘軍陷陣亡

辛亥百年堪告慰 人間正道已滄桑

19111018日至1127日,革命军在汉口(古称夏口)、汉阳对清军展开了殊死的抗击,史称阳夏之役阳夏血战,它是辛亥革命期间爆发的一场最大规模的激战。从1028日起至1125日,湖南先后派出416个营共8000余人的援鄂军队,参加阳夏浴血保卫战。分别为:第一批湘军步兵独立第一协协统王隆中部5个营,49标为基础编成;第二批湘军第2师第3协协统甘光典部4个营;第三批湘军第1师第2协协统刘玉堂部4个营;第四批湘军步兵独立第九标标统刘耀武部3个营,其中不少将士在血战中牺牲。
辛亥年,新军中的革命活动更加活跃,党员们经常三三两两私下议论,气氛显得很紧张,尤其在十月十日那天,彭、刘、杨(彭楚藩、刘复基在起义总指挥部被捕、杨宏胜在运送弹药的路上被捕)三烈士英勇就义的消息传来,军营里一片哗然,好似弓在弦上,势在必发了。   十月十日午夜,工程八营打响了革命的第一枪。武昌首义爆发,清廷大震,极力图作最后挣扎,启动大批军队赶往汉口反扑。1011日凌晨230分左右,起义军陆续会集。吴兆麟、熊秉坤、蔡济民等议决,分3路再次向督署进攻。第一路由邝杰率领,从紫阳桥向王府口前进;第二路由马荣率领,从水陆街向督署后侧跃进;第三路由熊秉坤率领,从津水闸向保安门正街前进,直攻督署大门。进攻开始后,受到清军猛烈的火力压制,第一、三路分别从紫阳桥、保安门退回。约过一小时后,起义军发动第二次进攻,同时以炮火助攻。第一路改为黄楚楠指挥,与第二路同攻督署侧后,第三路仍攻督署正面。进攻开始.第一路以一部出三佛阁。进占官钱局、善后局、电报局,一部则径向督署方面挺进,第二路各标随同前进。第三路经崔家院向保安门进攻,由于一部在恤孤巷遇清军伏击,未能到达保安门正街。安置在保安门城墙的山炮亦被清军夺走,战斗进展不利。此时张彪亲自督队反击,起义军因接连受挫,群情激愤,即组织敢死队勇猛冲锋,一直冲上城墙,与城下革命军相呼应。经过激烈战斗,清军已无炮火援助,机枪弹尽,逐渐不支,即从紫阳桥退至王府口西端,由大都司巷向东辕门撤退,辎重八营也悄悄退往汉阳。张彪见势不妙,一面令所属顽抗,一面率卫士渡江逃往汉口刘家庙。第八镇司令部为起义军占领。
    起义军乘胜猛攻督署。蔡济民率一支队攻进水陆街,得衣庄店主支持,浇煤油燃烧房屋作信号,熊熊火光照亮了督署前门的高杆,蛇山上的炮队猛烈射击.连连击中目标。署内人员纷纷逃避,部分守军以督署围墙作掩体继续抵抗。起义军发起冲锋,守军退至督署大堂。起义军敢死队以环形包围逼进,王世龙、纪鸿钧、彭华封等多人壮烈牺牲。当火烧封大堂时,起义军冲进督署,全歼清军教练队。战斗中巡防营和宪兵警察都已逃散,骑兵第十一营两队由革命军召归建制。1011日天明,湖北布政使衙门和银库所在地——藩署也被攻克,起义军(以下简称民军)占领武昌全城。
    1011日,驻汉阳的新军第四十二标第一营内的革命党人探知武昌起义消息,各同志约定午后10时举义。晚上,胡玉珍鸣枪发号,右、后两队速赴操场集合,营管带汪炳山逃走,众推队官宋锡全为指挥。驻兵工厂的左队。由邱文彬鸣枪集合。并布哨龟山,架炮3尊于山顶。驻钢药厂的前队,由戈承元、张大鹏带领驱散厂警后,以一小队分防赫山。清军辎重八营残部溃逃汉口。汉阳为民军占领。
    1011日上午,武昌起义消息传至汉口,驻汉口居仁门的第四十二标第二营革命党代表赵承武拟于夜间行动。晚6时,管带陈钟麟威胁士兵不许乱动,党人怒不可遏,赵承武乘势鸣枪数响,全营震动,左、后两队即出营集合。标统张永汉、营管带陈钟麟均逃避,众人举排长林翼支为指挥。随后,又由胡光瑞收得江汉关卫队和汉防警士100人,一同开往刘家庙附近警卫汉口。至此,武汉三镇均为民军控制。
    汉口反击战  起义军在取得胜利后,立即进行反击清军的组织和备战工作。11日上午,革命党人组织成立湖北军政府,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黎元洪被推为都督。12日。军政府照会驻汉各国领事(领事团于16日决议严守中立,承认民军为交战团体)13日。军政府召开扩军会议,决定扩编军队。14日正式发布招募告示,先后新编步兵8协,马、炮各1标,工程、辎重队在原基础上补充,所有部队较前扩大一倍。15日,军政府命令第二协统领何锡蕃为临时总指挥,徐国瑞为参谋长,率部向汉口渡江,准备进攻刘家庙的清军;同时令第一协宋锡全部防守汉阳,第三协成炳荣部防守武昌青山,第四协张廷辅部防守武昌,第五协熊秉坤部为预备队。17日凌晨4时。何锡蕃率部渡江,进驻汉口,设司令部于刘家花园。前线兵力约1 300余人,于大智门一带布设防线。    武昌爆发起义后,清廷大为震惊,为挽回败局,维持其摇摇欲坠的封建统治,13日下旨将瑞澂、张彪革职,并急令河南混成协赴湖北,调第二镇、第四镇(时在永平秋操)各一部,由第四镇统制王遇甲率领,星夜南下;命海军提督萨镇冰率长江水师上驶武汉;命陆军大臣荫昌指挥南下各军。13日,张锡元率领的河南混成协先遣队到达汉口刘家庙,17日,荫昌抵达河南信阳,萨镇冰率舰驶进靠近武汉长江水面,清军南下兵力约1.5万余人,加上溃逃至刘家庙的清军残部和12日到达的湖南岳州巡防营,总兵力约1.7万人。张锡元先遣队与张彪残部会合后,在刘家庙以南构筑工事,作战斗部署,前线兵力约2 000余人。
    18日凌晨3时,民军向刘家庙发起进攻,因清军以火车厢作掩护,并得到江中军舰炮火支援。进攻受阻。中午,清军向丹水池前线增援,民军趁增援部队立足未稳,由敢死队投入战斗,加强攻势。下午1时许,民军占领了农务试验场以北地区。3时,敢死队全线出击,同时向清军右侧施以炮击,双方相战1小时。清军前卫列车载着援军向刘家庙驶来,埋伏在稻田的民军100余人与铁路工人起而毁路10余丈,顿时车翻轨外。民军群起奋击,沿途工人、农民高举铁锹、扁担、锄头一齐呐喊冲杀,清兵纷纷逃散,损兵数百。民军一举将清军击退至三道桥,占领了刘家庙。清军立即调整部署,傍晚在江中炮舰的掩护下,夺占了刘家庙。民军再次被迫退至大智门一线。19日清晨,民军以3 000兵力向刘家庙发起反攻。上午830分,民军直扑丹水池,清军退避棚户。拼死抵抗。相持至下午3时,清军又一列满载援军、物资的火车向刘家庙驶来,民军齐炮射击。将火车炸翻轨外,并立即全线出击。清军弃帐棚、粮台,直向三道桥溃退,至滠口以南,民军再次占领刘家庙,缴获粮食600余石,子弹400余箱,帐棚140余顶.背包、雨衣、皮鞋各3 000余件。市民放鞭庆贺,送茶送粮络绎不绝,商会备酒肉犒赏,民军士气大振。
    1020日下午,民军向刘家庙以北、滠口以南的沙口进攻,清军在三道桥附近以机枪扫射,民军退回谌家矶造纸厂一带。次日,民军越沙口铁桥,清军协统王占元收罗散兵退至滠口。
    22日,荫昌重新部署,拟分3路大举进攻:主攻路沿京汉铁路向刘家庙正面进攻,助攻路渡江至青山攻武昌,侧攻路经府河、新沟出蔡甸攻汉阳。(57)
军政府得知清军进攻意图,即作防御部署,调第五协熊秉坤部渡江向汉口增援,第五标刘廷壁部防守青山,第六标胡廷翼部防守两望,调汉阳第一协宋锡全部防守汉阳汉水上游,第四协张廷辅防守武昌。
    23日,清军开始进攻。上午11时,三道桥清军增加约两个标的兵力,占领造纸厂一带。民军以第三标和敢死队担任正面阻击,炮兵同时向铁路两侧实施炮击,机枪队从右翼给予火力支援,在步兵炮队配合攻击下,清军后退,两军对峙于三道桥南北两端。
    24日,民军向三道桥清军前哨展开攻击,因清军火力猛烈,民军向刘家庙退却。25日,两军维持原阵地,清军仅以零星战斗作掩护,以进行大举进攻的准备。
    26日拂晓前,由于青山炮队嘹望疏忽,清军舰队得以偷入谌家矶,炮轰民军战壕,民军牺牲500余人。清军在舰炮掩护下,再次攻占刘家庙。清舰退走后,民军反攻,于当日下午收复刘家庙。同日,民军总指挥何锡蕃因伤辞职,黎元洪派前三十标统带张景良任临时总指挥,罗家炎为补充弹药指挥官。
    27日拂晓,民军进攻三道桥,先头部队攻至砖瓦厂一线后,伏地待援。清军分别由滠口至三道桥、岱家山向造纸厂反攻,并由长江舰队攻民军后侧。双方兵力大体相等,但清军大炮火力强,轮番向刘家庙车站猛烈炮击,同时以三道桥正面和姑嫂树侧翼分两路向刘家庙逼进;民军新兵多,不善于利用地形,武器也差,全赖士气相持。战至下午,清军用大炮、机枪掩护前进,民军奋勇抵抗,第四协统领张廷辅受伤,所部伤亡过大,被迫后退;其左翼队伍,随之后撤,虽有敢死队督阵,仍难制止。炮队第二标统带蔡德懋、敢死队队长马荣等壮烈牺牲。当此紧急关头,指挥官张景良下令烧毁刘家庙弹药及其他辎重后不知去向,前线民军动摇.相率溃退。至黄昏,民军退至市区歆生路和刘家花园一带,清军又占领刘家庙。晚间,武昌的湖北军政府根据汉口前线报告,决定以炮队协统姜明经继任汉口前线指挥,姜不就;又以敢死队长黄桢祥暂代,众不服;后决定暂由统带谢元恺负责指挥。同时,汉口军政分府以张景良临阵畏缩和有通敌嫌疑,将其在江汉关处决,罗家炎因补充弹药失职也被处死。
    1028日上午6时,清军继续进攻,民军已作隐蔽部署,俟清军进至二三百米时,代理指挥官谢元恺令吹冲锋号,官兵一齐跃出掩体,与清军白刃肉搏。清军大炮、机枪一时失去作用,相继溃退。但民军前线指挥谢元恺牺牲,新兵死者尤多。晚上,各部官长会商,推胡瑛为总司令,胡以不知兵事推辞;又举罗洪升,罗亦畏难。军政府只得分汉口防御阵地为5区,各协、标指挥官分区维持,在无统一指挥情况下,各自为战。
    28日,黄兴与宋教仁、田桐等从上海秘密来到武昌,黎元洪即以黄兴为总司令,由吴兆麟等人随同于当夜渡江至汉口视察阵地。次日设司令部于满春戏院,军心大振。
    1029日,清军第二、第四两镇主力1.5万人抵刘家庙(尚有第五、第二十镇在南下途中),由冯国璋亲自指挥。当时,民军第一、二、三、四、五协及马队、炮队、工程队、敢死队,总计不到6 OOO人。是日拂晓。清军以大炮轰击,向民军发起强攻,先后占领了歆生路、六渡桥、襄河口和硚口一带。黄兴于上午渡江至汉口督战,晚上彻夜筹划反攻,战士摩拳擦掌待命。30日晨,黄兴下进攻令。徐国瑞率第二协为前卫,各部跟进。黄身先士卒督阵,先头部队曾攻至歆生路一线,予清军以重创,并夺回山炮数尊,缴获子弹数百箱,但由于上线进攻不利,无力继续推进。31日,双方保守原阵地,各作战斗部署。
    111日晨,清军向市区纵深发起全面进攻,民军依托堤防、房屋、土堆英勇抗击,转战于一街一巷、一室一橼,清军被阻击无法向前推进。这时,冯国璋发令焚烧街市房屋,一时火起十余处,烟雾蔽空。民军失去掩蔽体,无法立足,至下午2时,前线兵力大减。清军采取烧一段推进一段的战术,步步向前逼进。下午6时,清军突破民军的全部防线。民军退至玉带门一带,并陆续向汉阳撤退。在汉口危急时,驻汉阳宋锡全第一协在胡瑛唆使下,伪称奉黄兴令,晚上率部走岳州(后由湖南都督将宋就地正法)2日,清军在汉口市区继续纵火,并向汉阳兵工厂、武昌军政府炮击。当日,民军全部退出汉口,布防武昌、汉阳。汉口之战,民军伤亡约6 000余人,多数火炮落入清军之手。(    汉阳保卫战汉口失守后,军政府一面急令防守汉阳,一面从速收容散兵,通令招补原有兵额,修整军队。
    111日,黄兴返武昌与黎元洪会商。军政府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在黄对汉口战事作总结发言后,议决由黄兴为战时总司令。3日,军政府在阅马场举行拜将仪式,黎元洪将印信、令旗授予黄兴。4日,黄率队渡江至汉阳,设司令部于伯牙台(后移西门外昭忠祠);以李书城为参谋长,田桐为秘书长,日人萱野长知为军事顾问;在兵工厂、徐家湾、琴断口、赫山、十里铺、归元寺等处布防,雇用民工数干人,昼夜不息地在龟山、高庙山、梅子山等高地构筑炮队阵地和各种工事。湖南都督谭延闿先后派湘军第一协王隆中部和第四协甘兴典部援鄂来汉。清军占领汉口后,因自身伤亡大,须等候增援,所以冯国璋乃休兵十日113日袁世凯由彰德赴孝感。清军在武汉及外围有3万多人,部署于汉口一线有1万人以上,冯国璋司令部设汉口大智门。
    11311日,双方对峙长江、汉水,时有炮击。其中11日,清军日夜在汉口向汉阳兵工厂炮击,但命中不多,工厂照常开工。
    清军急于攻下汉阳,将主要兵力调往新沟、蔡甸一带,企图从侧翼进攻。14日,黄兴决定趁汉口市区防守空虚,反攻汉口。15日,民军总司令部命令各部次日渡襄河,出其左岸攻汉口;白布条挂背为记,所占之地举火为号;武昌凤凰山炮队向汉口射击以声援归顺的海军舰队协同作战。其具体部署是:湘军第一协王隆中部为右路,渡河后展开于博学书院北端至襄河左岸之间;湘军第二协甘兴典部为中路,与右路联络,进至博学书院以北堤防之线;步兵第五协熊秉坤部为左路(一说预备队),最后渡河,与中路联络,向北展开。16日下午5时,工程营在琴断口架设浮桥完工后,530分黄兴下达总攻命令。在龟山炮火和沿江步兵的火力掩护下,开始从琴断口渡江。(59)  同时,步兵第十一标杨选青部助攻,由汉阳南岸嘴向汉口龙王庙渡江,侧后抄袭清军。晚上1030分,民军从琴断口跨过汉江浮桥,直抵汉口。时值连日阴雨,路湿风寒,清军多入民房烤火,疏于戒备,民军一举越过防线,顺利占领阵地。11时,民军第四协由南岸嘴渡河,清军以机枪扫射,民军退回南岸嘴。时黄兴自上游到汉口,见玉带门方面清军不支,即令第四、六两协迅速渡河。因清军机枪射击猛烈,两协未能完成渡河增援任务。17日晨,民军先头部队先后攻至居仁门和歆生路一带,第九标进至王家墩。下午2时,清军各地防兵逐步增援,即组织反攻,民军因道路泥泞,加之炮火轰击,进攻受阻,甘兴典部渐渐动摇溃散,王隆中头部带伤被抬下火线。部队联络渐失,相继后撤。黄兴亲往博学书院阵地指挥,亲斩退者二三人,溃退仍难制止。17日晚,部队全部撤返汉阳,反攻汉口失败。黄兴严加查办赎职将领。湖北将领杨选青临战却躲在家中结婚,湘军将领甘兴典临阵脱逃,遁至长沙。黄兴将两将领赎职之事告知黎元洪,黎元洪即派士兵入杨选青新婚之洞房将其擒获,就地正法,人头被砍下送黎元洪处。黎元洪又电告湖南都督谭廷楷,将甘兴典擒获正法,人头从长沙送至武昌。黎元洪派人将两人的人头送黄兴营中。两人人头被悬挂营中三日,以示惩戒。
18日,清军火炮在汉口东亚面粉厂向汉阳射击,并以大炮在江岸阻止起义舰队西上。19日,清军在新沟架桥,以步兵1标、炮兵1营、骑兵1队由油榨岭向汉阳前进,下午4时抵马家湖;另一部经蔡甸占城头山。汤芗铭率起义舰队从九江开抵武昌,排炮轰击汉口江岸车站一带清军,炸死清兵三、四百人。是日广东独立。20日上午7时,清军以1混成协约2 000人在新沟渡过汉水,设司令部于蔡甸,并向汉阳三眼桥侧翼绕进;另一部从汉水正面渡河至琴断口,同时在硚口上下游停靠船数十只,企图水陆并进。各省代表议决承认武昌军政府为民国中央政府,黎元洪为中央政府大都督。并委派伍廷芳、温宗尧为外交代表,与清政府代表举行和谈。 俄国驻汉口领事敖康夫出面斡旋,袁世凯的代表刘承恩和湖北军政府代表孙发绪再次在俄国驻汉口领事馆会晤,孙发绪代表湖北军政府提出建立民主共和国,为刘承恩拒绝,谈判再次破裂。 21日拂晓,清军向三眼桥和琴断口两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民军步队与马队配合反击,将进攻三眼桥之清军击退;防守琴断口之湘军第一协与清军相战50分钟,不支而退,清军一部占领了琴断口,在汉水右岸建立了第一个据点。清军以水陆两路,向汉阳进攻,以施加谈判压力。清军强渡汉水,攻占汉阳三眼桥和琴断口。王隆中之湘军第一协虽顽强抵抗,无奈抵不住清军强大火力,琴断口被攻陷,清军遂在琴断口架重炮轰击锅底山革命军。三眼桥一度被清军攻陷,革命军马队管带周洪胜奋力抵抗,在金兆龙率敢死队支援下,重又夺回三眼桥。  22日上午8时,清军从琴断口汉水正面继续渡河。汉口炮队向锅底山、仙女山一带猛烈炮击;另一部向三眼桥发动进攻,民军退守锅底山、花园一线。至下午7时,清军又相继占领美娘山、仙女山。
    同日,军政府根据汉阳战事,召开军事会议,决定采取断敌后路击其增援之战术,令第三协成炳荣率五、六两标与炮队1营,在汉口三道桥阻击清军,以分散牵制清军兵力,缓解汉阳之局势,晚上,民军在海琛、海容军舰的掩护下,由武昌青山渡口向汉口五通口渡江(成炳荣因事前酗酒未能随队指挥)。部队登陆后迅速向谌家矶进攻,同时炮舰向丹水池一带炮击。清军突遭袭击。退至三道桥,后以机枪、野炮扼守桥端。时水势刚退,泥深近尺,民军进攻难于展开,清军利用二道桥的炮火支援发起反攻,民军不支后撤。由五通口回青山。
重庆独立。革命军与清军在三眼桥再次激战,双方不分胜负。俄国驻汉口领事敖康夫乘此提议:清军退往滠口,革命军不得阻拦,并不得过汉水,双方先罢兵,后谈判。  二十三日,袁世凯不顾俄国领事之提议,命令清军于龙灯堤至赫山一线强渡汉水。清军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在汉水上架帆布舟桥,大批人马和炮队从舟桥上过河进入汉阳。革命军则在海军的配合下,由青山渡江,向湛家矶清军攻击。李作栋率兵从青山过江后受到清军机枪火力扫射,伤亡三百多人败退。在汉阳美娘山,革命军寡不敌众,美娘山一度被清军攻陷。革命军马队第二标二营管带祁国钧,率仅剩的七十余人,激烈反攻,祁国钧受伤十一处仍一马当先,在湘军第一协四十九标二营二十四人的援助下,终于在天黑前使美娘山失而复得。  24日,清军源源不断增兵汉阳,对革命军发动猛攻。湖南援军刘玉堂部从武昌渡江赶至汉阳十里铺与清军接战。湘军第一协统领王隆中部抵抗不住清军的猛烈攻击,全线溃败,士兵纷纷脱逃,大部分渡江返武昌逃回湖南。湘军第二协甘兴典部亦全军瓦解,边打边撤,黄兴亦无法指挥湘军作战,只好令广东先锋队协助金兆龙敢死队赴三眼桥作战。   湘军不肯卖力作战源于湖南兵与湖北兵之间的矛盾,这点可从日本驻汉口总领事馆的情报得以佐证:湖北兵与湖南兵之冲突复日益加剧。自本月十七日战役以来,湖南兵一向领先奋勇,湖北兵则有逃避锋锐之嫌,是以湖南兵对湖北兵之怯懦行为颇为愤慨;且待遇方面,湖南兵月饷七元,湖北兵月饷十元,故湖南兵更为不满。自二十三日以降之大激战而后,湖北军湖南军干部间亦加深冲突,尤以二十五日晚间达于极点,致失去协力作战之精神。  湖北军政府派杨玺章数百人渡江督战。当日,清军以重兵力攻占美娘山、汤家山、扁担山、仙女山、锅底山、磨子山。汉阳危急时刻,甘绩熙抱伤从武昌赶来,黄兴见其大喜道:甘绩熙,人耶,鬼耶,汝尚在耶?  甘绩熙建议建立敢死队夺回磨子山和扁担山,他大声道:敢死的随我来!  瞬间从队伍中站出不多不少正好一百零八人,黄兴称其为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这一百零八员好汉头上用白布挽上,上书敢死队的英雄结,身穿密钮扣马甲,腰束布条花柳,大绑腿,背插大砍刀,持枪荷弹披挂上阵。 甘绩熙率一百零八位好汉乘黑夜夺回两山,后又被清军夺回,甘绩熙血流满面被人挟持下山。后有诗《甘候行》赞甘绩熙道:黑云压天黑风吼,百八健儿衔枚走;雄狮一奋万怪逃,笑把芙蓉握两手。如斯壮别问谁能,伟哉甘候名穆卿!  祝少白向黄兴提议出兵鄂北,御汉阳之敌不如捣清军之背,惜未被采纳,他跺脚叹曰:汉阳一役,合九洲之铁不能铸此大错!民军马队管带祁国钧和湘军管带杨万桂,组织敢死队数十人,将美娘山夺回,同时。将龙灯堤至赫山一线渡江之清军帆船击沉。同日,湘军刘玉堂援鄂部队到达汉阳。军政府派李春萱率领督战队数十人,令成炳荣率队于24日从五通口渡江发起第二次进攻。成炳荣以为将问昨日之罪,投水,自杀未遂。李作栋临时决定由标统刘廷壁、胡廷佐负责军事行动。部队仓猝登舟渡江,行至五通口,遭到早有准备的清军机枪扫射。民军退入三道桥附近芦苇丛中与清军激战3个小时,牺牲300余人。五通口不能立足,又只得渡江返回青山,成炳荣被撤职。
    由于战斗激烈,伤亡重大。黄兴派出多路兵力增援,都未能扭转战局。民军各部长官多临阵胆怯,甚至避不出战。防守三眼桥之湘军部队,借口参战7昼夜疲劳过甚,纷纷后退。下午7时,清军再次攻占美娘山,后又相继占领汤家山、扁担山、仙女山、锅底山和磨子山各要点高地。
    25日,民军与清军在十里铺相持,湘军第一协王隆中、第二协统领甘兴典擅自率部撤离前线(次日均回湘)。汉阳前线民军力量日渐单薄,情况危急。总司令部参谋甘绩熙闻讯奋力从病床上爬起,赴汉阳请战,黄兴令其挑选敢死队145人,在湘军刘玉堂部配合下于26日晨袭击磨子山、扁担山,果然得手。凌晨2时,甘绩熙两处负伤,刘玉堂阵亡,扁担山复失。7时。清军由花园进攻十里铺,下午4时占领该地,并继续追击。硚口清军炮队又猛烈炮击,民军败退,致使各部纷乱,已无法组织战斗。汉阳危急,黄兴愤不欲生,黎元洪派人于11时请其撤退。27日晨,清军由赫山向汉阳城推进,民军司令部移至汉阳府署。1O时,清军进入汉阳城,午后,民军全部撤往武昌。民军自114日始保卫汉阳,历时23天,共计伤亡官兵3 300余人。
    退守武昌与停战  民军撤至武昌后,军政府于1127日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防御武昌和善后办法。会上,黄兴主张放弃武昌,东下进取南京,尔后回收武汉。与会同志则认为武昌为首义之区,事关全局,主张据长江天险,会各省援助之师,再图恢复。黄兴因与众议不合,当晚走沪。军政府初以万廷献代理战时总司令,万见局势纷乱辞职。继以蒋翊武为护理总司令,吴兆麟为参谋长,设司令部于洪山宝通寺。28日,军政府召开防务会议,将武昌沿江地域分3个防区:青山至大堤口为第一防区,大堤口至鲇鱼套为第二防区,鲇鱼套至金口为第三防区,令在沿岸一带构筑工事,装置铁丝网,同时以兵舰上下巡逻,以防敌乘夜偷袭;武昌诸山高地,均派兵防守。清军在汉阳沿岸一带重点部署兵力,29日以一部向汉阳长江上游运动,并出没沌口、簰州一带侦察。30日,清军汉阳龟山炮队开始向武昌炮击,民军大炮射程不达汉阳,无力还击。121日上午,炮火更为猛烈,下午l时,军政府西侧大楼中弹起火。都督黎元洪避往武昌葛店。
    121日,驻汉英国领事葛福奉公使朱尔典之命,提议停战三日。驻汉日、德、法、俄各国领事均表示赞同,公推盘恩赴军政府洪山司令部与孙武(黎元洪时在葛店)交涉。后经双方谈判磋商,同意停战,其期限自122日上午8时起至125日上午8时止,条件为双方在停战范围日期内一律按兵不动,不得开战和交换所占之地;民军兵舰于停战范围日期内不得行驶,枪机卸交驻汉英水师官收存,但须于5日上午6时转交该舰收回;清军之火车于停战范围日期内不得往来作军事行动。由驻汉英水师官监视。此3日停战,遂开全国议和之先声。
    3日上午,黎元洪回到武昌,将督署移至昙花林第二中学堂。6日,又经英领事提议再停战3日。同日,清军调冯国璋为禁卫军总统官,以段祺瑞南下继任督师。8日,清廷议和代表唐绍仪电请续行停战15日。辛亥武汉之战随着停战时间延长及议和的进行而结束。
在敌众我寡的力量悬殊情况下,民军且战且退,但士气仍十分旺盛,在退守大智门后,几天的激烈战斗,依然悲壮激越,英勇不屈,民军伤亡近二千人。汉口失陷后,民兵一路退守汉阳,一路退守武昌。黄兴在阅马场将台就任总司令后,汉阳战事吃紧,当时援鄂湘军第一协统领王隆中在汉阳十里铺待命。因对地形不熟,且新兵约占半数,缺乏战斗经验,113日,湖北军政府在武昌阅马场搭起拜将台,黎元洪拜黄兴为战时总司令。湖南援军两个协开到武昌。当时,全国已有11个省市宣布独立,清朝政权处于土崩瓦解之中。因长江接近枯水季节,清朝海军由阳逻启铺东去,途中全部宣布反正,随即将舰队兵分两路,一路东下协助江浙联军进攻在南京顽抗的清军,一路回航支援武汉民军。已在北京就任清朝总理大臣的袁世凯,企图集中兵力猛攻武汉,以显示其力量,阻止全国革命进程。   

  两军在汉阳、汉口隔汉水对峙。双方几乎投入了全部兵力,清军继续增兵汉口战区,总兵力已达3万余人;民军在汉阳战区有1.3万余人。黄兴否定了孙武等人加强防御,固守汉阳的意见,决心全力渡江,收复汉口。1117日,民军在炮火掩护下,在汉水的琴断口附近架浮桥,兵分两路反攻汉口。左翼进展迟缓,与清军遭遇时,新兵一听炮声便军心涣散,退回汉阳;后续梯队民军未按命令到达指定位置,贻误了战机;右翼进展顺利,渡过汉水河,但成为孤军,在优势清军的攻击下,不得不于18日晚退回汉阳。民军汉口反击战因各部队配合协调不好而未成功,还伤亡800余人,严重挫伤了士气。黄兴调整部署防守汉阳城区,在汉水沿岸的南岸咀至三眼桥一线布兵筑阵。  

清军经过准备,于1121日凭着优势兵力和火力,多路向汉阳猛攻,艰苦激烈的汉阳保卫战打响了。一部清军采取迂回战术,避开民军防线,由孝感直插汉口远郊新沟镇,顺利渡过汉水河,占领汉阳的门户蔡甸,并向汉阳以西的三眼桥附近推进,两军在三眼桥激战;1122日,一部清军在汉口近郊舵落口抢渡汉水成功,1123日占领美娘山。两军在美娘山、仙女山、锅底山、扁担山等地反复争夺。因为这几个制高点高差基本均在50米至200米,鸟瞰汉阳,是防守汉阳的屏障,双方势在必得。诸高地几易其手,战斗空前残酷,民军敢死队多次在紧急时刻出击,打了几个硬仗、恶仗。湖北军政府两次从武昌派兵援助汉阳。但在途中受阻,伤亡惨重,没有到达前线;武昌民军还以一部兵力由武昌以北青山渡过长江,准备在汉口湛家矶登岸,向刘家庙进攻,包抄清军后路,断其交通。但民军指挥员临战醉酒,没有登船,部队缺乏指挥,加上江岸敌人以强大火力封锁,部队无法登岸而退回。在汉阳前线的援鄂湘军不了解全局战况,以为湖北民军有意保存实力,颇为愤怒,擅白撤离前线,黎元洪亲临湘军军营慰问并说明情况,也未能留住,湘军返回了湖南。清军突破民军三眼桥防线后,攻占十里铺,直扑城区中心。又一路清军由汉口城区渡过汉水,直接进占汉阳兵工厂和龟山炮台。经过七个昼夜激战,在强大的清军多路攻击下,汉阳全部失守,3300余名民军将士在汉阳保卫战中壮烈牺牲,清军也付出沉重代价。1127日,民军退回武昌,形成两军隔长江对峙的态势。民军在长江天险设防,上至金口,下至青山,在70余里长的长江岸边立栅置炮,重兵布防,日夜谨守。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拍摄自己的城市 关键词:古迹历史岳麓山烈士辛亥革命

作者:豆豆龙

《岳麓山寻迹--辛亥援鄂汉阳阵亡将士公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豆豆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