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岳麓山寻迹--齐学启墓精华

发表日期:2013-02-17 摄影器材: 尼康 D200 景区:岳麓山 点击数: 投票数:

 齐学启将军墓,在岳麓山南侧,要由中南大学校园内教工一舍右边上山和云麓山庄(原留学生招待所)后面一条阶梯上去,再靠右边一条小路进去,走到底就可到达。


岳麓山



岳麓山



岳麓山



岳麓山



岳麓山



岳麓山

  齐学启(1900-1945) 著名抗日将领。字敦镛,别号梦赉,国民党新编第三十八师副师长,陆军少将追晋中将衔,湖南省宁乡县杨林乡铁锣村人,1900年8月28日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就读清华大学期间参加了五四运动,是北京护鲁学生义勇队的激进分子。毕业后,他和一位清华同学,同样也是“癸亥级”的毕业生——后来成为一代将星的孙立人赴美国留学。初到美国学电气制造,因不堪忍受外国人的歧视和侮辱,毅然改学军事,考入诺维斯军事学校骑兵科学习。
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是孙立人的同窗好友。后赴美国学习陆军。1929年在美国诺维琪军校学习军事毕业后返国,曾任宪兵第6团团长,负责南京治安。1929年返回中国后,先后担任上海保安第三团和宪兵第六团团长。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他认识到身为军人责任的重大,为国土沦落敌手而深感耻辱。次年1月28日,日寇突然向闸北地区发动进攻。齐学启率部驻防上海,配置在市区各要点。上海战事爆发,齐学启率领宪兵第6团参加了战斗,配合上海守备部队,坚守阵地,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因战斗激烈,齐部损失很大,但官兵们仍然斗志旺盛,一直坚持战斗。 3月4日,上海正式停战。5月5日,国民党政府与日寇签订“上海停战协定”。规定:上海战事结束后,在停战区内,中国军队全部撤离,治安则由保安团及警察维持。由是宪兵第6团改编为上海市保安总团第2团,卫戍上海市中心区,齐学启仍任团长。1937年8月13日,日寇再犯上海,齐学启率部参加了战斗。次年,调任税警总团参谋长。后来升为副总团长
  1942年春,税警总团改编为新38师,该师师长即是孙立人,齐学启调升副师长兼政治部主任。奉命自滇入缅,协助盟军作战。4月16日,英军第1师及战车营在缅北但安羌地区被日军包围达两昼夜,弹尽粮绝,岌岌可危,英军第1师师长斯高特一再告急求援,中国远征军奉命援救英军。当时,远征军新38师驻扎在乔克巴当,接到命令后,该师第113团星夜驰援,向日军一个大队展开猛烈的攻击,将其击溃,把被围英军数千人从危难中解救出来,此役轰动了英伦三岛,取得了中国远征军入缅以来的一次重大胜利。师长孙立人、副师长齐学启、113团团长刘放吾和各营营长,分别获得中、英政府的嘉奖。
  仁安羌战斗后,齐学启带领部队奉命转移至卡萨、温早之间,与敌军展开战斗,战斗非常激烈。齐学启奉杜聿明军长命令前往卡萨指挥作战。11日,部队从卡萨撤退,按原计划向卡萨铁路以西的山地转移。此时齐学启因赴第5军军部联络工作,与新38师部队失去了联系,只得随同第5军军部行动。
  转至曼西时,见有新38师在卡萨负伤的官兵十余人,他们曾随第5军野战医院前进,抵曼西时落伍,无人照管,处境十分艰难,齐学启收容了他们,然而却又失去了与第5军军部的联系。于是,齐学启毅然决定,带领这些负伤的官兵,向更的婉江之荷马林方向前进,寻找新38师部队。19日,他带领十余名轻、重伤员,抵达了孟坎。在乌有河(更的婉江上游的支流)畔,为了减轻负伤官兵的痛苦,他砍伐竹子做了竹筏,让全体伤员乘坐其上,顺流而下。
  23日在荷马林上游.齐学启等人遭遇日军,在这危急时刻,他面无惧色,沉着地对负伤官兵说:“昔日成功,今日成仁,此其时矣。弹尽,各自裁。”表达了官兵们坚决不做敌寇俘虏的决心。经过激战,十余名负伤官兵全部英勇殉国,齐学启也中弹负伤,倒在血泊中,昏迷不省人事。日军发现昏迷中的齐学启为中国军队的高级将官时,立刻为其裹伤,并将他送至联队长处,虚礼以待。
  齐学启苏醒过来发觉自己身陷敌营时,立即怒斥敌人,并拒绝换药与进食,以求速死。日军无可奈何,只得将齐学启转运至荷马林旅团部。齐学启依然大义凛然,厉声斥责日军旅团长说:“中国军人,可杀不可辱,速枪毙,勿多言”。猛力向前夺刀欲自刺.并说:“求亡得仁,又何怨!”敌酋左右见状,慌忙上前夺下佩刀。日军旅团长亦惊呆。他万没有想到,中国高级将官是如此的顽强,视死如归,于是,连忙对齐学启表示敬意,并巧言令色,多方劝诱,皆遭到齐学启的怒斥。日军只得将他辗转解送至仰光战俘集中营服苦役。

  仰光战俘集中营,关押着许多盟军战俘,其中有中、美、英、印、荷、缅等国的战俘。齐学启来后,经常利用空余时间,用汉、英两种语言,给他们宣讲中外历史上忠勇之士的故事,以及中国必胜,日本必败的道理,鼓励他们战胜困难,坚定必胜的信念,盟军战俘们都深为齐学启威武不能屈的精神所感动,同时也为他的声望所敬服。
  齐学启被俘的消息,不久便传到了南京汪伪政府。1944年5月,南京伪政府派陆军部长叶蓬等一行12人,前往缅甸劝降,遭到齐学启的怒斥,叶蓬等人却并不善罢甘休。继而又以大量名贵的物品来利诱齐学启,同样遭到他的严拒,这样反复历两月之久,高官贿赂,全无作用。叶蓬等人智尽技穷,于是便挑动中国战俘,来发泄对齐学启坚定不降的冤恨。
  叶蓬对中国战俘说:“你们之所以不能前往南京享受高官厚禄,全都是因为齐副师长一人不肯与我们合作。”将矛头直接引向齐学启。在中国战俘中,有少数几个败类,如蔡宗夫、章吉祥、王庆华等人,听信了叶蓬等的谣言,以齐学启一人英勇不屈,而影响他们达到丧节求荣的目的,因此,对齐学启怀恨在心,处处与齐学启作难,起初是不听管教,以后则是公然反抗,并予侮辱。齐学启则晓以大义,耐心地开导他们,不要轻信别人的谣言,对侮辱性的行为则一忍再忍,并将劳动得来的工钱分与蔡宗夫等人。然而,蔡宗夫等人不但不听齐学启的善言开导,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唆使其他中国战俘共同反对齐学启。
  1945年2月,日寇在缅甸北部节节败退,日本侵略者的统治开始动摇,蔡宗夫一伙知道盟军即将解放缅甸全境,害怕其一伙过去的所作所为难逃法网。于是,又共同策划了谋杀齐学启的阴谋,开始他们企图用毒药暗害齐学启,被察觉而未成功。之后,又起歹念,改为行刺,3月9日夜,在蔡的帮助下,章吉祥乘齐学启上厕所的机会,手执尖刀,猛力将刀刺入齐学启的腹部,齐应声倒地。
  齐学启被刺后,同监的英国军医上校主动向集中营方面请求,希望能给齐施行手术来挽救他的生命,但被日寇所拒绝,齐学启的伤势不断恶化。整个集中营的战俘们,都为齐学启的被刺而感到悲痛,又无法给他治疗,只得每日晨起晚跪地为齐学启的生命祈祷。3月13日晚10时30分,齐学启将军饮恨辞世。享年42岁。齐将军去世后,全监的各国战俘都流着热泪为崛告,并索取他的遗物留作纪念。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颁令褒扬他忠贞爱国、英勇不屈的事迹,并追赠为陆军中将其忠骸原厝云南霑益,后空运长沙,公葬岳麓山。当时王东原和孙立人将军步行送葬.谋刺将军的一干人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抗日战争胜利后,孙立人将军率由原38师改编的新一军到广州受降。1945年12月20日,在广州召开了“追悼齐学启副师长暨缅战阵亡官兵大会”, 孙立人将军在大会上黯然流泪,一位摄影师把孙将军这一刻的伤心拍摄了下来,今天这张照片已经模糊发黄。穿过几十年的时空,我仿佛看到孙将军那时心中的巨浪:他在回忆齐学启当年在清华园中的意气风发,在美国军校的刻苦训练,在抗日战场上和他一起策马纵横,他的老同学、老战友、生死之交!孙立人将军曾在齐学启的追悼会上,说了这样一段情深义长、义薄云天的话:齐将军在英美盟友的众目共睹之下,从容就义,使他们认识了中国军人的崇高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将来会由这些人的口中笔下,将中华民族的光彩传播到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令人讴歌、赞颂。使齐将军的热血灌溉成的民族之花,在地球上发荣滋长,给人们留下永恒的纪念,崇高的景仰!齐将军在狱中的三年,做了盟友们黑暗时期的光明和鼓励的源泉,今后应为抗战死难烈士中最受崇敬的一位,成为子孙万世的典型。
  当时的著名教育家、文学家顾毓教授曾赋诗一首,沉痛悼念齐学启将军。诗曰:
缅北功偕班定远,
  仁安羌外战云酣。
  旌旗蔽日千军拥,
  风雨同舟一渡难。
  自是精忠追武穆,
  长留正气继文山。
  仰光雾拨天重见,
  大节昭然泪血斑。
  1945年12月29日,齐学启被国民政府追授为陆军中将。

    原38师的官兵也在流泪,在他们眼里,孙立人将军和齐学启将军恰好是他们的严父慈母,孙将军为人刚正,治军严格,明察秋毫,齐学启将军治军则温厚宜人,对部下要求,只问效率,不管形式。有时候孙将军对下属的错误生气责难,齐学齐将军往往替部下解围,用他渊博的学识引经据典,使下属心悦诚服。
    在齐将军和38师失去联系后,军中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在美军解放菲律宾的盟国战俘中,有齐副师长在内,这个消息曾使所有的官兵们欣喜若狂,奔走相告!可是,他们敬爱的副师长一直没回来,一直没回来。失去了老战友、老同学的一代名将孙立人将军,也在抗战胜利以后的日子里孤独地走向了失败、走向了湮灭……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追认齐学启将军为陆军中将。其忠骸原厝云南沾益,后空运长沙,公葬岳麓山。谋刺将军的一干人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处。冯玉祥将军写诗称赞齐将军“还有师长齐学启,宁死不屈世惊叹。壮烈足称中华魂,光辉史册万万年。”
    说来奇怪,在风之末端的心中,对齐学启将军的想象不是他在战场上指挥大军痛打日寇时的形象,而是他在战俘监狱里时,那帮汉奸要齐将军签署一个协议就给他自由。齐将军淡淡地拒绝了。“有意思的是将军在拒绝之前很客气地说感谢他们的来访和这些酒菜。这时那些来访者挂在脸上的微笑慢慢地变成了恼怒。将军脸上至始至终保持着轻蔑的笑容,表明他在观赏这场闹剧中得到了很大的享受。”(美国老兵约翰-W-博伊德回忆语)
    这和我们印象中那些大声痛斥汉奸的英雄不同。齐学启将军在这一刻,体现了他的书生本色,优雅的风度和最大的轻蔑!

抗战胜利后,孙立人将军对在抗战中以身殉国的部下袍泽的后事和遗属难以释怀。为了能使齐学启的忠骸回到故乡,经当地华侨的协助,寻得齐将军的灵骸,孙立人将军电请英军十四军团长史立姆派专机将齐学启忠骸从仰光空运回国,将齐学启将军的忠骸由云南沾益空运长沙,专机运回长沙,公葬于安息着黄兴、蔡锷两先烈墓旁的岳麓山之南。而谋杀齐将军的凶犯也受到了严厉的惩处。冯玉祥将军曾在诗中称赞齐将军“……师长齐学启,宁死不屈世惊叹。……壮烈足称中华魂,光辉史册万万年。”孙立人亲自撰写了一首感人至深的挽联,悬于将军的墓侧。这首挽联写道:
“九载同窗,同笔砚,同起居,情逾手足。彪勋震蛮域,威名憾寰宇。君酬壮志,功垂青史,湘水湘云存浩气;
十年共事,共生死,共患难,倚若股肱。杀身惊天地,成功泣鬼神。我迎忠骸,泪洒红叶,秋风秋雨悼忠魂。”

  由于历史的原因,几十年来,齐学启将军墓曾屡遭破坏。孙立人在台湾闻悉,倡导由在台故旧筹资,由刘立忠、彭克立两位老先生具体操办。1989年由齐学启之胞妹齐新、齐觉、齐光,及子齐仁昌等重修。1990年1月7日湖南省、长沙市等有关负责同志和齐学启将军亲属及生前友好60余人来岳麓山齐学启将军墓地,举行墓园修复竣工典礼,凭吊、纪念这位抗日爱国将领。墓道与墓坪的正前方立大型纪念碑,碑顶为歇山屋顶造型。碑刻正面有抗日名将孙立人1989年所撰并书《重修齐学启将军墓园记》;背面有碑刻的主修人与设计者等。 刘立忠俟齐学启将军墓修葺完毕,揭幕式举行之后,始回台向孙立人复命。孙立人闻报,感慨万千,于1990年2月20日,再度致信齐学启将军的家属,信中有这么一段话:“……令尊与立人情同手足,不幸为国捐躯,虽已名垂青史,而在生交谊四十余年,未曾暂去于心。今者墓道重新,或者可以稍慰在天之灵,惜乎衰迈,未能亲临一拜,为阙然耳。……”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拍摄自己的城市 关键词:古迹历史民国岳麓山抗日

作者:豆豆龙

《岳麓山寻迹--齐学启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豆豆龙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