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探景舞阳河

发表日期:2013-03-26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翁界,舞阳河边的一个小村子,隶属于贵州省黄平县新州镇柿花村,2013年3月17日下午,我们来到了这里,一为游春,二为探景。

       其实对翁界这地方我并不陌生,30年前在乡政府工作时因一次计划生育工作第一次到过这里,前年下乡为民工追薪路过这里,最近的一次是去年秋天与摄友专程去过这里。但却一直没有下到这座静谧山村脚下的舞阳河边,去感受这条流经我的家乡后一路欢歌流过这里、流至长江、终归东海的美丽小河。这一次,我们径直来到舞阳河边,真真切切地领略了一番她那迷人的风采。

       舞阳河发源于距此百公里不到的朱家山,在流过宽阔平坦的旧州大坝后进入崇山峻岭,沿途风光旖旎,其中最经典的当属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上、下舞阳河了。翁界的这一段虽然不属于景区的典型河段,但与景区俊秀的风格不同,这里显示出的更多的是它的风骨。

       我们是从旧州七里冲的泡桐湾往右走的,经过新州镇的杨柳塘直达翁界。这条公路路况极差,是前两年刚修通的乡村公路,泥沙路面沆沆洼洼、颠簸不平,非越野车很难通行。我们在距翁界不远的一条山谷里下了车,步行50来米就来到了舞阳河边。舞阳河在这里转了一个弯,与我们走过的山谷里那条小溪沟一起形成了一块不大的冲积坝,然后一路穿峡过谷向下游流去。这是一块难得的山间平地,但首先映入我们眼帘并引起我们注意的不是静静流淌的河水,而是河两岸连绵的山峰和壁立的悬崖。这些悬崖高大、挺拔,通体呈褐红色,让人顿生许多沧桑之感。



 


       这里的水不深,水流平缓,过河以后向上可直到旧州。回水湾里停放着两只木船,一新一旧,而河道里还有半片破船翻盖在水里,任由河水冲刷,透露出许多的无奈和忧伤。这些船应该是附近翁界寨子里的打鱼船,我还在乡政府工作的时候就知道这里的鱼非常有名,不仅有娃娃鱼、鲢鱼、鲑鱼等名贵鱼种,就是普通的鲤鱼、白条鱼等也比其他地方同类鱼的肉质鲜美,因而远近闻名,深受人们的喜爱。不过现在这里的鱼已经非常稀少了,象娃娃鱼之类的早已绝迹,但野生鱼极高的价格还是驱使人们来到这里,在冰冷刺骨的初春、在蛙声一片的夏夜,一只船,一张网,一盏灯,辛勤地收获着微薄的希望。现在那些酒店、饭馆里所谓的翁界鱼都是鱼目混珠的了,短短的翁界河已经无法满足人们越来越高的贪欲了。



 



       此时正值仲春时节,万物复苏,草木萌发,河滩上,灌丛间,小径旁,到处生长着碧绿的鸢尾草,这些被称作豆豉叶的草盛开着或白、或紫、或蓝的鸢尾花,摇曳的身影和淡淡的花香不仅引来了蜜蜂等早春昆虫前来与之亲近,也让我们不时俯下身来把她当成了“色”的对象。



 



 


 


 


       河的右岸有一条小径,是公路修通前附近村寨的百姓北上旧州的唯一通道。我们沿着这条曲径,一会儿猫腰穿行在由黄筋条、水杨柳等灌木和刺藤植物之间,一会儿小心翼翼地上坡下坎,当遇到美丽的花儿、不熟悉的植物、奇特的石头时,就会停下匆匆的脚步把它们一次次定格。



 


        一路前行,两岸山势依旧。穿行在悬崖峭壁之间的舞阳河还是那么的悠闲,与周围险峻的地形地貌不相称。由于是春季,雨季未到,河水不大,一群鸭子顺流而下,一点也不配合我们的拍摄;裸露的沙滩岩石和岸边的树枝上挂满了现代工业的产物——白色垃圾,那是涨大水时留下的遗物,让人看了不免有些揪心。

       再行二百来米,河道变得稍宽,水流变得稍缓,河道里的几块巨石挡道,便在这里形成了几处深滩,最大的这个水蓝幽幽的,估计水很深。河中有三块巨石露出了水面,其中的两块上面长满了茅草,草还没有返青,在夕阳的照射下更显枯黄。不过水中山、石的倒影与远景中独特的山峰共同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我们不停地变换拍摄角度,生怕把美景遗漏。



 



      记得有位摄影名人说过,大意是说别只顾眼前的风景,回过头来,也许美丽的风景就在你的身后。此话不假,回首来路,偏西的太阳已经快要落到山的那边,它把醉人的光辉洒在河面上,留下金色一片。



 


            几头牛在岸边的田地里悠闲地吃着草儿,两位放牛的妇女在夕阳的余辉下亲热地摆着她们的姨妈话。

        与河的左岸高山耸立不同,我们走的右岸时不时的会有一小块平地,平地的边缘往往会出现一些石崖。这些石崖很有特点,不象左岸石崖那般高大、笔直,而是乱石嶙峋,奇形怪状,一个个不规则的石洞分布其间,细细看来不由得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神奇力量。而那些生长在石崖周围和石崖上的植物正在萌发着点点新绿,让人从心底里由衷产生出对生命的渴望和敬畏。







 


 


       这面石崖相对高大、平滑一些,因而上面也有了一些人类的痕迹。崖壁左边有竖排的四个大字,除了最下一个“境”字外其余三字均不可辨,我猜应是赞美此地风光的佳句。在一块突出的大石头上有一个醒目的太极鸳鸯鱼图案,右下角有“万古万代”等字的题款和留名。这些文字和图案都是书写而不是刻上去的,大字和图案呈红色,用料看上去象是传统的朱砂而不是现代的油漆。只可惜崖壁太高和题款字太小而无法辨别是何人何时所为了,但从字体的清晰度推断时间应该不会太近吧!

 

        再往前行,小径离开了河岸开始上坡,穿过一个石洞我们来到了一条小溪前。这条小溪是从太翁上面流下来的,也就是新州与旧州之间流经新桥的那条小溪,流到这里后河道变得宽敞了些,同时也完成了它孤独的行程,即将进入它的母体——舞阳河。不过在投入母亲怀抱前,它展示给母亲的是自己的青春和豪迈,先以飞流之势跃入深滩,再顺流而下完成生命的归途。



       此时的小溪水势很小,大部分的河道裸露,我们可以方便地在河中跳来跳去占据理想的拍摄位置。也许正因为小,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溪水潺潺、什么叫涓涓细流,当那一河的金光变幻出一颗颗闪耀的金星呈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当轻轻的流水被定格成如绢的白练的时候,我的心不再忘乎所以,一如这平静的溪水,平稳但不平缓,柔顺又不失矫健,毋须眷念身旁初长的小草和新开的花儿,为了目标,义无反顾,勇敢前行,哪怕粉身碎骨,何惧万丈深渊!



 


 


  


       小溪的拍摄花去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天空渐渐暗了下来,可我们的兴趣未减。凭经验,小溪坠下深滩再汇入大河前应该会有一处漂亮的瀑布。我再次返回河边去寻找观看瀑布的小路,可悬崖和荆棘挡住了我的去路。不过村民告诉我们,这里没有我们想要的瀑布,在离此不远的下游才有一处真正的瀑布,瀑布很高,得爬到河对面的山上才能观见。得此信息,抱着先探探路的心态,我们跨过小溪,沿小溪右边的小路再次走到舞阳河边。因为上面就是翁界,这里就有了更多人类生活的气息。离河不远的山崖下翻盖着一条长了青苔的木船,看样子有些时间没有下水了。河边并排泊着三条船,两条木船中间夹着一条塑料制成的简易船,它们安静地停靠在这里,浑然不知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到来。



 


 


 


 



       按照村民的说法,要看瀑布必须得到对面的山上或者乘船而下方能看到。乘船没有可能了,一来没有划船人,二来河水太小,无法载舟,唯一可行的只能是淌过舞阳河爬上高山。由于是“侦查”,加之要涉水爬山,我们派出了两位身形矫健者去完成任务。可当他们刚爬了一小段距离就朝我们呼喊并返身向河边奔去的时候,我知道他们看到了瀑布。于是我也脱下鞋袜,淌过还有些浸骨的河水,强忍着脚板的阵痛,快速来到最佳观瀑点。只见一条飞瀑从悬崖间飞泻而下,足有二三十米高,与水中的倒影一起形成了半月形的图案。这里两山对峙,河道狭窄,滩幽水深,确是一处极美的景致。只可惜现在还是枯水期,水势很小,加之那块突出的石头恰好挡住了瀑布的上端,我们无法感知它的准确高度,因而也无法观赏“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美。



 


       虽然如此,它还是让我们激动了好一阵子,不停的变换焦距、角度和构图,清脆的快门声象一串串动听的音符在这静静的山谷间响成一片。如果不是越来越暗的光线在催促着我们,大家不知道还要在此驻足多久。回首来路,太阳早已没下山去,天边出现了醉人的桔黄色,在浓浓的暮色中,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行程。

 

作者:苗岭山人

《探景舞阳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