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心旅之洛阳——白马寺

发表日期:2013-03-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未到河洛,未及白马寺,心中竟然飞驰过一匹白色的骏马,耳畔隐隐听到阵阵马的嘶鸣声,那是从远古传来的……
  侧耳静听,马蹄声愈来愈近,嘶鸣声愈来愈近。莫不是那匹白色骏马,那匹从汉明帝刘庄的梦中出发的白马,远赴天竺,驮经归来。丝绸古道,唯见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蹄声哒哒向洛阳,餐风露宿,颠簸坎坷,惊起一路风尘漫漫。使命在肩,任何理由都无法让它停留,哪怕片刻……东方从此传来了佛呗梵音……于是,那个关于白马的传说变的更为真实,更为可信。而在无形中,对白马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感情。
  洛水有情,盈盈顾盼,等待白马王子的到来。千年的情结早已注定,守望的只是永恒的传说。白马寺站在了时空的制高点,默然不语,静观尘世风雨千年。其实红尘与佛界只隔着一道门槛,槛外是滚滚的烟尘旧梦,槛内是渺渺的云水禅心。
  大凡佛寺,或求山之幽,或占林之静,或寻水之清。白马寺,洛都之郊,一个藏于繁华的隐者!寺名,或依山,或就水,或祈愿。白马寺,缘何以白马为名,一种图腾式的敬仰……
  路人形色各异,街道车水马龙,“匆忙”,早已将尘世的嘈杂描绘得淋漓尽致。而人心之欲,则从未停止过,或为名利而劳其形,或为私欲而忧其心,或为社会而怒其弊,或为生活而叹其难……曾经有人这样问过一位高僧,说长江之上有多少条船,僧人答曰“两条”,问者诧异了,说茫茫长江怎么会只有两条船呢?僧人回答说:“一条为名,一条为利。”多么脱俗的回答。其实何止长江如此,人生的长河又何尝不是这样?
  一方净土自庄严,正好安心养性;四面院庭皆妙相,固当礼佛参禅。佛家讲究缘分,与景物的邂逅也需要缘分。到白马寺求佛访僧,也许是百年,也许是千年的一次辗转,才能换取今生的一次相逢。没有时光的约定,亦没有携带诗囊与瑶琴,沐浴帝都洛阳的阳光,悄然地推开古刹千年的门扉,跌入清远隔尘的佛界中。
  寺前广场,两尊青石马,沐浴历史风雨阴晴,倾听人间喜怒哀乐。前世可曾就是释迦王子半夜出家而骑的白马?是否又是后来驮着唐三藏西行路上,历千辛经万苦的白马?苦厄度尽,春秋无意,谁曾想中国佛教竟是一匹白马结的缘呢?携带着故事去看风景,会多了一层华美与内蕴,而思想也在故事的趣味中得以升腾。也许曾是顽石,经能工巧匠之手,却成石刻马雕,惟妙惟肖,将汉代的明月与经卷驮到今朝。征尘未洗,似刚刚跋山涉水,驮经而归;马鞍在肩,又似准备整装待发,精神抖擞,以忠诚的姿态,留与诗人吟咏,留与画家描摹,留与工匠雕琢,留与后人评说……
  放生池,碧荷盈盈,清水漾漾,鱼儿自由自在地游乐,龟儿悠闲自得地散步,它们不用担心香甜的钓钩后险恶的世道,也不用担心成为刀俎下凄惨的祭品。这时,你的心会平添些许欣慰……
  迎着裹带了香气的清风,跨入寺门。参天大树掩不住白马积聚的灵气,殿宇楼阁隐不住来自天竺的灵光,寺院被笼罩在这善净的气与光之中;东楼悬钟,西楼架鼓,晨钟暮鼓之声在青瓦上空奋力飞腾,悠扬飘荡,它要将这清心梵音送至人间,唤醒真善美。
  马寺钟声,声闻遐迩,一口令人敬畏的大钟!一种用心品味的意境!每当迎新之时,马寺钟声便会响起,不是一声,而是108声振聋发聩,代表着一年中的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七十二节候。但凡听到这钟声的时候,没有人不会无动于衷。它没有风景可以描写,只有声音让我们倾听,让我们感悟……最先撞进耳朵的,是一种力量,似有千钧之力,仿佛谁在暗中突然触动了你的神经,接着满耳朵便是钟声的影子了。是的,就是钟声的影子!数百年的流连与传递,带着神秘和历史的沧桑,它跳动着、舞蹈着,108下一直敲打下来,可不就是钟声的马拉松吗?虽然是声音,却分明有形象,是一种可以看得见的声音!在黑色的夜里去审视它、触摸它,我才明白古人为什么把一种声音看作“风景”,激越、磅礴、雄浑、嘹亮,蕴含着韵味,传递着庄严,它的余音会在耳畔掠过,犹如历史深处传来的一声叹息,又如时代列车擦身而过的轰鸣……仿佛满世界就只有钟声了,一切都让位给钟声,一切都聆听着钟声……
  当灵魂的羽翼在浩瀚的佛国里飞翔时,会不经意的与某个菩萨迎面相撞,那片刻的邂逅,可以濡染几分性灵,滋长一点慧根。游走在佛殿里,那些精湛的雕像,禅寂的色彩,蕴藏了内敛而灵逸的佛文化。立佛、卧佛、坐佛,穹顶圆身的印度佛殿,宫殿样式的中国佛殿,尖顶方身的泰国佛殿,沉浸在氤氲的烟雨中与缥缈的香火里,和着山水风月、诗词书画、戏曲评弹,禅机仙气……寺院仿佛永远都是这样,就连屋顶的青瓦都澄澈明朗。微翘的檐角,孤傲地眺望远方,不是将谁等待,亦不是为谁送别。但你会不会想到,这其实就是佛在以各式各样的身份度化有缘人呢?佛并不高高在上,而是入乡随俗,随时给人以修行的方便法门。当你敞开心怀接受佛法沐浴时,心中又怎能不增添清凉?捧起一本经卷,卷角处的折痕,记载着时间的沧桑,那薄薄的扉页,不知道还留有谁的手温?
  行走在梵音冲洗过的幽径,会被大朵大朵萦绕而来的烟火熏醉。站在时间的屋檐下,感受被岁月冲洗过的白马寺,山水还是山水,古刹依旧是古刹,而行客永远只是风,风过无痕。纵然那些王侯将相、名人雅仕留下让后人景仰的故事与笔墨,却也只是物是人非,不能如山水那般真实永恒地存在。更况是平凡的过客,平凡的只是佛前的一粒渺小的粉尘。然而,无论你是高贵的生命还是平凡的粉尘,一样可以感染庙宇的禅机仙气,可以触摸佛主的铜像金身。
  世人痴心向佛,真正为了佛而求佛的人能有几个?让沉思引领着步履去追寻另一处情境,登上了清凉台。清凉台是中国佛经的起始的端点。细碎的阳光从禅房两两相望的瓦檐遗漏下来,像是陡落一束束经年的旧事。寻觅清凉台,亦是寻觅普照在庙宇间的佛法,还有沉没于流光中的古韵。清凉台为摄摩腾、竺法兰翻译佛经之处。第一部汉文佛经《四十二章经》便在此翻译而成。想一想,二位祖师远隔千山万水,背离家乡故土,以寂寞为清宁,以飘零作归宿,洗尽一身风尘,潜心礼佛,不二法门。一住就是近60年,甚至圆寂于白马寺。也许这不是“使命”二字可以概括的,也许这里无法用物质来计量,也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有的是浓重的敬佩、仰慕的情结,扣住凭吊者的心弦的是那清凉台。人间过客,且留浮萍踪迹;红尘俗子,难抵世态浇漓。如果你悟不透纷扰的世俗,就在思想里种植一株菩提吧,它无须开花,也无须结果,只是在精神的境界中永远留有一颗淡定的禅心。清凉,清凉,清凉能击退灵魂的浮躁,清洗出人的善良本性来;清凉,清凉,清凉能抵抗世俗的浮躁,清洗出社会的和谐来。香烟缭绕,佛号声声;法乐阵阵,清风习习。朋友啊,请你放慢那匆忙的脚步,登上寺院最后那座高高的清凉台,深深地体味一下吧。
  我在许愿池中抛下一枚硬币,看着它缓缓沉入水底,默默祈祷好想它能打开自己的心结,我寄予所有的希望,我想硬币沉入水底的那一刻,它可以将我的烦扰一块带走,有时候认为自己很幼稚,怎么会去信这个呢?可令我诧异的是里面的硬币有好几层厚。原来有好多人都像我一样,不论是好奇也罢,有趣也罢。在人们投币的那一刻,心中都有自己淡淡的愿望。人啊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这只能是幻想,可是还要以此去释放自己的理想。走进这高蹈世外的庙宇,再多浮华的心也会随之沉静。倘若你的人生走失在迷途,佛主会将你引入正道,他会唤醒你被物欲浇醉的思想,会用慈悲感化你身上的罪恶,会用时间弥补你残缺的灵魂。我似乎明白,佛是通灵性的,他会在有意与无意间悄然地暗合你的心境,你的念想。丢下熙熙攘攘的功利,抛掷庸庸碌碌的浮名,在佛主静处的胜地,寻找心灵的归宿,生命的真意。
  迷恋上了白马寺的烟火,不愿离去……无缚的灵魂弯下脊梁,在众佛之间,寻找自己的前世今生。通往佛家的路还很长,多少人像潮水一样涌来,又像潮水一样退去,只有朝圣者还走在路上。只见一匹白马,还在驮运经书……
  
  一座白马寺
  一卷中国的苦难史
  每一次打开,眼睛都憋的很疼







车到洛阳,车头里的白马开始嘶叫
西域的风沙抽打着马的耳朵
它一鼓作气去印度驮来佛经
交杯空谈,放荡不羁,及时行乐,长醉不醒
白马站定洛阳,仿佛定海神针
生死轮回,前因后果,苦行解脱
遍地寺院的墙壁写着一个苦字
打坐修行即可获得幸福
你本来不是幸福的人可以幸福
你本来是繁体肉胎可以无所不能
佛教的根基写着一个苦字
汉明帝刘庄永垂不朽
  
庄子做梦梦到了蝴蝶
刘庄梦到了神仙
夏荷做梦梦到了苦难
白马寺的柔情总是被砍刀战胜
千年征战,只是为另一个权字
有的人在马蹄子下为泥
有的人骑着战马指鹿为马
中国特色就是吃人特色
吃人的人哈哈大笑
被吃的人,用白骨在夜晚诵经
人即色,色即空,时空浑然
  
我入白马寺
找到自己尚未形成的舍利
我观白马寺
佛祖旁边的解读者,即是我
阿难就是我,我就是阿难
和佛经一起苦难,和佛经一起长生
文革中的破碎,感谢天使西哈努克
他的参观使白马寺得以再生

 





像一阵风 从远方呼啸而来
哒哒的蹄声 
掠过心的天空

我听见 深邃的钟声
鸣响在醒着的梦的枝头
安详的香火缓缓升起 如一条
站立的河流 淹没了尘世的喧嚣 
夜的暧昧 以及 短浅的目光

纯洁的面容 不用梳妆 
依显曾经高贵的血统与庄穆
飘逸的鬃毛 不用鞭响
也会在我心尖上
掀起尘土飞扬

如厚重的音乐 在三月的骨缝里
盛开 分娩为我的呼吸
让时间在潮湿的阴影里
点燃血性 不可阻挡的光芒

 

 















声声木鱼袅袅烟火
幻出人间万象
菩提树下
时空流转
悟道千年的高僧
在禅的细节里抽象  
  
于一种静溢的氛围中
合掌而立
恰如梦中的雪莲
优雅圣洁
照亮尘世的迷茫  
  
尘世的污浊
砌成不可逾越的墙
晨钟暮鼓声里
谁贪婪的双眼
又灼伤佛无欲的心 


齐云斜塔古刹钟,佛入国门汉永平。
白马驮经历万难,清凉台上僧祖庭。

 

 

 

 

 

 



感谢魔笛的音乐

作者:夏日荷风

《心旅之洛阳——白马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