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心旅之洛阳——天子驾六

发表日期:2013-04-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番洗清秋,洛阳正苍然。
  2002年的深秋,对于古城来说,这是一个和以往一样的平淡无奇的秋天。洛阳,她铅化洗尽,少了几分过往的激越,多了几分清冷与淡定。
  10月14日,在这座古城的中心广场上,按照惯例,考古工作者正在进行着对在建广场开工前的考古挖掘。在洛阳铲的起起落落中,一个惊世的发现,不期而至,打破了这座古城原本的沉寂。
  “天子驾六”,在不期中,迎面而来!
  何谓“天子驾六”?根据各种文献的记载,“天子驾六”是上古时期的一种礼仪制度。《尚书》曰:“天子驾六马,诸侯驾四,大夫三,士二,庶人一”。
  因此,这次的发现,不仅仅是一处周天子陵墓的发现,它更是第一次从实物上佐证了“天子驾六”之说的重大发现。
  “天子驾六”规模宏大、阵容显赫,南北长42.6米、东西宽7.4米,葬车26辆、马68匹、犬7只、人1个。车子从南到北分两列排列,头南尾北,其中驾六者1辆,驾四者8辆,驾二者15辆。“天子驾六”位于车队北部,从北往南数的第二辆,在车辕两侧各有三匹马的骸骨,排列有序,清晰可见。“天子驾六”的发现,以直观清晰的形式,印证了古文献中关于“天子驾六”的记载,廓清了汉代以后就存在的关于天子车骑役使马匹多少的疑问,解决了历史谜题。
  为了保护“天子驾六”,在众多人士的努力下,“天子驾六”博物馆在原址上建立起来了。现在,该馆占地1700余平方米,由两个展厅组成。第一展厅以东周王城、王陵等遗迹以及历年来出土的东周珍贵文物为展示主体,详细介绍了东周王城的发现、研究概况,王城的城区布局;王陵的发现、分区,王陵的结构,大型陪葬坑及其出土文物;珍贵文物有青铜列鼎、容器、车马器,玉器,彩绘陶器等,生动再现了东周时期洛阳地区以王室贵族为代表的上层社会生活的基本面貌。第二展厅原址原貌展示了21世纪初年发现的大型陪葬坑群中的两座,其中最令观众瞩目的就是唯一一处的“天子驾六”遗迹。通览全馆,除了惊叹于“天子驾六”出行阵列的壮观图景之外,观众还可以比较系统地了解博大精深的周文化在东周洛阳的物质呈现,体味考古与文物所展示的洛阳之美!
  “天子驾六”的发现,仅仅是开始,一切远没有结束!
  2005年,洛阳文物工作队在零一四中心一规划的家属楼工地进行发掘时,发现马坑、车马坑6座,其中有驾五、驾四、驾二等车辆形制,据论证为东周时期。
  2006年3月,洛阳市文物工作队在唐宫西路小学的进行发掘时,发现了一车六驾的车马坑,规模比2002年发掘的规模要小。经鉴定,此次发现的“天子驾六”车马坑距今约2000多年,属东周时期。该座车马坑,北侧的车马坑一车六马,属驾六;南边的车马坑发现两辆车,均是一车两马。此车马坑位于周王城广场“天子驾六”西北500米处。洛阳市文物局负责人认为,此“一车六马”应为“天子之乘”。但它和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原址保护的“驾六”有不同之处。本次发现的“驾六”其六匹马围绕着车辕排列,除车厢正前方的两匹马脖子正好位于车衡下边外,其余的四匹马没有任何“缰绳”与车子相连,有两匹马还被压在了车厢下边;而“天子驾六”的六匹马在车厢前以车衡为轴线一字排开,都有缰绳与马车相连。
  到了今天,2009年2月又一则发现车马坑的报道传遍国内,世人震惊。据考古工作者介绍,这座车马坑位于洛阳市西工区,距天子驾六博物馆约200米,位于东周王城遗址内。经发掘,共清理出东周时期墓葬29座,马坑1座,车马坑1座。虽然该墓地大部分被盗过,但本次仍然发掘出了大量随葬品。随葬品主要有陶器、铜兵器、铜车马器、玉石器和其他器物。据专家初步判定,这墓葬年代为战国时期。与之前所发现的诸多车马坑对比之后,文物工作人员还发现,这次发现的车马坑中葬有两匹马,配置为两辆车,在洛阳地区,这种形制的车马坑属首次发现。该次发现为研究东周时期墓葬和车马坑提供了新的材料。
  “天子驾六”作为天子墓葬的陪葬品,当离天子墓不远。据相关专家说,在车马坑西南20多米的地方,就是呈“甲”字型的天子墓。按照国家规定,天子墓是不能随便挖掘的,因此,这座天子墓今天仍安存于我们的脚下。
  不仅如此,在这些发现的车马坑周围,还有1万多平米的范围没有进行考古钻探。根据专家的估计,整个广场的东周墓葬应该在600座以上,车马坑应该30座以上,一旦发掘出来,它将象兵马俑一样震惊世界。
  走出“天子驾六”博物馆,您就看到了新修的周王城广场,这个广场是当今洛阳城最热闹的所在,也是当今洛阳城的地理核心。
  广场上,有老者挥笔书法,有老者吹拉弹唱,有老者笑谈风云,我呢,也长徜徉于此,想起的却多是这座古城的深沉旧事。
  于此处流连,宋人秦观所作之《望海潮》便从我的心中隐涌,那含思幽绝的词章正好契合了我对这座古城的不尽之回望,郁郁难了。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暝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这是秦观贬官后重过洛阳途中的悲凉感怀,今天,我也若秦观一样,有着相同的怀旧之情。
  怀古洛阳,长忆奈何。
  今时,站立斯处,闭目遐思,东周风云,滚滚而来......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可真切地感知到那个久远的“列峰对峙、群雄逐鹿”的春秋战国了。






































































龙腾六骏飞车御,
坑道驰思绪。
中原定鼎话春秋,
虹旆啸风天子傲神州。

银鞍玉佩挂霜雪,
衔岳王图灭。
冥宫尚熠剑戈光,
鼓振马嘶旅阵影煌煌。


 

 

 

 

 

 



 

 

 

作者:夏日荷风

《心旅之洛阳——天子驾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