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山西村名史话:潘侯村史话(图)

发表日期:2013-04-0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0D(Rebel XTi) 点击数: 投票数:

 

山西村名史话:潘侯村史话

 



清代蒲州府潘侯村地图         


                                       潘侯村地图

       我出生在黄土高原、峨眉岭上,黄河东岸的潘侯村。河对岸便是陕西的大荔、合阳两县的交汇处。打从记事起,我就经常在西城门门口洞下,听上年纪的老人讲我们村过去的故事......
        传说,早在汉朝时期,我们村先民居住
在村的西北三里多地处,经过多年的耕种,如今那里已经是良田了,但从地名上还能隐隐约约体现出它的过去,由于地里到处是瓦砾,村里就起名“瓦渣园”。那时这里不叫潘侯村而叫古城镇。宋末元初,村里一个在京城做买卖的大财东, 请了一个有名的阴阳先生看风水。经过几天的勘察,那先生给财主说,你们现在村里的人只能发财不能当官,如果向南迁三里路就会出大官。于是财主和村民协商后,一致同意整个村子向南搬迁。到了元明时期,我们村在外当官的人竟然真的多了起来,似乎应验了阴阳先生的话。原来我们村叫古城镇时,是以潘、侯、柳为主的几个大姓,村子搬迁后就改名为潘侯村。明朝的时候有一支崔姓,从山东博陵迁来,(博陵有着一个历经千年不衰的名门望族——博陵崔氏博陵崔氏家族自汉至宋,先后出了二十多位宰相,将军、侍郎以上官员上百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数不胜数。《三国演义》中的崔州平则只是这个家族灿烂星辰中的一颗。)多年下来由于人丁兴旺,渐而成了村里的第一大姓,裴家和常家占据第二和第三大姓位置,此时原来的潘、侯、柳三个大家族却渐渐没落,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在我小的时候,还经常疑问,为什么名字叫做潘侯村,咋就没有一家姓潘的呢?而且侯姓也很少见,即使有一位姓侯的也不是其它村嫁过来我们村的。

元、明两朝的时候,我们村的经济就比较发达,至清朝中叶达到了鼎盛。由于在外当官的人较多,官吏们告老还乡的第一件事便是建庙修祖坟,统计数字表明,解放前我们村的大小庙宇多达100多座,有名的大庙有村西高龄有“上庙”也叫“娘娘庙”,还有“二郎庙”“玉皇庙”“将军庙”“马王庙'、“三官庙'、“二仙庙'、文、武“魁星楼'等等,碑石近千通,古柏参天,郁郁葱葱。庙中的大戏台每年三月十月都要唱大戏,周边百十里的人包括一河之隔的陕西大荔,郃阳县的人都赶来朝奉,尤其是在上庙的戏台上唱戏,那时候没有扩音器,更没有麦克风,晚上在八里以外的夹马口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清朝康熙五十七年,崔姓出了一个进士,叫崔纪(见附1),他先后当过乾隆的先生,陕西巡抚、福建、江苏的学正,后来升为翰林院大学士、官至仓场侍郎等职。村里上了年纪的人都称其为崔大人,崔大人确确实实为潘侯村村民办过大事,那时期,北方雨多,我们村的正中间,经常被大雨冲刷,一年比一年严重,眼看着一条大沟就要把潘侯村隔成东西两个村了,村民协商选了两个代表,就去西安找做巡抚的崔大人,把村里的情况告诉了他,崔大人听说此事后,非常重视,派人到村里考察,并捎回2500两白银给家父,让家父负责在村中间挖一个泊池,下雨天可以蓄水,人畜皆可利用,又在沟口修一涵洞,泊池水满时,就顺着涵洞和外面近百层的条石阶梯流到沟底,一直流向黄河里去,涵洞下面近百层大理石台阶的条石,则是崔大人一条命令让所有从河西过来河东的艄公,费尽千辛万苦运来的,这也是至今潘侯村仅留的一点点古建筑了。也是至今还起着非常重要作用工程建筑。

崔琳,山西蒲州府永济县人,年四十九岁。由廪生中雍正元年癸卯科举人,本年进士。四月十一日内,因甄别部属员缺,吏部拣选带领引见,奉旨以主事用。本月内,补授刑部广东司主事。六年二月内,升授刑部浙江司员外郎。八年二月内,升授浙江司郎中。十年十二月内,原任刑部尚书唐执玉等保送御史,吏部带领引见,奉旨补授贵州道监察御史。十三年闰四月内,左都御使福敏等保题掌京畿道事。六月内,大学士张廷玉、署副都御使索柱遵旨公同保举道员,本月二十五日,吏部带领引见,奉旨补授江苏苏松道。 


    仅在嘉庆道光年间,我们村就出了36个道台
72个县太爷,遍及大半个中国,真是显赫一方。那时有一首民谣说“上了夹马口坡,秀才比驴多”,意思是去蒲州府赶考的学子们都要骑驴,村里的驴都被秀才骑光了,还有很多秀才没得驴骑,只好步行或者去邻村借驴赶考了。那为什么要说上了夹马口坡而不说其他什么坡呢?因为从夹马口到潘侯的八里路全是上坡,基本没有平路,那条坡既窄又陡且长,一到潘侯道路突然平坦起来,同时也是一个比喻,意思就是坡上的秀才比坡下多很多。

    我们村的建筑也有别于其它村子,那时一个这样的小村子竟有有东、西、北三座城门,南边几十丈的深沟,晚上都有巡夜打更的。村中家家都是四合院,一家挨着一家,最有名的要数“火神巷”和“牌坊巷”。中间大约是两米多宽的小巷,因为宽度只有火车那么宽,乡亲们把它形象地称作“火车巷”,也是“火神巷”的另一种叫法。巷子里路面全是用青石和耐磨的青砖铺就而成,门前栓马桩,上马石比比皆是,几乎每个巷子里都有,当夜灯初上之时,城门、巷门、院门一关,则高枕无忧。野狼和土匪休想进村。

   

    古时潘候村四景,有村资深文人裴绍武老先生作诗为证:东桥池水上下流,西岭古刹向蒲州,南沟悬崖深万仞,北首凌空二郎楼  。     

        1947年前我们村还归永济县管辖(见附2),至今永济蒲州的有些老人一讲起你是潘侯人就会问“你是城里首的,还是东关的?”,把一个村子叫城,还有关。那时这种称谓在国内还是不多见的。

 

潘侯村当官的人多了,读书识字的人随之就多,潘侯人从上千年的发展史中,更多地理解了文化的含金量,由于文人多,除了当官的,做生意的也就多,村里的礼教相比周边村子就要讲究的多,文化生活也就相对提高和丰富多彩。每年正月里闹社戏,几乎成了专业化,解放前,我们村剧团还在永济的敬香会上卖过票,《火焰驹》、《淤泥河》、《翠屏山》、《反西凉》......等蒲剧大本戏都能拿得下来。听爷爷讲,那时唱戏都是自费的,演员不仅不要报酬,还要从自己家里拿着钱粮,就这,还都是争着要唱戏。大概这就是潘侯村文化底蕴之表现吧!民国年间,村里人口已达1000之多,一下考了四个大学士。永济县北的四大绅士,就有我们村二人。到了解放初期,一般的教员都因这里的文化人多,不敢来我们村教学,怕教不好,被村里人笑话。

文化底蕴深厚,民族气节的教育也就相对深化。抗战八年中,以裴礼义(号称裴老六)组建的家乡自卫队,逐渐发展到几千人,还在陕西的合阳县坊镇开了自己的兵工厂。他们积极配合“中央军”117师在张营重创日军,打死打伤数百日伪军,自卫队还从蒲州城的日军司令部,统战了日军两名翻译,从我们村护送过黄河,经国统区,最后到了延安。在共产党人卫黄的影响下,自卫队经常出其不意地打击日伪军,我们村沿黄河的那一带,日伪军是经常不敢轻易下炮楼到村中骚扰的。

    事物都有它的双重性。悠久的历史铸就的文明,难免政治风波的侵扰,58年兴建夹马口电灌站,我们村的碑刻和石条大都被拆除修了渠,特别是“十年浩劫”,村子里上千间的古建筑和剩下的石碑、古柏都被作为“四旧”毁掉了,环境优雅的潘侯村从此凋零,再也恢复不到从前了。

改革开放以来,潘侯村大抓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一度成为地黄这一中草药材的集散村。现在,虽然还未步入快车道,村民的生活还是不太富裕,但村里的孩子大多都是高中毕业生。村民们通过辛勤的劳作,正在创造一个新时代的潘侯村、同时创造潘侯人新的辉煌。

附1:崔纪(1693-1750)初名珺,字南有,山西永济人,清朝官吏,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进士年幼丧母,哀毁如成人。事父及后母孝。康熙五十七年,成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迁国子监司业,以母忧归。服阕,补故官。三迁祭酒。经过近二十年京城历练之后,乾隆初年得到迅速提拔重用。

 

  乾隆元年(1736)三月,升任国子监祭酒不久的崔纪提督顺天学政。[7]六月,任詹事府詹事,兼翰林院侍读学士。[8]十一月,出任仓场侍郎。[9]乾隆二年三月二十三日内阁奉上谕,任命崔纪署理陕西巡抚。四月初七日崔纪接到吏部来文,次日即上奏将于初九日立即由兰州赶往西安履职。乾隆阅折后指示其“勉力吏治民风,与大学士查郎阿(时任川陕总督)和衷共济,仍听其训诲”。[10]四月十九日崔纪从西安府兴平县上奏,对于朝廷“不次超擢”感恩戴德。乾隆勉励崔纪不负厚望,“勉力做一封疆表率”。[11]乾隆的重用与期望对于缺乏地方工作经验的崔纪来讲是“感激悚惕”,既心存感激,又有压力。文章来源:http://economy.guoxue.com/?p=5393

崔纪主要事例:

       乾隆元年,提督顺天学政。雍正间,采安徽学政李凤翥、河南学政习俊、浙江学政王兰生条议:每岁令诸生五人互结,无抗粮揽讼;诸生有事告州县,当先以呈词赴学挂号;为人作证及冒认命盗案,先革后审;诸生殴杀人及代写词状,加常罪一等;已斥诸生不许出境;诸生欠粮,必全完乃收考。纪疏请罢之。又定诸生月课三次不到,详革,纪请改一年;诸生完粮,上户限十月,中、下户限八月,纪请改岁底。下部议行。迁詹事,再迁仓场侍郎,署甘肃巡抚。

        二年,移署陕西巡抚。疏言:“陕属平原八百馀里,农率待泽於天,旱则束手。惟凿井灌田,实可补雨泽之缺。臣居蒲州,习见其利。陕属延安、榆林、邠、鄜、绥德各府州,地高土厚,不能凿井。此外西安、同州、凤翔、汉中四府并渭南九州县最低,渭北二十馀州县地较高,掘地一二丈至六七丈,皆可得水。劝谕凿井,贫民实难勉强。恳准将地丁羡银借给充费,分三年缴完。民力况瘁,与河泉自然水利不同。请免以水田升科。”上谕曰:“此极应行之美举,当徐徐化导,实力奉行,自不能视水田升科也。”擢吏部侍郎,仍留巡抚,寻实授。纪疏言:“陕西水利,莫如龙洞渠,上承泾水,中受诸泉。自雍正间总督岳锺琪发帑修濬,泾阳、醴泉、三原、高陵诸县资以灌溉。惟未定岁修法,泾涨入渠,泥沙淀阏,泉泛出渠,石罅渗漏。拟於龙洞高筑石堤,以纳众泉,不使入泾。水磨桥、大王桥诸泉亦筑坝其旁,收入渠内。并额定水工,司启闭。”均从之。陕西民惮兴作,言纪烦扰。上令详勘地势,俯顺舆情。

        三年,命与湖北巡抚张楷互调,时报新开井七万馀,上令楷察勘。楷言民间食其利者三万二千馀,遇旱,井效乃见。民益私凿井,岁岁增广矣。纪至湖北,自陈不职,部议降调。上谕曰:“纪在陕西凿井灌田,料理未善,致反贻民累。惟其本意为民,命从宽留任。”

        五年,总督德沛劾纪以公使钱畀护粮道崔乃镛,上又闻纪以淮盐到迟,令民间暂食私盐,谕纪自列,纪疏辨,下部议,降调。六年,再授祭酒。九年,督江苏学政。以父忧归。十四年,起授山东布政使。以东省贫民借官谷累百万石,请视部定价石六钱,收折色,纾民力。十五年,命以副都御史衔再督江苏学政,力疾按试。旋卒。

       纪潜心理学,上亦闻之,再任祭酒,召见,命作太极图说。历官所至,以教养为先。遇事有不可,辄艴然曰:“士君子当引君当道,奈何若是?”

 

 

附2:1912年3月,山西省裁去蒲州府,留永济县。1947年9月,永济县与虞乡县合并为永虞县,县人民政府驻地迁建于两县之间的赵伊镇。1949年,恢复原永济县和虞乡县。1954年,虞乡县与解县合并为解虞县。1961年,原永济县与虞乡县再度合并组建成新的永济县。新永济县除将中条山南地区划归芮城县外,还将东张、潘侯、夹马口等北部区域划归临猗县。同时又将原临晋县的开张、古城、伍姓等村及原解县的三娄寺、万家庄等村并入,形成今境。1993年,撤县设永济市至今。

 

关键词:崔大人古城镇瓦渣园崔纪潘侯村

作者:展翅飞翔的野马

《山西村名史话:潘侯村史话(图)》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展翅飞翔的野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