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個夢精华

发表日期:2013-04-15 摄影器材: 佳能 点击数: 投票数:



.

在三月細潤無聲的雨絲裡,將自己無眠的身體放逐。

因為放逐,一心一意去接近,而綻開如同一束閃電,如同一束河邊的水仙。

唐宋詩篇,江南遺夢,無需分辨骨子裡綿延的江南血脈濃淡深浅,一個旅人亦是無時代之隔。山是人的山,水是人的水,萬水千山走遍,驀然回首,伊人仍在闌珊處。是幽篁裡撫琴獨吟的高曠,還是一襲煙雨中的豔,都勿用懷疑,這最真實的人生,已如畫卷鋪展。

 

 

. .

倘若人生若夢,相愛亦然。

短暫而綿長,熱烈而終至薄涼,多少次午夜迂廻,化做一聲輕輕地喟歎。

內心感情的明暗交織如晦,似極了梅雨時節的江南。深巷闃無一人,唯青石板路上綴滿了細簇的丁香。

十年前的月亮早已沉了下去,十年前的故事還沒完——殷紅的少年往事漸漸漬幹成心口隱隱隱作疼的一粒朱砂痣,不過是他娶了別的新娘,往後的日子久了,再有了孩子,慢慢地、多少也會有點真心。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多年前,他問過她這句話。而她不置可否。紅玫瑰與白玫瑰永遠不可兼得,他走了,故事裡不再人來人往,這種隔絕人世的執拗反而成就了她的美。

她的美是一個結,又或者,是劫。一個命數中早已註定的劫。

 

 

 

...

那時候她是真年輕,什麼好東西放在她身上都不為過,大家也願意寵著她。

粉嘟嘟的一張俏臉,和白紙兒一樣的潔淨,金絲繡花的旗袍上面還鑲了一些光閃閃地水鑽,也就她能襯得這樣好看,頭上別著發簪,耳上串著著攢花鎏金的墜子,描了畫的絲絹團扇拿在手裡頭,說不出的標緻。

那時候她是真快活,什麼也不能使她微微皺一下眉,去到哪兒都能聽見她銀鈴一般清脆的笑聲。她並不太懂得自己的美,只這樣的單純,一切都是新奇,是剛剛綻放的花朵,在春的光豔中交舞著變,是人間充滿希望的四月天。

 

 

 



....

一段隱匿幽深的暗語,一曲手落弦斷的告白。

於命运交錯的一瞬間,各歸其位。

 

煙花易冷, 舊故裡草木深。

只有初夏時期的雨知道,我唯一不能釋懷的——是你。

 

一個叫長樂  ,一個叫未央。

一個叫長樂  ,一個叫未央......

关键词:西塘旗袍

作者:二小姐

《四個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二小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