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的桃花源记 · 阳朔

发表日期:2013-04-26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景区:西街 阳朔 点击数: 投票数:


过完一个忙碌的春节,我迫不及待的又踏上了经历一轮春运摧残的列车箱。他们说我怎么一定是火车呢,是不是怕死。怕,我当然怕,因为我不知明天和意外这东西究竟谁先会来。

                        

阳朔---不止那么一条街

                        

         3月上旬午后,买了晚上的火车票回家,于是在西街找了一家二楼的CAFE坐着以便虚度这些等待的时间。之所以将最后这OVER的几个小时留给西街是因为这条所谓的步行街听说已面目全非。过度的开发和商业化,别说西街远至几公里外的遇龙河总结起来就只有四个字“大失所望”。

                       


        我很喜欢山山水水自然的东西,毕竟这些不是现在生活中垂手可得的,但我亦犯贱的不能太远离文明。就像我们现在写信不用信纸用EMAIL一样,因为它文明得可以随时删改不用撕掉全毁。几天来选择了漓江边巷子里的小旅馆下榻。由于非旅游旺季的原因,整整一栋楼房就我一个“包场”,选了五楼的一间带花园露台兼带大飘窗的房间。跑这么远不就为这些吗?露台可鸟瞰西街及大半个县城,群山为畔,漓江就在边上自行流淌。

                       


                                 

         掌柜帮忙租好了自行车,手持着她自制的地图,就这样展开了我的环保自行车乱窜之旅。之前向掌柜打听好了哪里是景区,避开那些汹涌的旅游团就往非景区的边上走。不按牌理出牌,不走常规路线,这是一个迷思,也是一种骄傲吧,但它一定会给我更多,这是种真实感觉,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只按自己的意愿行事,这也是一个人出行的好处,不用迁就,自由。偏偏像我这个探寻心理极大的慢灵魂,体力确实不怎么样,最后算下来两天时间用去了我两个月的运动量。。。。。。

                       



                       

半山开的花------谁的桃花源

                       


        沿着漓江边龙山码头方向踩,经过了N个无人的码头之后,平整的水泥路换成了蜿蜒的碎石山林路。一直往山里去,人烟几乎没有,左边是笔直的山壁,右边是泛着涓涓涓细流的漓江,偶尔头上会有硕大的飞鸟嚷着大嗓门呼啸而过,在90°角的急弯处打一下车铃有环回立体声的效果。忘了过了多久,捌弯处突见两家土楼房,其中小的刷白了一下,摆了些许小躺椅。水粮断了好一阵子之久,我像那些走难的人突见一丝文明的曙光一样兴奋,高兴,难以形容。快步扔好车子(无错是扔!)走向屋子询问有水吃的卖没。女主人叫阿莲,带着奶味十足的儿子微笑着站在走道上,她先是惊讶了好一阵子,这深山老林哪跑来个大活人,然后男主人不知从哪个角落幽幽的飘出来说没水,没吃的卖,他说这是自己的装修设计工作室。话间,女主人沏上了一杯清香扑鼻的桂花茶另加一杯半凉的清水,这久逢甘露呀!


                        





        我想这算是非传统意义上的“艳遇”吧,她说,这是自己的房子,作为一群“搞艺术”的人们(这是我们愉快相处下来后我给他们下的判断)是须要有个私密的去处,无论作为休闲,度假工作室或一个“出口”这绝对是一个绝妙的方式。刚好这一家三口准备吃个饭赶在天黑前出山从返文明世界去,也刚好我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窜出来了。不愧为“吃货”的本尊,这深山老林的遇到人家不说,还撞饭口上了,她二话不说加了双碗筷,一起愉快地享受着这次“非主流的艳遇”。他们走的时候,阿莲给我摘了些橘子弄了些花生和花茶,叮嘱着一定要在天黑前出山,不然这无路灯无人的山路很不安全。然后,我就在这个安静的峡谷中的石滩边上呆坐了一阵,欣赏着对岸半山的开好了的梧桐花,吃着清爽甘甜的新摘橘子,也赶在看不清路之前走上返程的山路。


                       

妖孽一般的分流---- 遇龙河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到桂林。我妈说我很小的时候来过了,可我真的忘记了,因为太小了吧。遇龙河是漓江一条分支河,它的水清澈见底,随着深浅交错的河床和茂盛的水草不停变换着它本身的色彩。于是那筏工一竿一深浅,竹筏无声无色地在镜子一样的水面划开了一个口子,层层外放的涟漪,荡漾了一整片山林。两岸的斜阳在忽高忽低的山峦掩护下悄悄潜进了细胞里,落日熔金,温暖如血。从民宿到遇龙河,骑了有40分钟左右的山路,沿途都开满了黄灿灿人一样高的油菜花,好几次我都忍不住停了下来,感受那些庞大的蜜蜂团队集结在田里发出的乐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 Air说的“明园”

                        



         我不懂咖啡,我又没有很上瘾得时时刻刻离不开,至少对于咖啡我很难说得出个所以然来。在我的世界里,很难划分,也只能有喜欢或不喜欢的分别。我没有像朋友Winne一样喜欢到要去学习和理解的地步,我亦懒得去知道。一杯好的咖啡,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时区,一个时轴一样的享受。它包含了一个够远的地方,一张软大的沙发,一首慵懒的曲子,一本随性翻阅的书,一撮温和的光线,当然最重要的是一杯不加糖的Cappuccino。Air的的书里说他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咖啡馆,使得他用了好一两版的篇幅去描述它。我是个很懒惰的人,从LATE到Cappuccino口味的转换非得用上个三、五、十年,但没变的是,依然没加的糖。坐在明园的沙发里,欣赏着那个迷人的书柜,依偎轻纱薄帐里的微淡光线蔓延了一室,罗马柱和半月门眉在这里显得非常合理,就是每一个角落的恰到好处。再说那浓浓沉积的咖啡香,就像催情药一样,调拨着你身心的味弦,痒痒的,轻轻的。

                       

        结算一下这个行程,人摔了两次,UV粉碎性骨折,内闪饿得从此闭不上口了,骑了N公里的车,入了山,涉了小水。住着空中大花园无敌山景民宿,食嘛,啤酒鱼一般般,西餐很一般还是民宿老板的本地饭菜香呀。漓江没有想像中惊艳,遇龙河没有表面上那么无邪。还好,我遇上了一杯好的咖啡,江滨路的“明园咖啡”,他家的Cappuccino真的Solf得无人能敌,喝过了,一切都是浮云。

                        



关键词:poco旅游桂林尘子poison阳朔

作者:尘子POISON

《谁的桃花源记 · 阳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尘子POISO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