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枝梭嘎长角苗精华

发表日期:2013-05-15 摄影器材: 索尼 A900 景区:贵州 点击数: 投票数:

  梭戛生态博物馆是中(国)挪(威)两国元首——江泽民总书记和哈拉尔五世共同签署的文化项目,于1998年10月31日建成开馆。梭戛生态博物馆是亚洲第一座民族文化生态博物馆。
   1994年,国际博物馆协会年会在北京举行。同为国际博物馆协会学术委员的苏东海和挪威著名生态博物馆学家约翰杰斯特龙教授参会。其间,两位学者就生态博物馆与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进行过深入地探讨,并将目光共同投向了贵州。
   第二年,杰斯特龙乘坐的越野吉普就出现在了进出梭戛的唯一通道上。山寨里的一切让他感到震惊:村寨仍处于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状态,没有文字,刻竹记事,有独特的婚嫁、丧葬和祭祀仪式、音乐舞蹈等。他不愿按原计划离开,一定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这下可忙坏了乡里的干部,忙着派人去山下买被子。但这些被子最终没派上用场。按照杰斯特龙的意思,他们在一块空地上点了一堆火,全寨的男女老少都自发地穿着盛装赶来,围着火堆又唱又跳。杰斯特龙彻夜未眠,用摄像机拍下了那个难忘的夜晚。

    2013年4月20日,我随首钢电视台记者到六枝梭嘎采访,得以见证这个我国颇具传奇色彩的民族——长角苗。


六枝梭嘎生态博物馆位于贵州省西北的六枝特区以北42公里的梭嘎乡陇戛寨内,平均海拔2000米,自然条件极为贫瘠,地处高山,水源匮乏。树林掩映中的陇戛寨,显得格外的宁静而美丽。
 

 

这是进入博物馆的大门,在馆长的安排下,十来个苗家少女在门口一字排开,迎接远方的客人。


看到记者的到来,苗家少女们手牵手唱起了歌,虽然我们什么也听不懂,估计是欢迎客人的歌吧。

 

苗族勤劳勇敢、淳朴善良、热情好客。每当远方的亲友到访,即安排盛装苗族少女到村头寨口、设卡列队、载歌载舞夹道欢迎,坛装美酒、牛角为杯,不论男女老少,均要拦路劝酒,少则设卡一至三道,多则十二道,客未到主人家,而酒已半酣。盛情如斯,世所罕见。此种欢迎仪式具有悠久的历史,被称为“喝拦路酒”。

 

待一行人都喝了拦路酒,我们得以进入梭嘎生态博物馆。




一棵小树下,几个苗家小女孩在梳头,那种天真无邪,勾起游人对童年的无限遐想。


苗族少女的头饰和衣服。长期以来,陇戛村民坚定地保持本民族风格,至今仍相当完整地保存和延续着一种古老的、以长角头饰为象征的独特苗族文化传统,其独特之处在于妇女头顶上戴有形似长角的大木梳,两角高于头顶两侧,角上绕有沉重的头发。头上绑扎1.5尺到2尺的木制长角,3公斤──6公斤的黑发套与白毛线绑扎成人字形的硕大头饰。这种文化非常古朴:有十分平等的原始民主;有十分丰富的婚姻嫁、丧葬和祭祀礼仪;有别具风格的音乐舞蹈和十分精美的刺绣蜡染艺术。
 


 
由于头饰过于庞大,梳头成了一项繁琐的工程。必须两个人以上互相配合才能完成。


 
苗家少女在博物馆前面的空地上为游人进行文艺表演,个人感觉,特色不是太突出,但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在这里,我们得以见识了一种长角苗特有的乐器——三眼箫。负责博物馆接待的同志为我们表演了一下,一米多长的竹筒里传出了低沉悠扬的箫声。
 
 
 
 
馆内主要介绍了建立该馆的背景、长角苗的一些民族特色等,由于没带闪光灯,室内光线严重不足,拍回来的照片几乎不能用,很是遗憾。



 
此鼓名叫神鼓,又名丧鼓,也是长角苗特有的乐器,只是从生产出来开始就不能敲响。长角苗有一个习俗,神鼓一响,必有人死。若是外来人误敲了神鼓,就必须在这个村里留下来一年,吃住由村里人负责。一年中若该村有人去世,所有费用都由敲响神鼓的人承担,之后方可离开。若一年之内没人去世,敲响神鼓的人也可离开。



 
在陇戛村,我们遇到了来自法国的两位客人,在翻译的帮助下,记者对两位老外进行了采访。法国老先生听说要对他进行采访,赶紧从随身口袋里盒出梳子,把一头银发梳理得煞是有型,才对翻译说“OK”。
 



       关于生态博物馆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旅游开发或许不可避免,但商业味过浓必然会加速民族文化的消亡。2006年10月26日,学者摩罗就在其博客上发表《主流的力量》一文,对梭戛村寨发生的一切感到忧虑:“这里(梭戛)究竟丧失了什么,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盘点。”对于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也不是几张图片,几行文字就能阐释得清楚的。我们只有希望这个民族能够把它特有的传统文化继续传承下去,继续保留着它的原生态。


关键词:旅游

作者:恒哥

《六枝梭嘎长角苗》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恒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