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屈原与楚辞《九歌》

发表日期:2013-05-29 摄影器材: 柯达 点击数: 投票数:

 
《九歌》之山鬼(作者不祥)

(原创)屈原与楚辞《九歌》

屈原(约公元前353年-前278),中国古代战国后期伟大的爱国者,中国诗歌史上第一位有诗集传留于世的杰出诗人,中华民族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

据《史记.屈原列传》载:“屈原者,名平,楚王同姓也”,战国时期楚国(今湖北省秭归县)人,曾官居三閭大夫、左徒之位。屈原出身于贵族之家。古籍载:楚之祖,昆吾也,夏伯之后;桀末而南逃,是为华夏嫡传之生民。

《史记》称:屈原“博闻强志”,“娴于辞令”。这源于他自幼接受的是封建皇祖传统的政治文化教育。青年时期的屈原,在诸子百家纷起争鸣的现实影响下,主张“义”“善”。他在著名诗篇《橘颂》中,为“秉德无私”的“后皇嘉树”而讴歌,高度赞许那种无私地贡献于人类的橘树精神,号召人们“置以为像”,迎接新时代的到来!

屈原是一个“内美”而“自慎”的人。他非常热爱自己的祖国(楚国),十分重视王族子弟的教育,关怀青年一代的成长。在楚辞《渔父》篇中提到他曾担任“三闾大夫”之官。所谓“三闾”,是指楚王族“屈、景、昭”三姓的后代而言,这实际上是一个管教楚国王族子弟的闲散官职。

屈原为官公正廉明;他“明于治乱”,羡慕“尧舜之耿介”,憎恨“桀纣之猖披”。在他青壮年之际,就抱有不顾个人安危而欲力挽狂澜、振兴祖国之坚强信念。在他出任“左徒”这个地位仅次于楚国宰相(令尹)的高官之时,一心想为楚国效命,幻想彻底变革旧制以使自己的祖国迅速地强盛起来。

然而,此时的楚国却是世俗乖巧,国祚沉沦;“众皆竞进以贪婪兮,冯不厌乎求索。羌内恕己以量人兮,各兴心而嫉妒”(《离骚》)。据《史记》记载,在屈原“为楚怀王左徒”、“造为宪令”之时,“上官大夫(靳尚)与之同列、争宠,而心害其能… …因谗之”,于是,“王怒而疏平”。约公元前313年,屈原被罢去“左徒”之职。此后,楚怀王在秦使张仪的诱骗和朝臣子兰、靳尚,以及南后郑袖的鼓噪下,终于改变了联齐抗秦的国策,而楚国朝政风雨飘摇,愈发不可收拾;最终陷入被秦国灭亡的下场。

楚辞,是我国先秦时代战国(约公元前475年—前221年)后期流行的的一种新体诗歌,是极富地域性和民族风格的新时代的歌音。楚辞的诞生地在当时的楚国,春秋时期,地域大约北至河南南阳,南及湖北洞庭湖以南,西北至武关(陕西商县东),东南至昭关(安徽含山北),悉为楚国之疆界。楚国人民素有民歌的趣好,且盛行宗教祭祀之风—又称巫风。故史称楚国传统文化为“巫官文化”,与当时周朝王室所尊贵的“史官文化”截然不同。正是由于楚国民歌的长期积淀,为战国时期的新体诗歌—楚辞的诞生,奠定了丰厚的基础。因此,才能够产生屈原、宋玉这样的大诗人。

屈原楚辞的创作,是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去粗取精”,吸取了中原文化的传统和经验所成功谱制的新体诗歌。它是中原文化精神渗透入楚国的结晶,即可称作是“巫官文化的最高表现”,更宜视为南方巫官文化和北方史官文化交融与合流的文学产物。可以说,楚辞是屈原等一批诗人,在楚国民歌的基础上所创作的、既具有华夏古典文学优秀传统精神,又充分显示了楚地民族特色的新的文学体裁。

“楚辞”一语,早在西汉初年已有流传。后因刘向(公元前77—前6年)编辑楚人辞作成集,而最终确定书名为《楚辞》。屈原楚辞佳作约二十余篇,包括“离骚”、“天问”、“九歌”等名篇。屈原楚辞忧国爱民,艺术优美,境界崇高;其辞正气凛然,其情光明磊落,堪称诗人爱国情感与一腔忠血凝结成的不朽之作。

《九歌》,是屈原楚辞的代表作之一。关于《九歌》,众说纷纭。汉宋以来,学界历来把《九歌》视为楚怀王时期祭祀天地神祗的乐歌,把《九歌》视为屈原再创作的“祭神”之歌。

《九歌》原是楚国流传久远的古代乐曲,是楚国南方沅、湘一带地方民间祭祀鬼神的祭歌;屈原根据这种祭歌提炼加工创作了《九歌》之曲。其再创作的过程,亦包蕴着楚国人民和上古前贤的集体智慧在内。而现代学界,除“乐歌”之说外,更有“恋歌”一说:闻一多先生认为是“人神之恋”,郭沫若先生认为是“巫神之恋”,都有广泛的影响。

《九歌》共十一章,可分三类:其一,祭歌:《东皇太一》、《礼魂》。其二,恋歌:《东君》与《云中君》,《大司命》与《少司命》,《湘君》与《湘夫人》,《河伯》与《山鬼》,为自然神,实为四对配偶神。其三,挽歌:《国殇》,为人鬼。

其中,四对配偶神的恋歌,应称之为“神神之恋”。他们之间那种执着和朝思暮想的苦苦相恋、生死相随的情感,却是融贯天地的伟大的精神力量。

若干年前,笔者初读《楚辞·九歌》时,虽无甚解,但已为其斑斓陆离的神韵、五彩缤纷的色调和浓烈温馨的气氛所感染。若干年后,重读之时,已历经漫漫的人生,艰辛的历程、苦痛的恋情、岁月的烙痕,使笔者对这篇旷世佳作有着更真切的共鸣。

笔者久为《九歌》所动;十多年前,斗胆将《九歌》改编为四幕古典音画歌舞剧,完成了文学本的创作。创作过程中,再一次为屈原《九歌》所描绘的人物所感动。

《九歌》中的诸神;或安详肃穆、或英武贤姱、或容与娇贵、或热烈深情、或尊贵高雅、或炽热单纯、或腼腆敏感、或洁贞专一。这是万众神灵倏然宛在的形象活动,是他们真挚动人的感情流动。屈原把天地之情、神人之情、人鬼之情、长幼之情、恋人之情、山河之情、草木之情、云雨之情一一融汇在这十一篇章,毫无顾忌地诉说着他们的爱,让人们在万众神灵之下,更加感悟到人生苦短,仁爱至真。

近日,在QQ空间里看到妞妞写下的一句“风飒飒兮木萧萧”,感动十分惊讶:当今的女孩子居然还有能够读懂楚辞并引其佳句者,实属不多。而“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则是《九歌》之《山鬼》中最后两句。

屈原《九歌》第八章为“河伯”,第九章为“山鬼”。河伯即黄河之神,而山鬼则为巫山之神,因为她不是正神,故而称为“山鬼”;她与河伯实属一对恋人。王逸《章句》为《楚辞》所注曰:“河伯以水为车,骖驾魑龙而戏游也”;“山鬼仿佛若人… …被薜荔之衣,以兔丝为带”,“体含妙容,美目盼然”,“所在至高邈,云出其下”。实际上,“河伯”与“山鬼”讲的是山河之恋。当今许多画家所创作的“山鬼”,都描绘为伴以猛兽的美貌绝伦的赤裸女孩,却绝少能够展示出作为巫山主宰的神韵。

在笔者所作古典音画歌舞剧《九歌》中,第四幕为《冬魂—山河绝恋》,其主神即河伯、山鬼;主题为生死恋歌;主色调为雪白色。“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译成白话则是:

啊,

            雷声隆隆,风雨浸无边,

            哀猿凄凄,风飒飒秋叶卷。

        啊,公子,

            我真的把你抱怨,

            心中惆怅,彻夜无眠;

        你呀,

            是不是也如此思念我,

        想呀一一,

            想你想的神魂淆乱!

在《九歌》中所描述的诸神形象是很美的,有着强烈的艺术魅力。屈原与神站在平等的地位上,自由而真挚地描写他们的恋爱生活,表现他们美好的内心、丰富的感情,以及像人一样的喜怒哀乐。而面对今日浮燥的世情,面对每日不知所云的情感游戏,难道我们不应该从这些“神”的身上,汲取些许营养吗?

这,正是激励笔者改编《楚辞·九歌》的初衷;也是笔者喜欢重读《楚辞·九歌》的情感寄托。

又快到端午节了,想起了屈原,想起了最喜爱的《九歌》!

(2013年5月29日于北京)

 

 

 

关键词:随笔历史心情文化

作者:麦克

《(原创)屈原与楚辞《九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