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行游尼泊尔(十六)

发表日期:2013-06-14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加都广场 亚洲尼泊尔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十三集(紧接)

国王柱的对面,有个关着的护栏。除非你特意去问,否则很少有人会发现在这个护栏的背后,藏着一张巨大的、可怕的白巴伊拉布面具。

要解释清楚巴伊拉布必须先从湿婆说起,接下来,我们上第二节宗教课。

上节课,我们说到印度教的主神有三个,创造神:梵天;守护神:毗湿奴;毁灭和再生之神:湿婆。梵天跟毗湿奴已经介绍过了,现在,终于轮到最有明星气质的湿婆出场。

第一次听到“湿婆”没有以为他是女神的同学请举手——反正我是没资格举的了。谁让他起个“婆”字呢!好吧,其实这个名字是幸福吉祥的意思。

湿婆是个很有个性的神,度娘有很多关于他的故事。总的来说呢,他就是兼具创造与破坏的双重性格,既是愤怒的复仇者,又是慈悲的庇护者,可能跟他的经历有关,算是“青年”阴影。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请度娘讲故事给你听。

总之呢,他的本尊是蓝色的身体,头颈上缠着一条蛇,腰间围着豹皮,有很多手臂,总是拿着一根三叉戟,他的坐骑是公牛南迪(这点被毗湿奴比下去了,居然骑牛!又不是老子出函谷关)。他的化身也有很多个,其中一个神奇的化身是林迦!好吧,谁让他管再生呢。

另一个比较有名的化身就是可怕的巴伊拉布了。巴伊拉布又分为黑白两种。这个白的面具制造于1794年。每年9月的因陀罗节上,面具将会被展示数天,届时,人们将鲜花和稻谷撒在面具上,并把啤酒从面具顶上倒进去,然后从嘴里流出来,大家争着接来喝。我是没遇上这样的盛事了,不过,要真遇上的话,要不要喝,敢不敢喝呢?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

    对了,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以这个面具作为标志。

而另外一个黑黑的巴伊拉布,就随时都可以看到了。

这个石雕头戴骷髅冠、脚踏僵尸,象征着人类的无知,是17世纪,国王从旷野里发现并带到这里来的。据说,如果在黑巴伊拉布面前说谎,会死于非命。

加德满都警察局就在黑巴伊拉布的背后,也许人们觉得,这样可以对罪犯起到震慑的作用。

    说实话,我觉得巴伊拉布一点不可怕,尤其是黑的这个,黑黑胖胖的,多萌多有爱啊!好吧,这说明,我是个诚实的好人。

你看!鸽子也是诚实的!都飞到手上来找东西吃了。

加都主要是湿婆的道场,但毗湿奴也有粉丝,看到这个金翅大鹏鸟,就知道这庙是毗湿奴家的了。

梵天也好,湿婆也好,毗湿奴也好,都是“神一样的存在”了。漫天神佛中,唯一可见的“真实存在”是活女神:库玛丽——一个住在加德满都杜巴广场右侧库玛丽神庙中的小女孩。

    尼泊尔王室以塔蕾珠女神为保护神。她是一位与印度教难近母相似的女神(一说即为杜尔迦)。在梵语、尼泊尔语和其他印度语言中,库玛丽意即“处女”,也是杜尔迦作为幼女形态的称谓。 传说尼泊尔马拉王朝的末代国王常常与塔蕾珠女神玩掷骰子游戏。有一次国王输了却耍赖,女神大怒而去,降谕说不再现身保护国王和国家。经过国王的哀求,女神松口说自己会附身到尼瓦尔人释迦族女孩的身上。从此每任国王都会寻找合资格的女童并尊其为库玛丽女神。

    由于女神化身为红色蟒蛇,所以妇女梦见红色蟒蛇就会被视为其将会孕育库玛丽,不过,女神的挑选是严格的,其中几条是:4岁到7岁的处女;不能流过血,从未生病;出身释迦族;出生时的星象吉祥,有利于国王的星象;身上没有斑点胎记;牙齿整齐没有缺少;身体要符合32种优美的特征,如:颈项如海螺壳光滑(呃,难以想象),身体像榕树挺拔,睫毛如母牛浓密,腿如小鹿健美,前胸像狮子,说话声如鸭子般响亮(是谁说,一个女人相当于500只鸭子来着?)

选出的女孩将会接受各种试炼,比如让着装奇异,表情凶恶的男子围着她跳舞、怪叫之类,最离谱的一个是在房间的地板上放置水牛的头(象征被女神杀死的妖魔)以及洒上牛血,把女孩关在里面一晚。如果女孩表现镇定安详,那么便证明她是库玛丽。

库玛丽一旦确认,就要离开家住在寺庙中,不能再和家人见面。走路要坐神轿,双足不能碰地。平日闭门不出,只有在特殊的节日和时间段才会让民众前往膜拜并受她祝福。再不能像普通孩子一样上学,也不能到外面玩,甚至不能被自己的朋友触碰。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她就会失去纯洁之身。

每年9月因陀罗节的第三天,女神要在守护神加奈斯和拜拉布的陪同下乘高大的木轮车巡游全城供人们膜拜,以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在参加的庆祝活动上,信徒们为她献上鲜花和钱财,然后仔细观察活女神对礼物的反应。如果她默不作声,信徒们便会认为自己受到祝福;如果叫喊或者笑,便认为会患上重病或者面临死亡风险;如果哭或者揉眼睛,他们便会陷入恐惧之中,因为他们认为这预示着自己很快就要走向死亡。信徒们认为,如果活女神用手拿供奉的食物,预示着将遭遇财政损失;如果拍手,则说明他们有理由害怕国王的存在。

这样既神奇又无聊的日子一直要持续到库玛丽出现初潮或流血,这个时候她就必须退位了。但是,恢复成普通人的库玛丽很难再过正常的生活——活女神的经历让她们很难找到如意君。很多前任活女神都遭遇这个问题。这种难嫁既由活女神在童年时过于受到溺爱导致,也与一种迷信说法有关,即认为迎娶前活女神的男性会早早离开人世。我个人还有一种想法,在这样变态的环境下长大的小孩子,多少会有点性格缺陷吧?比如自闭啥的。

如果亲们还想了解更多库玛丽女神的生活,可以直接去加德满都的书店买一本《从女神到凡人》来研读一下。

按照传统,女神每天下午4点,会表情冷傲地从窗口小露一脸,我刚好赶上。等待的过程中,先给窗户拍一张,据说左边那个人是女神的老师。

过了一会,一个小小孩的脸就从中间的窗户探出来了。我没敢怎么盯着看,毕竟我也交了香火钱的,虽然不是信徒,但算是“献上鲜花和财物”了,万一她对我笑,岂不糟糕。

三分钟不到,小女孩消失了,窗户里很黑,让人觉得,她不是走了,而是被吞噬了。庭院重归寂静,一只鸽子从檐下腾起,冲破头顶小小的四方的天空,快活地打着旋儿飞走了。

走出神庙,看到一张库玛丽的宣传画,称得上是笑颊粲然,很可爱的小孩子。

突然想起,这正是被信徒视为凶兆的表情,想必,笑也是不能随心的。

不知道她无聊的时候,会不会也看鸽子呢?看到那些从檐下腾起,冲破头顶小小的四方的天空,快活地打着旋儿飞走了的鸽子,她会想些什么呢?


第二十四集

杜巴广场总是挤满人,不过,就算最挤的时候,也有些僻静处,因为没有被标注在景点地图上而被游客遗漏。这些被忽略的去处反到有点不一样的味道。

随便坐一坐,也是好的。

何况树下还藏着佛陀的脚印呢。

前面说过“在加德满都,你很难将所谓的市井和景点区分开来,因为整座城市和城市的生活都是景点的一部分;你也无法将宗教与日常的作息区分开来,因为尼泊尔人与神同起同居生活在同一屋檐下。”这个在广场一角接水的妇人就是证明。

再一次地表示:这水,真的能喝?

你能想象,在故宫举行婚礼吗?在这里就可以。尼泊尔的皇家广场确实是大家的广场,而不单是皇家的。

 

你能想象在太和殿廊柱下卖叶子叠的碗吗?这里也可以。

还有人直接把要卖的报纸挂上了“宫墙”,看“粑片儿”(就是蹭看)的人可以在这里挨着一张又一张地看一上午。

棉花糖,跟北京的冰糖葫芦一样是招牌。不过,我没敢下手,颜色实在,在那个啥了

加都跟巴德岗确实不一样,在巴德岗,我就没有看到在太阳下发愁的人

首都生活成本高,“长安米贵,居大不易”啊!

还是做孩子好,拉到一单几块钱的小生意,就很快活了。

我也很快活,这个漂亮的曼海蒂手绘,一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才慢慢褪掉呢。



关键词:加都广场尼泊尔

作者:醒醒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行游尼泊尔(十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醒醒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