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臺灣原住民采風圖考 - 1807年

发表日期:2013-07-12 摄影器材: 康泰时 点击数: 投票数:

 
臺灣社番 (原住民) 采風圖考 - 1807, 嘉慶十二年 -  楊復吉

注:原住民族,是指漢人移居臺灣前即已抵達臺灣定居的族群、原住民。





臺灣原住民族之魯凱族的頭目。拍攝於其拜訪東京帝國大學人類學教室之時,約在日治時期Rukai_chief

  ·歸化

臺灣社番,不知所自昉。考四明沈文開筆記言:『自海泊飄來,及宋零丁洋師敗遁此』。其種類甚多,南自加六堂至崇爻,七十二社;北自崇爻至雜\番社,尤難指屈。
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開臺以來,漸次歸順。

注:
康熙二十二年以施琅为福建水师提督,收复了台湾。
康熙二十三年在台湾设一府(台湾府)三县,即台湾县(今台南)、凤山县(今高雄)、诸罗县(今嘉义),隶福建省。

雍正十年,大甲西、沙轆等社為梗,我師戡定;尤武乃、骨宗等社人蹟罕到,亦相率歸化。
巡道倪象愷於彰化東山之巔建鎮番亭,以勒功焉。

  · 社師

南北諸社熟番,於雍正十二年始立社師,擇漢人之通文理者給以館穀,教諸番童。

巡使按年巡歷南北路,宣社師及各童至,背誦經書。其後歲科,與童子試,亦知文理,有背誦詩、易經無訛者,作字亦有楷法。

番童皆薙髮冠履,衣布帛如漢人。有番名而無漢姓。
侍御張湄有詩云:『鵝筒慣寫紅夷字,鴃舌能通先聖書。何物兒童真拔俗,琅琅音韻誦關雎』! 

  · 開圳(圳音酬,田畔水溝也)

  歸化已久熟番,亦知以稼穡為重。凡社中舊管埔地,皆芟刈草萊,墾闢田園。

有慮其旱澇者,亦學漢人築圳,從內山開掘,疏引溪流,以資灌溉。片隅寸土,盡成膏腴。

  · 耕田

番俗以女承家,凡家務悉以女主之,故女作而男隨焉。番婦耕稼,備嘗辛苦,或襁褓負子扶犁。男則僅供饁餉。侍御范咸有『水田黎婦盡春耕』之句。

  ·插秧

  郡邑附近番社,亦三、四月插秧。先日獵生酹酒祝空中,佔鳥音吉,然後男女偕往插種,親黨饟黍往饁焉。番地土多人少,所種之地一年一易;故穎栗滋長,薄種廣收。

  ·刈禾

番稻七月成熟。集通社鬮定日期,以次輪穫。及期,各家皆自蠲牲酒以祭神,遂率男女同往;以手摘取,不用鐮銍。歸即相勞以酒,酕陶醺醺,慶豐收焉。

  ·瞭望

社番擇隙地編藤架竹木,高建望樓。每逢禾稻黃茂、收穫登場之時,至夜呼群扳緣而上,以延睇遐矚。

平地亦持械支柝,徹曉巡伺,以防奸宄。此亦同井相助之意。

  ·收倉

  收成後,於屋旁別築貯穀之室,圍以竹箙,覆以茅苫,連穗倒而懸之令易乾,名之曰「禾間」。其粟名「倭」,粒大而性黏,略似糯米;蒸熟攤冷,以手掬而食之。

  ·舂米

  番無碾米之具,以大木為臼、直木為杵,帶穗舂令脫粟,計足供一日之食,男女同作,率以為常。侍御夏之芳有詩云:『杵臼輕敲似遠砧,小鬟三五夜深深。可憐時辦晨炊米,雲磬霜鐘咽竹林』。

  ·織布

  番女機杼以木,大如栲栳,鑿空其中,橫穿以竹使可轉;纏經於上,\木為軸繫於腰,穿梭闔而織之。以苧絲為線,染以茜草,合鳥獸毛織帛,斑斕相間,名曰「達戈紋」。又有巾布等物,皆堅緻。范侍御有『蓬麻茜草能成\,何必田園定種桑』之句。

  · 製酒

收成後,擇吉製酒。以口嚼生米為麴,和蒸飯調勻置缸中,蓋以稻纓,弆藏密處;五日掬而嘗之,盎盎然泛齊成矣。其色白,味淡,善醉易醒。作麴時,口中喃喃作聲,若有所祝者然
司馬孫元衡裸人叢笑篇有云:『群嚼玉英粲,■〈酉靈〉醁為氤氳,屏五齊三事而狄康不聞。準身準口量餘粟,一榼一瓢萬事足。蚩蚩者無懷古民,白刃酣交醒觳觫(蕃嗜飲,通計所食之餘,悉以釀酒。

其釀法則聚男婦嚼米、納器為之,亦一奇也)』。

  ·築基

  番不諳堪輿,然築舍亦自有法。初卜鳥音以擇日,營基高於地五尺,周圍砌以石,中填土。會集社番,各持畚挶,併力合作,不日而成;勞以酒食,彼此均相助焉。

  ·乘屋

  蓋屋先植棟柱於地,然後削竹為椽,編茅為瓦,成圓蓋,會社眾合力擎舉置棟上。前後皆有闔扇,繪雕髹漆,殊炫麗。兩旁皆細竹,編為花草等紋。外堅密而中無間隔,形勢狹長,遠望有如畫舫焉。
侍御黃叔璥有詩云:『剉竹為椽扇縛筊,空擎梁上始編茅。落成合社欣相賀,席地壺槳笑語高』。

  · 送花

番已娶者名「暹」,調姦有禁。未娶者名「麻達」。番女年及笄,任自擇配

每月梳洗,麻達有見之屬意者,饋鮮花,贈芍歸荑,備極繾綣;柳葉桃根,婉致風情。

遂與野合,告父母成牽手焉。如後反目,許相離異,名為「放手」,所生男女仍歸番婦。


  ·口琴

  削竹為片如紙薄,長四、五寸,以鐵繫環其端,銜於口吹之,名曰「口琴」。

又有制類琴狀,大如拇指,長可四寸,窪其中二寸許,釘以銅片;另繫一柄,以手按循脣探動之,銅片間有聲娓娓相爾女。麻達於明月清夜吹行社中,番女悅則和而應之,潛通情款。夏侍御有詩云:『不須挑逗苦勞心,竹片沿絲巧作琴。遠韻低微傳齒頰,依稀私語夜來深』。

  ·議昏

  近城社番,亦知習禮。議昏,令行媒通言。諏吉,以布帛、蔬果併生牛二,先行聘定之禮。亦有學漢人娶女為婦、不以男出贅者。聖化甄陶無外,易狉榛為文明,浸浸乎一道同風之盛矣。

  · 贅婿

番重生女,贅婿於家,謂之「有賺」;生男出贅,謂之「無賺」。
蓋以女配男,承接宗支也。成昏日,番女靚妝坐板棚上,四人肩之;揭彩竿於前,鳴鑼喧集,遨遊里社,親黨各致賀。至婿家,攜手同歸。兩家父母,亦共飲酒;三五斗以後,遺簪絕纓,歡謔無度,數日方止。


  · 沐兒

  番俗初產,產母攜所育婗嫛同浴於溪,不怖風寒,蓋番性素與水習。

秋潦驟降,溪壑漲盈,腰掖葫蘆,徑渡如馳。

有病亦取水灌頂,傾瀉而下,以渾身煙發為度;未發再灌,發透則病癒。

裸人叢笑篇有云:『崩泉下澗三尺波,女兒沒水如群鵝。中官投藥山之阿,至今仙氣留雲窩。生男洗滌意非它,無攣無靡無沈痾。他日縱浪有勳業,為鯨為鯉為蛟鼉(明太監王三保出使西洋,到赤嵌汲水,投御藥於澗水中。至今番俗生兒即入水洗,謂有仙氣)』。

  · 乳兒

  番無男女不親之嫌。番婦乳兒,見者從旁與相戲狎,甚喜,以為人愛其子,雖撫摩其乳不禁也。

若過而不問,殊有怫意。

  ·布床

  番婦育兒,以大布為襁褓。有事耕織,則繫布於樹,較枝椏相距遠近,首尾結之,若懸床然。風動,枝葉颯颯然,兒酣睡其中,不顛不怖;饑則就乳之,醒仍置焉。故長不畏風寒,終歲赤裸;扳緣高樹,若素習然

元次山思太古詩云:『嬰孩寄樹巔,就水捕■〈魚鳥〉鱸;所歡同鳥獸,身意復何拘』!與此大相類,不可謂
社番非無懷、葛天之民也。

  ·穿耳

  番俗自幼鑽耳,貫以竹節;至長,漸易其竹而大之,使耳孔大如巨環垂肩上,亦儋耳之俗也。相傳以為達磨東渡,社番之祖皈依,今猶遵之。

裸人叢笑篇有云:『鑿囷貫竹皮括輪,象日月兮衛其身,圓景雙擔色若銀(番有造為大耳者,幼鑽囷,實以竹筒。自少至壯,漸大如盤,圬以土粉,取飾觀云)。我聞無腸之東聶耳國,趨走捧持猶捧珍』。又云:『一耳為衾一為茵,非其苗裔強相效,嗚乎坎德胡不辰』!

  ·箍腹

  番俗以馳走飛逐為活計,憂腰肥為累,從髫齔便令箍腹。以細竹編如籬,闊有咫,長與腰齊,圍繞束之,故有力善走,重繭累胝,能數千里,可敵佽飛秦成焉。

裸人叢笑篇有云:『倒懸覆臟,如縶羵羊;織竹為笟,約肚束腸。行奔登躍,食少力強;蜂壺猿臂,逐鹿踰岡。將刀斷之,挽手上堂(稚番利走,身乃倒懸,以竹為笟,束腰使細。至婚時斷去。又男女結婚不以禮,惟挽手告諸父母云爾)。為語楚宮休餓死,盍習此術媚其王』?

  · 文身

  古傳文身以避蛟龍之害,勾吳已然。臺番以針刺膚,漬以墨汁,使膚完皮合,遍體青紋,有如花草\繡及臺閣之狀。第刺時殊痛楚,亦有傷生者。番俗裸以為飾,社中以此推為雄長,番女以此願求婚媾,故相尚焉。

黃侍御有詩云:『絕島中華古未通,生來惟闘此身雄。獨餘一面猙獰外,人鳥樓臺刺自工』。

仁和郁永河亦有二絕句云:『文身舊俗是雕青,背上盤旋鳥翼形。一變又為文豹鞹,蛇神牛鬼共猙獰』。『胸背斕斑直到腰,爭誇錯\勝絞綃。冰肌玉腕都文遍,只有雙蛾不解描』。

  · 鑿齒

  番俗男女成婚曰「牽手」。彰化以北內山等社,牽手半月後,設酒延諸番親串到社,新婦以鍼周刺口旁為花草等狀,寬五、六分,漬以黑皁,若丈夫鬚髯然;蓋欲以別室女也。

又男女各折去上齒二以相遺,取痛癢相關之意。

裸人叢笑篇有云:『短布無長縫,尚元戒施縞。桶裙本陋制,不異蠻犵狫。狫蠻鑿齒喪其親,爾蠻鑿齒媾其姻,雜俗殊風仁不仁(南海犵蠻,幅布圍下體,不施襞積,號曰「桶裙」;臺番似之。又犵狫親死,鑿齒以贈永訣;番結婚鑿二齒以定終身)』!

  · 戲毬

  番以藤絲編製為毬,大如瓜、輕如綿,畫以五彩。每風日清朗,會社眾為蹋踘之戲。先以手送於空中,眾番各執長竿以尖托之;落而復起,如弄丸戲彈。以失墜者為負,罰以酒。男女堵觀,以為歡娛。

張侍御有詩云:『藤毬擲罷舞秋千,世外嬉怡別有天。月幾回圓禾幾熟?歲時頻換不知年』。

  · 鼻簫

截竹為管,竅四孔,長可尺二寸。通小孔於竹節之首,按於鼻橫吹之,高下清濁中節度;蓋亦可諡為洞簫也。

麻達夜間吹行社中,番女聞而悅之,引與同處。

裸人叢笑篇有云:『管承鼻息颺簫音,筠亞齒隙調琴心。女兒別居椰子林,雄鳴雌和終凡禽(女長,構屋獨居,以鼻簫、口琴男女互相調和,久而意諧,乃告諸父母)。

不顧耶娘回面哭,生男贅婦老而獨(俗以婿為嗣,置所生不問)。

但知生女耀門楣,高者為山下者谷。貓女膩新相闘妍(女多以貓名,幼曰「膩新」),醉歌跳舞驚鴻翩。

酋長朝來易版籍,東家麻達西家仙(未婚名「麻達」,供力役;既婚名「仙」,納餉稅)』。

范侍御有詩云:『裹髮殷勤願執鞭(麻達爭執輿夫之役),服勞吾意亦欣然。怪他麻達風騷甚,學得吹簫便是仙』。

余亦有詩云:『鼻簫清響遏行雲,有女東牆側耳聞。何必焦桐傳密意,數聲吹出卓文君』。

  · 闘走

  番俗從幼學走,以輕捷較勝負。

練習既久,及長,一日能馳三百餘里,雖快馬不能及。

秋淋泥濘,水潦既降,星夜遞公牘,能速達。

臂帶鐵釧、手執銅瓦,走則以瓦扣釧,聲如鳴鐘;一步一擊,不疾不徐,遠聞數里焉。

張侍御有詩云:『競誇麻達好腰圍,健足凌空捷似飛。薩豉鏗鏘聲近遠,輕塵一道走差歸(麻達走遞公文,插雉尾於首。手背繫薩豉宜,以鐵為之,狀如捲荷,長三寸許。展足闘走,腳掌去地尺餘,撲及其臀,沙起風飛;手鐲與薩豉宜相擊,丁當遠聞,瞬息數十里。見郡志)』。

  · 射魚

  社番頗精於射,又善用鏢鎗。上鏃兩刃,桿長四尺餘。十餘步取物如攜。嘗集社眾,操鏢挾矢,循水畔窺遊魚噞呴浮沫或揚鬐曳尾,輒射之,應手而得,無虛發,便生噉之;醃漬,則反取微臭者以為佳。

  · 種芋

  內山生番不知稼穡,惟於山間石罅刳土種芋苗。熟則刨地為坑,架柴於下,鋪以生芋,上覆土為竅,火燃即掩其竅。數日取出,芋半焦熟,以為常食;行則挈以為糧。

孫元衡有詩云:『自有蠻兒能漢語,誰言冠冕不相宜。叱牛帶雨晚來急,解得沙田種芋時』。

  ·斫木

  臺地初闢,人民稀少,材木不須遠取。近生齒日繁,不得不深入內山;生番為梗,屢遭剸殺。必呼群結隊同往,或饋納於土目、通事,方往採無患。

  ·抽藤

  臺山產藤,粗如繩,長數十丈。人蹟不到、深林蓊翳之區,滋蔓芃茸,沿盤澗谷間。生番往往匿其中,剸刃殺人,故最難取。緣資用廣而取利大,番漢貪之,雖冒險亦無畏焉。

   · 獵禽
1746,Taiwanese_aboriginese_deerhunt

臺地未入版圖以前,番惟以射獵為生,名曰「出草」;至今尚沿其俗。十齡以上,即令演弓矢;練習既熟,三、四十步外取的必中。當春深草茂,則邀集社眾,各持器械帶獵犬逐之,呼噪四面圍獵,得鹿則刺喉吮其血,或禽兔生啖之;醃其臟腹,令生蛆,名曰「肉筍」,以為美饌。其皮則以易漢人鹽米煙布等物。

  ·服牛

  臺郡內山深篠密箐中產野牛。番會社眾,以長竿繫繩為圈,合圍束其頸。牛曳繩怒奔,則縱其所往,伺其力盡,繩勢稍緩,徐徐收繫於木;餓之,漸進草食。俟馴習,然後服而用之。

  ·完餉

  番社賦餉本輕;乾隆二年特恩,再減從前三分之一。每屆徵期,通事傳齊各番令完,一呼立應,輸將恐後。或貧,攜他物交通事折準代納,不敢逋欠。

夏侍御有詩云:『八社丁徭力漸紓,閨中餉稅蚤捐除(向例,鳳山八社番婦,徵米每口一石;雍正四年,蠲豁)。只今宵晝辛勤處,謹護官家十萬儲』。

  ·公廨

番社前蓋茅亭一座,進則館舍三間,名曰「公廨」,土目、通事會議決斷之所。
日夜撥番夫二人守候。凡輶車經過、停驂信宿及一切公文往來,撥遣飛遞,不違晷刻,無曠風雨;趨勸供役,踴躍恐後。

余有詩云:『蜂腰鼓腹步徐徐,且喜今朝食有魚(凡長吏因公遠出,番為肩輿,犒以酒食,則歡欣鼓舞)。

意氣揚揚告貓女(番女多以「貓」名):「適纔親御使臣車」』。

  ·採實

  檳榔高數丈,花細;實如青果,在葉下幹上,攢簇星布。椰樹幹葉亦似之,但其實大如瓜,中有瓤,味香,白如雪、脆如梨,其液如酒,切片和檳榔啖之。六、七月熟,可採,番人騰越而上,扳援蹻捷,名曰「猱採」。

  · 會飲

  農事既畢,各番互相邀飲;必令酒多,不拘肴核。男女雜坐讙呼;其最相親愛者,亞肩並脣,取酒從上瀉下,雙入於口,傾流滿地,以為快樂。若漢人闌入,便拉同飲,不醉不止。

黃侍御有詩云:『厤書不識歲時增,月幾回圓稻一登。鄰社招邀同報賽,竹杯席地俗相仍』。

  · 番戲

番俗成婚後三日,會諸親飲宴。各婦女豔妝赴集,以手相挽而相對,舉身擺蕩,以足下軒輊應之,循環不斷,為兩匝圓井形;引聲高唱,互相答和,搖頭閉目,備極媚態。

此晉女子連袂踏歌意也;雖非子夜、懊儂等曲,亦有詞調自抒其天籟耳。
黃侍御有詩云:『男冠毛羽女■〈髟上監下〉鬖,衣極鮮華酒極酣。一度齊咻金一扣,不知歌曲但喃喃』。

諸羅令周鍾瑄有詩五首云:『蠻姬兩兩鬥新妝,蹀■〈薛〉花陰學舞孃。珍重一天明月夜,春來底事為人忙』?『不掄檀板不吹笙,一點鉦聲一隊行。氣味何如初中酒,山花翠羽鬢邊橫』。『聯翩把袖自歌呼,別樣風流絕世無。番調可知輸白雪,也應不似潑寒胡』。『野氣森森欲曙天,維摩新病未成眠。空餘無限羅伽女,亂把天花散舞筵』。『一曲蠻歌酒一卮,使君那惜醉淋漓。但令風物關王會,我欲從今學畫師』。

范侍御亦有五絕句云:『連臂相看笑踏歌,陳詞道是感恩多(詞多感皇恩語)。劇憐不似弓鞋影,一曲春風奈若何』。『妙相天魔學舞成,垂肩瓔珞太憨生。分明即是西番曲,齊唱多羅作梵聲』。『衣冠漸已學唐人(番謂漢人曰「唐」),婦女紅衫一色新。金鼓齊鳴雙舉手,\斟低唱又三巡』。『不須戛玉更敲金,聲韻幽颺夜
漏沈。自是天民歌帝力,兒家知識本無心』。『島上方言語意深,依然天籟有清音。須知聲教通重譯,傾盡尊親萬國心』。

余亦有五絕句云:『番歌歌罷共鳴金,舞翠翻紅燭影沈。道是天家恩至渥,賡颺不盡野人心』。『大唐禮教久蒸薰,既著長衫且著裙。莫道窮荒少知識,謳歌無語不尊君』。『歌聲雖未繞梁沈,亦自悠揚載好音。不解喃喃度何曲,惟於含笑驗歡心』。『競喜村醪進玉卮,番孃沈醉踏歌遲。相將聯臂紅燈下,想見天魔夜舞時』。『清歌宛轉燭花前,舞袖翩躚共比肩。我正慚無宣化術,見渠歡忭亦欣然』。

  ·渡溪

臺地南北大溪數十,寬廣無梁;經冬\涸可徒涉,夏秋水泛,洶湧湍激。
土目、通事有事經涉,乘竹筏,令番浮水繞筏扳援而行。

更有虎尾溪,其沙陷人足,人誤踐之則溺,必令番試探,插標以示行人。
參將阮蔡文詩云:『蓬山萬壑爭流潝,溪石團團馬蹄縶。大者如鼓小如拳,溪面誰填遞疏密。水挾沙流石動移,大石小石盪摩澀。海風橫刮入溪寒,故縱溪流作鬱■〈山壘〉。水方沒脛已難行,水至攔腰命呼吸。夏秋之間勢益狂,瀰漫五里無從測。往來溺此不知誰,征魂夜夜溪旁泣。山崩巖壑深復深,此中定有蛟龍蟄』。

  ·遊車

番無年歲,不辨四時,以刺桐花開為一度。
每當花紅草綠之時,整潔牛車;番女梳洗,盛妝飾,登車往鄰社遊觀,麻達執鞭為之驅。途中親戚相遇,擲果為戲。若行人有目送之而稱其豔冶者,則男女均悅以為快。

  · 艋舺(一作莽甲,一作莽葛)

  彰化水沙連社,背山環水,水廣數里,深不可測。社出苦茗,性極寒。漢人以貨到社交易,番以獨木鑿其中為舟渡之,名曰「艋舺」;然非本社番不能使也。

郁永河有詩云:『莽葛元來是小舠,刳將獨木似浮瓢。月明海澨歌如沸,知是番兒夜弄潮』。

  ·鞦韆

  番女有緲綿氏之戲,即鞦韆也;以緲為飛,以綿氏為天意,以為飛天耳。每風和景明,招邀同伴,椎髻盤花,靚妝麗服,以銀錢、珊珠貫肩背,條脫纏腕,纍纍相比,歡呼游戲。

臺人有『雲\碧梧飛彩鳳,花移丹桂下姮娥』之句詠其事。

  ·浴川

  彰化以北,番婦日往溪潭盥頮沐浴,女伴牽呼,拍浮蹀躞,謔浪相嬲;雖番漢聚觀,無所怖忌。

臺人有『浪映桃腮花片落,波搖粉臂玉魚遊』之句。

郁永河有詩云:『覆額齊肩繞亂莎,不分男女似頭陀。晚來女伴臨溪浴,一隊鸕\漾綠波』。

  ·淘金

  雞\毛少翁等社,深澗沙中產金,其色高下不一。社番健壯者沒水淘取,止一掬便起,不能瞬留;蓋其水極寒也。或云:久停則雷迅發,出水即向火始無恙。

  ·藤橋

  諸羅有內遊八社,其第五社曰「藤橋」。高山對峙,中夾大溪,深數千仞;番剖大藤為經繫於兩麓大木上,以小藤為緯橫織如梁,翼以扶闌,行則搖曳如欲墜然。過者股慄目眩,不敢俯睇;番以頭頂物,往來如飛。

  ·雞距

  內山有社名曰「嘟嘓」,其番翦髮、突睛、大耳,狀甚惡;足指如雞爪,上樹如狷獮,善射好殺。番境補遺云:『雞距番,足趾楂■〈木丫〉,食息皆在樹間,非種植不下平地。

常深夜獨出,至海濱取水;遇土番,往往竊其首去。土番亦追殺不遺餘力,蓋其足趾楂■〈木丫〉不利平地,多為土番追及。既登樹,則穿林度棘,不可復制矣。其巢與雞\山相近,無路可通;土人扳藤上下,與之交易,一月一次,雖生番亦懾焉。惟懼砲火,聞聲即跳遁』。

  ·讓路

臺番涵濡德化,亦有禮讓之風。卑幼遇尊長,卻步道旁,背面而立;俟其過,始隨行。若駕車,則遠引以避。如遇同輩,亦停車通問,相讓而行;不可以蠻俗鄙之也。

  ·巡社

  社番南弱於北。南路內山邦尉、墩\等社兇番常出殺掠,通事憂之,常求北社每年二次差目番二人名曰「出海」,帶器械番眾至南社諭令不得肆惡;違則剿之。
蓋南社被北社虔劉苦毒,故聞之奉令惟謹也。

  ·跋

臺灣自康熙甲子(二十三年)歸化後,誌述孔多;
若[季蓉洲]臺灣雜紀、[林芝嵋]臺灣紀略、[黃玉圃]臺海使槎錄、[朱幼芝]海東札記,土風物產,搜羅略備矣。
茲則專載南北諸番社事,殊形異相,令人耳目一新。惜其圖久佚,不克並錄為快耳。

  丁卯(嘉慶十二 (1807) 年)上巳日,震澤楊復吉識。


原文址:【国学导航-臺灣遊記】
http://www.guoxue123.com/tw/02/090/index.htm
;)

关键词:社番原住民耕田製酒台湾

作者:Arty~

《臺灣原住民采風圖考 - 1807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rt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