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一)——御道口-塞罕坝精华

发表日期:2013-07-16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箭扣 点击数: 投票数: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一)

    俺是疯子他是虫子当初为了那草原的约会,现在为了那渐渐远去的记忆!写一篇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游记,希望给想去那的朋友提供个参考。 

一、引子—坝上在哪里?

    坝上,一个摄影人耳熟能详的地名。俺也不能免俗约了好友虫子想到远方与那梦中的草原来个约会。网上一搜傻了眼,河北北部张北、尚义、沽源、丰宁、围场等县都有号称坝上的旅游点,哪个才是俺的梦中情人?这是出行的首要问题。

    一番功课后认识如下:

    坝上其实是一个泛称,指河北西北部的高原地带,也就是内蒙古高原的南缘。从北京到河北西北方向地势由平原到山区(阴山余脉),直至高原。直线距离不算远,但海拔高度变化大,气候差距也大,夏日气温明显较北京低。北京地处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北部,距离最近的草原就是坝上了。

    坝上草原自西向东分布有尚义草原、张北草原、沽源草原、大滩草原、塞罕坝草原等。其中最出名的无疑是河北承德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境内的塞罕坝了。

    而地理名词的“坝上”,特指河北省在华北平原和内蒙古高原交接处地势陡然升高而形成的地带,因气候和植被的原因形成的草甸式草原。平均海拔高度1500——2100公尺,所在纬度为41度——42度之间。年平均气温约1.4-5度,它西起张家口市的张北县、尚义县,中挟沽源县、丰宁县,东至承德市围场县。

    就旅游地域而言,主要又分为丰宁坝上、围场坝上、张北坝上和沽源坝上。俺认定的目标就敲定塞罕坝(围场)风景区。

    但是,翻阅网上的塞罕坝游记时又很困惑,这个坝上网友们交混使用三个称呼“塞罕坝”“红山军马场”“乌兰布统”,端详一番地图略有所恍悟。

    内蒙古高原南部克什克腾旗昭乌达高原最南端是塞罕坝林场,往北是乌兰布统,二者之间有条吐力根河作为界河,这吐力根河就是滦河的源头。虽然二者都同处在昭乌达高原可行政区划不一样,塞罕坝林场隶属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乌兰布统是个行政乡,归属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原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在乌兰布统,解放军机械化后不再需要军马,军马场也不存在了,但还有人习惯沿用红山军马场代称乌兰布统。所以有网友经常不区别将塞罕坝、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都称为“坝上”。 

    疯子、虫子从台湾海峡西端直抵北京,再于7月27日从北京出发,开始了塞罕坝、乌兰布统行摄之旅。 

二、塞罕坝

    从北京驾车到塞罕坝距离的最近有两条线路。

    东线为北京-古北口-隆化-围场-塞罕坝。古北口是长城抗战的著名战场,1933年,当日本侵略军从东北侵入华北的时候,中国军队进行了著名的长城抗战,素有'京师锁钥'之称的长城要塞一古北口,成为长城抗战的主要战场。隆化是解放战争时董存瑞英勇献身炸碉堡的地方,围场就是清代康乾盛世时的皇家木兰围场。因此,走东线有历史意义——缅怀先烈先贤,又可以一睹康熙乾隆皇家的木兰牧场风景。

    西线北京-丰宁-御道口-塞罕坝。西线,网友称一路没有收费站,更重要的是过丰宁后,进入山区,景色秀美,加之御道口号称坝上草原森林风景区。咱等不远数千公里到塞外是行摄之旅,因此,疯虫子决定取道御道口,先奔塞罕坝。 

7月27日上午八时交通高峰期过后,虫子驾驶一辆北京朋友友情提供的富康小车用了一个小时离开北京城区,到怀柔上G111国道,直驶丰宁满族自治县,在牌楼乡左转上S351省道,于下午17时许到达御道口风景区。

    这条线路公路虽然不宽敞,但车辆不多,交通顺畅。难得是风景秀丽,沿途植被地貌与南方完全不同,让俺等南蛮大开眼界。公路边行道树应该都是北方很普通的品种,但俺完全叫不出树名,估计可能就是所谓桦树、榆树等等。俺这田里都是水稻,那里很多种植的都是玉米......似乎废话啰嗦太多了,上片上片,拍得不咋地,扔砖千万给俺留点情面。

    即将驶出丰宁山区,此后就是御道口草原。




(一)御道口



    从御道口到塞罕坝一路上是没有收费站,可借道之行门票是不可免的。

    终于见到了草原





    俺等南方人见到草原见到牛群,禁不住肉牛满面







    上面的图片是一进御道口景区,发现路边不远处有牛羊就急忙下车拍摄,谁叫俺等生长于南方,没见过这么多的牛羊群。

    看地图上,御道口至塞罕坝林场之间有个月亮湖景区,听着名字就美滋滋的,决定拐下大道,奔向右侧的土路,寻访月亮湖去。



    土路路况较差,眼见就要天黑了,还不见巴掌大的水面,只好原道返回大路,执行原计划——继续前行塞罕坝林场。




(二)塞罕坝林场(塞罕坝之夜)

    到了塞罕坝入口,一样有个哨卡,照样缴费纳税,留下买路钱。



    到了塞罕坝天马上就要黑了,宾馆酒店价格不比城市低,最起码也得数百元,俺这里虽然是省会城市但工资水平还是相当的低呀,这年头有个单位没有副业光靠工资碰上要花钱的事还是那个难受。找了个百元的地方对付下,反正就一晚,眼睛一闭眼睛一睁就过来了。

    安顿好住处,扔下行李,两人各背个相机包,上街寻野食了。

    这塞罕坝看上去人口不多,十字路口空荡荡的大街,跟南方夜间熙熙攘攘的人群相比完全是另一种气氛。

    街上有不少烧烤羊肉的小摊点,放开肚子,各点几样,叫上几瓶屁酒,云里雾里悠哉一番。俺量小,一瓶即满,虫子是酒虫,加之开车疲劳,自酌逍遥。



    路边摊也有些长假旅行团队的旅客,饭后到烧烤摊加料,也许未吃饱,到此填料。



    有个浙江兰溪还是慈溪的,一家四口,看俺们各挎个摄影包,想当然地以为必定是摄影家采风。俺酒梦后周公不知天高地厚,另外拍拍照也只是举手之劳,当然滥竽充数,水准也就是山寨水平之下的。



    两个小姑娘是双胞胎,羡慕呀!生男孩能满足虚荣心,生女儿才是福分,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俺也很想要件小棉袄。回城后,将片子网传这家人了,不知见识了寨版摄影家水平有何感想。想想俩小姑娘如今是大棉袄了,遥祝下,学习进步,生活美满。 

    温饱问题解决后,疯虫子逛逛塞罕坝夜景。七月底,在南方绝对是汗流浃背恨不得脱光束缚倒卧水中,可夏夜在这塞外,竟有丝丝寒意。是南方秋天的温度了,感觉最大特点就是风大。

    有个宾馆院子内有个篝火晚会,应该是为旅游团队举办的,俺们满眼迷糊挤进去观赏一番,这草原风情倒都是劲歌热舞!






    这山寨摄影家还真上不得台面,只能看出酒精的含量。

(三)泰丰湖七星湖 

7月28日清晨,到住处对面一家小店喝了羊汤。



    发现店内有张兽皮,拍了下,但不知什么动物。然后,开始新的一日行程。



    清晨从塞罕坝林场到乌兰布统,顺路看看网上不少网友推崇的两个景点:泰丰湖、七星湖。

一般景区景点都要个来历,大多就是些神仙或仙女下凡或是当地所谓民间传说,有不少都是建成景区后编写甚至杜撰出来的。俺对此不大感冒,俺喜欢有典故的,承载真实历史的遗迹。

    泰丰湖的清晨





    塞罕坝七星湖









提醒一下摄友,七星湖虽然青草茂盛,但草下都是沼泽,因此不要离开木栈道。

    俺拍照时用18焦段眼睛只注意取景器,结果虽然从取景器中看离湖面有不少距离,但由于是广角,最终俺在边看(从取景器)边拍时不慎掉落湖里。

    好在那一刹那,虽双腿歪叉,左手低撑,但俺右手始终挺直,高举相机,保持董存瑞炸碉堡的姿式,确保了相机未进水,否则,此后行程将无法拍摄。






再见了七星湖!

二、乌兰布统 

    前面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从北京驱车直至黄昏时辰才到御道口,又急忙赶路奔至塞罕坝林场投宿。次早,就杀向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去,途中顺道看了网友推崇的塞罕坝的两个湖泊泰丰湖、七星湖。

    上午将近九时许,跨过滦河,进入内蒙,在乌兰布统才见到真正意义的草原! 

    汽车开过河北与内蒙的界河——滦河上游即吐力根河(七月下旬河水不过约三、四十米宽)就进入了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乡(即原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两处地貌明显不同。

    塞罕坝林场正如它的名称,是一个林场,公路两旁均是茂密的树林,夹杂着草场丘陵;而乌兰布统主体是草原,夹杂着一些稀疏的矮树。乌兰布统平缓山坡上的草原看上去似乎都经过了修剪,异常整齐酷似欧洲的草原,想想似乎不可能,那么辽阔的草原修剪得了吗? 




    从御道口经塞罕坝到乌兰布统,只有一条路,这路上分别设立三个门票关卡当道而立,这是乌兰布统的收费站。







(一)佟国纲墓




    从塞罕坝方向进入乌兰布统十几公里处路旁,有个佟国纲墓。该人是康熙皇帝的舅父,具体事迹留待后述“将军孢子”时详述。 

    休整下,看看地图,决定还是后退数公里,先到“十二连营”看看。







(二)十二连营

    从塞罕坝方向进入乌兰布统十公里许左转就是“十二座连营”遗址。当今,又值疆独闹事,回顾三百多年前发生在此的一场关系蒙古、新疆归属的决定性战役,不胜唏嘘。这场战役就是康熙与噶尔丹在乌兰布统的决战。






    噶尔丹是一代枭雄,是清初蒙古准噶尔部落首领的第六子。少年时在西藏扎布伦寺拜四世班禅为师,后又到拉萨投到五世达赖喇嘛门下学经。公元1670年,其父死后继任准噶尔汗位的噶尔丹哥哥僧格在部落争夺汗位的斗争中被杀。达赖喇嘛立即准许噶尔丹还俗,支持他返回准噶尔掌权。噶尔丹在达赖的支持下夺去了准噶尔汗位,并极具野心。他还俗的目的并非仅为兄报仇,还想像成吉思汗那样统一蒙古缔造帝国。 

    当时,北方的蒙古族分为漠南蒙古、漠北蒙古和漠西蒙古三个部分。在今内蒙古地区的是漠南蒙古。在今外蒙古一带的是漠北喀尔喀蒙古。游牧于天山以北一带的是漠西厄鲁特蒙古。厄鲁特又称卫拉特,又分为四部,四部中准噶尔部势力最强。漠南蒙古早已归属清朝(漠南蒙古由清朝直接统治,实行旗制,编为四十九旗),其他两部也臣服清朝。 

    噶尔丹具有军事才能,且战略得当,通过一系列征战统一了漠西蒙古各部落。拓疆千里,使准噶尔汗国的游牧地,北达阿尔泰山,西抵巴尔喀什湖以南哈萨克人的广阔游牧区,东至叶尼塞河上游,还统治了天山以南的广大地区,势力所及达中亚的撒玛尔罕、布哈拉、乌尔根齐地区,成为中亚地区的一大强国。噶尔丹又将准噶尔汗国政治中心转移到伊犁河谷,对富庶的东部虎视眈眈,成为康熙皇帝的心腹大患。康熙一直试图将整个蒙古地区并入版图,完成统一,但却不得不先着力于南方的三藩叛乱。等他平定南方之后,准噶尔汗国已经羽翼丰满,其连年的辉煌战绩显示出准噶尔汗国极其强悍的战斗力,康熙不得不谨慎对待。 

    当年,噶尔丹的哥哥僧格曾遣使向清朝进贡,并连续遣使纳贡,接受清朝的赏赐。在此期间,俄国不断遣使臣前来招诱,被僧格拒绝。僧格曾率领四千余人组成的军兵,抗击入侵的俄国侵略军。噶尔丹对待清朝表面还是谦恭,但实际上他知道与清朝必有一战,不断为此做准备。外交上他不断联络俄国,力图利用清政府和俄国的矛盾来制约清廷。俄国则通过贸易的方式给予噶尔丹大量火器支援,这些火器在以后的战争中给清军带来了不小伤亡(这种关系不禁使人想起今日之中美台)。

    期间沙俄不断入侵,中俄战争爆发,康熙皇帝经过反复权衡,在雅克萨之战取胜的情况下,于1889年在《尼布楚条约》中对俄国做了部分让步,以换取俄国不支持噶尔丹,这康熙的所谓大略,俺瞧就是具有全局观,大视角全方位地通盘考虑问题。 

    公元1688年,噶尔丹率军3万铁骑乘漠北喀尔喀蒙古正在抗击沙俄进攻之机突然袭击,想一举吞并漠北喀尔喀部。喀尔喀蒙古腹背受敌,仓促迎战失利,陷入困境,被迫南逃。当时喀尔喀蒙古诸部“溃卒布满山谷,行五昼夜不绝”,南下避难。 

    在沙俄的怂恿和支持下,1690年夏天,噶尔丹率骑兵主力由克鲁伦河经喀尔喀河南下,横扫科尔沁草原、锡林格勒草原,在乌珠穆沁大败清军。到七月中旬推进至漠南乌兰布统地区,距北京仅四百五十公里,准噶尔铁骑震动朝野。 

1690年六月,康熙康熙皇帝就迅速调动10万大军御驾亲征。分兵两路出击:左路军出古北口,右路军出喜峰口,从左右两翼迂回北进,康熙亲临博洛和屯(今内蒙古正蓝旗南)指挥。原计划消灭噶尔丹军于乌珠穆沁地区。但右路军北进至乌珠穆沁境遇噶尔丹军,交战不利南退。噶尔丹乘势长驱南进,渡过沙拉木伦河,进抵乌兰布统。清左路军也进至乌兰布统南,康熙急令右路军停止南撤,与左路军会合。 

    当时,左右两路共十万清军,就驻扎现在的乌兰布统十二连营遗址附近,与噶尔丹的铁骑对峙,决定蒙古乃至现在新疆归属的大战一触即发。清军虽然人数三比一占优,但噶尔丹简直就是成吉思汗再世,面对精悍的蒙古铁骑清军毫无优势,战斗极其惨烈。




    本组相片就是在乌兰布统十二连营遗址附近所摄,编写的文字也搜集摘录自网上资料。



    站在美丽的乌兰布统大草原古战场遗址,寻思三百多年发生的战争,感触良多。以古观今,俄罗斯已非昔日俄国,中国又已崛起,料想疆独之类绝不可能分裂国土,只是极可能做出丧尽天良伤害无辜百姓的恐怖恶行。



    十二连营遗迹入口



    草地上有只小狗仔在津津有味啃骨头




    十二连营南面有条小河,估计也许是吐力根河的支叉,目测那里有养马场。那马匹十分警觉,我奔跑数百米后悄悄靠近想好好拍拍,马上被马群发觉驰骋而去。

(二)夹皮沟、红松、二连、(五彩山)、北沟。




    十二连营再向西继续走一段,道路越发泥泞,坚持再走,终于还是回头,从大路到乌兰布统风景区管委会所在地。

    本想找好住处休整下,两人商议下决定继续前行。

    查看地图后就沿大路向西而后左拐向南,计划向西经夹皮沟、红松、二连到五彩山,但是二连过后发现道路坑坑洼洼非常难走,询问得知去五彩山的道路不通,只好向北经欧洲风情园、影视城拐回大道后,再到将军孢子。下面就是夹皮沟红松二连北沟等沿途所摄。



    过了这个标志,不远处左拐就是去夹皮沟的小道了。

    (未完待续!)



关键词:坝上自助游乌兰布统坝上自驾游攻略达理湖。

作者:老人海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一)——御道口-塞罕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