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二)——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精华

发表日期:2013-07-18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 点击数: 投票数: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二)

    上次说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从北京驱车直至黄昏时辰才到御道口,又急忙赶路奔至塞罕坝林场投宿。次早,就杀向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去,途中顺道看了网友推崇的塞罕坝的两个湖泊泰丰湖、七星湖。上午将近九时许,跨过滦河,进入内蒙,在乌兰布统才见到真正意义的草原! 

三,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

    (一)佟国纲墓、十二连营

    (二)夹皮沟、红松、二连、(五彩山)、北沟
    十二连营再向西继续走一段,道路越发泥泞,坚持再走,终于还是回头,从大路到乌兰布统风景区管委会所在地。
    本想找好住处休整下,两人商议下决定继续前行。
    查看地图后就沿大路向西而后左拐向南,计划向西经夹皮沟、红松、二连到五彩山,但是二连过后发现道路坑坑洼洼非常难走,询问得知去五彩山的道路不通,只好向北经欧洲风情园、影视城拐回大道后,再到将军孢子。
    下面就是夹皮沟红松二连北沟等沿途所摄。









    远远看上去广袤草原的草地毯般低矮,近瞧也有半人高。


    哇,前方发现有马!












    一路上,有些桦树林,猜想应该是桦树。俺是南方人,电影里瞧得桦树。


这应该就是所谓“二连”,猜想是红山军马场当时的建制,墙上标语很古老,但是明显是新刷的。

这可能就是红松湖了。



(三)欧洲风情园-影视城  
    从乌兰布统经夹皮沟、红松、二连、红松湖原本要到五彩山,但道路不通只好转向北经北沟、欧洲风情园,于中午近一时方到了乌兰布统草原的影视基地。 


    乌兰布统草原上分布很多和缓的小丘陵。但是乌兰布统影视基地附近草原最辽阔,在蓝天绿草的衬托下,貌似欧洲的草原。因此,这里也是中国盛产影视大剧的草原。


    据不完全统计,近10年,在这里摄制了60余部影视剧,其中《还珠格格》、《康熙王朝》、《射雕英雄传》、《汉武大帝》等10余部大片的大部分场景都是在这里拍摄的;《墨宫》、《东归英雄传》、《雪山飞狐》、《成吉思汗》、《三国演义》、《狼袭草原》、《贞观长歌》、《直奉大战》、《血泪情仇》、《六个梦》、《昭君出塞》、《遥远的布尔特》、《寂静的哨所》、《采桑子》等多部电影电视剧外景在这里摄制完成;到这里拍摄部分镜头的影视及广告、专题片,更是不计其数。所以,乌兰布统还是中外闻名的影视拍摄基地,素有“草原电影城”的美誉,影视界把这里称为露天影棚。 
    影视基地每拍一部影视剧就将一块石碑放倒在草原上,很多游客都围在石碑旁数着影视剧的名称并拍照留念。不过,老夫看见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石碑,觉得有点像公墓似的,所以远远地躲开了,直奔山顶而去。






    山峰上有碎石块垒成的小石堆,可能是当地人宗教信仰或祈福场所。放眼四顾视野奇佳,只是时当正午,草原被烈日暴晒后升起薄薄的雾霭,不是拍摄的好时机,可是,咱年近“知天命”方得到此一游,不管三七二十一狂扫一阵,急忙下山赶路了。


    虫子到影视城后,赶忙骑马过把瘾。在乌兰布统看到的骑马似乎都是赶马人在前牵着马,也许曾经发生过安全事故,此举是为了保障游客的安全。
    虫子以前骑过马,很想在这广袤的草原驰骋一番,因此选定马后便要求自己骑行,不要赶马人牵行。赶马人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虫子,后来又给虫子换了一匹马。

         虫子横枪跨马够威风的吧。
    俺给虫子拍了几张就奔上山去。在山上远远瞧见虫子似乎十几分钟就下马了,下山后问虫子骑马时间远未结束为何早早下马,不过瘾呀。
    虫子苦笑道,那马才骑几下,死活就不肯走了。回想下,定是赶马人见虫子要自己骑可能特意挑了匹嬴弱不堪的老马,应该出发点还是为了保障安全。俺现在端详图片,感觉这马确实瘦骨璘璘的。


    在乌兰布统只拍到这张蒙古族服装,虽然色彩鲜艳的服装很可能还是演出服,可总算拍到蒙古袍了,整个塞上行就这么一张。

    似乎现在蒙古族同胞日常不怎么穿蒙古袍了,也许是因为日常生活不方便吧,只有节日才穿?
   
    在影视城最高点俯拍四周,左前方是将军泡子方向。


    远看草原低矮如地毯,可如果脚踩进去,会发现草还是很深的。


       右边的路就是由北沟-欧洲风情园过来的道路,右上方往左下方的路,就是乌兰布统管委会(红山军马场)通往将军泡子的大道。


    疯子虫子向北左拐上大道向将军泡子而去。


(四)将军孢子
    将军泡子坐落在乌兰布统最高峰大红山下的沼泽边,因佟国纲之死而得名。来之前网上查阅,据说旅游开发过度,自然景观已遭破坏。疯子虫子到此一游果如网友所言。整个景区就好像个大马圈,到处是马、马车、赶马人,不可思议的是居然比游客还要多。因此游趣索然,走马观花片刻即离去。
    提醒下,到了将军泡子有个巨大的停车场,游客必须换乘马车,才能到几公里外的将军泡子游玩。也因此,此处才有众多的马车,俺估计这马车已经过多了,也许到旅游旺季又是另一方景象。

    左边隐约可见的就是景区大门,右边的摩托车应该是赶马人上下班的交通工具。

      众多的马车空闲着。

        赶马人呼呼梦周公

     马圈里还有不少马


    这是将军泡子南面,那条简易的路就是俺们来时的路。


       北面还是平缓的山包


          东北有个小水塘



    前面(乌兰布统草原之十二连营古战场-佟国纲)说到康熙皇帝御驾亲征噶尔丹,在乌兰布统扎下联营十二座。上次拍的片就是十二连营遗址,可双方最后决战的地方不在那里,而是在将军泡子附近的乌兰布统最高峰大红山。
    两地相距有二十公里许,看来古代打仗并非小说演义所描绘的面对面安营扎寨,还是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应该两军之间还布下些观察哨、侦察兵(古代所谓斥候)。 
    乌兰布统,蒙语,红瓮的意思,汉译红色的小山。噶尔丹率铁骑从现在的外蒙一路杀入内蒙,在乌珠穆沁大败清军,直至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与清军对峙,原因应该是噶尔丹看中这片牧草茂盛的大草原、地势辽阔,极其适合骑兵作战,可以进退自如且完全不愁后勤补给。 
    清军由于调集参战的漠南蒙古骑兵,盛京、乌喇、科尔沁诸部等人马还未赶到,康熙令“前敌总指挥”福全对噶尔丹“先与羁縻,待兵至”,康熙本人则在现在的河北隆化发号施令。福全便以“先礼后兵”为由,通知噶尔丹派出使节,进行谈判,劝其归降,以拖延时间。但噶尔丹很快发现了清军意图,随时可能逃跑。于是康熙下令与噶尔丹决战。 
    噶尔丹不愧为一代枭雄,到达乌兰布统后抢占最高峰大红山扎营。因为大红山一面悬崖峭壁,其他三面倚林环水的地形极其有利。噶尔丹屯兵山上,将一万头骆驼捆扎卧地,背上搭箱垛,盖湿毡,列阵于山下依林阻水之地,主力部队摆在'驼城'之内。 
    农历八月初一清军发起总攻。清军从扎营地(现在乌兰布统十二连营遗址附近)设鹿角枪炮,列兵徐进大红山下,双方炮声震天,杀声遍野。清军分左右两路出击,右翼军被山下河泥水沼所阻陷,内大臣佟国纲骑白马率左翼军成功渡河循河而上。噶尔丹军以驼城掩护,从栅隙发射弓弩枪统,兼施戈矛。清兵进攻不断受挫,死伤惨重。清军集中火炮对准骆驼阵的一段猛轰至日落,方炸开了缺口,步兵骑兵得以蜂拥而入,双方进行惨烈的肉搏战,清军奋勇拚杀,噶尔丹兵少因此逐渐不支,主力被歼。
    噶尔丹带领残部退守山上,派人到清营假意请降以麻痹清军,本人则趁夜幕掩护率轻骑仓皇败逃而去。 
    是役,双方激战三日,伤亡惨重。清军漠南蒙古骑兵作战英勇,发挥了重要作用,阿鲁科尔沁台吉栋纽特率领三百蒙古兵为前锋,率先闯入敌阵,最后全部战死。贝勒楚伊“力战受伤,被执不屈”。清廷的奖赏阿鲁科尔沁、扎鲁特等十二旗参战阵亡台吉皆赐号达尔汗,由其子承袭。 
    清军伤亡的最高将领是佟国纲。他虽年届五十,但身先士卒冲锋在前被噶军用俄国的鸟铳击中殁于阵中。
    佟国纲是康熙皇帝的舅父,阵亡前一年(康熙二十八年)曾与内大臣索额图至尼布楚,与沙俄签订了著名的《中俄尼布楚条约》,这是中国近代史唯一的一个平等条约。康熙非常悲痛,下旨将其血衣、战袍、盔甲、兵器埋葬于乌兰布统,遗体及随身物品运京厚葬。 
    佟国纲的墓葬并不在将军泡子,而在乌兰布统往塞罕坝方向的大路与十二连营的岔路口附近。俺寻思应该是战役结束,清军回到宿营地(十二连营)请示康熙帝后才埋葬的,而不是立即埋葬在战场上。
     下面是在佟国纲墓所摄:





    当今又是国家面临抵御外患之际,真希望也有类似佟国纲的奋勇将军。
    佟国纲虽贵为康熙皇帝的舅舅,完全可以躲在后面高呼“给我冲”,确保生命万无一失,安享荣华富贵。可他竟在生死考验之际毫不畏惧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激励将士“跟我上”,那时的清军有此带头将军即使面对噶尔丹这等枭雄悍匪焉得不胜!
    阅古思今,总觉得热血男儿血气方刚之士越来越少了,似乎都热衷于玩”工心计“,出题了,继续上片。


        赶马人牵着一匹马去饮水


           这匹马自行前往数百米外的水塘饮水


        悠然自得的一对,这马儿日子过得悠哉哉的,让人羡慕!


(未完待续)



关键词: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

作者:老人海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二)——乌兰布统(红山军马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