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五章 乌鲁木齐访亲友(二)

发表日期:2013-07-2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乌鲁木齐 点击数: 投票数:
       等了约2个小时,姓穆的经理返回,看看受损部位,换了左后转向灯、离合器手柄。还要了我30元。快下午6点了,准备去妻弟处住宿。半路上觉得新换的离合器不对(换时就看见型号不对),遂又打电话给穆经理,答应明早骑过来再看。上高速急行30公里,到甘井子堡出口,等了约一小时,妻弟开他那辆别克凯越车来接。见到他比在嘉峪关时脸黑了许多。见面他说:“你可真行,我开汽车到此都觉得累,一个人骑摩托到此,真佩服。”
      他说此处距离他住的102团场还有20公里。行至365公里时,正油箱耗尽,算来油耗2.74升/百公里。在去102团场路上,这里地势平坦,空气质量不佳。团场不大,农家气氛很浓。他租住团场家属楼三楼,工地在东边,是山东一个大老板在此投资建电解铝工厂,他在帮接活的另一个老板做施工管理。
 

                                                       图46 乌市铃木摩托省代理店
 
      两室两厅的房子还不错,妻弟雇了一位嘉峪关来的小高(其父为已去世多年的书法家高志)做帮手,还有一位负责后勤。小高早已买断工龄,找过矿,包过小工程。
      晚餐是当地特产的大鲫鱼,餐间谈起我这次旅行的线路和近年发生在身边的人生悲欢离合。尤其是讲到我出发前的9月1日,给一位盛姓同事送葬,如何刺激我的事:这位同事于2002年内退后一直打工,到2007年患了胃病,检查后说是糜烂性胃炎。从此辞工在家,每天晨练跑5公里,偶尔还往酒泉跑。我每天晨练跑步时经常能碰到他,有时还陪我绕广场跑半圈,他说等我退休后一起骑单车周游全国。2011年5月的一天,我晨跑已二、三个月不见他的身影,就拨通他的手机,他说他在兰州,没什么事,过些日子就回嘉峪关。我想可能他弟弟在兰州给他找了个赚钱的差事,他女儿在西安上大一正需要用钱。就在我此次摩旅新疆行前半个月,8月底的一天下午,我手机接到显示是他的手机号码的电话,接通后却并非是他,而是他的一位姓罗的朋友。告诉我他已去世,我很惊讶。傍晚去他家吊唁,他妻子说,2011年4-5月体检时查出胃癌,确诊后他立即去兰州治疗。6月做完手术,7月返回嘉峪关,在家休养一个月后感觉不好,进入医院不到2个月就去世了,他还有一年就可正式退休。
      作者又想起另一位在同一个企业作财会工作的朋友,他2005年内退后准备自己大干一场。检查身体时,发现患了胃癌且已到晚期。他意志特别坚强,不去医院治疗,说那是人财两空。自己挺着,期间到过外地做过短暂治疗。每次去他家看望都很不忍心,愈来愈骨瘦如柴,终于2007年过完春节去世。同是胃癌,一位积极治疗,三个月去世;另一位不开刀,坚持两年去世。这些事使我感到有心愿就尽快实现,有机遇就趁势抓住,蹉跎等待只能留下遗憾。
      第二天9月20日,早晨吃完早饭,到团场加油,油价是我在新疆遇到最便宜的,93号汽油每升7.02元。行70多公里到乌市,找到店里该人,查了库存无此款手柄备件,我提出将那辆白机铃木王手柄换上,不同意,找侯总经理商量,他身宽体胖,官腔十足,态度傲慢。给济南铃木厂家打电话,说整机就是不好拆,还说:“你说个地点我们把你需要的备件邮去。”我想在外旅行时间是最宝贵的,我不可能为换备件而在一个地方等待好几天吧?无奈要回我那半截手柄装上,退了16元钱。我问侯经理:“为何不售黑机黑排铃木王?”答曰:“贵,不太好卖。”
      给老同学孙志勇打电话,几经周折在北京南路的一条小街见了面。老了许多,由当年的小孙变成了老孙。热烈拥抱。记得30多年前,我们在西安矿业学院地质系同在一个班中,他风华正茂,个头较高,引领潮流,穿牛仔裤,留长发。冬季穿一件军大衣,皮鞋油光可亮。与他同来乌市的还有一位姓谢的男生,志勇说前几年他已去世了。志勇还在自治区情报研究所上班,先到他单位,是一桩不大的四层建筑。他的办公室在三层阴面东把头,约10几平米,对桌就是同事张兆新。他热情招呼:“佩服,佩服!何时我也能这样多好!”
 

                                      图47 楼外楼聚会(左起庄、书法家、老同学、律师)
 
      志勇2011年已递交了退休申请待批(政策是30年工龄可以退)。上世纪90年代,他们单位实行自挣工资政策,无奈下海,倒腾农副产品,发了点财,上海购了套住房,乌市也买了。因性格和家庭原因,急流勇退。回单位继续上班。前妻一直没有生育孩子,后因种种原因离婚。2003年新娶了媳妇,儿子刚6岁。平时在健身房锻炼身体,说今后主要精力培养儿子。
      中午在单位附近的一家楼外楼餐厅宴请我,约了好友、同事4人,其中有书法家张良、同事庄乐林和张兆新、律师王志刚。好酒五粮液,菜肴质量高。席间纵横阔论、兴致极高。庄乐林不到50岁,中等个,大分头。身体稍瘦,天庭饱满,鼻梁直,评点历史、人物有极高见解;书法家也不到50岁,戴眼镜,体稍胖,国字脸,斯文儒雅,谈吐含蓄;律师留板寸头,36岁,健壮,说话声音洪亮,谈古而论今,长吁又嘲笑;张兆新与老孙同在一个办公室,刚过不惑,偶尔插话。老同学,年届50,脸稍长,留分头,个头高,不胖不瘦。一不喝酒,二不吸烟,含而不露。
      确如《兰亭序》里所言:“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舍万殊,静噪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宴席结束,在路上发现书法家走路很慢,脚有些颠,老同学说有一次他们去草原骑马,书法家不慎从马上摔下,头部磕在地上伤了脑干,落下后遗症。想起孟子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命运或许欲使其书法艺术精进亦未可知。老同学说目前其书法作品广受喜爱且颇有市场价值,一幅约几千元。
 
 
                                                    图48  作者和老同学

 

      
 
 

 

 

 



 

 

作者:南千

《新疆摩旅万里纪行 第五章 乌鲁木齐访亲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南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