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走过。。。

发表日期:2013-07-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总有这样的时候,有一支烛,未点,有一管箫,不吹,而我等着的那个人,今生不再来。
你曾驾一叶扁舟,穿过远古。折我弹古琴的手,为你制一柄桂桨,划进我的心海。晓雾湿了云鬓,原来也只是一场悠悠往事。

庭院深深深几许?再幽深的庭院,也有一弯苍苔小径,一丛篱,一茎露,一任落叶在阶前,一捧寂寞养在池中,一抹单衫的背影投在一个凄婉又凄婉的故事里。此去,庐结在哪里?菊栽在哪里?鹤栖在哪里?大雨将至,那人,可有一件蓑衣?
笙已碎,碎于那滴血的吹奏。

转过青石小径,就到了尘世的尽头。墙外,有一枝腊梅凋落,因我相思成疾。新愁不耐上眉梢,终怕见春意别抱。谁能画暮色残阳?谁能画雨点芭蕉?这一番爱恨,如花样,落谁家?
 
你的沉默有如清水烧的名陶气息,让我永远有着重复的幻觉。多续一把晚霞,竟把水烧老。三分酒意,七分萧索,十分相思。情人一去就天涯,门外秋千,为谁再荡上云宵?渐次花开遍,问斜阳,与谁分?
 
所谓雪,即梦的前生。
所谓天涯,即踏雪无痕的地方。
就选择在这里相遇,就选择在此时相遇。一切都白得像梦,步履如雪淹来。
以为永远的,却凋落如雪。因为错误的时间遇上错误的你。

今夜月色太寒,凉意自我心底刺过。可你的温暖,是西窗的残梦。也许我不该奢求你为我呼唤某个季节的阳光,我会用千页的空白筑起一千个冬天,会用一生的执着来等待你的展颜。

你不来,我不去,今宵别梦寒。再望你眸中的水仙,我终该提前绝尘而去。来世,你还是我明眸中素衣无尘,一身葱绿的伊人。当我在洞箫里坐尽第一千支烛光之后,断定你仍是我伤痛时惟一想去的地方。来处是一片烟,无岸无渡。

花用开谢行走,兽用动静行走,人用生死行走。我们的相爱用等待行走。你是我前生的那一只陶瓮,用清水烧成的陶瓮。而我依然是两手空空,此生只用转动着你的爱情,我才能存活。
 
月色寒了,就开始下雨。雨夜是一层更深的寂寞,尽管把相思溅到绿肥红瘦的宋词上。那青衫已褪尽了唐宋的底色。如何还掂着?总担心静夜里如此思念会把你从梦中惊醒。与你同饮一夜雨,步履轻如微风。未觉的幽香沁入肌肤,露珠似眸,在你,在我的心上流淌。

寂寞里有一张脸,挽断罗衣留不住的脸,在岁月里越来越清晰。你始终是我千百年的梦中人。自别后,盼相逢,几回魂梦与伊同?十年一约小轩窗。
花去香空,风干了用来泡茶酿酒。茶里就有你的味道,酒里就有相思的味道。

美的是斜阳,老的是朱颜,变的是曾经的海誓山盟。而今天,我水远山长地来会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每一声椽滴里都有泪意,何况这样的湖上,这样的黄昏,这样的梦。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何尝不作一条小船,搁浅在你的生命里。
而你,却注定只是从我身边路过……

 

 

 

 





 

 

 

作者:夏日荷风

《走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