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用影像记录生活2013.7.26】七里冲拍摄观音得道纪念日

发表日期:2013-07-29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农历六月十九日,是中国佛教界传统的观音菩萨得道纪念日。

        观音菩萨,又称观世音菩萨、观自在菩萨、光世音菩萨等,从字面解释就是“观察(世间民众)声音”的菩萨,是西方极乐世界教主阿弥陀佛座下的上首菩萨,同大势至菩萨同为阿弥陀佛身边的胁侍菩萨,并称“西方三圣”。

       与佛教界佛主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不同的是,中国民间(主要是汉族地区)却非常崇信地位低一级的观音菩萨,民众对她的崇信远在其他佛教神祇之上,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世世代代的人们都把她奉为“救苦救难,有求必应”的万能之神。“观音大士”,“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不仅是对她的尊称,更是对其无量智慧和神通的肯定;她端庄慈祥的容貌,端坐莲花、手持净瓶杨柳、大慈大悲、普救人间疾苦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至于观音菩萨的来历则有多种说法,但都与“妙善三公主”有关。传说春秋时期,楚庄王的第三个女儿妙善,从小吃斋信佛,一心削发为尼。父王反对,并命她饮剑自刎。谁知那剑自己断为千节。父王就把她闷死,让她的灵魂入地狱,谁知阎王却让她复活在浙江普陀山附近的一个水池中的莲花上。从此,她普度众生,善行天下,人们称她是观音再世。普陀山也因此成为观音显圣的道场,成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

       但这毕竟只是传说,因为我们知道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国(传统的汉族地区)是两汉时期,在魏晋时期得到了广泛传播,相信观音菩萨不会早于这个时期传入我国。在印度佛教庞大的佛菩王国里,中国民众很快选择了观音菩萨,原因是魏晋时期社会动乱,哀鸿遍野,苦难深重的人们祈望有一位救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的救世主,而专司于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就成了人们不二的选择。当然,我国民众接受印度的菩萨并非全部照搬,而是逐步加以了改造。观音传入我国初期还是以男菩萨的形象高坐佛殿神堂,只是到了唐宋以后,中国的老百姓才按自己的愿望和喜好,塑造了许多富有民族特点,符合中国人的审美心理和情趣的观音形象,如千手观音、送子观音、柳枝观音、白衣观音、坐莲观音、卧莲观音、滴水观音等等,并最终统一以端庄慈祥的女菩萨面容长久地流传了下来。

       在我国,人们对观音菩萨的虔诚与喜爱体现在对她的供奉和纪念上。在佛教信众和普通百姓中,家中供奉的佛教人物基本为观音菩萨;在佛教的各大寺院中都供奉有观音菩萨,在民间的小寺庙中供奉的则大多是观音菩萨;而对佛教人物的纪念,最多的也是观音菩萨。据传,观音菩萨的诞生日是农历二月十九日,得道日是农历六月十九日,出家日是农历九月十九日。虽然这些日期已不可考,但并不妨碍人们在这三个纪念日都要举办纪念活动,其中最隆重的当属六月十九日的得道日。

       本人是彻底的无神论者,不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对寺庙的观光旅游时从来没有去烧过香拜过佛,对观音菩萨的理解也是从历史著作、影视作品对她的描写、刻画和普通民众对她的崇信、敬仰中得来的。只是喜欢上摄影了以后,因为拍摄民俗纪实的需要才开始关注。我们县也有几处供奉观音菩萨的寺庙,特别是旧州的擂鼓台,从小就知道每年的六月十九日都要举办佛事活动,因此在前几年就开始筹划拍摄这方面的题材,但一直未能实现。今年特意在手机上的六月十九日这天设置了提醒,并相约了几个摄友一起去拍摄。可事与愿违,真正到了这天的时候大家又各有各的事,没能成行,我也因畏惧高温酷暑特别是对人们纪念观音菩萨热情的估计不足而没有独自去完成自己的拍摄计划。只是到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才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与一位摄友驱车来到二十多公里处的旧州七里冲花庙,想看看人们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究竟有多大的热情、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纪念他们心目中的这位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七里冲,是离旧州不远的一条狭长山谷(人们称为冲),因冲长七里左右而被人们如此命名。从县城到旧州的204省道从冲底经过,花庙就建在冲尾右边的山崖上。其实花庙最初并不是一个庙,因其山崖上有一个小洞,在那特殊的年代有部分人悄悄到洞里烧香敬神诉求神灵的护佑,后来随着神灵“名气”的越来越大、社会开放程度的越来越高和人们物质财富的越来越多,到这里求神拜佛的人也就多了起来。到了最近十年左右,便有了几位虔心佛事的人在洞前狭窄的台地上修建了极简易的建筑物方便前来烧香敬神的人祭拜和休息,最近这几年规模越建越大,不仅上山的道路改成了水泥路面,而且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庙宇,供奉上了菩萨之类的佛教人物雕像,请来了长住的和尚。不知是这里的菩萨确实“有求必应”,还是因为这里地处交通要道方便人们拜佛,这几年花庙确实人气很旺,经常可以看到路边停放有车辆,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总是能见到三三两两上山敬香的香客。不过平时经过这里时都是呼啸而过,从没有进庙去看过,今天我要走进它,对它一探究竟。

       车在路边停下,一条在咱中国司空见惯的横幅挂在路边的电线杆上。看来佛界也免受不了世俗的冲击。

        沿上山小道缓行100米左右,就来到了寺庙的大门。半圆型的门楣上镶嵌有“花云寺”三字,字的下方挂有一幅用传统的观音菩萨画像翻拍而来的照片。不来不知道,“庙”变成了“寺”,花庙有了一个更具诗意的名字——花云寺。

        进入寺门,一栋砖木结构的三开间小屋紧挨寺门立在路的右边,除了具备门卫的功能外还有商业用途,一位老者在屋里卖香纸烛等供品,是专为那些空手而来的香客们准备的。

       山路不算崎岖,两旁的植被长势很好,虽是盛夏,一路走来也不觉着累。路边裁有许多香樟、松柏和一些不知名的小树,树枝上挂满了红布条,有新有旧,由此也可判断出这里平时香火很盛。



        山下的204省道伸向旧不远的旧州方向。也许再过两年,一条更加宽阔笔直的道路会出现在下方,到那时朝拜花云寺会更加方便和轻松。



        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半钟,仍不时有香客上山而来,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大多步履匆匆,汗流浃背。



        继续前行,来到一道山脊的拐弯处。这里建有几座低矮的有点象佛龛似的小建筑,专供香客焚烧香纸烛用。由于天干物燥,旁边挂有一张提醒香客小心火烛的红布。



 


       山脊的突出部立有一尊佛像,同行的摄友说那是观音像,但我怎么看也觉得不像。倒是离佛像很近的那个电视接收天锅吸引了,当用长焦镜把它们压缩到一个画面时,我有些忍俊不禁。信仰与科学,传统与现代,历史与现实,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组组这样的反义词汇。看来神是虚幻的,人是现实的,神可以作为精神寄托,人却不能摆脱现实的束缚。



        印象中人们对神应该是极其敬仰的,烧香拜佛时一般都应穿戴整齐,毕恭毕敬,即使不三叩九拜,起码也得双手合什,默默祷告。但我观察了许久,大部分前来上香的人都脚踏拖鞋、身穿短衣短裤,烧香时也是随便烧了几张后便把剩余的往香炉里一丢便完事。看来如今的人们已经摒弃了许多的繁文缛节,不再注重形式了,不是有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主心中留”么,只要心中有佛,佛也会与时俱进而原谅他子民们不敬的行为的。



        转过山脊便来到大殿前。大殿并不大,一排相通的砖木结构的瓦房紧贴在石壁下,三根石柱将它分成了四间,分别供奉着不同的佛像。殿前的平地是人工建造的水泥现浇板,不宽,外围用砖砌成挡墙。中间立有一个简易的香炉,前来上香的人都会在这里插上一柱香,烧上几帖纸。



       几位坐在殿前石阶上的老太太看到我们的到来起初很惊奇,当弄明白我们的来意后又表现得很热情,七嘴八舌地给我们介绍花云寺的来历、建造经过、“辉煌的未来”,特别是现今的香火是如何的旺盛。我也从她们滔滔不绝的口中知道她们是这座寺庙的创始人、保护者和虔诚的佛教信徒,知道了今天上午前来上香的人是如何的络绎不绝而让我后悔不迭。此时恰巧西下的阳光透过殿前那株大树斜射下来,与迷漫着的烟雾一起共同形成了梦幻般的光柱和让人产生无限遐想的朦胧感。我不信佛,更不相信观音会显灵,但“佛光普照”这个词用在这样的场景却是恰如其分的。

    从大殿的尽头折转上几步,就来到了花云寺的起源地——石崖下的山洞。山洞是石灰岩溶洞,不大,也不深,洞内没有一般溶洞特有的石柱、石笋等钟乳石,普通得再普通不过。洞前的拜台也是人工现浇水泥板,为方便人们的祭拜还专门修建了一栋屋子遮住拜台。这里是花云寺的最高点,是上山上香的最后一站同时也是必到的一站,如果不是长时间的干旱和保护这片“圣地”的需要,如果不是寺庙管理人员不断的提醒和不时用水浇灭燃烧的香火,我相信此时洞内应该是香火旺盛、烟雾缭绕的。不过四周挂满的那些崭新艳丽的红布又一次证明今天到这里的香客确实为数不少,我又一次后悔了!

    出了洞口,今天的拍摄任务基本结束,此时我才环顾四周扫了一眼花云寺的全貌。但见整个花云寺依山而建,大殿、禅房、生活设施等一应俱全,高低错落,但极显简陋,难显富丽堂皇。一直跟着我们后面热情地当着解说员的老人家还专门领着我们走了一遍,更在我们下山时不忘了再次提醒我们明年的今天一定要早来。



    时间渐晚,香客寥寥,我们的拍摄前后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便打马回城。快到县城时,远方的冷屏山地区正在下雨,经夕阳的照射在县城的边沿形成了两道不是很明显的彩虹。想不到五十多天的连续干旱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降下难得的甘霖,出现难得一见的彩虹更是让人兴奋。难道观音菩萨真的显灵了吗?只是可惜彩虹的方向不对,要是顺着县城的方向把整个县城护佑在它的七彩光环下的话那将是一幅非常壮观的画面。

作者:苗岭山人

《【用影像记录生活2013.7.26】七里冲拍摄观音得道纪念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