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们自认为走进了文明世纪,把村庄变城市,又把地球变村庄,

发表日期:2013-07-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转:新快报文章

我们自认为走进了文明世纪,把村庄变城市,又把地球变村庄,却不曾留意,一路抛下了那么多小伙伴




    ■日本摄影师Yume Cyan在名古屋用长曝光拍到的萤火之森。

  当年夏夜,提着小灯笼的夜精灵们徘徊在房前屋后,不期然就有“夜深烬落萤入帏”的小喜悦。如今,它们却以5元、10元的价格被贩卖到钢筋水泥搭建的石头城里,半数死在“背井离乡”的路上。我们自认为走进了文明世纪,把村庄变成城市,又把地球变成了村庄,却不曾留意,一路遗弃了那么多动人的风景,抛下了那么多同行的小伙伴。
  那时候天还是天,夜还是夜。一缕缕流动的幽光,妆点夜的衣裳。萤火虫的光芒,曾陪伴人们走过中世纪的漫漫长夜。如今,常见的景象已成了久违的画面,怀旧的氛围,也成了商品。
  近日,青岛中山公园从广西引进了一万只萤火虫。无疑,萤火虫的到来让游园的人们看到了久违的美景,公园的娱乐项目人气直升,经济效益显著。然而这些小虫,仅在青岛待了3天就有一半死去。面对萤火虫的大量死亡,园方一度表示,要每天从广西补充5000只,一直到8月25日。
  更有甚者,将活体萤火虫当成七夕礼物在网络上售卖起来:20只,表示我爱你; 99只,是天长地久; 199只,是海枯石烂。近万只的火爆销售记录下面是类似这样的抱怨:“200只啊,到了死掉一半以上!”退款须将牺牲的虫子们整齐排列好,拍照传给卖家作为证据。
  近年来,骨子里浪漫不起来的国人(嘿嘿,你舍得用手中的最后一顿饭钱,给她买一枝玫瑰么),想方设法制造奇景异色。大规模放飞孔明灯和萤火虫是惯用的手法。前者引发火灾,后者戕害生命,都是血色浪漫,透着自私。
  “雾柳暗时云度月,露荷翻处水流萤”(北宋·张元干·浣溪沙)。赏萤是昔日的雅趣,现今的猎奇。当这种猎奇,建立在无数小生灵背井离乡、灯枯命殒的基础上,不免就有几分残忍。离开了青梅竹马的地方,挤在闷热的纸盒中,好不容易熬到放飞的一刹那,才发现一切都不是熟悉的模样,山不是那座山,水也不是那水。那么多人围观, 那么多闪光灯刺眼,疲惫、惊恐、水土不服……可怜的小虫们甚至来不及做最后的眺望,就坠落在异乡的土地。
  小小的鞘翅目萤科昆虫,用2-3年的时间,以毛毛虫般的丑陋姿态,在池塘中或是泥土里默默成长。泥螺、蜗牛、蛞蝓等软体动物是它重口味的食粮。当它们熬过漫长蛰伏,终于冲破束缚,蜕化为暗夜精灵,在夜空飞翔的最后日子,却长不过15天。自由之际,就是死亡临近之时。
  当年随处可见的小生灵,如今却要异地引进,首先映照出的是生态之殇。几乎所有的城市,在一轮高速发展之后,都出现了严重的环境问题,生物多样性遭到毁灭性打击。
  其次是伤害扩散。很多城市在自身已不具备萤火虫生存条件的前提下,以金钱作为诱饵,从尚有萤火虫的地区巧取豪夺,将生态破坏的链条,做了更长更远的传播。以萤火虫的生物习性,大规模养殖耗时长、成本高,不可能满足动辄成千上万的需求。因此,大量贩卖到外地的萤火虫,是从云南、广西等还有萤火虫自然生长的地方雇人围捕。一只收购价五毛钱的成虫,网上报价5元-10元。高额的利润,最终可能使产地的萤火虫种群遭遇毁灭性的破坏。
  在我们祖先的生存观里,曾有“扫地怕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大慈悲和大智慧。那是对一切生命的尊重,深深明白要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理。当下的中国,能够欣赏到萤火虫曼妙舞蹈的地方真的不多了。它们的轻灵身影,也只能停留在了青灯黄卷中。    (吴志刚)
吴志刚
(《我们自认为走进了文明世纪,把村庄变城市,又把地球变村庄,却不曾留意,一路抛下了那么多小伙伴》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业务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谁会为一只萤火虫熄灭一盏灯呢?


  我看到这些鞘翅目的昆虫,或者,确切说是它们的幼虫,是在神农架的峡谷里。
  去年夏天最热的时候,我跟着科考队在神农架的原始森林里做普查。夜间生活很乏味,神农架林区的摄像师王辽提议去抓青蛙。为脊椎动物组提供两爬动物标本,其实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幌子,我们这拨人吃腻了背子肩上的烟熏肉、白开水冲泡面,嘴里馋得想咬舌头,恨不得上山打只雉鸡解馋。
  我们尽量克制欲望,除了作为标本的一只巫山北鲵与两只虎纹蛙,其他青蛙被放归山林,当然,它们并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为了活着走出这片山林,我们确实很多次拿它们开刀。
  有次三人出去抓青蛙。我走在最后面,夜晚摸索在这些高山峡谷中,有种踏上异星球的错感,光秃巨大的鹅卵石,折断、长着苍耳的乔木,一束探照灯的光线刺过,仅能劈开不到3米的路线。
  很快,我被抛弃在队伍的末尾。为了寻找他们,我熄灭头灯。就在这时,萤火虫出现了。
  我不知道统治“永无岛”的彼得·潘是否见过这种画面,峡谷顶端是银河,它的底部是那些萤火虫的幼虫,极其微弱的光线从岩壁上、树叶里,透射出来,你不知道身边有多少只闪着绿光的幼虫在蠕动,它们或睡觉,或觅食。
  光线很暗,峡谷两岸是冷水花或者高耸的樟科植物。说实话,那里并不是常绿阔叶林统治的地方,按道理这种低海拔、潮湿的峡谷里应该长着很多蕨类植物,或者被木姜子、更多的山茶覆盖,但因为人类居住的缘故,森林形态改变了。
  这些人现在都已经搬走了,不过人类活动造成的影响还在。森林的恢复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这些闪闪发亮的鞘翅目幼虫已经显得迫不及待了,它们占领了峡谷的每一个角落,在这里生长,喝露水或者抖动光芒。
  我想它们开始是喜欢人类的,只是后来人们制造了光线,建起了房子,砍倒了树木,使得它们流离失所。
  我的同事问我,以后怎么能让这些发光的小家伙再回到城市呢?
  我想,让它们先回到乡村吧。那里的灯光少一点,谁会为一只萤火虫熄灭一盏灯呢?我们居住的城市里有多少盏灯啊。
  (钱烨)
 
钱烨
(《谁会为一只萤火虫熄灭一盏灯呢?》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业务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http://www.ycwb.com/ePaper/xkb/html/2013-07/29/content_213548.htm?div=-1

作者:飘然

《我们自认为走进了文明世纪,把村庄变城市,又把地球变村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飘然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