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五)——终结篇精华

发表日期:2013-08-01 摄影器材: 尼康 D5000 景区:赤城县,怀柔西栅子村,箭扣长城 点击数: 投票数: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五)——终结篇

五、塞上归途(达里诺尔—赤城—箭扣-北京) 

    俺二人是7月27日从北京启程向北经丰宁到坝上(御道口-塞罕坝-乌兰布统),然后向西到达理湖。而归程对于旅行者来说肯定是不准备走回头路的。

    俺们路线:先向北在达来诺日镇重上G303国道,向东至三义乡附近寻机跨越铁道(长春至呼和浩特线)转入S105省道向西南至桑根达来苏木,再左转上G207国道南下太仆寺旗,接着往东南方向上S241省道一路南下(偏东)经河北沽源县、赤城县,此后,一路转换S353、S323省道;X004县道,最后目标是北京怀柔县西北八道河乡西栅村的箭扣长城。

下面是沿途所摄:


    正午阳光强烈,不是拍照的时机,可谁叫咱南方人看见了田野里的向日葵。

    G303与G105国道在这段是平行的,最近处相距不过数百米。两条国道之间还隔着条长春至呼和浩特的铁路,因此,要跨越铁路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两条国道之间禁止车辆通行标识牌赫然在目! 



    终于,寻到一个工程车辆通行的铁道豁口,成功地由在303国道西向东行驶,右拐上105国道变成东向西行驶。如果没瞅到这条捷径,起码多绕行一两百公里。



    时值正午,数日起早贪黑的奔波,虫子撑不住了,赶紧在路旁打个盹。




    话说西部草原的公路实在平坦、宽敞、笔直,在这等优良道路上开车,司机往往更容易疲劳。

    虫子补眠,俺揣着相机四处溜达,303国道两侧都是高原草原风貌,这105国道两侧却多为沙化的荒漠。



    这沙化的荒漠上空的云朵格外洁白,且变化多端,俺看像只狗熊拍球。 





    眼见暴雨即将来临。随即,终于见识了北方夹带冰雹的狂风暴雨。

    四周一片黑暗,冰雹砸得车窗呯呯响,闪电从天际插向眼前,炸雷震得耳膜回荡着颤音,更可怕的是洪水迅速涌起来,顷刻就淹没了公路,半个车轮也泡在水中。视线所及均是一片汪洋,由于天色变得极其昏暗,加之俺两人提心吊胆不知车子会不会被洪水淹没,因此当时在车内根本没心情拍照。

    不料这雨,来得急来得猛却消失得也快,半小时后就停了,一会儿即见对面车道有大车开来,俺在车内拍了一张,虫子又开车上路奔驰了。 



    这张雨后的天空,好似老天爷给咱开天眼了,瞧那云团正中是否有个天眼? 



    雨水洗过的道路,空气湿润,视野通透。



    歪改诗词“西边日出东边雨,道是有晴却无晴”。 



    人类就是这等邪恶地理解母性,把马妈妈拴在木桩上,可怜的小马驹,眼神就是这般无奈又无助。



    从达理湖一日赶到箭扣明显不可能,原计划起码要赶到沽源县过夜,没想到一路飞奔竟然越过沽源,赶到赤城县过夜。



    到赤城后,虫子在网吧上网处理些事,俺在网吧又搜搜箭扣资料,就一个人上街寻食。

    俺找个面馆叫一碗炒拉面,没想到份大量足可咸得发苦。问师傅要开水不得,就叫师傅来碗面汤想洗一洗炒拉面,去除咸盐。尝一口面汤,依旧咸涩无法入口,只得将就扒拉入口,回旅社后,足足喝了半斤水。 

    次日一早上路,发现天气不佳,漫天雾霾密布。

    在赤城境内,发现路边这残壁断垣当道而立,仿佛是个古哨卡,下车端详。 



    土垒墙延伸至山边,看得出这当道而立的哨卡像个寨子,面积还不小。



远处山脊有残存长城的遗迹,但那土岗有点像枪眼,难道是近代建筑,并非冷兵器时代产物? 



  虫子娴熟地开车在赤城-延庆-怀柔山间县道转悠,终于在此处见到公交车站,应该是进入北京怀柔区了。



    到箭扣还得进入这等险峻山区左盘右旋,一弯又一弯地旋转。 



    不间断地长时间的长下坡,汽车受不了,仪表盘抗议地表示红灯。急忙跟北京朋友(车主)联系,他再向4S店咨询,原来是刹车片磨损尽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野地,俺只得一路不断下车给车轮喂水,祈求它别发脾气,顺利带俺们到箭扣。

六、箭扣长城 

    提到长城,特别是北京的长城,我们人耳熟能详的应该是八达岭、居庸关、古北口、慕田峪、金山岭、司马台等,唯独对这个箭扣长城较陌生。不过在摄影人、探险驴友心目中箭扣长城是必去朝拜的的圣地。因此,疯子虫子逛长城独独选定了箭扣长城。 

    北京长城现存的主要是唐代、明代修建的。明长城系明初徐达筑边城墙,自山海关抵慕田峪,一千七百余里。公元1568年,抗倭名将戚继光对二千里长城进行整修。明长城从山海关一路蜿蜒而来,在北京怀柔境内分为内长城及外长城,分界点就是箭扣长城的“北京结”敌楼(烽火台)。也就是说长城从东北的山海关到箭扣后分为东西两个方向,东与慕田峪长城相连;西与黄花岭长城相接,可与八达岭衔接,箭扣长城全长20多公里。 

    据说北京境内长城有629公里 ,可其中600公里属自然状态中的“野长城”。

    箭扣长城就是一段未经后人修缮的“野长城”。长城在这里荒凉、残破、古朴,以原始面貌静默地沉寂于崇山峻岭的大自然之中。但是,箭扣长城所处之地都是险峰绝壁、悬崖矗立。长城在此气度极其雄奇峻峭,气势恢宏,走势极度奔放突兀。因此箭扣长城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著名的险段之一,是北京长城中攀登难度最大,风景最为俊险的。向来是长城摄影的热点,也是各种长城画册中上镜率最高的一段。 

    因其险峻,每年都有数名攀登箭扣长城的驴友长眠于此。2009年6月13日14时多,五名驴友登爬箭扣时突遇雷击,其中一对新婚夫妇当场死亡,妻子还是北大在读研究生。夫妻早在高中时就是同学,去年底二人结婚,不料却同年同日同时亡,令人嘘嘘!那时咱从中央台午间新闻中正好看到北京怀柔法院一审宣判死者双方父母诉箭扣长城所在地西栅子村委会索赔60万元案,法院认定事件属意外,被告不承担赔偿责任。其中一方母亲听到判决后情绪失控,当庭扯住法官的衣服,一边捶打法官胸膛,一边哭诉。

    这是经西栅子村口必须买的门票。当然,门票上面写明收的是农业生态观光园的门票钱,且明文提示“严禁攀登未开发长城”,意义在于不承担购买门票者攀爬箭扣长城发生意外的任何法律责任。 



    疯子虫子7月30日清晨自河北赤城县向南偏东一路疾驰,穿越北京延庆县,于12时方抵达怀柔区雁栖镇八道河乡西栅村五队。这段路程都是在山间简易道路上回旋,虫子车技非常娴熟,开赛车似地弯来绕去,保证俺们安全到达西栅子村。

    在村中找了家店名为“山野民居”的人家匆匆吃了饭,就动身前往攀登箭扣长城了。西栅子村的“山野民居”吃宿均备,价格公道,老板娘态度友好,表扬之!希望像野长城一样保持原味。 

    清晨从赤城出发,一路上就大雾弥漫,直至怀柔山区还未散去。离开饭店时,问了个去长城最近的山道,近一个小时才攀爬上长城。此时阳光强烈天气及其闷热,俺的心脏狂跳不止,浑身大汗淋漓。一壶水一口气就灌进肚里,不一会儿又是口干舌燥却无水可饮,脱水的感觉非常难受,严重地影响了体力。 

    略微休息调剂一下,拿起相机拍照。可发现天公不作美,天气又变,大雾从山下向山峰弥漫,拍出的相片都有重重雾气。 






    咱是2009年7月30日登箭扣的,已知道驴友死亡之事,心中自是略有惊悸之意。登攀箭扣果然十分惊险、疲惫,但箭扣长城那绝险俊逸的风光绝对值得你为之付出汗水和精力。只可惜体力不足,才攀登小小一段,有待来年重登攀。















    站在险峰绝壁的箭扣长城上,眺望巍峨雄伟的古长城,遥想秦、唐、明两千年以来长城下的千古兴亡事,心绪伴山间弥漫的浓雾而起伏,心情随着峰顶呼啸的阵风而狂奔,只觉自己将脱离尘世,飘飘欲仙了。

    发现到箭扣的老外特别多,而且肉食者就是不一样,他们体力充足,身手敏捷。箭扣长城悬崖峭壁上不少地方对攀登的人来讲基本就是无路可走,往往不足半尺宽的山壁两面都是万丈深谷,咱的腿不知是透支还是心悸,直打哆嗦,无法前行,更重要的是攀山前进容易后退难,因此,采取保守加保险的原则。眼见有的老外在无立足之地的深谷悬崖间,双指插入长城风化的砖缝间,整个人像猴子似荡过,真乃人猿泰山之辈。

    不过,强悍的老外情侣也得这么走。



    这个老外很友好!有点像大山吧。






    箭扣长城自东北而西,依次有正北楼、箭扣、天梯、鹰飞倒仰、北京结、九眼楼等景点。俺这是从西栅子到箭扣最近的山路登上,可能是在箭扣与天梯之间。



    这应该是这段长城的古哨所。



    黑烟熏烤的内壁,不知是古代戍卒留下遗迹还是当代驴友所为。 


    这样的入口,大雨肯定倒灌而入,真为古代守边将士艰苦生活条件而叹惜。

    这长城砖厚实,城墙砌得齐整牢固。为何箭扣这段长城能够岿然屹立于今?



    俺听一村民介绍,明代修建长城也是分段包干限时完成的,每个省负责一段长城建设。箭扣这段是山东人所建,山东人朴实憨厚,从不偷工减料投机取巧,结果因为超期,负责人被砍头,但他们修建的箭扣长城伟然矗立至今,西栅子村民有相当多就是当时修建长城的山东民工的后裔。 

    这张垛口内侧烟熏的痕迹,俺看不像是驴友所为,应该还是明代戍边士卒点灯照明所致。拍摄时不觉得,回家后发现下方还有左右两侧有几只山猴入镜。 



    右上方那堵残墙,只有十公分左右的落脚点,虫子轻而易举跳过,俺见两边都是近千米的悬崖知难而退,攀爬长城也到此为止。 

    最近反复查看有关箭扣图片与游记,俺最终未能过关的那一段长城就是所谓“擦边过”,非常形象,有点恐高就过不去,欲哭无泪!



    下面两张是虫子拍的。

    老外情侣,选个偏僻点偷偷嘬嘬嘴。



无奈情何以堪,情之甚,忘乎所以,面对大好河山热血沸腾尽抒一番真性情,该为他们喝彩!



    这老外情侣体能也相当惊人,最后直奔箭扣长城绝顶而去。


    离开箭扣长城时,雾越发浓密,天色昏暗,耳畔传来阵阵乌鸦的叫声。



        苍凉的古长城上,只有这只乌鸦不停为千古以来无数戍边冤魂悲凉地哀嚎着!


    青青城上草,一岁一枯荣,数百年不变的箭扣长城上,野草就这样年复一年地生长。



    再见了,箭扣长城。



结束语:

    这是2009年一次旅行拍摄的相片,因为近来发现曾经的旅程已与俺的记忆渐行渐远了,为了挽留住这渐渐褪色的美好回忆,赶在四周年之际动笔写了这篇游记,也想为将要赴塞罕坝-乌兰布统-达里湖-箭扣旅行的朋友提供一个旅游攻略。

总结下旅程: 

    2009年7月27日从北京市区出发,经过怀柔区,再经河北的丰宁县、围场县的御道口风景区,晚上在塞罕坝风景区住宿;

    7月28日到内蒙古的-克什克腾旗乌兰布统,再到达里湖北岸的达里诺尔住宿;

    7月29日先到达里湖南岸,再经桑根达来、正蓝旗、太仆寺旗,回到河北的沽源县,最后在河北省的赤城县住宿;

    7月30日经北京延庆县,到怀柔区雁栖镇八道河乡西栅村五队攀登箭扣长城,于晚上七时多回到北京市区。


    2010年俺的硬盘坏了,储存的塞上行相片损失约三分一,呜呼哀哉。希望摄友以俺为鉴保存好备份的数据资料。

    全部连载完结,谢谢各位朋友。


 

关键词:箭扣长城赤城县怀柔西栅子村

作者:老人海

《塞罕坝乌兰布统达理湖三千里塞外行纪(五)——终结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人海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