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高温干旱肆虐我的家乡

发表日期:2013-08-13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自6月9日以来,整整两个月的时间,黄平境内再也没有出现过有效降雨,加上不断攀升的高温,致使部分地方草枯河断,农作物严重受损,人畜饮水困难。

        为了见证干旱的“成果”,8月10日,我与县里的几位摄影爱好者来到了谷陇镇的翁勇、长冲,重安镇的野落、塘都,实实在在地感受了一番高温干旱这对恶魔给旱区群众所带来的严重影响。

       这是谷陇镇翁勇村二号水库。这是一座库容不算小的水库,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它除了库中央两道浅浅的沟里还有少许的水量外基本已经干涸见底。

       此时正是清晨七点刚过,太阳刚刚照进库里,便有两个小孩牵着一头牛走进库里饮水。由于库底刚水干不久,里面还很泥泞,牛走得很吃力,但生命的本能和强烈的欲望还是让它深一脚浅一脚地地走到有水处,低下头来一阵猛饮。



 



       我相信那水肯定是苦涩的,带有极浓的臭味,因为水沟里到处是死鱼。这是水库干涸前当地群众在库里捞鱼留下的鱼具,此时它象一个被遗弃的孤儿般静静地瘫坐在那里,显得孤苦和无助。


       稍大些的鱼都被人们捉回家去了,留下的是这些被称为千年鱼的小鱼,铺满了水沟的边缘,过高的温度使它们再也无力游回近在咫尺的水里,去延续哪怕最后一刻的生命。


          而在水沟的四周,那些刚失去了水的滋润的地方正在开裂,一条条死鱼出现在我的镜头里。


       这条死鱼的鱼身大半露在泥地上,尾巴却还深陷在泥里,看得出它已经用尽了生命中最后的力量,却未能挣脱死亡的厄运。


       我们在水库里拍摄时,天空中不断有一些白鹤在盘旋,附近寨子边那几株高大的枫树上也停也不少。我想是我们的行为打拢了它们,如果没有我们的到来,此时它们应该正在分享水库里的那些美味的早餐吧!白鹤胆小,可这只小灰雀却与我们相处融洽,我们的拍摄并没有影响它自由自在的活动。


         一只小青蛙躲在枯枝形成的阴影里,它会重蹈那些鱼儿命运的覆辙吗?我不愿多想!


       气温随着太阳的升高而升高。天气预报今天又将是33度的高温,我不知道这浅浅的小水坑里的水还能坚持多久,也许今天过后,或者就在明天,我们就不会再见到这有些混浊但却能映衬蓝天与白云的生命之水了,最后一条小鱼会躺在干裂的泥地里,优雅的白鹤也会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自然的力量无法抗拒,难道我们人类就没有在其中推波助澜么?

       天灾无情人有情,就在离翁勇不远的长冲方向,听说有一个打水队正在打井,我们绕到过去看一下。这是贵州地矿公司的专业打井队正在打地下水,也许是久旱无雨地下水位下降的原因吧,已经打了100多米深还没有出水,今天由于机械故障而停止了打井。但愿天佑百姓让他们尽快打出水,让甘冽的清泉流进人们久盼的心田,让小草不再枯萎,让原野再现绿意。


       与翁勇一坡之隔的长冲是天旱的重灾区,这里没有河沟,没有水库,是一个完全靠天吃饭的地方。这是长冲村的二、三组,放眼望去,一冲的稻田呈现出焦黄的颜色,绝收已成定局。


        完全干裂的稻田,裂缝双宽双深,象一道道伤口般爬满了大地母亲的身躯。


          枯成了索的禾苗,让人看的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一只红蜻蜓停在枯叶上,它能体会高温之苦,但能体味人间之殇么?


       吴寿刚是长冲村二组的村民,全家的几亩稻田全部受灾绝收,此时他正在站在干裂的稻田里,把快要枯干的禾苗割回家去喂牛。


          一脸无奈的吴寿刚。


        吴寿刚用手比划着裂缝的尺寸,这样又深又宽的裂缝不仅让我们惊讶,也让这位生活在农村的汉子也觉得不可思议。由于田地里的庄稼已经无望,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吴寿刚说过几天他就要外出打工挣钱去了。是啊!天虽无情,但人的命运还是要靠自己去把握的,毕竟在这个美好的年代只要有一双勤劳的手生活是没有问题的。让我们祝福他吧!


       离开长冲,我们一路问寻着来到了今天的目的地——重安镇的野落村。野落村与塘都村相邻,因为不识路我们走到了两村的交界地带,也因为这次的越界,让我们与廖德昌老人有了一次短暂的邂逅。当时廖德昌正挑着一担装枯死的禾苗向我们的车子走来,我们便停下车来向他问道,同时寻问他家的受灾情况。老人看我们身上挂着“长枪短炮”的,误以为我们是记者便爽快地带我们来到他家受灾的稻田里。


        相同的旱情,一样的结果,老廖家的稻田也是一片绝收的景象,蹲在田里割草的他双眉紧锁。


       近二亩的稻田颗粒无收,让六十出头的老廖也盘算起今后的生计问题。他说他也要外出去打工找钱,当我们开玩笑说你这么大年纪没人要你时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望着不远处层层的大山一言不发地捆着刚割下的稻草。


       望着老人离去时蹒跚的背影,望着一片片枯死的禾苗,望着蓝天白云,我只有在心中默默地为我的父老乡亲祈福,愿他们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以平常心去应对灾难,毕竟现在已不是“大灾之年必有大难”的年代了,强盛的祖国有能力、有责任、更有信心让他们平稳地度过难关。


       这是野落寨子边的一口水塘,不深的水里有一群鸭子在欢快地自由觅食,“嘎嘎嘎嘎”的叫声在闷热的空气里回荡。这小小的水塘不仅给鸭儿们提供了欢快的舞台,也让它周围的不少稻田目前还是绿油油的长势旺盛。但我细心地观察了一下,禾苗正在抽穗,稻田已经露底,在最需水的关键时刻老天还是没有一点怜悯之意,毒日当空,高温在持续,旱情在发展,这该死的天气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2013《影像视觉》户外摄影大赛

作者:苗岭山人

《高温干旱肆虐我的家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