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青海热贡:寻找信仰的力量精华

发表日期:2013-08-21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青海 点击数: 投票数:

 图/文 小林


同仁年都乎村二郎庙,土族人用煨桑香灰和墨汁涂抹,化身老虎,口衔生肉跳起於菟舞,祈求驱除灾病魔邪。

  第一次去青藏高原,深为震动的,不是壮美风景,或辉煌文化艺术,而是信仰的力量。
  我们这时代,信仰才是最稀有的奢侈品。
  青海的黄南州,同仁热贡地区,这个名叫金色河谷的地方,以灿烂的藏传佛教唐卡、壁画、堆绣手工艺术著称,也吸引了不少游人。
  其实,很多人去青藏,向往的不过是雪山高原,天湖美景,拉萨的酒吧和艳遇,骑行318,拼车大阿里,洒脱生活,享受人生。
  遇到磕长头的藏民,冲上去不由分说拍张照片,奇异的藏服和奇异的行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象欣赏珍奇动物罢了。
  同仁的隆务寺,我彻底收起了相机,在每个大殿前,磕了好多个长头,其实是想知道一下五体投地时的滋味。
  那时的身边,有游客因为逃过了喇嘛的监视,偷拍到了庙里的佛像,正在窃喜。另一些人拦住藏族婆婆的去路,不由分说地摆拍起光影完美的纪实人像。
  很少有人试图在这里了解,藏传佛教到底是什么?那些衣衫褴褛跪拜转经的人们为什么?那些被讥讽为野蛮落后的民俗就只是一个旅游亮点?
  其实,我也不知道,在同仁的旅行不过两天,是我第一次与藏区的直接接触。
  离开后,我花了三天查资料了解藏传佛教,然而所知尚浅。
  这篇文章,要与您分享的,无关风景或文化,只关于信仰。



西宁东南180公里,九曲黄河第一弯。
隆务河穿山而过,夹着黄沙冲入清澈如镜的黄河。
隆务河谷地貌奇瑰,又名金色谷地,自古藏、土、回、汉杂居,文化悠久灿烂,藏传佛教的后宏期也在此一带发祥。
经过这两河交汇点,就是同仁。



清晨爬上后山,隆务寺已经是烟雾逆光飞舞,钟声缭绕。
寺庙的围墙和广场上的绿度母金身,藏民们早早地开始了转经。
这寺始建于元,兴盛于明,是青南地区最大最重要的格鲁派寺院。



格鲁派就是俗称的黄教。
公元14世纪,宗喀巴大师整治当时藏传佛教种种弊端,倡导恪守戒律。
他制定并实施了各种僧规,要求僧人们重戒律、苦修行、不娶妻、禁饮酒、禁杀生,并形成了完善的佛教理论体系。
格鲁派由此诞生,并成为藏传佛教的统治力量,直到今天。


格鲁派的精义,以我的理解,归纳起来就是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
为了不浪费时光,就应思维。人生寿命无常,刹那即过,人生难得,佛法难闻,应珍惜时间,勤奋苦学,克实求证。——这是“见自己”,是为下士之道。
修心到了一定境界,要专为利他,方能脱离小乘,突破狭隘的自利,以求进入大乘的最高精神境界。——这是“见众生”,是为上士之道。
“见天地”就是大乘之门,又名波罗蜜多乘和蜜乘。——这个我也不懂,不解释。



从宗教的角度来说,拜佛求神,只求自己身体健康,升官发财,再虔诚,也说不上是信仰。
隆务寺前,那些衣衫破烂,磕着长头,无数次转起经轮的人们。他们不是为自己求福泽,也不是为家人求健康。
他们祈求的,是众生平安喜乐,希望用自己的受苦,换来天地间所有人的幸福,包括你我。
这一点,你知道吗?


隆务寺的钟声,在山谷间回荡,青烟飘散,朝阳将佛寺照作金色。


寺门前,还在不停转经的老人,和路过的游客。
没有信仰的时代,一切都显得浮华空虚。
包括旅行也是这样的,如果你只是打算带着空茫的眼光,去消费享受别处的生活。
那么再美妙的风景也会是无聊的,再有趣的事物也不过是浮光掠影。
在路上的修行,其实也很难。



同仁县城往东,是壮美的瓜什则草原,群山起伏,牛羊满地。
东去数十里,就是甘南夏河草原的夏季牧场。
这次很遗憾,时间关系没有深入草原腹地。
下次如果有机会从夏河西行,穿越这片草原,不知是何等美妙的风景。



十年前,去过夏河草原。
当地的朋友跟我说,有个比利时的姑娘旅行至此,爱上了这片草原,嫁与当地藏民,生儿育女,放牧牛羊。
不知她现在,是否过得还好?



年轻牧民兰周加,孤身在草原上放自家一百多只羊,和山神的对话比跟人说话还多。
这天他和小伙伴来到县城里的绸缎店,买下十幅洁白的哈达,准备祭祀时奉献给伟大的山神。
他们都装了两只金牙,不是牙坏了,纯属装饰美观。
在山上对远处的姑娘唱山歌,金牙闪闪发亮,很远都能看得见。
山神或许也会因此感动的。



草原上开出艳丽的野花,很快又凋落了。
兰周加大声唱起藏族情歌的时候。
野花也会乱颤的吧。



藏族姑娘扎西卓玛,也是牧民。
高原激烈的紫外线,晒得她脸颊通红,双目浑浊。
然而这无损于她的美丽。
我的藏文,除了“扎西德勒”,就刚学会一句“秋得莫”(你好)。
她的汉语也很捉急。
情急之下,我一句“You are so beautiful!”脱口而出。
她居然回答说:“thank you!”
看来学好一门外语,真的是很有必要。



年都乎村,山上的二郎庙。
法师敲起咚咚的手鼓,一场充满野性的於菟舞即将跳起。
祭祀活动的法师,通常由活佛指定,每村一或数个。
其实也都是普通村民,平时耕地或放牧。
但当穿起祭服,便有神性光辉展现。



於菟是猛虎之意,於菟舞就是猛虎之舞。
年都乎土村青年,以煨桑的香灰涂抹全身。
再用墨汁从脸到脚画出虎豹斑纹。



他们口嚼生羊肉块,双手执竹竿,做虎状舞蹈,飞奔下山,跳入居民院墙,居民会将当地的如铜钱状的馍馍,套进竹竿。
舞者又跳出院子,飞奔至河边,在寒冬冰冷的河水中,将墨汁和香灰洗净,寓示将全村的灾病魔邪洗尽冲走。



同仁热贡,是藏传佛教的唐卡、壁画和堆绣之乡,藏地唐卡几出于此,如今这里遍地是唐卡画坊,画工精美,巧夺天工。
然而让我最震撼的,还是年都乎寺院墙上的那幅壁画,历经三百年的天灾兵祸,水浸火烧,仍然幸存。
古时的藏画画工都是业余,画画只为祈福,从不出售换钱。
每幅唐卡壁画的绘制,都需无数次去寺院反复祈祷,敬请活佛亲自开光,历时数月方可完成。
里面的信仰的光辉,流诸笔端心上。
那些画来出售的唐卡,画工虽绝美无伦,但其精魂已难觅了。
能真正打动人的,永远是那些不为谋利,用灵魂来绘制的那些。



年都乎寺的还角尖措阿卡,已经用了24年,来守护这幅300年的壁画。
我没问他闷不闷。
他嘴角淡淡的微笑,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隆务河谷,处处是僧侣静修的大小庙宇。
藏传佛教是显密双修的。要读个学位,很不容易。
一般来说,光是戒律学习,因明课程要五年,般若四年,中观两年,俱舍四年,戒律一年,必须循序而进。
戒律学完之后,只算显宗小成,可以自由讲学或闭关修持。
当然这只是开始,还要学密宗。。。
虽然学习了至少16年,但想获得格西学位,先得申请,学习成绩差的没门,申请了还不行,还得考。
具体考试办法,每位申请拉然巴格西学位的考僧,必须在祈愿大法会期间,对各寺高僧提出的佛学疑难问题进行答辩,得到一致认可才能获取这一学位。一个僧人要想获得这一级学位,必须废寝忘食地奋斗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如愿以偿。
这突然让我想起少林寺的七十二般武艺。。。



当然,荒凉的山谷里的清修,也不会太闷。
比如我刚认识的这位阿卡,就开始给我展示他的射箭技巧。
僧人不可杀生,所以他也只能射射石头了。



射完石头,乖乖回去做晚课。
还有洗师傅的袈裟。。。。



差点忘了说最刺激的六月会山神血祭了。
祭神、上口扦、上背扦、跳舞、爬龙杆、打龙鼓,最后是法师开山。
最刺激的是上口钎、上背钎和开山。
开山是血祭的高潮,法师用刀划破自己的头顶,把鲜血撒向四面八方,据说过两天伤口就会自动愈合,不留疤痕。



上口扦,是法师在左右腮帮扎入钢针,也称为“锁口”。
青年们咬住口钎,手执羊皮鼓在院内疯狂起舞。
铁钎入口,必有痛楚,他们希望用自己的痛楚,以换取世间生灵的幸福平安。



上背扦。
上完后,铁钎会随着舞步的摆动脱落。
祝世界和平。
这仪式看得我背上有点痒,口腔微有不适感。。。



扎西次仁插上口扦,相当威武。


第二天又在镇上巧遇了他,他是一家家具城的搬运工。
脸上伤口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
然后问了他一个憋了我好久的问题:疼不?。。。
他说,不疼,四五岁就开始扎,一年扎一次,习惯了。。。



曲库乎乡木合沙村,山顶上的旺加寺。
这是青海最大的苯教寺院,寺里有藏医诊所,常年免费为群众诊治。在旺加寺,有幸得识雍仲德炯活佛。
他温和谦虚地微笑,普通话说得比我还标准。
夕阳下山时,活佛站在一片阳光里,目送我们远去。
忘记加他微信了。。。



雍仲德炯活佛的侍从小阿卡。
见到生人老是害羞地躲在活佛身后。
活佛总是摸着他的头,用藏语温柔地安慰他。
说:这是好人。。。。
活佛英明!



隆务河谷,四周每座山都是神山,每个山头都有神圣山神管辖。
(注:图中是摄影大师,不是山神)



金色山谷之夏,阳光猛烈烤人。
青稞收割,油菜成熟。



郭麻日古寨,古时屯兵之所,里面巷道如迷宫。


郭麻日古寨里,丹征冬泽背着睡着的弟弟扎西在看电视。
电视里在放着86版的《西游记》
其实我也是喜欢六小龄童版的西游记,里面有童趣,有善意和温情,有纯粹的信仰的光辉。
如今的动画片,特效完美,但主角看起来都象心术不正的妖精。
前段看了几集当红的动画片《熊出没》,里面几乎无正邪之分,充满了低俗的恶趣味,真不知道这样教育出来的下一代会是什么样子。


在路上,大巴车被垂落的电线挡住了。
路过的大叔赶紧跑过来,爬上围墙帮忙撑起。
还大声跟我们打了个招呼。



一个有信仰的地区,不管男女老少,总是眼神纯真,流露着神性的光芒。
这种气息,很难形容。
却又能明确地感觉到。
或许,这是我们丢失了很久的东西。



隆务寺山门,早晨一碗三块的老酸奶。
好酸,倒了半碗糖进去。
为作补偿,把相机给看店的小朋友玩了半天。



隆务河谷,盛产鲜果。
刚吃完四五根手抓羊排,腻得就靠这酸酸甜甜的李子救命了。



热贡人的美味八宝饭,内有葡萄干、提子干、红枣、人参果、枸杞、核桃。
这是一个生活艰苦的地方,才会把一碗米饭做得如此鲜艳夺目。



在我看来,旅行的意义,在于寻找自己灵魂缺失的部分。
青海热贡,让我看到了信仰的力量。
并非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可以忍受伤痛、流血、疲倦、饥寒。
这一点,在现代社会是很难存在的。
带着谦逊诚恳的心灵,去感受世界。
能够理解别处的人们生活不同之处,并从中受益。
所得的,必定不止是一些美丽的风景,或几张好照片。

小林记于2013年中元之夜
(对藏传佛教只是一知半解,文中如有谬误亵渎之处,还望不吝指出,感谢!)

 



 

关键词:黄南青海同仁热贡

作者:小林

《青海热贡:寻找信仰的力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林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