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草原记忆

发表日期:2013-09-12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草原记忆


 

    夏天的草原,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草原上总是开着各色各样的野花,开得悠然,开得烂漫,开得恣意,我能叫出名字的百不及一。美,自然是极美的,可是无论多美的东西,司空见惯就会变得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视而不见。有时,忽然来了兴致,小孩子们也会大把地采摘野花,相互攀比,看谁侍弄的好看,一句话不爽,随手就扔了。

    偶然也有惊艳的时刻。一次,我和小伙伴路过小镇最东边的山坡,转个弯,迎面看到大片盛开的野鸽子花,彼时接近傍晚,阳光斜下,落日熔金,余晖铺展在漫山遍野的蓝色花海之上,那一派轰轰烈烈,令人一时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孩子身量小的缘故,记忆中的草原,草长的高而茂盛。我家住在小镇边缘,虽然是县城小镇,方圆也不过几公里。“日之夕矣,牛羊下来”,这样景象是常见的,只是不及野外大规模放牧那样壮观。

    夏天是草原最舒适的季节。有清清的晨露,凉爽的风,雨后绚烂而壮丽的晚霞,夜里可闲看满天的星星。当然,也有烈日曝晒之苦,晒出脸上高原红,蚊虫也颇多,草地上走一趟,身边围前左右跟着一大团,呼呼作响的,那景象,城里长大的孩子恐怕会吓哭……

    我小时候最喜欢过夏天,这个季节在记忆中印象最深刻。

 

 

    草原上的春秋两季都很短暂。春天回暖,第一个标志是,风的劲道不像以往那么凌厉了,接着冰雪开始松动,融化,白天化了,夜里又冻起来,于是道路变得泥泞不堪,一片狼藉。雪水化尽时,仍然春寒料峭,草色遥看近却无。

    整个春天都在刮风,夹杂着沙尘。

    现在人们去草原旅游,大多选择夏天。实际上,秋天的草原是最美的。一入秋开始打草,不出几天,草黄了,树叶也变黄,这时的草原以金色为主,色彩绚烂而热烈,灌木丛更是五彩斑斓。这最美的时段只有半个多月,伴随着夜风渐冷,日趋凛冽,清晨草地上出现厚厚的一层寒霜,呼吸之间,口鼻边上显露隐隐的水汽……就这样,冬天到了。

 

 

    草原的冬天是漫长的,如果用气温来划分季节,冬季要持续半年左右。对我这怕冷的人,这个季节是严酷而乏味的。对所有草原上的人和动物来说,冬天意味着忍耐。

    第一场大雪后,大人们会去山里,用马尾套兔子。我还见过猎杀的狼,冻的硬了,扔在亲戚家的阳台上,毛色杂乱,丑陋而狰狞。那家的老太太,八十岁了,好像我该叫她姑婆,她摇晃着胖胖的身体出来进去,嘴里不断地唠叨着,发愁怎么剥下狼皮。

    冬的草原冰雪覆盖,远到天边,树木凋零,一片静寂,美得像是黑白的木版画。雪越积越厚,寒风吹过,把最上面的薄薄一层冻的很硬,走上去,脚会深深陷下去,一步一个脚印,走着走着,会失去方向感。

 

 

    总体而言,草原上的生活是艰苦的,平淡的。自然气候的严苛,物质的匮乏,以及社交关系相对简单,造就了牧人淳朴内敛的民族性格。我认识的蒙族人,他们大多木讷不善言辞,却又刚强固执。即使穿着同样的衣服,在草原上生活的人也是很容易分辨的。他们大多脸庞黑红,神色朴拙,因为经常骑马,走路时腿型会稍有一点儿罗圈。

    游牧生活无疑是艰辛劳累的,一个人赶着牧群游荡在广无边际的原野上,更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和寂寞。调剂或者说抵抗孤寂的东西主要有两样,一个是歌,一个是酒。这点你听一听马头琴就可以感受到。虽然,马头琴曲有奔放热烈的《赛马》和《酒歌》,但是更多的,是在倾诉牧人寂寞的情怀。

    当然,以上只是我对草原生活的理解,而不是体验。那时我还小,我唯一与草原的亲密接触,是某一年秋天,父亲赶马车去野外耧柴捡牛粪,带着我。一整天我们都在荒原上,我看着父亲拉着巨大的耧耙,走来走去。而我自己什么样以及在干什么,却完全没有印象了。只记得回家的路上,我坐在高高的柴垛上摇摇晃晃,一路紧张地抓着绳子,生怕自己掉下去。

    那是唯一的一次,当天晚上,我在头发里,梳出一个比黄豆粒儿还大的,样貌惊悚,长有硬壳的虫子。

 

 

    写到这里,我发现自己关于草原的记忆实在乏善可陈,时隔太久,记忆中搜寻的草原印象,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模模糊糊,还没有一个游客写的游记丰富有趣。在那些游记里,写到草场的辽阔,成群的牛羊,牧人马背上矫健的身姿,豪放的酒歌,姑娘们身着艳丽的衣服……在他们的笔下,草原的夜是热情而喧闹的,围着篝火歌舞的人比看星星的人多……这样的景象,常常让我也看得津津有味,好像写的是遥远陌生的地方。

    我明白,一切都在变化之中。身在异乡,我发现好像热爱草原的人多了,很明显的是,到处可以听到有关草原情怀的音乐。只是他们喜欢的不是马头琴和长调,甚至不是德德玛,而是<套马杆>里火辣滚烫的眼神和凤凰传奇。那样的激情与热忱,于我不但是陌生,而且已经无法理解,更难以企及了。

    相比之下,我对草原的感情是平淡的。我没有作为草原人的自豪骄傲,也不具备人们想象中的马背民族的亮烈情怀。我对草原的情感是简朴的,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原野上的那些野花,年年岁岁,开了又败,败了又开,自生自灭,自然自在,无需他人照料,也不需要感喟和关怀。

 

 

    最后,说一下我对草原最深刻的记忆吧。还是小时候。一个夏天的午后,我藏匿在草丛中,看着伙伴们越寻越远。那一刻万籁俱寂,我听到风吹过草尖发出的声响,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天地洪荒,白云悠悠,山川寂寥……

    就在那一刻,我忽然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孤独。那种孤独里没有不安,却带着莫名的悲伤与释怀。那一刻令我终生难忘。


作者:图娅

《草原记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图娅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