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秋游浪洞岩

发表日期:2013-10-20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2013年9月8日,一个“秋老虎”肆虐的周末午后,我们一行四人来到距县城四十五公里的浪洞乡管桐村,登上了仰慕已久的浪洞岩。

       浪洞岩位于贵州省黄平县浪洞乡到平溪镇公路半道右侧的重阳坪大山上。对于浪洞岩我对它是既熟悉又陌生,说熟悉是因为每当我从它脚下的公路上经过时,每每被半山腰上笔直的石崖和山顶俊秀的奇峰而注目仰视,也时常为它云遮雾绕般的神秘莫测而心生遐想;说陌生是因为我虽然从它面前无数次经过,但对它却一无所知,既不知道有浪洞岩这么个称谓,更不知道上面还有一座香火不断的寺庙、流传至今的故事、以及那仰观绝壁千刃、俯察田园村舍的绝世美景。

       闲话少叙,开始登山。在管桐村村委会办公室旁有一条不起眼的小道,沿着这条小道穿过大约300米的稻田、小溪和缓坡地后就正式开始攀登。山路是典型的羊肠小道,狭窄,陡峭,崎岖,七弯八拐的。随着山势的不断升高,路两边的植被也越来越茂密,主要是杉树、松树,和一些不知名的小灌木。也许是天气太热吧,一路上大家只顾低头走路,也不知走了有多远,大约四十分钟后,汗流浃背的我们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山脊上,坐在路边几块干净、平滑的石块上,“咕咚咕咚”地猛喝下几口水,气喘吁吁的心稍稍得到平复。这里位置较高,地势突出,是上山路上的第一个观景点。从这里放眼望去,中间的一座小山峰恰好把眼前的景致一分为二,左观是浪洞坝,右看是管桐、下六坝,此时坝子里的稻谷将要成熟,在夕阳的照射下泛着耀眼的金光。


 



       继续前行,路边有了更多供行人休息的石板、石凳,眼前的景象也更加开阔、明朗起来,那条蜿蜒的浪洞河把一个个山间坝子串连起来,恰似仙游的王母娘娘遗失在群山之中的一串金手链,把这山野之地装点得格外美丽。


 



       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眼前的景色越来越壮丽。蓝蓝的天空中飘着几丝白云,群山起伏,山色如黛,浪洞岩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经过近二个小时的艰难跋涉,下午五点半钟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崖前。首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面人工砌成的高大石墙,墙体出现了许多的裂缝,上面爬满了藤类植物。墙的尽头开有一拱形门洞,中有一破旧的木排,似栅似门。夕阳斜照,树影婆娑,斑驳的墙体影影绰绰,让人不禁感叹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沧桑。


       穿过石门,紧接着的是一条Z字形的上山石阶。石阶和两旁的墙体都是用就近取材后经过人工精心打制的青石砌成了,显得规整而气派,想必这是繁华时期寺庙的台基。石阶的拐角处一座矮小的土地庙,里面供奉着三尊木雕的神祇人物,除了两尊矮小的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外,还有一尊高大的如传说中的鬼神。在我的印象中,土地庙里供奉的都只是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没有其他神物,这座土地庙算是另类了吧!


 



       石阶的尽头是一块不宽的台地,往左通向寺庙,往右走上石崖。寺庙建在一个平台上,看得出那平台原是一座小山峰,后人为建寺才将山头削平的。关于此寺当地流传着一个神秘的故事:传说清朝乾隆年间,四川峨眉山报国寺的一尊观音神像忽然不翼而飞,不知怎么就飞落到了距浪洞岩不远老虎山上的土地庙里。报国寺派出无数僧人到全国各地遍寻神像不着,一日,三个僧人来到浪洞,终于找到了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找寻的观音神像,不禁心喜万分。但他们由于年老体弱,加上长途艰辛跋涉,已无力再将神像送回峨眉山了。可土地庙毕竟不适宜供奉观音神像,正当他们感到无计可施时,忽然看到浪洞岩上云遮雾绕、佛光闪现,于是他们便决定把神像移到浪洞岩上修建寺庙加以供奉,并将此庙取名为西竺寺。也算佛主显灵,此庙建成后,浪洞地区从此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周围十里八乡的百姓都前来朝供,进香者络绎不绝。寺院的规模也不断扩大,据说鼎盛时期寺内有僧人几十人,整个寺庙壁宇辉煌、神像无数,高高的浪洞岩上经声朗朗、香火不断。可惜西竺寺与中国大多数寺庙一样命运多舛,清同治年间毁于战乱,民国初年复修后又在文革中再次被毁,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地的善男信女又自发募捐重修西竺寺,只可惜不论其规模还是构造都与原来的相去甚远。我没有去寺庙,而是径直从狭窄的小道走向石崖。站在石崖下土质酥松的小道上,颤颤巍巍的移动身躯往回看,夕阳下的西竺寺温馨中略显孤寂。


       这段小道不长,也就一二十米,尽头是长满杂草的陡峭山坡。为了上崖,人们因势取材,选择了两条石缝硬是在坚硬的岩石间开凿出两道狭窄、壁陡的上山通道。通道只容一人通过,背着摄影包的我几乎无法转身;通道中的石阶高而窄,人走在上面得小心翼翼;通道的一侧石壁上安装有一条保护性的铁链,锈迹斑斑的表面说明这里很少有人活动的痕迹。


       攀上石阶,进入第一级石崖。继续拾级而上,就来到了那条著名的崖间石廊。而要一探石廊的究竟和一览浪洞岩的风光,首先得穿过这道砖墙门。为了安全,墙门平时是锁着的,我们去的时候征得两位寺僧的同意才为我们打开。


 



         果不其然,出了门就是另一外世界。以我观之,可以用奇、险、文、秀来概括。先来说说“奇”。浪洞岩的奇就奇在石廊上。我们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高耸笔直的浪洞岩上,几乎就在崖壁的中间居然形成了一条纵贯全崖的崖间长廊。石廊是纯自然的杰作,崖壁上丝毫找不出人工开凿的痕迹,从地质学的角度来说它是地质运动岩石崩塌自然形成的结果,是造物主对黄平、更是对浪洞人的馈赠。石廊依山随势绕崖盘旋,一会凸出一会凹进,一会斜上一会缓下,但总体还算平直。据说长廊总长有500米左右,我们走过的这段是长廊最经典的部分,大概有200来米,宽度在1-2米之间,极窄处不足1米,由于有人类经常光顾,路面形成了一层薄薄的泥土,人走在上面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其次是浪洞岩的“险”。裸露的浪洞崖高大、笔直,从远处看它就象横亘在大山中的一面石墙,灰白的崖面令人遐想。走近石崖,仰视,可见奇岩万仞、乱石突兀,小树摇曳、白云乱渡,风云际会、憾人心魄;俯瞰,崖高万丈,深不可测,令人生畏。走在石廊上,在享受山风拂面、极目舒胸的同时,脚下得小心翼翼,有恐高症的人是无福享受这里的美景的。


       所谓的“文”指的是在这偏僻险峻的浪洞岩上也能欣赏到厚重的历史文化。从上山开始,一路上可见到指路碑、厂板、石凳等方便行上山游览和朝拜的遗迹。来到岩上,走在石廊间,大大小小的碑刻、若隐若现的题字、已经干涸的水井、供人焚香的石洞一一展现在眼前,从这些遗迹上,你完全可以想像此地曾经也是盛极一时。


 



       当然,最能体现浪洞岩文化底蕴的,是这里的佛、道宗教文化。除了刚才提到的土地庙、西竺寺外,在石廊的最宽处依山建有一栋木瓦结构的大殿,里面供奉有观音菩萨等佛教人物,而整个石廊的崖壁间则不规则地摆放着佛家的十八罗汉和道家的传奇八仙像。这些神像或立或坐,或骑或卧,神态各异,栩栩如生,从外观上看应该是泥土烧制的陶制品,外饰一层金色的外衣。而从神像的鲜亮度看,它们应该是今人摆放的。虽然如此,我并不怀疑这里曾经有更多的神像供人朝拜,今人的行为无非是想重现过去的辉煌。在中国的宗教文化中,特别是在中国的民间,儒、道、佛三教向来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包互容,在学术界本身就有“三教合一”的说法。虽然佛家的寺庙和道家的道观很难同处一地,特别是在哪些宗教圣地,佛就是佛,道就是道,但在民间一些普通的寺庙或道观里,往往是佛与道和谐相处。从大处说,它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包容性,从小处讲,这是中国百姓最朴素的愿望,那就是既希望西方佛主的护佑,更想得到自己心目中神灵们的照顾。作为一方钟灵毓秀之地的浪洞岩,能把这么多的佛、道人物集合于此,也是对中国宗教文化的最好体现吧!


 



 


 


 


 



 



       最后再来欣赏它的“秀”。浪洞岩的秀不是秀在浪洞岩本身,而是走在长廊上极目远眺时的秀美风光。石廊上有碑文记载:“此岩乃浪洞八景之首,其风景之佳,山水之秀,甲于全县”,一句“无限风光天下甲,何处去觅桃园春”的诗句更是把浪洞岩的风光表达得淋漓尽致。现在是秋天,我们无法领略桃花盛开的“桃园春”景,但眼前的美景除了“秀”外,更多一份“丽”——秋日的绚丽:远处,群山逶迤,山峦起伏,层层叠叠如万马奔腾;脚下,山峰突秀,松林掩映,一块块稻田环绕其间;最精彩的,是山间那如黄色绸缎般的金色画廊,只见山环水绕、稻田披金,村寨民舍、星罗棋布,如画美景,尽收眼底。


 


 



 



 



        此时的我们站在石廊上,任秋风拂面,让心灵放飞,看落日融融,叹世间绝景。这是对我们二个多小时艰难攀爬的奖赏,也是对我渴盼之心的慰藉。


 



 



        上山时我没有去拜访西竺寺,下山后肯定得去看看。在西竺寺的旁边有不少的石碑,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去细看究竟,估计是一些记载西竺寺历史和赞美浪洞岩风光的碑刻,我径直走进西竺寺。虽名曰为寺,但它实在没有一般寺庙的气派和庄严,更难让人联想到它曾经的辉煌。孤零零的两栋充满着现代元素的房屋一横一纵矗立在不宽的院子里,纵的应该是僧人住的禅房,横的就是“大雄宝殿”了。我迈上十二级台阶,走进大殿。大殿里除了必备的神像、经台外,其他设施都很简陋。寺院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位神职人员,至于他们是僧是道我无法辨别,因为他们的装束与我等凡夫俗子完全一样,丝毫找不出与他们的身份相符的特征。两人都很热情,再三挽留我们住下,此时天已快黑了,谢绝了他们的好意后我们立即下山,一路小跑来到停车的地方差不多用了四十分钟,在茫茫夜色中驱车返程,一次完美之旅就此结束。


 



 

作者:苗岭山人

《秋游浪洞岩》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