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城偶得 • “撒尿留记号”是动物的本性

发表日期:2013-11-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D 点击数: 投票数:


上图都是在居庸关长城上拍的,有中文但大多是洋文。从留名的方式看,不像中文大都用刀或附身捡取石块刻划,老外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签得很认真。

人虽自视智力很高,不屑与动物为伍,但终究也逃不脱动物的本性--“撒尿留记号”,国人如此,老外也一样。


下文是以前自已写的小说中的一节,也是讲动物“撒尿留记号”的,一并发来凑趣,以博好友们一笑。


第三十二章 骆驼告状


  “二大王,二大王,你在吗?”骆驼凯莫在树下高声叫着,过了一会儿没回声,心急的骆驼就用身子晃起树来。


  “嘿,这是谁啊,好大的胆子,敢晃我二大王的宝树。”庇卡在窝里一下就被晃醒了,气得一步就窜出窝外,正想发作,一看树下是骆驼:“哎,我说骆驼,我说凯莫,你可不是爱开玩笑的动物啊,今晚是怎么了,晃起我的宝树来了,你怎么能干这么不着调的事啊。”


  “我把嗓子都喊哑了,你也不出来,你说我不晃树,还有什么好办法。”


  “太夸张了吧,我怎么没听见?噢,可能我刚才打了个盹。你,找我有事?”


  “二大王,你知道我的脾气性格,我是能忍则忍,可现在我是实在忍不下去了。”


  “什么事啊?你们骆驼家族向来关起门来朝天过,和别的动物都没什么来往,能有什么事忍了又忍的。”


  “你到我门口一站就知道了。”


  “大晚上的,我去你门口干什么,你知道我都是白天值班,这累了一天了,我都洗了,正想睡呢,怎么样,明天吧,我一大早就去,如何?”


  “我是受不了了才来找你的,你要不去,那你也别想睡,我就在下面晃树,哼,你的窝不会是钢筋水泥做的吧。”


  “看看,倔脾气又上来了,怪不得人家都叫你们是骆驼祥子呢,一根筋啊。好,我就去到你门口站站,我去,这行了吧。”


  “老庇,二大王,这还差不多,走吧。”


  喜鹊懒了,就落到骆驼的驼峰上,两个一边说着,一边朝骆驼圈走去。


  不一会就到了骆驼的圈门口。喜鹊在门口左看看右看看,转了半天,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哎,我说老凯莫,你这门口怎么了,这没什么异常啊?大门口的两个立柱不好好的,门口也算干净吗。”


  “嘿,怪不得是喜鹊鼻子呢,啥也闻不出啊。”


  “啥闻不出啊?我鼻子有问题?怎么可能?你嫂子活着的时候,我的厨艺那可是一流的,她都夸我是个好厨师,你想好厨师,没个好鼻子怎么能行。”


  “那你趴两个立柱上闻闻。”


  “这没什么味啊,除了立柱周围有点脏,没什么啊。哎,你别说,我好像闻到有股淡淡的幽香,很淡雅啊。”


  “哈哈哈哈……”骆驼笑得前仰后合,笑叉了气。


  “嘿,傻祥子,笑什么呢,这有什么可笑的?”


  “哈哈哈哈,还好鼻子、好厨师,我们家老老小小让这门口的味熏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了,还淡雅的幽香,你这是什么鼻子啊,笑死我了。”


  “啊,也可能是我这几天感冒,鼻子不灵光了,这是怎么回事?快给我报来。”


  “实话告诉你吧,我这门口,尤其是这两个立柱,让它们这些好留‘到此一游’标记的家伙已弄得臭气熏天,我是一忍再忍,实在受不了了,才找你反映问题的。”


  “啊,你是说狗啊猫啊的在你这柱子上……,呸,呸,恶心死我了,我说你这家伙,也不兴这么报复我的,呸,呸。”庇卡听了,赶紧躲到一边,捂着鼻子,直吐吐沫。


  “这都是谁干的好事啊,你‘到此一游’,也不能到人家家门口上撒尿啊。”庇卡捏着鼻子说。


  “还能有谁,动物园里凡是吃过奶的动物,全干过这事。这是我打扫过的,每到周末晚上,这儿的屎尿都一堆堆的。我抓了几个现行,包括牧羊犬家的鲍德黄、猴子马克家的马克强、还有无毛猫斯芬克这个老处女,你说都这年龄了,还扮嫩,尿得那个骚噢……”


  “嘿嘿,打住,你说鲍德黄啊,马克强啊干这事我还相信,它们年轻,留个信息,交个朋友,青春期吗,可以理解,可你要说斯芬克小姐也干这事,我就不信了,人家到底是有文化的动物啊,你这就胡说了。”


  “是啊,开始我儿子给我说我也不相信,还打了它一巴掌,可是我在门口悄悄的守了二个晚上,终于……”


  “啊,说你是祥子吧,你还够变态的,你偷窥斯芬克小姐啊,看我不告诉它去。”


  “不用你告,它正尿着,我就冲了出去,抓它个现行,哼,看谁难为情。”


  “真有你的,这你也作的出来,起码给留点面子吗,怎么着人家也是有名的人类心理学家啊!”


  “还真让你给说对了,见我一出来,老处女斯芬克羞得都站不起来了。”


  “废话,要站起来,不让你看个够啊!你这傻祥子!”


  “你说,我和斯芬克吵架有牧羊犬鲍德什么事啊,它过来拉偏架,说留标记那是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好习惯,在我门口撒尿那是看得起我,你说说这是人类心理学家说的话吗?既然是好习惯,你怎么不让动物们到你的犬舍去留标记啊,这心理学家说的可真是人话啊!”


  “啊,鲍德也掺活进来了,我说傻祥子,这也情有可原啊,人家是师出一门的心理学家,情同手足啊。”


  “哼,你说的太对了,斯芬克一见鲍德来了,也顾不得害羞了,站起来就数落起我来,说我傻,说我是祥子,还把我老辈上在沙漠里也撒尿留标记的事扯了出来。这还不算,最后撒起泼来了,跳起来挠了我鼻子一下,你看,这还没好呢,还一道血印呢。”


  “哈,你抓了人家现行,就没想人家还是处女呢。你把人家的底线都不给留了,要是我也会狠狠地挠你。哎,不对呀,我说老凯莫,你可是堂堂七尺高的傻祥子,斯芬克怎么能够得着你的鼻子?该不会你趁斯芬克站起来了,低下了头想看个究竟吧,我说你这是为老不尊啊!”


“二大王,你可不能乱说啊,咱可是有家室的人,上有老下有小的怎么会呢。”


  “那你说说斯芬克小姐是怎么够着你鼻子的吧。”


  “是啊,你这一说把我也弄糊涂了,对呀,它怎么能够得着我鼻子啊?当时吧,我一看斯芬克小姐站了起来,我就赶紧把头抬了起来,眼睛正视前方,根本不敢朝下看啊。是啊,它怎么能跳那么高呢?哎,哎,我说庇卡二大王,我叫你来是干吗的?是来解决留标记问题的,怎么现在老在挠鼻子这事上纠缠起来了呢,这不是捡了芝麻漏了西瓜吗。情况你都知道了,你得给我处理。”


  “挠鼻子的事不是你说的吗,我当然也要问个究竟了――结果是挠着了,但是怎么挠着的不清楚,为什么挠你也不清楚。是你低头把它看急了还是它感到被偷窥了,还是……”


  “啊,还没个完了。我说二大王,我自认倒霉还不行吗,我求你了,咱还是先说说留标记的事吧。”


  “好吧,这事暂放一边也行,但这是悬案,总归我是要搞清楚的。哎,我说你打狂犬疫苗了没有,要没打快去啊,小心没大错。这留标记的事吗,我这就给你处理。”说着,喜鹊庇卡把爪子伸到嘴边打了一个响亮的唿哨。没一会绣眼雀艾瑞就飞了过来。


  “二大王有什么吩咐?”


  “咦,怎么是你啊,麻雀司俳勒呢?对了,忘这事了,它执行特别任务去了。你来也行,你立刻去通知犬类的首领鲍德,猴子的首领马克,唔,斯芬克小姐就不让它来了,还有老鼠莫斯,还有……”


  “把熊猫俳德也叫来”骆驼凯莫插嘴说。


  “叫它干啥呀,熊猫都快绝后了,有它什么事啊”


  “二大王,你不知道,别的动物都是朝立柱底下尿,熊猫可是撅起屁股往立柱上又尿又蹭啊,就你刚才闻的,还说有淡雅幽香的地方,熊猫在那儿蹭得最多了。”


  “呸呸,我刚忘了这事,你又提醒我,我什么时候说淡雅的幽香来?当面造谣啊。你要说这事,那咱还是先查查斯芬克小姐是怎么挠着你的鼻子的吧。”


  “别别,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把熊猫叫来。”


  “呸呸,恶心死我了,回头我再找你算账。”庇卡又连吐了几口吐沫。


  “那要这样,就多叫几个来,索性一起说个明白。你再把猪类的首领彼格、老虎家族的首领缇格勇、狼的首领沃尔夫、还有狗熊的首领比尔都给我叫来,我要在这儿开个现场会,把乱留标记的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


  “得令”绣眼雀应了一声就飞走了。


  众动物听说二大王喜鹊庇卡要开现场会,自然不敢怠慢,赶紧都来了。


  看到大家都来了,喜鹊就拿骆驼的驼峰当了主席台。


  “各位,今晚召集大家在骆驼圈的门口开个现场会,在开会前,我先出个题目考考大家,看大家的嗅觉如何。看到两边的立柱没有,你们都去嗅一嗅,看看会有什么收获。”


  众动物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庇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熊猫因为走的慢,来的稍晚了点,正感到不好意思,一听庇卡这话,立刻自告奋勇,抢先举手:


  “二大王,我鼻子好使,我,第一个。”


  熊猫先闻了下左边的立柱,又闻了下右边的立柱,捂着鼻子刚想说什么,被庇卡用手势止住了:“先不要说出来,你们一个个地去闻,都闻完了一起说。”


  众动物倒也听从命令,服从指挥,先左边后右边,把两个立柱挨个地、仔细地、上上下下地、认真地闻了起来。


  看到动物们都闻完了,庇卡说:“按顺序来,熊猫俳德老弟你先说说都闻到了什么?”


  “报告二大王,一个字,‘臭’、‘骚’……”


  会场一阵轰笑,庇卡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打断一下,臭和骚是两个字,俳德,你不会不识数吧。”


  “那就是两个字,我是让这味给熏得。立柱子底下是‘臭’、‘骚’,柱子上面吗,比较臭、比较骚。”


  “怎么还‘比较’?”


  “哼,有狗熊、狮子、老虎的臭味,很臭!但是也有我和我家里那位的香味,两味一综合,所以是比较臭、比较骚。”


  “你家里的那位的香味是什么味啊,是不是淡雅的幽香啊”骆驼凯莫大声说。


  “是啊,正是淡雅幽香型的。哎,我说老骆驼,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会……,今晚你不老实告诉我,我跟你没完。”


  “哈哈哈哈,这个你得要问二大王了。”骆驼凯莫又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身子一上一下地起伏着,把个庇卡来回颠得够呛。


  “二大王,老骆驼它……,你……这……”


  “别听这个傻祥子的,它给你说笑话呢。”庇卡一边说,一边用爪子狠狠的掐了骆驼的脑袋一下。


  “我抗议,二大王,熊猫说我的味道是臭味,这我不接受,严重不能接受。凭什么它那恶臭的分泌物是淡雅的幽香,而我们却成了臭的,这颠倒黑白吗,熊猫也太娇情了吧!我认为我们老虎缇格的分泌物才是世界上最香、最高雅的气味。”缇格勇年轻气盛,大声提出了抗议。


  “二大王,我也抗议……”会场顿时乱作一团。


  “打住,都给我打住,怎么会议还没开呢就乱成一锅粥了。我宣布,从现在开始,谁发言也不许再说‘淡雅幽香’啊,‘最香’啊之类的形容词,不是自己的味道,可以用中性词‘异味’来表达,听到没有。好,下一个该谁发言了?”



  被召集来的动物们挨个发言,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动物园的哺乳动物一个不拉地都在骆驼门口的两个立柱上留下了屎尿或分泌物的标记,甚至包括大王勐玛。


  “各位,这就是今天晚上我在这儿召开现场会的主题,现在事实已经很明朗了,你们包括我们的勐玛大王都在骆驼家的门口拉了屎尿,留下了‘到此一游’或‘征婚启示’之类的印记,这在客观上已严重污染了骆驼家族的生存环境,各位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这事发生在你们大门口,你们会怎么做?”


  “最可气的是你这个熊猫,都快绝后了,老实呆在你们有空调的馆里不就得了,还到我这儿拉屎尿尿蹭屁股,你这不是欺负人吗?缇格勇说的没错,你可真够娇情的。”骆驼首先向熊猫俳德发难了。


  “这话不对啊,第一,我们怎么快绝后了?恰恰相反,我们现在是枝繁叶茂、子孙满堂。第二,别说咱们动物园,不客气地说我们留下的屎尿标记已遍布全世界各个角落,大家都是知道的,世界上哪个动物园不以拥有我们为自豪?不把我们奉为至宝?我们已经走向了世界,我们为什么还要局限在馆里?我们要不在你这儿留下标记,长此以往我们岂不把千百年来赖以生存的信息交换方式给荒废了?现在人类都已经是信息时代,你……?”


  “乱七八糟的,扯什么蛋啊。你说世界上有你的动物园多呢,还是没你的动物园多?那个动物园没有我们老虎啊?我们才是真正占领世界呢。我们……”


  “哎,各位,又跑题了啊。咱们讨论的是在骆驼门口拉屎撒尿的事,其它的我们不讨论啊。”


  “我来说两句吧。我明白二大王的意思,从我的角度,为什么选择骆驼老兄这儿,一是顺道,这是晚上大家溜弯的必经之地,在这儿留下我的年龄性别、身体状况、来去时间、约会地点这类信息,我的同类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信息共享;这第二吗,是从众心理,大家都在这儿留信息,这就像人类公示栏的作用一样,你留我也留,不留白不留;第三吗,这也是天性使然,凡是小时吃过奶的都知道用这种方式交流最有效,最直接。当然啰,像狮子老虎还有狗熊它们在这儿留标记,那是圈地划圈,都是天性使然啊。”牧羊犬鲍德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看看,到底是心理学家啊,说出来就是有水平啊。”庇卡马上予以表扬。


  “是啊,我也是想这样说来的。说实话,本来我在馆里和我那口子已经充分地有过交流了,但晚上一走到这儿,一闻到你们的骚臭味,我就忍不住了,都是公共场所,凭什么要标上你们的印记啊,所以我也就……。唉,谁叫我的鼻子这么灵敏呢,啥味都放不过。你们以为我住空调的房子好啊,你们没住过,不通风啊,每天人来人往地,光人们放屁打嗝的臭味就快把我们熏死了,还有那汗味,狐臭、还有女人……。”


  “得得,我说熊猫,怎么你一说话就往叉道上引啊。光你的鼻子灵啊,告诉你吧,这立柱上你们都没闻出来,这里不光有我们动物的,还有人尿呢。”老狼沃尔夫打断了熊猫的话。


  “我证明,是个三岁左右男孩的尿。唉,说到鼻子灵敏,我们最吃亏了。你们在动物园右边打个嗝,我们在动物园左边都知道你们吃的什么东西。”狗熊比尔附合道。


  “你们都扯什么鼻子灵不灵的干什么,谁的鼻子不灵啊?你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我离的臭味最近,我闻的最多最浓,你们怎么不为我想想啊!”骆驼听着不耐烦了,大声嚷了起来。


  “各位,说了半天,我也听明白了你们哺乳动物的习性了。我认为,你们千百年养成的这种有效的交流信息的方式是不能改变的,也是不应该改变的,只是大家是不是可以换个地方交流,要不你们就在各圈的门口/交流,这样大家也就不会相互埋怨了。”


  “那不行,老辈传下来的基因就是要开疆扩土,不断扩大地盘。如果光满足于我们圈门口,那我们的基因改良了,以后我们怎么能回归大自然啊,那不饿死。”缇格勇首先反对。


  “各位,我来说说吧。”疣猪彼格尾巴又摇了起来,猴子马克见了抓住它的尾巴,坐在屁股下面。


  “各位,我是研究环境的,这在骆驼家门口留标记,污染了它们的生存环境,确实是不合适的。当然我也在骆驼老弟这儿留过标记,现在想来真是惭愧,在这里向骆驼老弟赔个礼了。”疣猪低头就要行礼,见尾巴被猴子压住了,气得一脚把猴子马克踢到一边去了。


  “刚才二大王让在各自的圈内留标记也是不妥的,有悖于我们哺乳动物的习性,所以我想提醒大家考虑考虑,是不是换个地方,既不要污染各自的生存环境,位置又要顺道――如果位置偏了,大家都不到那儿去,留也没用。”


  “那在二大王的鸟林吧,那地方空气又好,大家也都愿到那儿去,再说你们鸟儿的嗅觉也都不好。”猴子马克蹦起来说道。


  “你个死猴子,不出好点子,你小心,下次我可不让你变金刚猴了,让狮子吃了你们。”喜鹊庇卡一听就急了。


  “哎,二大王可不能这么报复兄弟啊,我说的是实话啊。”


  “不行,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敢情我来给你们帮忙解决屎尿问题,你们这里解决了,倒弄我那儿去了,我精神病啊。”


  “哎,我知道个好地方,说出来你们一准同意。”老鼠莫斯终于逮着一个插话的机会。


  “啥地方,快说。”狗熊比尔用熊掌把老鼠托了起来。


  “咱们动物园门口不是有三根旗杆吗?选在那儿不就得了!”


  “对啊,那地方比骆驼这儿还要好,不光园内的动物,就是园外的动物来作客,那儿也是必经之地啊。高,实在是高啊”熊猫俳德这会反应倒快了。


  “到底是大王得力的情报官啊,想的太妙了,那地方我看行,三根旗杆,比骆驼这儿还多一根呢,我同意。”牧羊犬儿鲍德也表态支持。


  “地方倒是个好地方,只是人类每周都要升旗啊奏歌啊,不大合适吧。”疣猪彼格小声说道。


  “管它呢,人类把我们生存的大环境都破坏了,我们还没找他们算账呢,借用他们的旗杆当个公示栏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同意。”狗熊比尔大声赞同,说着把老鼠放到了头上。


  “好吧,时候不早了,就这么定了,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你们就不要再在这儿拉屎撒尿蹭屁股了,换旗杆那儿了,知不知道?”


  “知道了!”众动物大声和着。


  “散会!”庇卡翅膀一挥,说完就飞走了。


  牧羊犬鲍德正想走,却被骆驼凯莫拉住了。


  “哎,老凯莫,问题二大王不都给你解决了吗,你还拉我干什么。”


  “我说老弟,那天晚上,就是你和斯芬克小姐一起跟我吵的那次,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搞不明白,斯芬克小姐是怎么够着我鼻子的?你是当事人,你能告诉我吗?”


  “笨蛋,它是踩在我头上跳起来的。这你都想不出来?怨不得人们都说你们骆驼的脑袋都被驴踢过呢。你,就一个字,大笨蛋!”


  “你比熊猫还笨呢,那是三个字”骆驼凯莫摸着脑袋,望着牧羊犬鲍德的背影嘟哝着。


关键词:静泊

作者:行者静泊

《长城偶得 • “撒尿留记号”是动物的本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行者静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