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中秋时节从江行

发表日期:2013-11-12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年中秋,第一次没有与家人在一起过节(虽然安排好了老父,但让妻一个人在家独守空房心里总感觉有些亏欠),而是邀约了三位摄友到本州的从江县摄影采风,总行程共三天,总里程950公里。第一天十月十九日:清晨六点从黄平出发,从麻江上厦蓉高速,经都匀,过榕江,到从江的谷坪下高速,经从江县城赴小黄拍摄侗族大歌节,当晚返回从江住宿;十月二十日,清晨四点半从江县城出发,从谷坪上高速到停洞下高速,经停洞、东朗、加鸠、宰便,傍晚时分抵达目的地加榜乡住宿;十月二十一日,清晨五点起床,在加榜拍摄到九点二十分离开,经宰便、平正、下江、停洞到榕江县城,在三宝侗寨短暂停留后上厦蓉高速原路返回黄平,到家时已接近晚上十点钟。本次采风以民俗为主,风光辅之,总体感觉:累并快乐着!

闲话少叙,以片志之。

十月十九日,经过近六个小时的奔波,中午十二点准时到达从江县高增乡的小黄。小黄你可以不知道,但那宛如天籁的“婵之哥”却是名声在外,它的发源地就在小黄这个大山深处的侗族村寨。中秋之际,这里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传统大歌节,我们找了家农家乐匆匆的吃了中午饭后便开始各自拍摄。只可惜我们去的晚了,大歌节前一天已经开始,因此我们没有看到盛大的场面,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与其说是一个文化节日,不如是一场普通的赶集。不宽的寨道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而真正的歌场上却人迹寥寥。不过这丝毫没有降低我的兴趣,毕竟我这是第一次走进侗寨,那高耸的鼓楼和独特的民俗深深地吸引了我。


 


 

        活动还没有开始,我们便去扫寨。一条小溪窜寨而过,我们沿溪而行。其实在黔东南的从江地区,不论是苗族还是侗族,他们的住房大体都是两层或三层的木质吊脚楼,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对于他们的服饰我也基本分辨不出,据说在颜色上有所区别,侗族的以青、白为主,苗族则喜欢黑和紫。男人最觉见的佩饰就是围在腰上的竹笆蒌,小巧精致,功用齐全。

 


 


 

 


 

当然,侗寨也有侗寨的特点,那就是“有河必有桥,有桥必是风雨桥”,一座座矗立的鼓楼和无处不在的风雨桥就是侗寨的地标性建筑。小黄寨子较大,为了找到一个理想的位置拍摄小黄全景,我们跑了好几个点去拍摄,最后才在小黄小学旁边的高山上找到一个点。不过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小黄已经开始变味了,越来越多的现代建筑占据了寨子的大部分。社会在发展,人类要进步,我们不能苛求富裕起来的侗族百姓还住在既不安全也不“气派”的传统吊脚楼里,但如何找到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契合点,值得相关专业人员去研究。

 


 

活动不精彩,没有兴趣去拍摄唱歌比赛。由于当日正值中秋佳节,为了拍摄鼓楼映月的美景,我们不约而同地聚焦到学校的院子里休息,一天的奔波倍感疲倦,爬在石凳上便沉沉睡去。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赛歌场,还有不少的人聚在这里唱歌、听歌,听歌我没有兴趣,我的兴趣是这些听歌的人们。

 


 

 


  

这就是侗乡最具风格的建筑物——鼓楼,因为楼上置鼓得名。它模仿侗族地区最常见的杉树形状建造,飞阁垂檐层层而上呈宝塔形,瓦檐上彩绘或雕塑着山水、花卉、龙凤、飞鸟和古装人物,五彩缤纷。鼓楼巍然挺立于侗寨之中,是侗族人民遇到重大事件击鼓聚众、议事的会堂,也是村民平时社交娱乐和节日聚会的场所,可以说鼓楼是侗族文化的载体和精华。临近傍晚的时候,一队参加唱歌比赛的妇女正在鼓楼前练唱,而鼓楼里的围廊上则坐满了男男女女,他们正在用悦耳的歌声讲述着动人的爱情故事。

 


 


 

晚餐继续选择在中午那家,吃好出来正好夜幕降临,满月升空,溶溶的月光洒在空荡荡的场地上,偶有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从鼓楼前经过。场景很美,摄技不精,最后的结果是并没有表达出自己想要的意境,可惜啊,可惜!

 


 


 

当晚返回从江县城住宿,第二天清晨四点起床直奔架里。架里是从江县停洞镇的一个苗寨,位于厦蓉高速停洞出口到停洞镇公路的半山腰上。寨子依山而建,从山麓到山顶,层层叠叠的吊脚楼鳞次栉比,蔚为壮观。稍有遗憾的是当天的雾并不理想,散乱,发灰,寨子正面有些空,没有出现我们想要的如梦幻仙境般的场景。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这样的场景在我看来已属难得,怎么也得用心拍摄才对得起跑这大老远的路和大清早的早起。

 


 


 


 

山坡下就是都柳江,高山深壑极易起雾。离开架里下山,一路上云遮雾罩,早起收谷的人们悠闲地坐在马车上,“得得得得”的马蹄声在云端之上回响。

 

 


 

停洞镇是都柳江边的一座小城,在这里我们匆匆吃了一碗“史上最难吃”的早餐后便寻路向加榜方向驶去。四年前我去过加榜,但对当时走的路有些模糊,一直认为是从停洞往东朗方向走,哪知这条路不仅比原来的那条多了近百公里,而且路窄弯急,坡度极大,为此我们多走了近二个小时的路程。好在路面大都新铺了柏油,跑起来倒也容易。更难得的是,这条路不愧是游历从江的经典线路,一道道的高山深谷,峰峦叠嶂,一湾湾的梯田,山环水绕,一座座的苗村侗寨,撒落山间,行走在这样的路上,独特的风景令人心清气爽,纯朴的民风民俗有如走进桃园世外。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如果不是为了赶路,更多的精彩画面会定格在我们的镜头里。

这是停洞镇的九曰苗寨,一个建在山顶、分列公路两侧的苗寨,清一色的木瓦房、晒在道路两旁金黄的稻谷、悠然自得的晒谷人,组成了一幅经典的山村秋日图。有趣的是,这个村的村名叫“九曰”,不叫“九日”。也怪咱中国的那些造字的祖宗们,当初真不该弄这么两个似象非象的字让人混淆,以至于这么正式的牌匾也弄错,出现一村两名的的怪事。

 


 

 


 

过了九曰就到了东朗地界。车过东朗时我们只停留了一会,问清道路后继续一路急行。这是一条盘桓在高山之上的彩带,三年前的“五一”我曾走过这段路,只不过那时是坑洼不平的泥石路,不变的是那层层的梯田和似曾相识的一个个苗寨。因为梯田里的稻田已经收割将尽,加上空气不通透,我们几乎没有停下车来拍摄,只是到了这个地方我们才在路边的木楼下小憩了一会。

 


 

从山腰下到山谷就到了加鸠地界。这一段山更高,谷更深,一条不知名的河流穿行在崇山峻岭中,我们从山谷上到山顶,再从山顶下到山谷又一路爬升到山顶,先后两次与它邂逅。近一个半小时的盘山公路不仅考验车的性能,更考验人的意志,一直到中午二点钟我们才坐在加鸠乡政府所在地的一家餐馆里吃中餐。有趣的是这一带的地名大都带一个“加”字,加学,加水,加能……,一个个别具特色的名字出现在路边的路牌上,它们与沿途层层叠叠的梯田、秀美的村庄一样让人记忆深刻。

 


 


 

出了加鸠就开始下坡,路边一个个带“宰”字的路牌指引我们向宰便镇奔去。宰便镇位于宰便河边,地势低洼,我们没有在此停留,而是一路问寻向加榜赶去。当路边终于出现“加榜”的路牌时,几年前的记忆也随之清晰起来。路不再是坑坑洼洼的泥沙路,新铺的柏油路正好连通路口,不过十几分钟就到了加榜梯田的第一个最美景观——党扭梯田。

位于月亮山腹地的加榜乡在从江县西部,距县城80公里。这里山高谷深,沟壑纵横,世居此地的苗族人民战天斗地,生生不息,在此留下了他们杰作——加榜梯田,一幅人类农耕文化的精美画卷。加榜梯田逶迤于加车河两岸,主要分布在党扭至加榜全长25公里的公路两侧,总面积近1万亩,最精典的在党扭、加页、加车一线。加榜梯田是迄今为止我国继云南的元阳、广西龙胜之后发现的第个三集中连片梯田,它规模宏大,气势磅礴,线条优美,比元阳梯田秀丽,比龙胜梯田壮观,可以说是吸取了天下梯田之精华。还有那些散布于梯田间的一座座苗寨、一栋栋木屋与梯田交相辉映,无不体现出人类与大自然的和谐之美。加之这里常年雨水充沛,空气湿润,无论春夏秋冬,每到清晨,一层层云雾从谷底缓缓升起,浓时似云海,薄时如轻幔,虚无飘渺,如梦似幻,仿佛人间仙境。现在,加榜梯田越来越为外人所知晓,特别是春秋两季,到加榜观赏、拍摄梯田风光的旅人越来越多,这里正在成为新的精品旅游线路。

党扭梯田是加榜梯田的起点,路边有一栋木屋是最佳的观景点,不过要收钱,我们进去每人交了五元。不过党扭梯田的最佳观赏时机在春季,那时梯田里灌满了水,水汪汪的梯田里牛耕人忙,当金色的阳光洒满薄雾笼罩的水面上,与朦胧的村庄,朦胧的山峦,朦胧的人影一道组成了一幅优美的田园诗画。这样的优美画面我不知浏览个多少遍,也不知道梦萦过多少回,只可惜我又一次错过了与它的完美邂逅。

 


 

过了党扭就是加页。加页梯田完全是另一种韵味的梯田,它沿山脊层层铺开,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金秋的梯田稻谷金黄,犹如一条条金丝绸在山间缠绕。

 


 

终于,加车梯田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光线渐暗,我们没有在路边作过多的停留,而是直奔加车苗寨,在寨子边拍摄了几张加车全景和村民劳作的场面后,就进寨找吃住的地方,毕竟一路的奔波早已让大家饥肠辘辘。还好,随着现在加榜梯田名气越来越大,这里的吃住设施也跟着慢慢齐全了,虽然当天到加车的人不少,但我们还是很容易地安顿好了吃宿。

 


 


 

吃过晚饭,我们在习习晚风中信步来到公路上。明月升空,繁星闪烁,山谷空幽,远山如黛,美丽的加车大寨若隐若现。来时的马路上早已没有了刚才的喧嚣,就连寨子里的狗儿也安静了,只有我们同行的几人和几位摄友在洒满清辉的朦胧夜色中不厌其烦地拍摄梯田夜景。

 


 

回到住地,把相机和手机的电池充上电,人躺在床上便不知不觉地沉沉睡去。设好的闹钟在凌晨五里准时响起,匆匆洗了把脸大家便背上器材扑向凉意十足的晨风中。晨曦微露,月明星稀,静静的加车还在沉睡中,静谧,安详。

 


 

天色渐明,我们寻路向山上走去。路边的稻谷和杂草沾满了露水,我们全然不顾打湿的裤脚快步而行,凭着记忆去找最佳的拍摄地点。但眼前越来越明朗的景象让我放弃了继续前行的步法,山谷中没有雾,空气出现的是越来越多的霾,看来这不是出“大片“的天气。我折转身来,就近在田土边拍了些大场景后便独自下山来到公路上。

 


 

此时不过六点过钟,太阳才刚刚露出山头,刚才还很安静的公路上现在已是喧闹一片了,挑担扛斗的行人,“突突突突”的农用车,晒谷的妇人,出门玩耍的小孩,如血的朝阳,金色的梯田,桔黄色的天空,置身这样的环境,让人倍感熟悉又温馨。

 


 


 

 


 


 

呼吸着湿漉漉的空气,漫步在湿漉漉的田埂上,我来到湿漉漉的稻田里。看着这些忙忙碌碌的身影,我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不知不觉中,时间来到了九点。太阳已经升得老高,摄影的最佳时机已过,与下山回来的同伴会合在住处吃了早餐后,大家便决定去扫寨。寨子与四年前相比几乎没有变化,吊脚木屋,粗布衣衫,勤劳的双手,古朴的民风,加车的早晨,远古的遗韵。

 


 

 


 


 

    别了,加榜。也许就在明年的春天,我就会再来看你,来欣赏你恬静、悠美、阿娜的另一面。返回的路当然不会再错,一座座熟悉的寨子不仅从我的眼前一一闪过,也从我的脑海里一一掠过。这是平正苗寨(或许是侗寨),一座山环水绕的漂亮寨子。


 

沿着村前的平正河一路前行,从蜡俄大桥跨过都柳江,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坐在了下江街上的饭馆里,吃上了别具风味的从江特色菜肴——牛瘪。下江镇是都柳江边的一个古镇,镇上至今还保留着许多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建筑和标语。

 


 

过了停洞镇不久就到了榕江县地界。都柳江沿岸风光旖旎,可古老的“321”国道却坑洼难行,尘土满天,不过并不妨碍我们欣赏美丽的八吉苗寨。

 


 

到了榕江必去三宝侗寨。位于榕江县城5公里的三宝侗寨是我国侗族人口居住最密集的地区,由大小不一的多个寨子连成,分上、中、下宝寨,合称三宝侗寨。我们没有时间去一览侗寨的全貌,为了逃掉那不多的门票钱就直接从景区大门侧边的一条巷道进寨。看得出寨子是全新打造过了的,虽然走在七弯八拐的巷道里,但我还是感觉到了这里浓浓的商业氛围。也许是看多了见怪不怪的缘故吧,我没有心思去细细品味那些深藏在白墙灰瓦中的侗家文化,而是闲庭信步般来到江边。这条江叫车江,我不知道它是都柳江的干流还是支流,但我知道因为有了它就有了美丽富饶的车江大坝,就有了勤劳勇敢的侗族人民。其实三宝侗寨最吸引人的,除了纯朴独特的民风和流传久远的凄美故事外,还有沿岸参天的古榕树群。这些大榕树最早的栽种于清乾隆年间,距今已有300余年历史,现在已是枝繁叶茂、遮云蔽日了,它不仅保护着车江大坝的安全,而且也是三宝人民乘凉消夏、说长道短的最佳休闲场所。江边捶土布的妇人,江中浣衣的老妇,浓荫下打扑克的男子,鼓楼前慢步的游人,还有透过密叶撒下来的斑驳光影,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流连忘返。

 


 

 

        可时间不等人,我们还有三个小时的路程要走。依依不舍中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没有停歇,一路畅通,家乡金色的晚霞在它最美的时刻迎接了我们的到来。

作者:苗岭山人

《中秋时节从江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