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发现伊朗,艳遇波斯】01,德黑兰,还未踏足何来逃离

发表日期:2013-11-1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伊朗 德黑兰 点击数: 投票数:

欢迎约稿QQ231756738 邮箱cofavor@qq.com 新浪微博:@1024小虎牙  


认识的第一个伊朗人


       飞机掠过土库曼斯坦边境,进入世界上最神秘国家的领空。机舱内的旅客大都还在沉睡,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健壮高大的伊朗帅哥,他的健壮让原本宽松的航空座椅变得急促。我被挤在角落睡不着,靠着冰冷的窗户发呆。


       机舱的座位全部坐满,一部分是伊朗人,他们大都在上海、浙江一带做生意;另外大多数位置,是我们这些带着期待和好奇的中国游客。从西安出发时,我将一台相机、一个脚架、三支镜头,两件衣服、几样有东方特色的纪念品,装在旅行相机包内,这便是我此次旅行的全部家当。越来越多的出行,丰满着我的经历,也不断更新着我的概念——简单的旅行,收获最多的快乐。


       飞机驶过一个个城镇,地面上散发着暖色的灯光,城镇里一排排的路灯,就像密布的蜘蛛网,纵横交错。脚下的土地,是一个被贴上“邪恶轴心”、反美、政教合一、核危机等标签的国度,坐着飞机上,我有点畏惧,有点好奇,脑海中设想着在伊朗会遇到的各种麻烦,以及因为摄影不当而以间谍罪被捕入狱的可能。


       地面上的灯光越来越密集,一座望不到头的城市出现在机舱的右侧,飞机缓缓下降,坐在旁边的健壮帅哥也从梦中醒来,看到我被挤在旁边,很不好意思的说了声抱歉。他是我的第一个伊朗朋友,长着一张欧洲人的脸。他叫Sasan,跟父亲做服装生意,这是他第一次出国——去中国进货。


       飞机降落在一座空旷的机场——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Khomeini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下飞机,Sasan和父亲就邀请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们换一些里尔(伊朗当地货币),机场的汇率很不好,来我们家吧,顺便尝一尝波斯早餐。”就这样,我们上了一辆在机场出口等候多时的丰田霸道。


       这么大的SUV,却装不下我们所有人和大包小包的行李。Sasan爸爸是一家之主,开始摆放行李和安排座位——Sasan爸爸开车,前来接机的Sasan妈妈坐副驾驶,我们三人和Sasan弟弟挤在后座,人高马大的Sasan和一堆行李窝在后备箱。       “Let’s go!”Sasan爸爸加足了油门,4500的发动机咆哮着,快节奏的波斯音乐响着,太阳渐渐升起,高速公路两旁的荒芜的戈壁望都望不到头,中东,我们真的来了!






美味的波斯早餐


       从机场到位于德黑兰北部的Sasan家,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高速公路车流量很大,越接近德黑兰越堵。Sasan窝在后备箱,加上一夜的旅程,已经不说话了。我们向Sasan弟弟了解着这个家庭:这是一个大家庭,Sasan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20岁的弟弟是一名士兵,在德黑兰的一家医院执勤,不执勤的时候就可以回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点类似于“安保人员”,属于士兵编制,和平时期主要工作就是维持社会秩序,在伊朗,有条这样的规定:成年男人不服兵役不能申请护照。所以Sasan和弟弟想要子承父业做生意,就必须服完兵役,向政府申请护照。Sasan姐姐是一名英语教师,在德黑兰的一所小学教书,6个月之后,她将会升级为一个母亲。


       闲聊之中,Sasan爸爸绕了几个街区,为我们买到“全德黑兰最好吃的馕”,才开车回家。早晨7点多,富人区还没有完全醒来,安静的小路边停满了汽车,时不时的有几个中学生从路边走过。Sasan的家在一座四层楼房的二层,一梯一户,客厅很大,地下铺着地毯,厨房是开放式的。屋子宽敞、明亮,现代化的设施加上传统的波斯风格,有种穿越的感觉。Sasan的姐姐早已在客厅迎接,见到爸爸和Sasan,她伸出胳膊,抱住他们,双脸互贴地行了三次吻脸礼,然后热情地对我们说:“Salam,welcome to Iran(你好,欢迎来到伊朗)。”


       Sasan妈妈忙里忙外的准备早晨,不一会,“全德黑兰最好吃的馕”、自家制作的樱桃酱、农场自产的蜂蜜、朋友特别制作的黄油和热气腾腾的红茶端上桌来。Sasan姐姐的英语比两个弟弟要好得多,终于可以通畅的交流了。“我爸爸有很多的朋友,所以他总是能弄到最新鲜的食品。”说完,Sasan姐姐很不放心我们在伊朗自由行,说“你们都是外国人,不了解伊朗,应当找个旅游团。”我们说:“我们要想当地人一样旅行,和当地人聊天,了解伊朗人的生活,这才是我们旅行的目的。”


       早餐间聊了很多,关于Sasan爸爸的生意,伊朗人的生活,中国的计划生育……天南海北的。早餐也很好吃,把热乎乎的馕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卷着樱桃酱、黄油或者蜂蜜,甜甜脆脆的,再就着浓香的红茶,很舒服。吃完早餐,Sasan弟弟去医院执勤,Sasan妈妈和姐姐留着家里,Sasan爸爸给我们兑换了里尔后,带我们去办电话卡,买火车票。早晨8点多,德黑兰大多数商店还没有开始营业,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办电话卡的地方。Sasan帮我们剪了Sim卡,确保我们可以打电话、上网后,才带我们去火车站。


       德黑兰火车站在市区的南部,与北部的安静不同,南部更加热闹,人流涌动,车流量也很大。告别了Sasan父子,给他们送了两件中国带来的小礼物,我们进入了德黑兰火车站。












我们从“秦”而来


       到了伊朗,我并没有按“德黑兰-伊斯法罕-设拉子-亚兹德”这条经典路线旅行,而是准备乘火车前往最南端、位于波斯湾之滨的阿巴斯港(Bandar Abbas)。


       到了火车站,我们拿了行李,人们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们,好像我们是从动物园里偷跑出来的猴子。热情的年轻人会好奇的问:“Where are you from?(你们从哪里来?)Are you from Qin?(你们是中国人吗?)”波斯语中,人们称呼我们不是Chinese,而是Qin,与”秦“发音相似,可见中国与波斯的交往,是延续了数千年的。


       每当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会骄傲的告诉他,我不但是从Qin(中国)来的,还是从“秦“来的,我的家乡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       德黑兰火车站不大,人多但很有秩序,车站里很多穿着黑袍的妇女进出,就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也许我们长着东方面孔,引起了围观,会说英语的年轻人大方的和我们合影,不会说英语的就在旁边看着,也很乐呵。一个四岁大的小女孩,拿了一盒椰枣递给我们,指指手里的椰枣,指指远处的妈妈,害羞的跑了。远处坐着的妈妈和我们相视一笑,意思是“尝尝吧”。


       开往阿巴斯港的列车下午2点35准时发车,在戈壁中一路狂奔。这里土地的主调,是苍凉,但不虚张声势;是神秘,但不故弄玄虚;有点世俗,但不炊烟缭绕,就像德黑兰街头带着头巾的波斯女子,清澈的眼神和艳丽的双唇,诱惑着每一个到过或者未到过这里的人。


       傍晚十分,列车停靠在沙漠绿洲中的一座小站,夕阳之下不知从哪传来悠扬的唱经声,列车员轻轻地敲敲包厢门:礼拜时间到了,大家请到专用车站礼拜……行走在有信仰的国度,连坐火车都这样不同,我跟随虔诚的穆斯林,下了火车。站台旁边有一座可供礼拜的建筑,门口有净身的水池,男女要分开礼拜。就当我在门口迟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中年人说:“你可以进去看看,想拍照?没问题,有什么情况随时可以叫我。”然后就自己跪在波斯地毯上,面朝麦加的方向,虔诚的开始礼拜。


       这是到达伊朗的第一天,没想到,这一天会发生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旅行小贴士:


1、首先要说的是拍照问题。德黑兰是伊朗首都,市区里有很多“敏感”建筑和敏感区域,尽量不要对着看似神秘的建筑乱拍,更不要对着军人、警察拍摄,否则真的有被当做间谍抓捕的可能。笔者初到德黑兰一直没有拿出单反,而是用小微单扫街。异国他乡,谨慎点没什么。

2、关于着装。在伊朗境内,所有女士必须戴头巾,穿遮住屁股的长衫,只能露出脸颊、手这两个部位,其他都要遮住,不管你是伊朗人还是外国人,都请遵守。虽说现在穿衣尺度有所放宽,但是该戴的头巾、该穿的长袖还是要穿的。在下飞机前戴好、穿好,否则会被拒绝入境。

3、海关请不要拍照,会被没收相机不说,还有可能被遣返。

4、德黑兰霍梅尼国际机场到市区有1个小时路程。

5、德黑兰火车站基本上能做到随走随买,如果不放心,可以带着护照在全市的旅行社订票,没有手续费。

6、伊朗的火车很舒适,只是速度没多快。有6人卧铺包厢、4人卧铺包厢,基本不会坐满,车里人很少,每节车厢都有“小卖部”,买水买食品买手机充值卡,很方便。

7、伊朗大部分国土是沙漠戈壁,白天十分的热,火车空调有时都不起作用;入夜之后,气温急剧下降,注意温差,不要感冒。


8、伊朗是个男女有别的国家,住火车卧铺也一样。如果单身女子要求换包厢或位置,男士们一般不会拒绝,以保证女子的安全和方便。

9、火车沿途会停留一些礼拜车站,供穆斯林礼拜,此时可以下车走走,看看虔诚的礼拜场面,内心深处会有所触动。请放心,火车停留时间大于礼拜的时间。

10、火车车票很便宜,德黑兰-阿巴斯港,20小时的6人卧铺包厢,66元/人(人民币)。














关键词:德黑兰设拉子中东伊斯法罕伊朗

作者:一手遮天

《【发现伊朗,艳遇波斯】01,德黑兰,还未踏足何来逃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一手遮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