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05,波斯波利斯的前世今生【发现伊朗,艳遇波斯】

发表日期:2013-12-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设拉子 波斯波利斯 波斯 伊朗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碧辉煌的圣墓

 

      从粉红清真寺出来,穿过冷清的巴扎,听到一个大胡子喃喃道:“你看,设拉子人就是这么懒,都十点钟了,商店还都没开门。”说完啃了一口馕,自顾自的哈哈大笑。是啊,十点钟还没开门,该是何等的悠闲与轻松。

 

      巴扎一边连接着主干道,入口处有一家早餐店,供应刚出炉的馕和热乎乎的波斯面条。还没走进,店小二一边“Aash,aash”的说着,一边把面条端过来了,一小碗面条,却有6个勺子——我们一人一个,意思是“先尝后买”,可真周到。接过Aash,尝了一口,香料味很浓,味道还能接受,就要了一碗,和几个伊朗大汉蹲在路边吃,有点像老陕吃面,不知是不是丝绸之路带来了“吃面”的文化。旁边的伊朗大汉边吃,还边掰几块馕分给我们,让我们掰成小块沾着面吃。身边,走过几个同胞,瞧见我们吴侬软语道:“一看就是北方人……”

 

      吃完Aash,老板拍拍胸脯,表示“不收钱了,我请客!”一旁的伊朗人也示意,我们是外国人,不用给钱的。可这怎么行,有失我大国风范,从背包里掏出几包中国的绿茶,让老板和店员们品尝绿茶和红茶有什么不同。

 

      巴扎的另一边,是设拉子著名的光明王之墓,又称查拉库圣庙(Shah-e-Cheragh Mausoleum)。站在外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走进院内,立即会被雄伟的建筑所吸引。假如,你事先并不知道这里是供奉着第七任伊玛目之子、第八任伊玛目之兄Seyed Mir Ahmad的陵墓,也会从建筑的气魄感受到:这里一定非同一般。这是设拉子市内最重要的伊斯兰教圣地,不收门票,需要寄存相机和双肩背包,女士需要披上穆斯林Hijab(传统长袍,将女性从头包到脚),对什叶派的穆斯林来说,它的地位仅次于位于伊拉克纳杰夫的伊玛目圣墓。

 

      光明王之墓的正殿,有十根木质立柱,下边是雕花石栏杆,两侧是细高的原踏,屋顶正中是伊斯兰风格的圆形穹顶,左右对称,比例均衡。正殿前有很大广场,巨大的喷水池让这里没有那么的严肃。

 

      如果走入正殿,建筑的雄伟就只能排在第二位了。虔诚的穆斯林,会用额头顶着圣墓的内墙,用嘴吧亲吻着每一块墙面,用粗糙的双手抚摸着已经被抚摸得十分光滑的木质雕花,像是亲吻和抚摸逝去的亲人那样,甚至会流下眼泪。圣墓内部,是一个堪比五星级酒店大堂的立体空间,顶上吊着如甲壳虫汽车般大小的水晶吊灯,每一寸的墙面与天花板,都贴满了马赛克大小的彩色玻璃,无论是阳光灿烂的白昼,还是灯火飘摇的夜晚,光线经玻璃层层折射将这古老的殿堂装点得奢华绚烂。若说天堂花园是阳光下最芬芳的奇迹,那么光明王之墓就是暗夜里最灿烂的秘密。

 

      正午,圣墓里的喇叭里传来了悠扬的唱经声,我随着人流,到了正殿里最内侧的一个大厅。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他们的前方,伊玛目(阿訇)身穿宗教服装,用阿拉伯语唱起了古兰经。很快,几百人聚集在正殿内,随着伊玛目的指引,面朝麦加的方向,整齐的进行礼拜。

这是第二次在伊朗见到礼拜的场景,第一次的感觉是平静、是深沉;那这一次就是震撼,震撼到可以洗涤心灵。

 

      礼拜还未结束,我就悄悄的出来,生怕打扰了虔诚的信徒。广场很晒,有位身穿黑袍的优雅女士,主动要当我们的“向导”,带我们参观圣墓内的博物馆和位于圣墓北侧的、古老的清真寺——Seyyed Mirmohammd’s  Holy Shrine。

 

      跟随她的脚步,来到了一座略微破旧的清真寺,“别看它现在破旧,它可是设拉子的圣地(Holy shrine)。”她一边说着,一边带我们进了礼拜大殿。“一座2000年前的清真寺能保存到现在,你们不觉得是个奇迹吗?以前,去麦加(Mecca)朝圣的人,都会先到这里。”

对于宗教,人们各持己见。在伊朗的这几天,我见过不做礼拜的年轻人,他说:“我不做礼拜,因为我相信我的内心,真主就在心中。”也见过在餐厅用餐前虔诚礼拜的美丽少女,她说:“我刚才是在与伟大的安拉对话。”

 

      而眼前的这位优雅的女士,在设拉子炎热的正午带我参观圣墓,不肯喝一口水——临别时,我甚至还不知道她的名字。

 

一些禁忌:


     1、 既然是圣墓,它有非同寻常的禁忌就不足为奇,首先,女士必须穿穆斯林长袍才能入内,没有长袍可以在入口处借,花花的长袍很好看;


      2、禁止携带相机、双肩包入内,在门口设有存包处,但经常没人,因为管理员到圣墓内礼拜去了;


      3、大殿内原则上禁止拍照(相机已经存了),但很多当地的穆斯林用手机拍照,毕竟能圣墓美的令人惊讶,我们也用手机拍了几张。前几天有微博发了在光明王之墓内部拍照的照片,被网友们吐槽,实际上伊朗人也在用手机拍。切记,拍得时候不要影响穆斯林的宗教活动,尊重他们的习俗。


      4、进入一切礼拜大殿请脱鞋;


      5、圣墓的大殿男女分开进入,不要走错了入口。 


欢迎约片QQ231756738 邮箱cofavor@qq.com 新浪微博:@1024小虎牙  CoFavorVision

 

------------------------------------------------------------------------------------------------------------------------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

 

发几张手机拍的图:

 


2a IMG_1382.JPG

上图photo by 大江,新浪微博:@苏大江









 

波斯波利斯的前世今生


      没有哪国的人民像伊朗人那样,仍津津乐道2000多年前的祖先所建立的古老帝国。在伊朗结识的朋友都会建议:“波斯波利斯,不得不去。”

 

      波斯波利斯(Perspolis),是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即位以后,为了纪念阿契美尼德王国历代国王而下令建造的第五座都城。希腊人称这座都城为“波斯波利斯”,意思是“波斯之都”。

 

      这座显赫一时的都城规模宏大,始建于公元前522年,前后共花费了60年的时间,历经三个朝代才得以完成。薛西斯一世时期建造了大部分的波斯波利斯,到了阿尔塔薛西斯一世时期这座象征着阿契美尼德帝国辉煌文明的伟大城邦终于完成,从此它庄严地耸立在波斯平原上,不仅是世界上最强大帝国的心脏,而且是存储帝国财富的巨大仓库。

 

      一直到130多年之后,公元前334年,绝世猛男亚历山大大帝带了35万马其顿和希腊小弟,跨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来找波斯麻烦。公元前333年,亚历山大三世和波斯当时的一把手大流士三世在伊苏城发生正面冲突,两个“三世”的决斗终以亚历山大的完胜告终,波斯波利斯完全被攻占。

 

      在经过疯狂的掠夺之后,亚历山大无情地将整个城市付之一炬。传说“他动用了1万头骡子和5000匹骆驼才将所有的财宝运走”。然后把那些用雪松制作的精美圆柱、柱头和横梁熊熊燃烧起来,屋顶坠落,烟灰和燃屑像雷阵雨一样纷纷落在地上。

 

      到此为止属于阿契美尼德的繁华消散了,波斯平原广阔大地上一场华丽壮烈的梦,也随之破碎。然而,波斯波利斯早在两千多年前被付之一炬,但建筑所用的石块、石台、石基、石柱以及精美的石刻,还得以保留——残垣断柱已经十分震撼了。遥想两年多年前一统天下的秦始皇,如果将阿房宫也采用石材而不是木材作为建筑材料,说不定中国又会多一个世界级遗产。

 

      波斯波利斯古城背靠大山,遵循山的气势与坡度而建,据说当年是居鲁士大帝亲自选址,建造。而建造波斯波利斯更多是一种国力的炫耀和享乐的沉迷,富饶的波斯最终招来了亚历山大大帝,辉煌了两个世纪的波斯第一帝国从此灭亡。

 

      伊朗人,中国人,阿富汗人,伊拉克人,土耳其人,希腊人,都会在游览之后,爬上古城后面的大山,一起聊天、互相问候。太阳西下,远处的村庄升起袅袅炊烟,当年波希战争的残酷和波斯帝国的繁华,只剩下一块块冰冷的石头静静的诉说。

 

      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古老的波斯波利斯见证过几千年的日落,而今天的彩霞,只为你绚丽。
























夜色中,偶遇的波斯姑娘们


      从波斯波利斯回到设拉子,已经天黑。市中心依旧人流如潮,十分热闹。喧嚣之中,听到有人在喊:“Yi,Yi……”难道在这里遇到熟人了?回过头去,几天前在黄金海岸(格什姆岛上的海滩)穿着衣服游泳的女孩,站在人群之中向我招手。

 

      世界真小。茫茫人海中认识的人,没想到在另一座城市还能不期而遇。“Salam(你好),你怎么在这里?”我好奇的问,想尽快知道答案。

 

      “Ah……Salam,为了再次见到你们呀……”她很调皮,一副就不告诉你的表情。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来设拉子了?”我钻牛角尖的毛病犯了。

 

      “哈哈。”她笑了起来,说,“我在开玩笑!我舅舅今晚从迪拜回伊朗,我们一家人来设拉子接他!”说完,又指了指远处,“瞧,那是我的妈妈,她从阿巴丹赶来。”

 

      “阿巴丹!”我重复着,这是伊朗石油重镇,紧邻伊拉克,是两伊战争中损毁最严重的城市。“阿巴丹靠近伊拉克,安全吗?” 

 

      “为什么不安全,伊朗和伊拉克是两个国家!”说完,她用手划了一条线,表示伊朗与伊拉克是有区别的。接着她说:“我舅舅的飞机快要到了,我得走了,希望能再次见到你们,Khodahafez(波斯语:再见)!”

 

      “Khodahafez(再见)!”热情的阿巴丹姑娘就像那里的气温,50多度的热浪让人猝不及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才告别阿巴丹姑娘,新的热度又从盛情难却开始。古老的卡里姆汗古城堡外,平整的草坪是家庭聚会的胜地,我们经过,热情的设拉子人邀请我们加入聚会。又一次丰盛的晚餐。这是一个大的家族,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聊得嗨天覆地,不过和我们最聊得来的是两姐妹:Bahar(另一个Bahar)和Laleh。

 

      每个伊朗人都是哲学家,他们和我刚刚认识,就反复追问三个哲学上的终极问题:“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What’s your name?Where are you from?Where will you go?)

 

       “你们在上大学吗?”这次轮到我先发问,但我没有像小区的保安一样问得那么直接。东方人,多多少少有点委婉。

 

      “啊,不,我们都没上大学,但我会四种语言,波斯语、英语、土耳其语、德语。”姐姐Bahar显得更加活泼。

 

      “你会说德语?”伊朗大城市的英语普及率很高。伊朗与土耳其毗邻,会说土耳其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她会说德语,我有点不相信。

 

      “Ich liebe dich。”她说了一个德语单词,居然是浪漫的“我爱你”,她的开朗活泼让我惊讶。

 

      “来,吃点水果。”Bahar打断了的惊讶,仿佛掌握德语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在斯图加特工作,几个月后,我的妈妈、Laleh和弟弟,也会移民德国。”

 

      移民德国,我更惊讶了,这是一个受西方制裁的国家,它的国民居然可以移民西方,虽然我知道美国有大批的伊朗籍牙医,但我还是问道:“伊朗人,怎么样才能移民德国呢?你一定十分优秀。”

 

      “移民……不容易,但也没那么难。有很多伊朗人移民美国、迪拜(阿联酋)、德国。”她没有正面回答,仿佛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那你在德国怎么赚钱?”我问。

 

      “我是一名护士,闲暇的时候兼职做模特。”Bahar说。

 

      确实,Bahar有着波斯人的大眼睛,身材修长,有亚洲人的轮廓,同时又符合欧美人的审美,再加上活泼热情的性格,很好沟通。

 

      坐在草坪上与Bahar、Laleh、“汤姆克鲁兹“、”默罕默德“谈天说地。聊到兴致上,“汤姆克鲁兹“拿出锅盖,用手掌拍打出节奏,居然在广场上唱起歌来。”Sa Ba Hei“……”砰!砰!砰!“……”Sa Ba Hei“……”砰!砰!砰!“……”歌声还不够,Bahar、Leleh还和我们跳起舞来!

 

      “在伊朗,当街跳舞不是禁忌吗?”我比她们还要敏感。

 

      “没关系,不要跳得太久,是没人管的。”LeLeh笑笑。

 

      就这样,在古老的卡里姆汗古城堡的灯光下,在《一千零一夜》中的传奇古城里,我与名叫“春天”(Bahar)和“郁金香”(Leleh)的波斯女子,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







关键词:设拉子波斯波斯波利斯伊朗

作者:一手遮天

《05,波斯波利斯的前世今生【发现伊朗,艳遇波斯】》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一手遮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