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晚安,2013;早安,2014

发表日期:2014-01-01 摄影器材: 索尼 DSC-T50 点击数: 投票数:


晚安,2013;早安,2014
(文:Αρηδ)

  我曾亲手造了一座高峰;然后,我在顶峰处又建了一座城邦。
  我是城邦之主,我占山为王;我筑了坚固的城墙,然后,我站在城墙之上,淡漠地俯瞰着我统治下的所有子民。  后来,我出了城;八面楚歌响。
  乌骓逝;虞姬哭。虽说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自刎寻无天子剑。
  撽械。出城。怆惶如丧家之犬。

  我走过我亲手筑造的那个城邦;抚着城墙哭。
  我的王冠,却戴在了谁人的荣耀之上。
  我只是亡了国邦的落魄王侯;听着商女唱,轻叹着,乐不思蜀地。
  ——火神纪·《楚王归》


  夜夜思君不见君。生为帝王奴;拼尽血骨,博无君一笑。

  晚安,2013;早安,2014。

  如此,又一年。都曾说什么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而今,舍不下身,立无命,大惑而无解。点一根烟,倒一杯酒,我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就这样又波澜不惊地度过了一个夜晚。
  晚安,2013;早安,2014。

  是不是已将老去了呢,我常常会突生一种窒息的感觉,然后我就经常在想——也许在哪一次突然窒息,我的这个满目疮痍的人生,是不是就从此被定格在了那一个瞬间。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不再那么虔诚地笃信我的任何一个信仰;或者说,我完全丧失了我所有的信仰。于是,我开始怀疑一切质疑一切,我不再那么相信少年时代曾经信以为真的所谓“人定胜天”之类的励志故事,然后多少有了一种听天由命的无奈与悲壮。因为我开始这样想像的时候,我也同样开始这样一路走下来;所以无奈得悲壮。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惯性地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酒,然后慢慢地喝;不是因为我会什么品酒,我只是向来都喝得很慢。并且,我从来不喝醉;因为喝醉了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容易失控。但是,我抑制不住多少饮上几小口之后带着微醺的酒意爬上我的床去;我越来越难以入睡,甚至整夜整夜地看着无聊的剧集打发漫漫的长夜,因为我总睡不着,一直睡不着。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纵使小羲就在我身边呼呼地大睡,我看着她,然后我能感知到温暖的温情;但是,我依旧感觉到寂寞。是的,我总是一个人,躺上床上,睡不着,然后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然后,一直看着小羲睡觉;然后,一直还是睡不着。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记得以往的夜里,我把所有的情感都写在了我的博客里去的时候,至少躺到床上去的时候,我是极度的疲惫并且几乎一碰到枕头就立刻沉沉地睡去了。在那个时候,我从来不曾像现在这般感觉到寂寞。因为至少我总在诉说,不管是不是有人倾听;也不管倾听的那些人们到底是谁。我活在一种虚妄的倾诉里,安然而自得。
  晚安,2013;早安,2014。

  寂寂寒夜。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听着键盘上发出来那种熟悉无比的声音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泪奔的冲动。原来我已经寂寞了那么久了,原来我的泪腺已经积蓄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了。几许酒精,再加半点自艾自怨的悲愤,我就可以像现在这样如此轻快而没有任由缘由地落泪。是的,原来我如此寂寞而孤独。
  晚安,2013;早安,2014。

  就算我每天疲于迎来而送往——只是,若闹市的门庭,只能更加地凸显我的哀怨。我不说,我不再如同一个怨妇一般不停地絮絮叨叨;因为我本就不是一个怨妇。只是,所有依旧还敏感的神经都依旧还在,并且它们依旧还在如此勤勉地劳作;而我,找不到任何可供我发泄的途径。这种不悦的感知慢慢地积蓄在了胸口,滞塞住了我曾畅所欲言的过往;我对着许多我根本连看都不想看到的那些人们,陪着笑脸与殷勤。然后,这进一步地加深了那种自艾自怜的歇斯底里。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坐在我自己选的那张舒服无比的大班椅子上,半斜躺着,看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我困了,我也累了,只是我不想回到卧室里去,一点也不想。因为我不想圆睁着我无法闭上的双眼,看着已经熟睡的小羲与六斤,然后一直妒嫉着。原来,安睡,沉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就算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望。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还有一杯酒,我还有一包烟,我还有一个被我荒废了许多年的博客。这一切,是否足以支撑着我一直到天明。我爱你,生活;只是,为什么我有一种被抛弃了之后的哀伤。原来我爱着你的时候,你并不一定也以同样的这种热情爱着我。我爱你,生活;只是,你是不是也同样地爱着我呢。
  晚安,2013;早安,2014。

  有时候我总在想,如果我像某些朋友一样,一喝酒就喝个烂醉,然后把记忆直接断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再记得了,于是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那多好。酒怀已经半空,我还想一直这样喝下去,喝到烂醉,喝到记忆断片。只是为何,我却提不起勇气再给自己去倒上一杯呢。是不是,因为我已经身为人父,所以我已经失去了这种烂醉的权利了呢;纵使我内心如何的困苦如何的悲凉,可是我已经过了那种肆意放纵的年纪了呢。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那些中年男人们为何都喜欢有事无事就喝上几杯;喝了酒,脸红耳赤心跳加速并且全身燥热,那种感觉并不如何好受。可是现在,我大口大口地喝空了我面前的这个杯子的时候,我怎么还想着继续喝下去呢。我迷恋现在这种感觉,整个人轻轻飘飘,忘记了困苦的生活与快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悲伤,然后,一切都在慢慢地变模糊,世界开始变得空灵,我似乎又找回了那个已经被遗失并且遗忘了的自己。我迷恋现在的这种感觉,莫非,因为我已经步入那个可怕的并且一直还觉得很遥远的所谓中年。
  晚安,2013;早安,2014。

  其实,我在想,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呢。因为我的眼睛里能看到的,只有我眼前这个还在跳动着的光标;而我所能听到的,只有手底下的这个键盘所发出的那种我无比熟悉却又如此陌生的声音。而我只能看到我正在打着的这个字,并且打过了之后我就完全不记得我刚刚打完的那句话想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意思。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呢。
  晚安,2013;早安,2014。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端午;中秋;春节。一年又过去了。只有在每天晚上的这个时候,或者说,这些年来,只有在今天的这个时候,我才感觉——我又做回了我最想做的那个自己。疯狂一次又如何;也许今夜,我就将坐在我的这个椅子上醉死过去。明天醒来的时候,我又会发现,原来我又回到了那个我如此害怕而又抓狂的生活状态中去;可是我会归咎于醉酒,归咎于突发的所谓崩溃。因为在清醒的时候,我无法想像现在这种状态,原来能带给我如此的一种安逸与快乐。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醉了,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呢。因为我快睁不开我的眼了。也许,今天晚上,我能在这种也许明天醒来立刻就后悔的状态里,安然而无所忧虑地沉沉睡去。为何我现在的胸口疼得发慌,为何我对我现在的生活没有半点安全感全感,为何我只想一觉睡去不再醒来,因为那时候我就不再有任何烦恼与伤感了。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没有醉,我知道我没有醉。也许,我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地清醒。因为我还在坐着,因为我还在喝酒,因为我还能写字;就算我不知道我现在写着的这些是什么,就算我知道我写过的这些也许明天一觉醒来我就会开始后悔,就算我现在还能不停地看到我打的这些字里有某些错别字,就算我现在就连一个标点符号我都无法随意地用上一个也许并不那么贴切的符号——正如我不停地把刚打上去的逗名不停地改成分号……但是,我知道,其实我没有醉;我很久都没有现在这般清醒。
  晚安,2013;早安,2014。

  其实我从来都不知道,就算了喝了酒,接近醉了。但是当我如此不假思索地记录下我的想法的时候,我每分钟居然还能打上七十个字。现在的这种状态,怎么可能是醉了呢。
  晚安,2013;早安,2014。

  酒怀终究还是彻底空了。我意犹未尽地坐在这里,没有半点想结束的意思。我突然想起了《武林外传》里白展堂曾说过的那句话——一个女人,能在咱想喝酒的时候给咱温上一杯酒,咱这一生,也许也就值了。剧集里的佟湘玉端妙无比地提着酒往厨房去,我坐在这里,除了手指头还在动,全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还有半点动起来的欲望。在我的假想里,六斤同学在半夜里突然醒来,然后走出卧室来到我的身边,满眼怜悯地看着我,然后也默默地走身厨房,也给咱温了一杯酒……然后,我已经没什么力气再去想后面她如何回去卧室,然后又一次沉沉地睡去。
  晚安,2013;早安,2014。

  酒杯已空。我已醉眼朦胧。我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可是,为何我还依旧没能睡去。我还想喝,一直喝,喝至天长地久,喝至天昏地暗,喝至记忆断片……喝至完全忘记了现在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摇摇晃晃地走过了客厅,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厕所,又摇摇晃晃地把整瓶六斤的洋酒带回了书房,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酒气驱散了冬夜里的所有寒气,我又回到了电脑前,写着一些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的文字。
  晚安,2013;早安,2014。

  是不是就这样,我摇摇晃晃地走过了2013,又如此摇摇晃晃地走进了2014。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端午;中秋;春节。一年又过去了。夜夜思君不见君。生为帝王奴;拼尽血骨,博无君一笑。如此,又一年。是不是已将老去了呢,我不再那么虔诚地笃信我的任何一个信仰;或者说,我完全丧失了我所有的信仰。我惯性地给自己倒了大半杯酒,然后慢慢地喝。我想起每个夜里我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记得以往的每一个夜里,都是寂寂寒夜;我每天疲于迎来而送往。我坐在我自己选的那张舒服无比的大班椅子上,半斜躺着,我还有一杯酒,我还有一包烟,我还有一个被我荒废了许多年的博客;我一直想不明白那些中年男人们为何都喜欢有事无事就喝上几杯,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呢。
  晚安,2013;早安,2014。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我醉了,我是不是已经喝醉了呢;我没有醉,我知道我没有醉。
  其实我从来都不知道——酒怀终究还是彻底空了,我已醉眼朦胧;我摇摇晃晃地走过了客厅,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厕所,又摇摇晃晃地把整瓶六斤的洋酒带回了书房,我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我是不是已经醉了,我是不是已经醉了。
  是不是就这样,我摇摇晃晃地走过了2013,又如此摇摇晃晃地走进了2014。
  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
  端午;中秋;春节。一年又过去了。
  晚安,2013;早安,2014。

  再倒一杯酒,一口饮尽;再点一根烟,一口啜尽。再打一行字,一气呵尽。
  再倒一杯酒,一口饮尽;再点一根烟,一口啜尽。再打一行字,一气呵尽。
  我醉了吗,我醉了吗?其实我不知道。
  晚安,2013;早安,2014。

  假如生命就在这一刻定格;我愿意。因为,我就永远都定格在现在的这个状态之下了。而我发现,其实我喜欢现在的这种状态。那么大的一个杯口,我看不到;我甚至无法把六斤瓶子拿稳然后把酒稳妥地倒进杯子里,而且现在我再喝多少酒,其实我感觉都像在喝白开水。然后我知道,其实我已经醉了。但是,我是如此欲罢不能地喜欢现在的这种感觉。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现在只有一个意念,我想把这篇文字写完。可是,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其实上面那一大段一大段的,其实就已经是结语了。只是我还总是意犹未尽地坐在这里,意犹太尽地一直写到现在。酒瓶已空,酒杯里还剩最后一大口,而我还想再点一根烟,然后……
  我摘掉了眼镜,于是我不知道我现在写着的这些是什么。我只能看到每一个字,是不是我脑子里想打的那个字,然后,我已经顾不得语句是否通顺,表达的意思是否清晰;因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
  晚安,2013;早安,2014。

  再喝一杯,再喝一杯。
  再点一根烟,再点一根烟。
  晚安,2013;早安,2014。

  我醉了,彻底醉了。
  晚安,2013;早安,2014。

  接下还得做什么,其实我已经不记得了。我知道,晚安2013之后,就该是早安2014;只是再之后呢,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晚安,2013;早安,2014。我喝酒以及抽烟去。
  晚安,2013;早安,2014。我在想,我是不是还有力气爬回床上去睡觉。
  晚安,2013;早安,2014。

  好吧。我睡觉去。我怎么说也得爬回去。然后,明天,明年,我再来看,今天我究竟写了些什么字。
  晚安,2013;早安,2014。

  当然,刚刚又倒了一杯酒必须喝完。当然,刚刚点的这根烟也必须抽完。然后,睡觉。亲爱的,我想你的时候;你在哪里。晚安,2013;早安,2014;晚安,亲爱的。

               2014-01-01;癸巳蛇年甲子腊月壬申初一;凌晨;3:40;大醉,狂书

作者:火神纪

《晚安,2013;早安,201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火神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