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 重读《伤逝》

发表日期:2014-01-07 摄影器材: 柯达 点击数: 投票数:



(原创)重读《伤逝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这是鲁迅先生的名著《伤逝》开篇的第一句。

 

感冒了,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望着阳台上那几盆只剩下叶子的绿植;望着窗外那灰蒙蒙的天空;心,如同天马行空,漫无边际的乱闯。

 

不知动了那根神经,突然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伤逝》。

 

第一次读《伤逝》,还是在美术学校上学的时候;十几岁的学生,没有今天小孩子们的早熟,还不懂得什么是爱情,更不懂得大人们结婚生子那些奥妙;有的只是朦朦胧胧的感觉,只是觉得文章写的太伤感了,让我落泪了

 

所以,时隔几十年,虽然《伤逝》全篇文章已经很模糊了,但是却忘不了开篇那扣人心弦的第一句话。忘不了男主人公涓生,忘不了女主人公子君,忘不了那条可怜的狗狗阿随,更忘不了那曾经满是甜蜜爱情的小窝和带给主人公无限痛苦的吉兆胡同。。。

 

《伤逝》是鲁迅先生唯一的以青年恋爱和婚姻为题材的短篇小说,创作于1925年,选自鲁迅小说集《彷徨》。《伤逝》中描写了一对青年的恋爱、婚姻悲剧。涓生和子君由自由恋爱而结合,最初已经获得成功,但一年后他们分离终于还是失败了。子君忧郁而死,涓生也痛悔不已。造成悲剧的原因是什么?其根本是那个社会的迫害。

 

其实,《伤逝》这篇作品着重的并不在于写出社会是在怎样地迫害涓生与子君,而是在于写出涓生与子君怎样去面对社会施加给他们的迫害。它是以涓生与子君作为分析和解剖的直接对象。归根结底他们爱情的破裂原因只能从他们自身上寻找因为社会的迫害顶多只能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却无法剥夺他们的爱情。

 

读者可以看出涓生对子君的爱情只是缘于她的果敢、她的思想进步和与众不同,并不甚实,恐怕难以维系;而子君对涓生的爱虽然是那样的专注深至,但其内容也十分空洞虚幻、不切实际,只是“盲目的爱”。那么,最后必然是要归于幻灭。

 

爱情和自由,到底哪个更重要?王子娶了公主是童话的结局,但不是最后的许诺。“他们从此以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在现实中远没那么轻描淡写的笃定。究竟这样的认可形式是一种冗余还是神圣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后无路可走”涓生与子君的确是从昏睡的梦境中清醒了,然而觉醒仅仅是斗争的开始,他们醒后没有明确的目标,甚至这个目标似乎对他们也并不重要。现实主义作品的伟大之处便在于此——关注现俗,指明并试图解决其弊病。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这样诠释爱情:“人的本质是自己选择的,选择以自由为前提,人被判定为自由,必须独自承担选择的后果”或者柏拉图式的爱情或者自由主义者的爱情,根本就没有什么朝夕相随、生死与共。爱情为什么会干扰自由,或许是因为简单的情欲吧。很多人愿意为了爱情而失去自由,小女人情怀其实无可厚非;多大老爷们叫嚷着孤独,其实只不过是驴子渴望马轭的哀鸣

 

最终,涓生与子君的结合导致了两个结果:疏离的人际关系和自主性的丧失。读者心中是否包含着这样一种了然认定的观点:婚恋就是自由的对立物。不知道自由和自我的分别,也就不清楚爱情如何在平淡的婚姻中湮灭,自由如何在真挚的爱情中崩塌。这湮灭和崩塌是自然而然的吗?孤独者渴望伴侣,是否随着伴侣的入侵,自由就烟消云散?这些人们嘴里的必然对立与现实中的偶然和谐,到底有怎样的玄机?是我们想太多,还是生活原本如此

 

好像是在80年代初期,北京电影制片厂曾经把《伤逝》搬上了银幕,记得是当时最著名的男演员王心刚出演涓生,子君是那位女演员出演的已经记不清了。同时,中国歌剧舞剧院也曾经将其搬上歌剧舞台,但是只演了几场就销声匿迹了。

 

无论是银幕的还是舞台的《伤逝》,都没有小说原著那种带给读者的震撼;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浪漫的爱情与残酷的现实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在物欲横流、尔虞我诈的今天还有没有真正的超脱现实的爱情?这些恐怕都是永远也无法找到正确答案的问题!

 

不想了,想得头疼。今天,无数个涓生和无数个子君,不是依然在演绎着现实版的《伤逝》吗?只不过当年子君“父亲”与“胞叔”的角色已经被新时期的“丈母娘”与“婆婆”们所替代,时代不同了,形式也不同了。

 

我要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我要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默默地前行,用遗忘和说谎做我的前导……”;这是小说结束涓生最后的一句话。也许,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了。

 

静夜长思,默默潸然。。。

 

2014年1月6日感冒中) 

 

关键词:历史文学情感人生交流

作者:麦克

《(原创) 重读《伤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