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亲身经历在美国借腹生子(下)

发表日期:2014-01-17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D 点击数: 投票数:

对我们来说,除了确定怀孕的消息后,还想知道胎儿的性别。那位代孕母亲也了解我们的心情,在怀孕6周后,特意约了一家提供超生波检查的商店,看看胎儿的性别。监视器屏幕上出现了两只“小鸡”。因为那时的胎儿还小,对我们业余人员来说,看屏幕上的影像很难作出判断,但技术员肯定地说是男孩。后来的超声波检查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结果。接下来的日子,便是等待。每月的妊娠检查,看到超生波屏幕上,两个胎儿图像越来越大,真是既高兴又紧张。高兴的是两个胎儿的看上去发育正常,紧张的是怕胎儿会不会带有先天性疾病。


胎儿的雏形


来到这世界上5小时

在孩子出生前的另一件要办好的事是拿到一张Pre-birth Order。具体说就是在孩子出生前,从我们居住所在县,向法庭申请要求举行听证会,并要求法官根据听证的结果颁发一张法庭盖章,法官签字的命令,说明代孕母亲及其丈夫放弃作为父母的权力,而我们则是既将出生的孩子的父母亲。也就是说,我们的名字应该写在孩子的出身证上,这一点尤其重要。如果没有Pre-birth Order,孩子出生后,按常规至少代孕母亲的名字会被写在出身证上。那么以后如果要求代孕母亲与孩子脱离法律上的关系,则需要通过领养手续,免不了另一番麻烦。而其夜长梦多,还不知道孩子出身后,代孕母亲对孩子的想法是否会改变。因此长痛不如短痛,能否顺利拿到Pre-birth Order对于想要孩子的夫妇特别重要。由于缺乏详细的法律条文,获得Pre-birth Order的途径各个州,有时甚至是不同县,都会不一样。尤其是像印第安纳这样民风保守的州,没有有关的法律可循。好在我们聘用的律师,已经在我们居住所在地的县法庭为另一对夫妇获得过Pre-birth Order。有一点不同的是,我们用的无名捐卵者的卵,除了代孕母亲一方外,还牵涉到捐卵的一方。Pre-birth Order的申请过程大致如下。向法庭提供有关材料并要求举行听证会。材料包括代孕母亲及其丈夫放弃作为父母亲的权力的申明,我们作为孩子父母亲的声明和申请,生殖医学诊所确认离体受精囊胚转殖这一事实的证明。法庭接到材料后,会通知律师何时举行听证会。说来也巧,我们的听证会定在9月11日。听证会的那天,代孕母亲及其丈夫,我们和律师到场。我们进入法庭后,只有一位女法官出来。律师分别传唤我们和代孕母亲及其丈夫,问了一些与我们请她代孕这一事实有关的问题,法官只是坐在那里听。提问完毕后,法官说对此事没有异议,并问律师有没有提案。律师随即把早已准备好的提案交给法官。法官便说15分钟后律师可以去书记员办公室拿由法官签字和法庭盖章的Pre-birth Order。整个过程不过15分钟,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事后,律师说这种事情有时要靠运气,因为理论上讲,法官可以要求那位无名捐卵者到庭。可是我们无法让那位无名捐卵者出庭,因为她早已告知生殖医学诊所要求保持无名。有了Pre-birth Order,在代孕母亲生孩子的时候,交给医院的有关部门,他们就会把我们的名字写在申请出身证的有关申请文件上。

在两个孩子出生前还有一段让我吓出冷汗的小插曲。怀双胞胎的孕妇妊娠期的危险性比怀一个孩子高。尤其是同卵双胞胎。此类双胞胎是一个受精卵分裂成为两个后生长发育而成的双胞胎。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胞胎。同卵双胞胎在同一胎盘里面生长,空间有限,容易造成死胎。因此,很多双胞胎都是早产的。试管婴儿技术产生的双胞胎是植入了两个受精后的囊胚,所以常有龙凤胎出现。不管何种双胞胎,在妊娠后期都有产生并发症的危险,危及婴儿和孕妇。故现在医院都建议双胞胎在37-38间分娩为好。即使没有什么不良症兆,到时也要采取引产措施,强行让孩子出生。上网查了查,正常情况下,胎儿在母亲腹中呆34周后,器官都已基本形成,肺是最后一个形成的器官。所以从理论上讲,34周以后,婴儿主要是体重增加。研究表明不管何种类型的双胞胎,在37-38周时间段内出生,对产妇和新生儿造成的负面影响越小。掌握了这些情况后,心里想只要代孕母亲能坚持到34周就行。否则的话,新生儿就有可能需要放在生长箱里,未知数就大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32周左右,代孕母亲突然有强烈的宫缩。产科医生马上建议住院检查。所幸的是查这查那,一切都好,并给带代孕母亲服用了加快胎儿肺生长发育的药物。但是医生警告说胎儿在此后任何时间都有可能出生,胎儿能在娘肚子里呆到34周就算不错,34周后,每天都“奖励”。

这个情况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更让我紧张得是当时法庭的Pre-birth Order还没有办下来。如果孩子这时候生下来,不仅婴儿的健康状况是个未知数,而且出身证上会写上代孕母亲的名字,为以后办各种手续增添许多变数。但是胎儿何时出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能做的只是安慰代孕母亲一切都会顺利,并催促律师加快向法院的听证申请。好在代孕母亲自己也挺有信心地说能坚持到34周后。那几天,常常是一个人仰望天空,默默地祈求我那早逝的孩子在天之灵的保佑。那份Pre-birth Order 终于如愿地在9月11日那个不平常的日子拿到了手,离34周差一天。

过了34周,代孕母亲一切安然无恙一直到37周。预定的引产日子10月4日,37周2天,终于来临,代孕母亲及其丈夫,还有她妈,加上我们都去了医院。顺便提一下,那天早上LP又打出了一双核鸡蛋。结果医院摆乌龙,没有床位,改为明天再来。原班人马10月5日再去医院,下午打了引产针,接下来就是等待,一直到10月6日早上,那个时刻终于来临。目睹了第一个孩子出生后,第二个孩子在最后时刻改变了胎位,医生二话没说,马上建议进手术室准备剖腹产。手术室只允许代孕母亲的丈夫进入,我们只能望“室”兴叹,没有机会看到老二的出生。老二相对较弱,虽然体重和身高与老大差不多,但出生后还是被放在保温箱里观察了2小时。等我们看到他时,已是出生后3小时以后了。把Pre-birth Order 交给医院,所有的记录上,父母亲的名字便都写上了我们的名字。孩子在医院呆了两天,就回到了家中。在孩子就要离开代孕母亲的时刻,她流泪了。为了至于太伤害她的感情,我们没有当着她的面把孩子带走,二是我们先把车开到医院门口,然后请她丈夫和护士把孩子放在婴儿座椅上拿到门口交给我们。

看着那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心里感叹的是这个世界上又增添了两个试管婴儿,加入了5百多万试管婴儿的行列,但愿他们能像其他孩子那样健康成长。至此,借腹生子的过程圆满结束,但是抚养孩子长大成人的新长征开始了。环球旅行的计划也随之束之高阁,不知哪天能再出远门旅行?希望有一天和两个孩子一起去旅游,这是我们的梦!

 

关键词:借腹生子

作者:移行换步

《亲身经历在美国借腹生子(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移行换步的POCO作品...

评论